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文化只是工具,何必在意族籍

更新时间:2017-11-14 11:30:23
作者: 韩东屏  

  

   既然文化是由人创造的满足人自身需求的工具,那么人自然就是文化的主体与目的,并对所有既存文化拥有不容置疑的主导权或支配取舍权。既然文化是由人创造的满足人自身需求的工具,就绝不存在与人的需求无关的、神圣化的、本体化的文化,也没有本身就是最高目的的文化,因而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像文化本位论那样,把文化看作人的根本,为了文化而文化,更不能让人的发展或不断变化的需求去适应既有文化。相反,我们应将人作为文化的根本,并让文化通过不断创新去适应人的不断发展的需求。既然文化是由人创造的满足人自身需求的工具,那么文化作为工具的效用,就如锤子对人的效用一样,绝不会因使用者的不同而发生变化,而只会因使用者的需求不同而发生变化。所以一种文化工具只要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就不要因为它的创造者或在先使用者的“非我族类”而拒斥它。

  

   衣俊卿在《文化哲学》中说:“文化是满足人的需要的创价活动和价值体系”。[11]与衣先生一样,很多学者在谈到文化的起因时,喜欢使用的词汇也是“需要”而不是“需求”。但我认为,仅凭需要,人类其实根本无法创造文化。

  

   “需求”与“需要”是不同的概念,需求不仅包括需要,也包括想要,是需要和想要的统一。想要和需要,代表不同所指,有诸多明显差异。首先,需要是一切生物先天就有的生理性欲望,如吃、喝、暖、住、行、性等欲望,就是人生而有之的。而想要则是在后天人类社会生活中形成的社会性欲望,这种欲望只有人才会具有。其次,人的需要是人人都共同具有的客观性欲望,一个人即使不去想它也会产生,而人的想要则是主观性的欲望,起初总是被某个人刻意想出来的,不同之人又会有所不同。再次,人的需要是一种匮乏状态,如果得不到起码的满足,就立刻会危及人的生存。而人的想要则没有这种情况,它对人起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有利于人的进一步发展,即使它得不到满足,也不至于危及人的生存。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区别:先天而客观的需要之对象不可能指向世上还没有的东西,而只能指向世上既有之物,也总是靠世上已存在的东西来获得满足。后天而主观的想要之对象才指向世上原本未有之物,是要用自己创造出的东西来求得满足。适如世上本无飞机,是人“想要”飞上天才发明了飞机。因此,实际上正是想要,才真正构成了人进行创造的直接动机,并将人从动物界中提升出来,与只有需要的动物相区别。同样,人之所以具有自由自觉活动的能力即创造力,其关键也是因为有了能“无中生有”的想要。所以马克思把“想象力”说成是“十分强烈地促进人类发展的伟大天赋”。[12]

  

   虽然需要不是人进行创造的直接动机,但它却是想要所不可或缺的基础和人进行创造的大前提。这就是说,人倘若没有需要,也就绝不会有任何想要,正如假设没有吃的需要,人类也不会想要创造一个可以用于狩猎的石斧一样。从这种意义上说,想要乃是需要的升华,它能让需要得到更好的满足。譬如人通过想要而发明的石斧和弓箭,让人捕猎到了更多满足吃的需要的猎物。正因为需要和想要如此密不可分,所以这里是将“需求”而不仅仅是“想要”作为人创造文化的动因。

  

   不过也须指出,想要虽总是以需要为基础,尤其最初的想要更是在需要的基础上产生的,但想要一旦出现,就逐渐有了其独立性,并能超出需要。换言之,越到后来的时代,人类想要的东西就与需要越远,有些甚至与需要的满足完全无关,比如烟酒、公园、纪念碑、原子弹、计算机、网络、火星探测器、信仰、共产主义等等,就只是人想要的对象而不是需要的对象。

  

   正因为想要首先是个人的,并且不同之人会有不同的想要及创造,才使得满足人的某个特定需求的工具往往不止一种,并由此造成了各民族文化的差异性。正因为人总是不断地想要创造新的东西来使自己过得更好,才使得人的需求对象成为一个开放的、不断发展变化的无限序列,才使作为人类创造力总和的人类文化越来越丰富多彩。

  

   3、文化作为工具对人的报答力是有限的

  

   不仅文化的诞生表明文化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而且文化的变迁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

  

   不难发现,每一个具体品种的文化,在历史中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当它们从一种形态变为另一种形态,就发生了文化变迁。如从文言文到白话文是语言文化的变迁;从长袍马褂到西装革履是服饰文化的变迁;从轿子到轿车是交通文化的变迁;从驿站传书到电报电话是通讯文化的变迁;从传统戏剧的式微到电影电视的兴起是娱乐文化的变迁;从私塾的消匿到学校的普及是教育文化的变迁;从自然经济到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是生产文化的变迁;从君主制到共和制,是政治文化的变迁;西方从中世纪宗教禁欲主义到高扬人性的文艺复兴是整个西方文化的变迁;日本从明治维新前全面学中国到明治维新后全面学西方,是整个日本民族文化的变迁。

  

   文化之所以会发生变迁,首先在于文化报答力的减弱或丧失。

  

   文化既然是人为满足自己需求创造出来的工具,那它就应该具有满足人需求的效用,而文化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才留传于世。反之,如果一个创造物没有达到满足人的某种需求的预期,那它就不具有这种效用,尽管它也是由人创造的,却不会被人使用,留传于世。而所谓文化报答力,就是指被人根据自身需求创造出来的文化,具有满足人需求的效用。文化的这种效用,就是文化作为工具对创造它的创造者即人的报答。一种文化满足人需求的效用大,它的报答力就大,反之则小。但这种效用或报答力无论是大是小,一般说来都不会是永恒不变的,而是会逐渐衰减甚至消失于无的。

