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论纲

更新时间:2017-11-06 15:05:42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摘要〕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根基是"基本经济制度",此为2.0版的"实现形式"。从产权关系分析,混合所有制经济是股份制经济,但并不是所有的股份制都可列入。其内涵可以界定为"两个层次,一个多元",即重要领域和微观主体的"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异质产权多元化("异性恋")是主旋律,同质产权多元化("同性恋")是协奏曲。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基本理论支撑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与现代市场经济相互兼容的"结合论"。如果说"结合论"是"皇冠",混合所有制则是"皇冠"上的"明珠"。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具有双重目标,既"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实现"保值增值",又促进包括民营经济在内的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国民财富格局,不仅要看"流量"指标,更要看全部国有资产的"存量"指标。"积极发展"与"稳妥推动"并不存在矛盾,更不存在所谓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变调"的问题。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具有深厚的国内外背景,要用"包容性改革"新思维看待混合所有制经济问题。从更广阔的视野审视,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发展中,尚有一些理论和实践问题需要继续探索。

   〔关键词〕混合所有制;问题;探索

  

   一种"实现形式",一种新的、被称为"基本经济制度的实现形式"--混合所有制经济,正在中国大地崛起并发展。它不仅是新阶段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头戏",而且从更大范围看,将成为整个所有制结构性改革的新趋势。

   如果说,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是当代经济学的"皇冠";那么,混合所有制经济,则是这顶"皇冠"上的"明珠"。

   为什么说混合所有制是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结合论"皇冠"上的"明珠"?对这颗"明珠",从理论上应该把握哪些基本认知?在中国的改革和现代化发展中,中国人民能够获取这颗"明珠"吗?特别是在未来阶段的改革中,如何保证这颗"明珠"不致"变形"或者"失色"?这是时代提出的重大命题。本文拟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若干基本问题进行讨论,提纲挈领地阐明笔者的看法,故曰"论纲"。

  

   一、关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基本认知

   任何论著必须对其研究对象"是什么"要有清晰的、准确的认知。对于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一新生事物更是这样--尽管在"混合"的名头下,事物本身具有相当程度的"复杂性"。

   (一)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根基"

   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根基是什么?如果用简洁的文字来概括,就是六个字:"基本经济制度";如果说的更完整一些,十个字:"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在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命题时,明确指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1〕

   就在同一个《决定》中,对"基本经济制度"的内涵及其重要地位做了经典论述:"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基"。请注意这里的"根基"二字。既然"基本经济制度"的定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基",那么,也完全可以说,"基本经济制度"是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根基"。若离开了"基本经济制度"这个"根基",混合所有制经济将无从谈起。

   自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以来,中国政界商界和学术界占居主流的声音,是认同"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但是,也有另外两种截然对立但都否定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观点,一种认为,搞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稀释和削弱国有经济,是"动摇国本",搞所谓"全盘私有化";另一种则认为,搞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吞并民营经济",搞"新的公私合营运动",是"试图恢复国有经济的一统天下"等等。

   一般来说,对同一事物,人们认知上有差异、有分歧是正常现象,但是,对于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样一种新事物,人们认知上如此"分裂",如此"对立",且"对立"得如此尖锐,还是超出了笔者的想象。

   这不禁使人想到了鲁迅先生论《红楼梦》的一句话:"《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2〕那么,依您的"眼光",在"混合所有制经济"这部书中,您"看见"了什么呢?

   就学术理论而言,围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不同意见、不同观点是完全可以争鸣的,对"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中的内在规律更是需要探索的,但是,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根基"--基本经济制度的基本认知、基本判断,则是可以厘清的、可以肯定的:

   第一,中国不会是"全盘私有化"的所谓"天堂",也不会是民营经济(不论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民营经济)的"坟场"。

   第二,中国不会是"国有经济一统天下"的乌托邦,也不会削弱"公有制为主体"(包括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这种力量。

   笔者在《所有制改革与创新--中国所有制结构改革40年》一书中一开始就写到:"起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中国所有制结构改革,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创举。它不拘泥于传统的或称'经典的'社会主义所有制结构模式,也不拘泥于当代西方发达国家的所有制结构模式,而是用中国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当代一种新的所有制结构的探求。"〔3〕

   这种"新的所有制结构"就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所言:"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必须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

   请注意:在这个"根基"之上,"两个两方面都是"(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此为战略定位)和"两个毫不动摇"("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此为战略决策),这段充满中国智慧("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具有"最大政治公约数"思维的判断,可以视为对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根基"的高度概括和总结。

