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弗兰克菲雷迪:自恋让你盲目

更新时间:2006-08-11 11:23:13
作者: 弗兰克•菲雷迪  

  (吴万伟 译)

  

  当今对自恋式手淫的赞美来自对风险,激情和人际关系的深层的蔑视。

  在公众场合手淫过去往往是身穿肮脏的雨衣的可怜老头所为。现在它已经不再被看作污秽的演示,而是被看作提高人们对安全性生活觉悟的练习。因此,请注意,公开手淫展示8月5日将出现在伦敦。欧洲第一个“马拉松自慰赛”(Masturbate-a-Thon)活动邀请我们每个人“参加这个高尚的事业”。

  手淫即将被重新定义为负责任的性行为的最终表现形式。扔掉你肮脏的雨衣:性学家,性教育专家和媒体给予露阴癖干净健康的地位。在大肆炒作和宣传下,这个周末的自慰公开展示被作为美德的行为来推广,表面上是为慈善事业募捐。那些愿意手淫者将在周六齐聚伦敦克勒肯威尔(Clerkenwell)经过改造的摄影棚,为摄像机和慈善事业自慰。可以预料,以最高标准传播公共服务而闻名的14频道已经充满热情地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宣传另一次“勇敢的,先锋的,开创性的,打破禁忌的“实况播放”:马拉松自慰赛将被制作成电影和电视播放。14频道非常勇敢地把自己的声誉押在这次冒险活动上,可以肯定活动进行得尽可能的高雅。按活动组织者的说法,难怪“身着正装的人将不被允许进入用来自慰的房间。”

  这次非同寻常的活动的组织者声称他们的目标是通过来到公开场所在光天化日下进行这种活动来鼓励人们“探索安全的性生活”和“谈论手淫,消除关于它的禁忌”。我一直怀疑性学家喜欢谈论“肮脏的”东西,难怪他们给予“阴道独白”和谈论手淫这么巨大的意义。他们说公开谈论手淫是总体上性道德启蒙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家庭计划协会出版的宣传册子《鼓励手淫》(Masturbation – Support Notes)的说法,谈论手淫可以“帮助形成人们可以自由探索性快乐的安全的、不带道德评判的环境”。

  这个周末的活动总体上看应该是合适的娱乐,如果不计较推动这个活动的宣传资料。马拉松自慰赛团体显然喜欢搞笑,决不错过一个机会来撕裂粗俗的黄色双关语(double entendre),不断使用“come”这个词的多样的,显然幽默的意思。组织者在明显的恳求以前问“谁可以来?”“来呀,别害羞”“为什么?因为“你为高尚的事业而来”。这是现场幽默,听起来有点不自然,但又不那么粗俗。这个倡议的组织者已经将本来平常的词汇如---狂喜,快乐,放松,解放---变成淫荡的,下流的词汇。

  但是也有规则。显然崇尚健康的意识形态的活动赞助者禁止参加者吸毒,酗酒,抽烟。虽然你可以携带自己的玩具,你不允许“与别人分享,或者用完后再交给别人使用。”因为“这造成对别人的风险。”不许作弊。旁边将有监督者来记录你的时间和高潮次数。带有自我嘲弄的味道,参加者被警告“监督者将携带记录本现场记录自慰的时间和一致性。”

  在自娱自乐的时候,你也应该从多样性中得到快乐。显然,那些表现出“对别人的偏见,不尊重,不宽容”的人在关键时刻到来后被要求当场离开。很明显,这个完全信奉多样性原则的包容性的活动。你会很高兴的发现“不同性别和性倾向的人”在这个宽容的环境中自慰。

  

  手淫和新道德主义

  

  色情作家常常自我恭维,将自己的著作标榜为“性爱艺术”。现在有了马拉松自慰赛,自恋式的窥淫癖被表达为公众服务的练习,一个作为公共健康倡议的假面舞会让偷看的汤姆来观看的下流表演。马拉松自慰赛目的在于“提高人们对这个最常见,最自然和最安全的性行为方式的觉悟,消除人们对它的羞耻和禁忌。”我们是否相信公众对手淫一无所知呢?

