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白重恩:林毅夫张维迎的“产业政策之争”为何无果而终?

更新时间:2017-11-05 22:48:27
作者: 白重恩 (进入专栏)  
如果一个行业中出口占的比重比较大,它得到扶持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得到扶持的力度比较大,这些产业并不一定是竞争性强的产业,因而综合的效果我们没有发现产业政策对效率产生正面的影响。

   另外最近又有了新的研究,这个研究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生做的一个研究,他考虑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扶持什么样的产业,我们都说应该扶持那些造成瓶颈的行业,如果这个行业不发展起来其他行业就很难发展起来,他设计了一套方法来看哪些行业是瓶颈的行业,主要是看下游的行业如果受到制约就说明上游的行业形成了瓶颈,他看什么样的行业对下游的行业产生了更大的制约等等。

   按照他的思路耶鲁大学的一个教授就算中国的哪些行业是瓶颈行业。如果我们看12年的数据,发现金属矿选业是第一号瓶颈行业、第二号矿山机械、第三号钢铁、第四号煤矿、第五号基础化工原料等。到2016年这些行业都怎么样?全部是产业过剩,我们按照理论来说选对了行业,但是用力过猛;扶持了这些在2012年看构成瓶颈的行业,结果到2016年全部产业过剩。所以把产业政策做对是非常困难的,首先找对行业就不容易,你找对了行业,找对了力度,又是很难的事,我们要么找错了,要么力度使的不那么恰当,这是产业政策面临的非常困难的问题。

   回到前面,产业政策有利有弊,理论上很难做取舍,做结论需要看数据。我们刚才的数据说明什么呢?我们刚才的数据说我们没有任何系统性的证据说明产业政策起到了正面作用。我特别强调系统性的证据。有些学者就会找某一个产业,说这个产业政策成功了,另外一个学者找另一个产业说这个产业政策失败了,但是平均来说效果如何那就要看系统的证据,我们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一篇系统的实证证据证明产业政策对效率产生了正面影响。

  

发挥产业政策作用

  

   我们要看产业政策到底怎么做才会更好?我们想是不是有另外一个方向?不是去提供金融扶持,不是去提供税收优惠,不是关税保护,不是对行业直接补贴或政府直接对行业投资,我们有没有其他的一些办法,来实现我们产业政策所希望实现的目标,同时又不产生这些负面的后果。我想在中国制度背景下其实我们是有很大的空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整个的营商环境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世界银行每年对各国营商环境做评价,根据 2017年的最新数据,我们在190个经济体中我们排行是78,这是综合排名。有些方面,比如设立企业的容易程度,尽管我们这几年简政放权下了很大的功夫,在这个指标上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我们仍然是在平均值之下。

   建立新企业要盖房子。尽管盖了这么多房子,在中国盖房子可不容易了,要盖一百多个章,要找几百个审批,所有环节都很难。我们有时候制度文件打架,不同部门出的文件互相矛盾,你要遵从这个部门的文件,同时又遵从那个部门的文件,就使得你什么事儿都做不成。我们有很多制度上的障碍使我们企业面临非常大的困难。我们的制度成本非常高,我们的产业政策能不能从制度成本入手,改善企业经营环境?当然理想是实现普惠的制度成本降低,全社会制度成本统一的降低,但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降低制度成本历来是难的。

   如果你希望整个经济同时降低制度成本就很难。比如说有时文件打架,你要把全国的文件拿过来看一遍,看什么地方打架,然后把打架的地方都解决掉那是难上加难,我们能不能找一些关键行业。我们先把这些关键行业中文件打架的问题给解决了,这也是产业政策。我们刚才说有一些办法来帮助我们寻找某些产业,这些产业如果发展不好会形成瓶颈,我们把这些关键产业找出来,然后看看这些关键产业中关键的制度障碍是什么?我们来解决这个制度障碍,在我们解决了这些行业制度障碍以后,这些行业能发展起来,我们再去找其他的瓶颈一步一步地解决。

   这样做有一个好处,首先我们还是有一定能力选对哪些行业是关键产业的。第二,营商环境的改善在这个行业内的所有企业都能享受,这符合了前面说的产业政策应该是普惠的,实证结果告诉我们产业政策是普惠的话对效率有正面的影响。第三,营商环境的改善不会带来负面后果。

   前面讲的弊病都和营商环境的改善没有关系。比如说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如果地方政府之间大家抢着说我这个地方的营商环境比其它地方都好,这种竞争是良性的竞争,没有弊病的竞争。

   我刚才说的产业政策,就是找定一些瓶颈行业,然后找出这些行业中的制度障碍,努力解决这些行业存在的制度障碍。我认为这是我们产业政策应该考虑的方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39.html
文章来源: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