   (二)关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内涵界定

   在界定混合所有制经济内涵之前,先厘清三组有联系但有区划的概念。

   第一组,关于股份制经济与混合所有制经济

   这两个概念有联系但也有区别,往往容易混淆。笔者赞同张卓元先生的看法:"混合所有制经济肯定是股份制经济,但并不是所有的股份制经济都是混合所有制经济,西方国家合伙制和股份制经济一般都不是混合所有制经济,我国也有少量国有企业之间成立或由私人资本合伙经营的股份制企业,也不属于混合所有制经济。"〔4〕

   笔者在《"'放'兴东北"的三点主张--在"2017东北振兴论坛"的发言实录》中也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混合所有制经济有明确的定义,看看文件是怎么写的?《决定》讲到'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时,强调的是'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不能偏离这一基调。……从理论上说,'同性恋'(指国有资本之间的同质产权多元化),可以说是'股份制',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混合所有制'"。〔5〕

   第二组,关于国外学者(如萨缪尔森)的"混合经济"与中国的混合所有制经济

   国外流行有"混合经济"一说,对此,萨缪尔森有过明确的定义:任何社会都不是一种纯粹的形式,"相反,社会是带有市场、命令和传统成分的混合经济"。〔6〕并指出:当今的美国经济就是"私人组织和政府机构都实施经济控制的'混合经济':私有制度通过市场机制的无形指令发生作用,政府机构的作用则是通过调节性的命令和财政刺激得以实现"。〔7〕简言之,国外一般讲的"混合经济"就是市场机制和政府干预相结合的经济制度。这种制度是一种经济运行的体制,而不是一种财产制度。至于产权制度,恰如萨缪尔森说的那样:是以"私有制度"为基础的,这里的"混合经济"并不涉及财产关系"混合"问题,显然它与我们讲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没有相同之处。

   那么,国外有无从财产关系角度讲的混合的经济呢?自欧美实行"大众持股"计划之后,欧美国家也在实行一定程度的"财产混合所有",但与中国的混合所有制不可同日而语:第一,就社会经济基础而言,欧美国家是以私有制经济为基础,这是众所周知的,而中国则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第二,即使就"生成机制"而言,二者在历史和逻辑起点及生成过程方面,也有较大差别:一般而言,国外的部分"财产混合所有",有一个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自然生长过程,而中国的混合所有制经济,特别是就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那部分而言,它是改革计划经济体制、放松管制、深化国有资产体系改革而来的。二者历史与逻辑不尽相同,不能混为一谈。

   第三组,关于混合所有制经济与"全社会多种所有制并存、共同发展的经济"

   新中国成立前夕,在社会所有制结构方面,中共和民主党派曾联合提出新中国多种社会经济成分的构思,"认为国营经济、合作社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个体经济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将是构成新中国经济的几种主要形式。"〔8〕但后来在"左倾的城乡经济政策"下("中共历史决议"用语),所有制格局出现"逆成长"的体制弊端,一度几乎变成高度集中的国有经济"一统天下"。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的中国所有制结构性改革,就是在这样一种体制基点上起步的。

   1980年,笔者曾发表一篇探讨"所有制结构"的文章《长期并存 比翼齐飞》〔9〕。此文主张国有经济与非国有经济"长期并存,比翼齐飞"。虽然这种"并存经济论"也有意义,但其论述的只是一种"板块式非交叉"的(或称"比翼齐飞式"的)"并存经济"。学术界有人把此也称为"混合所有制经济",笔者认为,这并不准确。这只是一种多种所有制"板块并存"、共同发展的经济而已。就微观基础来说,A还是A,B还是B,没有涉及"产权交叉混合"问题。与现在讲的"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有很大区别。严格说,其尚不能构成"混合所有制经济"命题。因此,对于"全社会层面"的"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笔者不称其为"混合所有制经济"。何况"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问题,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国策上基本已经解决。故本文不在这个层次上研究和阐述混合所有制经济问题。

   在对上述三组概念作出区分界定之后,我们来界定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内涵范围。简言之,笔者在论及混合所有制经济时,大体把握"两个层次""一个多元"。

   第一层次,重点领域的"混合所有制经济"。

这里讲的重点领域主要指垄断性领域。这个领域与上面讲的"全社会层面"情况不完全相同。就"全社会层面"来说,经过近40年改革,"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垄断性领域则不尽然。我们不应抹煞前一阶段垄断性行业改革取得的进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5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