  认为谈论手淫是严格的禁忌的观点是那些随心所欲的单人性活动圣战者宣扬出来的神话,是为他们自己的目标服务的。任何一个学生都能证实,手淫根本就不是禁忌的话题。事实上,有组织专门称赞其优点,“提高学生对手淫的认识”。如果你迫切想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可以参考玛萨•克纳格(Martha Cornag)的书《手淫大全》(The Big Book of Masturbation)里面讨论了“困扰人类社会几个世纪的关于它的神话和问题”,该书的出版商说。克纳格也尊重多样性,“从众多不同的角度来展现手淫。”如果你对这个经历不怎么肯定,还可以翻看爱德华罗弯(Edward L Rowan)的书《自慰的快乐:为什么对快乐感到内疚》(The Joy of Self-Pleasuring: Why Feel Guilty About Feeling Good?)还可以看沃尔特•伯金(Walter O Bocking)的《手淫是获得性健康的途径》(Masturbation As a Means of Achieving Sexual Health)或者看贝蒂•道森(Betty Dodson)的书《一个人的性:自慰的快乐》(Sex for One: The Joy of Self-Loving)这两本书都有突破禁忌的色彩。

  有些传统的批评家把周末的窥淫癖活动看作我们不健康的享乐主义文化的表现。但是今天的手淫鼓吹者与合理化性快乐没有多大关系,相反,单人性活动圣战者(solo-sex crusade)可能是非常清教徒色彩的或者讲究道德规范的。梦想马拉松自慰赛的道德倡导者推动把激情本身当作疾病的教条。老派的道德卫道士让人们只做不说,他们的攻击目标是乱交,同性恋和婚外恋。今天的性教育规定性更强,它要求我们对任何带来风险和不良后果的激情关系说不。道德家们的新主张不仅是警惕性的,而且警惕任何形式的激情关系。不错,他们谈论快乐,但是按照他们的意识形态,快乐必须有个激烈感情被剥夺了的经历才行。

  在性教育宣传中蒙受最大耻辱的两个词是“风险”和“后果”。它们不仅是关于染上性传播疾病,而且包括伴随感情关系而来的难以避免的感情痛苦的风险。传统的道德家企图阻碍人们婚前性行为,如今的性教育宣传则希望把性和感情割裂开来。为什么?因为当你充满感情的进行性活动,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你可能忘记吃药,可能对伙伴投入过多的感情。

  马拉松自慰赛的一个赞助者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Marie Stopes International)警告说“在我们全世界的工作中,每天都看到带来生育后果的性高潮(fertile orgasms)”。对带来生育后果的性高潮体验的贬低表达了对人类激情的强烈不自在。这里,传统的谨慎被无生命的按本能欲望行动的恐惧所取代。可悲的是,这个恐惧也笼罩在学校的性教育中,因为老师企图通过强调性行为的感情成本吓阻孩子们偷尝禁果。正如针对青少年的宣传册上所说,“手淫是没有风险的自慰行为。”从这个角度看,一个行为在道德上是对还是错就要看它是否带来不良后果。

  马拉松自慰赛的另外一类赞助者说他们自豪地与这个“不产生任何风险和后果的表现性的方法”有联系。对“不产生风险和后果的行为”的推崇表现了崭新的道德世界观。在从前,道德规范部分是用来帮助人们评价他们行为的后果。这样的规范也用来帮助人们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相反,如今人们试图寻找让人们避免进行产生风险和后果的行为。让我们摆脱风险和后果的控制就是为了保护我们免受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感情动荡的折磨。实际上它鼓励人们相互变得陌生起来。单人性活动没有风险和后果就是因为不与别人发生关系。贝蒂•道森赞美手淫是因为它让人们远离了性关系中伴随的强烈的感情纠葛。她对激烈的浪漫的感情尤其憎恶:“我们可以短暂拥有这种感情,但是当我们遇到可怕的现实,就不得不接受随之而来的痛苦,伤害和分手的折磨。”从这个对人际关系胆怯的角度来看,赞美手淫就是因为它不会让人失望。

  但是没有风险和后果的行为往往是乏味的,可以预料的,或者没有特色的。如今这些经验被树立为模范。

  当然手淫一直就是人类生活的正常组成部分。尽管从前人们试图把它当作耻辱,但并不妨碍人们手淫为乐。当今这个推动手淫觉悟的行动新奇的地方在于给予它特别的美德和道德意义。

  这个道德圣战的目标就是把手淫制度化,把双人性行为变成不必要的。性教育领域的这个议题好像是要扼杀激情,把快乐转变成乏味和没有风险的经历。

  

