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面向未来的公共管理体系:基于智能网络时代的探析

更新时间:2017-11-08 14:50:49
作者: 何哲  

  

   摘要:当前人类已经正在进入新的社会形态,以网络技术、大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新的信息技术体系,正在赋予人类社会新的组织形态、生存空间、社会主体和行为模式,可以称之为智能网络时代。基于等级科层体系的整个传统社会形态下的管理模式在新的时代下都将产生实质性的变化。因此,无论从管理学理论,还是管理学实践而言,都必须进行相应的调整和适应。以便在重大的人类社会形态转型面前做好准备。简而言之,新的时代将在管理学基本原则上、管理学基本伦理上、管理学基本模式上,都将产生若干重要的改变。本文认为,人类在新时代的公共管理体系最终会形成三个变革:管理科层会被压缩但是不会被消失;宏观微观的距离会被拉近但是区别不会被取消;人工智能会全面参与管理但是不会完全替代人类。

  

   关键词: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公共管理;适应

  

   作者简介:何哲(男,1982-)陕西西安人,博士,现为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研究员,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方向包括网络社会治理;行政体制改革;国家发展战略;经济与制造业服务化等。

  

   当前人类社会很可能正在处于人类历史上最为重大的转型时期,其重要性不亚于人类在一万多年前所经历的第一次经济革命对人类社会形成的塑造和三四百年前的工业革命对现代人类社会的塑造。在当前这种转型的历史背景下,人类的社会形态、存在方式、行为方式都要产生深彻的改变。具体而言,当前人类社会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以及今后相当长的未来,正在经历着从网络社会出现以前的传统时代向以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三位一体的新的信息时代的转型。在这种根本性的社会结构的转型中,人类的公共管理体系也必然面临着深刻的适应性变革和重构。本文正是深入探寻在这种时代转换的历史进程中,公共管理体系要面临着哪些深刻的变化和趋势。

  

   一、人类社会的历史阶段性变迁与新的历史时代的到来

  

   在人类已知的数千年历史中,人类已经经历过若干次大的历史性变迁,从社会形态来讲,可以大致划分为原始的氏族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近代以来的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等。而从生产方式的形态划分,人类则经历过原始的渔猎采集社会,在一万多年前进入到农业社会,在三四百年前进入到工业社会,在二战以后进入到后工业社会。而自二十世纪中后期互联网的出现,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后万维网大面积使用所产生的网络社会的形成以来,人类正在进入一种全新的历史阶段。而这一新的历史阶段由于其深刻的改变了人类在微观个体行为与宏观社会行为的基本方式与结构,并创造出了新的人类活动与生存空间,以及新的人工智能的智慧体,从而将诞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的文明形态。在新的文明形态面前,之前的那些社会形态,可以被统一称之为传统时代,因为其具有共同的社会结构形态。而新的文明形态的形成,其核心的三个技术驱动是网络技术、大数据技术与人工智能技术。

  

   图1 人类历史阶段的变迁与新时代的到来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万维网的诞生促使互联网技术从原本狭小的军事与科学用途转为广泛的民用领域,并最终在新世纪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构建起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新的信息网络与渠道。网络最终产生了三个重要的作用:1)网络构建起新的数据空间域,从而形成了遍布人类社会的致密的信息网络,加速了人类在物质调度、生产经营、社会生活、思维交换等各种高度依赖信息机制的活动效率;2)网络形成了新的人类生活域态,形成了以“物理+网络”的新的生存状态,拓展了人类生存的新的空间和范围,并促使新的社会组织形态的形成;3)网络穿透了传统等级科层的社会结构,形成了新的扁平的人类社会结构。至今位置,通过各种接入渠道,互联网已经遍布全球。

  

   从本世纪初开始,随着网络使用的密集化,人类通过网络形成和传输、存储的网络内容——数据规模也越来越大,目前,人类的数据存储量已经飞快地越过PB(拍1015字节),EB阶段(艾1018字节),而进入到ZB(泽1021字节),据估计,人类目前一年产生的数据,比之前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数据都多。2010年左右,大数据这一概念和技术被广泛接受并被应用。大数据技术是网络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广泛连接后,在内容方面数字化所形成的自然的结果。而未来人类还将构建人与物之间、乃至物与物之间(物联网)的更为广泛的联系,人类数据的形成规模也将进一步迅速增长。

  

   伴随着人类数据量的进一步增大,人类已经无法通过人力来实现对数据的处理和应用,因此,必然发展出通过机器来进行数据处理的能力。一开始机器只是帮助人类进行简单的数据处理,如统计、聚合、运算等,随着机器运算能力的进一步增强,机器开始在人的训练下发展出模式识别(图像和语音)、逻辑运算、逻辑推理等能力。人工智能的早期产品就已经形成。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来帮助人类进行对数据/信息的判断和决策。未来,人工智能是否会发展成为类似于人类一样能力的自主智慧体,目前依然不能下断言。但是一个基本的判断是,人类必然会在社会行为和决策中越来越依赖机器的作用。

  