  

   “随着人们的需要的变化,传统的行为和态度不断在被取代或改变着。正如没有哪个人永远不死,也没有哪种文化永远不变。”[13]诚如斯言,文化报答力衰减和丧失的具体原因及形式虽不尽相同,但最终都与人的需求有关。其一是人的需求趣向发生了变化或转移。例如唐诗宋词元曲的交替,传统戏剧的由盛及衰,不同服饰的先后流行之类文化变迁,都是由需求趣向的改变导致的;其二是人有了更高的需求。如:交通工具的变迁,是由更快、更省力、更舒服的要求推动的;住所的变迁,是由更舒适、更美观的要求推动的;制度的变迁,是由更适合人性的要求推动的。其三是人发现了能更有效满足自己需求的其他工具。如古代西方人之弃用羊皮书写文化,就是因为发现了中国的造纸术和印刷术;近代日本人的“脱亚入欧”,就是因为发现了比中国传统文化更利于强国的西方文化。其四是人的多种需求的排序发生了位移。如我国从计划经济生产文化改为市场经济生产文化,就是优先效率的需求取代了优先公平的需求。总之,正是人的不断发展变化的需求导致了既有文化对人的报答力的衰减与丧失,并构成文化变迁的根本动力。而这一点也再次呈明了文化是为人的需求服务的工具。

  

   既然人的需求是会发展变化的,加之任何一种文化之物,最初都是由首创者按照自己的想要创造出来的,这就可知,文化之物的报答力总是对首创者来说显得最大,也总是在该文化之物诞生之时显得最大,而对越来越往后的时代或使用者来说,则势必会呈现出报答力递减的趋势,其中道理不仅在于该工具会在使用的过程中逐渐暴露出创造者创造它时所始料未及的缺陷,而且也在于该工具难以一直做到还完全符合后来使用者的想要,于是后人也会按照自己的想要对该工具进行改造,或者创造出新的更适合自己的同类替代工具。

  

   文化报答力的有限性规律,即文化报答力势必会由大变小,由强减弱乃至由有趋无的态势表明,任何一种人类创造物即文化之物都不会一劳永逸地满足人的任何一种需求,也不会在历史上永占主导地位或优势地位,当它们作为工具所具有的报答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或世代的交替而日益减弱乃至消失于无,即再也不能有效地满足人的需求之时,便是它们的边缘化状态到来之日。此时,不论这些文化之物在历史上曾经如何辉煌,也没有了要求人们继续使用它的理由。

  

   4、文化作为工具有好坏优劣之分

  

   个人的想要及创造力的多样性存在,不仅会造就满足人的各种需求的种类繁多的工具或文化之物,而且也会造就多个同类不同种的工具对应人的每一种需求的情况。比如同是满足人做饭需求的灶具就有多种品牌。这些同类不同种的工具对人的同一种需求的满足,在效用或报答力上显然不可能是整齐划一的,而只会是有大有小,有长有短的。这就意味着,比较而言,在同一时期存在的同类不同种的工具或文化之物之间会有好坏优劣之分。其中,效用或报答力大的、长的工具为好为优,效用或报答力小的、短的工具为差为劣。至于那些原本创造出来是为了满足人的需求或自以为能满足人的需求而实际却起相反作用的工具,则只能称之为坏工具,比如能给人带来片刻精神快感,却使人身心长久痛苦的各种毒品;比如那种形同虚设,非但不能用于反腐败,反而实际上会鼓励腐败的制度安排之类,就是这样的坏工具。因此,只有有益于人的需求之满足的人类创造物才是真正的好的文化之物;相反,有害或有碍于人的需求的所谓创造物,就不是真正的好的文化之物。而在好的文化之物中,最能满足人的需求的文化就是所谓“先进文化”或“优秀文化”。

  

   不过,对人的需求、特别是对充满理想色彩并惯于求全责备的想要来说,凡事有利亦有弊,包括人的每个具体创造物也是如此,全都不会尽善尽美,而是利弊并存,长短交织,既有正作用,也有负作用。所以所谓文化之物的好坏优劣有时也只有相对意义,并且会随着需求的不同及转移而发生相互转换。于是,当人们将对人的某种需求有益的文化之物指斥为或坏或劣的文化之物时,其正当理由只能是这种文化之物在满足人的此种需求的同时,损害了人的另一种需求或损害了他人的需求。“损害另一种需求”的情况,可从计划经济虽能满足人平等拥有财富的需求,却不能满足人共同富裕的需求的事例中加以体认;“损害他人需求”的情况,则可从等级制虽能满足少数剥削者的需求,却不能满足多数劳动者的需求的事例中获得认知。

  

   5、对不同的文化应唯好是用

  

   我们已知,文化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而人则是文化的主体与目的;我们还已知道,任何一种文化之物作为工具对人的报答力都不会永远最大。现在我们又知道了,满足人的同一种需求的同类不同种的文化之物作为不同的工具会有好坏优劣之分。

  

既然如此,我们在为满足自己的实际需求或所需解决的社会问题而准备工具之时,就不必一味地固守和依赖本土文化,而应放眼全球,详查各种同类工具。经过比较,发现其中哪种工具最好用就拿来为我所用,而根本不必忌讳它是属于哪种文化,由谁首创,也不必忌讳它是何“颜色”,是何“姓氏”,是何族籍。而判断或选取所谓“最好用”的工具的标准,具体地说,就是看其是否能最有效地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否能最大效用(或利弊比最佳)地满足我们的这一种需求;抽象地说,则是看其是否符合我们共同认定的价值目标。考虑到进一步判断“是否能最有效解决问题”也取决于我们在解决问题时所最想达到的目的或价值目标,可知不论我们准备做什么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8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