  扼杀激情

  

  虽然是个俗不可耐的公共惊险动作,马拉松自慰赛在当代文化想象力中引起反响。在这个激烈感情关系遭到健康警告的时代,存在相当的空间来让单个人的快乐具有意义。因此,手淫不再是为了实用的目的进行的行为,反而成了具有深刻内涵的值得称道的善举。人们常常说在手淫中你能探索你的性和身份认同,真实的你。它还被描述为简单的强烈的快感的独特来源。人们被告知不管是从时间上还是从逻辑上都要先学会爱自己然后才能和别人建立关系。“我的需要比任何事情都优先”是最能体现当今自恋特征的口号。可悲的是,对自己的爱的确认往往和强大的与别人亲密关系的感情疏远同时进行。

  最近几十年,人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关于婚姻甚至和同居的都是些失败和不稳定的期待。现在人们在建立私人关系时清楚意识到其中的感情风险往往是非常普遍的。大众媒体和学界对这个过程负有责任。它们帮助我们合法化我们的恐惧,让我们认识到找到爱情和经历美好热烈关系不是确定无疑的。

  今天的“治疗文化”(therapy culture)传达了关于我们自己和对别人看法的清晰的信号。人们不断地教导我们考虑自己的需要以便获得满足。甚至幸福也被当作问题来讨论,如果它的实现要依靠别人的话。实际上,让个人从自我满足的目标转移的感情都被用负面的词汇来定义。难怪有太多自我帮助的书籍把爱情尤其是强烈和浪漫的爱情看作问题。虽然爱情被描述为自我满足的最原始根源,它也被描述为带有潜在危害性的,因为它可能让自己变成别人附庸的威胁。对另外一个人的激情往往被表现为破坏性的,危险的。

  安妮•威尔逊•史考夫(Anne Wilson Schaef)在她的畅销书《从亲密关系中逃脱》(Escape From Intimacy)采用了诸如“性上瘾”(sexual addiction),“浪漫爱情上瘾”(romance addiction)和“关系上瘾”(relationship addiction)这样的标签丑化对别人的强烈的感情。在过去20年里数不清的著作警告大众爱情的风险。诸如《爱的太多的女人》(Women Who Love Too Much),《爱的太多的父母》(When Parents Love Too Much)或者《过分爱猫的人》(For People Who Love Their Cat Too Much)之类的书提醒人们不要让自己对别人的感情取代自己的生活。充满风险和后果的感情被严厉批评为带来不切实际的期望,当今世界我们显然不能对别人抱太大的希望。

  传递的信息就是爱情是需要理性思考的,我们激情是要得到限制的。“过分投入的爱”据说会导致产生许多与“关怀强迫症”(co-dependency)相关的心理疾病。因此有这样的说法过分爱孩子的父母将培养出发育不良的孩子,长大后过分依赖别人的赞许。还有说法认为陶醉于亲密关系的人不关心自己的需要,很可能承受“性上瘾”的各种心理功能障碍。这些针对亲密关系欲望的健康警告反映了治疗文化最讨厌的特征之一:对亲密,激烈和相互依赖的关系的强烈厌恶。对“人际关系上瘾”的诊断表达了对亲密关系的深刻怀疑,这个怀疑正是治疗文化系统地在鼓吹的。顺便说一下,应该指出人们很少因为爱自己太多而被批评,如果从马拉松自慰赛鼓吹的美德来判断,你再怎么爱自己也不算过分。

  与人们对强烈的“关怀强迫症”的日益增长的厌恶相一致,上瘾和“关怀强迫症”这些词的意义已经被扩展用来解释很多经验。那些谈论感情上瘾的疾病的专家声称“关怀强迫症”的病理学症状被发现,作为研究1980年代酗酒者家庭人际关系的结果。最初,“关怀强迫症”(co-dependent)这个词被用来描述药物依赖中的伙伴,与上瘾的人一起生活或者有关系的人。如今,相互依赖是个诊断经常用来指任何形式的依赖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单个性被赞颂,因为它让个人避免了“感情上瘾”的浩劫。

  

  超越自我

  

  今天对于爱别人的犹豫不决反映了对于超越自我的更广泛的模糊不清。“感情上瘾”的耻辱与爱情没有多大关系。相反,被一个感情凭证指导,认为所有对个人以外的事务的感情都是有问题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