   因此,可以看出,人类社会从网络技术演化出人工智能技术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网络形成了广泛的连接,数字化提供了大量的信息与数据,催生出人工智能来处理数据和进行决策。因此,所谓未来新的人类时代,以信息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其核心就是在于形成一个以互联网作为广泛的连接渠道和形成新的空间,以人类社会的数字化为趋势,以人工智能的全面介入为结果的新的社会阶段。

  

   从未来的发展来看,人类在历史上几乎从未经历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相继迎接如此多的核心的技术改变。所以说,我们正处于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三位一体叠加的过渡时代,有别与传统上认为信息时代的起点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个人计算机的出现与逐渐普及和光纤等技术的发明后,在人工智能出现后,可以将其统称为人类未来的新信息时代或者智能网络时代。

  

  

   图2人类新时代的信息技术的三位一体

  

   二、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对人类社会形态与实质的改变

  

   对于新的时代而言,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都对传统社会在很多方面产生了实质性的重塑,然而,其中每一个领域都产生了一个最为重要的改变:网络技术主要体现在对社会结构的改变,大数据技术,主要体现在对世界的重构能力,人工智能则体现在新的社会主体领域。

  

   (一)网络使得等级科层制的传统社会向非中心、非科层的网络型社会结构转换

  

   网络技术从一开始构建而言,最早是为了军事用途,为了保护关键信息设备和信息网络的稳固性,因此其初始就是为了构建一个非中心性的信息网络,从而使得无法通过对少数节点的破坏从而摧毁整个信息网络。而随着网络在全社会的更为广泛的渗透,也将这种非中心性的结构赋予给了社会结构。在网络社会中,个体的信息传播能力并不是其真实社会地位阶层的网络直接反映。网络中也打破了传统社会中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种垂直单一的信息渠道,形成了任何节点可以与任何节点进行直接互动沟通的新的网络型结构[[1]]。当在水平层面改变了传统社会结构上的中心型时,在垂直层面,则同样对原有的等级层次进行了突破。网络中虽然也会出现根据社会能力与社会资源形成的纵向等级,但是整体而言,这种纵向等级是不稳固和动态的。任何节点之间,都可以跨越传统时代不同的科层位置,直接互动,因此,在网络社会的整体层面上,形成了远比传统社会森严的等级结构更为平等。

  

   相对于等级科层制的传统社会结构而言,网络型的社会结构,是有史以来最为重要的社会结构的改变。这种社会结构的改变,直接突破了整个原有社会逻辑的基本架构。而相应的对传统的基于等级科层体系的管理架构也产生了多样的冲击,一方面,网络的非中心非科层结构促使了传统管理体系的分解和网络化:原有上一级政府的信息权威由于更为多元的网络信息渠道的出现而逐渐消解,单一稳定的信息渠道则被新的更为多样的非正式网络渠道所替代。另一方面,网络更为强大的信息传播与监督能力,也赋予了传统管理体系更为强大的整合能力。传统的管理体系可以更为方便的直接监督整个体系,并强化了管理体系范围内的资源调度能力。但无论如何,网络塑造新的社会结构是一种可见的历史性的趋势。

  

   (二)大数据使得社会具备了较为精准的跨时空重建场景的能力

  

   对于大数据的本质特点已经有了很多讨论和描述,如经典的提法是四个V(Volume大量、Velocity高速、Variety多样、Value价值)。但是这些还是从外在的特征而言的。但是本文认为,从本质上而言,大数据的本质是万事万物的数字化,是人类对真实世界的数字重建过程[[2]]。

  

   在传统时代人类由于落后的数据与信息采集能力,只能通过落后的文字、符号、语音等进行数据的记录。因此,对于一个庞大领土范围内的管理体系而言,遥远的最高权力者只能通过被大大压缩的统计数据和其他简报,掌握整个国家范围内的基本情况和政情民情。一旦在具体地方发生了管理性事件,则就必须要从中央政府派出钦差来到地方进行具体的督察或者业务指导。而在大量例行的事物上,遥远的中央管理者,并不需要且缺乏对具体地方管理实践的指挥能力。

  

大数据技术则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社会对具体社会生活记录与重建的能力的匮乏状态。由于强大的无所不在的数据感知、采集与记录能力。使得任何数据都可以就近的进行存储,并对任何已经存储的数据进行调入调出。在行为能力上,大数据促使产生了一种新的管理状态,即遥远的管理主体,第一次具有了在远距离、长时间跨度下对遥远事物的精准重建能力。这对于基于缓慢信息状态下的传统社会运转体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具体而言,表现在三点:1)跨越时空的精准场景再造能力将改变原先必须严格依赖逐级管理的体系架构,遥远的管理者同样可以具有与近场的管理者大体相当的数据信息;2)精准的数据追溯性改变了管理监督的状态,由于大数据技术使得任何数据痕迹都可以被长期的追溯而不改变其信息的内容和精度,因此,这使得事后的追溯更为便捷和容易,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和减少行政监督体系的强度和密度;3)资源的匹配性将由于对客观物体的高效的数据重构而得到更大的满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