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仕凯:先锋队政党的治理逻辑

——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透视

更新时间:2017-11-03 00:30:30
作者: 汪仕凯  
共产党是高度集权的,因为党的中央委员会是由一批经过考验、受过训练、接受长期教育、相互之间彼此配合的很好的领袖组成的,他们是精英中精英,只有将权力集中于中央,“才能使运动不致举行轻率的进攻而能准备好有把握取得胜利的进攻”。

   最后,由于共产党员都是具有共产主义觉悟的精英分子,因而先锋队是思想高度一致的,而且这种思想上的高度统一是用“组织的物质统一来巩固的”,这就是说思想上的一致同严格的纪律、高度的集权是相互强化的。在共产党执掌国家政权之后,先锋队不再是秘密组织,但是严格纪律、精干的组织体系、高度的集权、工作卓越的党员干部队伍、统一的思想等,仍然是先锋队的具体形态。

   先锋队政党的职能集中体现为,将工人阶级锻造成为一个革命大军,从而在此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具体而言,可以将先锋队政党的职能区分为动员、教育、组织和领导无产阶级。先锋队必须到工人阶级中间进行政治鼓动,从而揭露他们所处的统治的黑暗和腐朽;先锋队要对工人阶级进行持续不断的教育,从而将社会主义价值观念灌输给工人阶级,使工人阶级逐渐形成共产主义觉悟;先锋队政党要从事艰苦的组织工作,一方面要将广大的工人阶级组织到工会之中,另一方面要将有觉悟的先进分子吸收到先锋队政党中来;先锋队政党还必须发挥领导作用,在需要退却的时候领导工人阶级后退,在革命高潮到来时领导工人阶级进攻。先锋队的诸项职能在共产党执掌国家政权之后,仍然是共产党治国理政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列宁认为先锋队政党的形成和发展是历史的产物。

   首先,工人阶级自身不能产生社会主义价值观念,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阵营中的先进知识分子发现的,因而只能从外面将社会主义价值观念灌输给工人阶级,这就意味着必须组建由具有政治觉悟的先进分子组成的先锋队,借助先锋队来教育工人阶级。

   其次,工人阶级革命同现有的政治体制和统治秩序是格格不入的,因此先锋队时刻处在统治力量的围捕、镇压、破坏之中,这就意味着先锋队必须是有着高度集权和严格纪律的秘密组织,否则就不可能在严酷的政治斗争环境下生存和发展。

   最后,工人阶级革命是两大阵营之间的总体决战,这种决战不仅需要工人阶级凝聚成为革命大军,而且需要为工人阶级提供行动指南即正确的纲领、路线、方针和政策,这就意味着无产阶级“除了组织,没有别的武器”,因此先锋队政党必须充当革命的领导核心。虽然先锋队政党是历史的产物,但是在共产党执掌国家政权的背景下,先锋队将会同国家政权结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为一种政治体制的核心要素。

   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先锋队性质构成了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治理的基本尺度,也就是构成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内在根据。究其原因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不同于一般政党的、由精英分子组成的先锋队,所以先锋队性质就成为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换句话说,中国共产党的全面从严治党就是要始终保证党的先锋队性质,竭力清除背离先锋队性质的问题。如果不进行全面从严治党,从而将政党治理提高到不同一般的高水平,那么共产党就难以保证先锋队性质,并且共产党将会遭遇严重的政治风险。

   另一个方面是因为经过对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的分析就不难发现,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使其从根本上区别于欧美工业化国家的政党,后者是在利益表达和整合的基础上,借助选举机制争取获得组织政府的权力的政治组织,或者说执掌、分享国家权力的政治组织。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但同时是领导党,它不仅执掌国家政权,而且领导国家政权,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和执政党地位不是通过选举实现的,而是由先锋队性质决定的,因此只有始终保证党的先锋队性质,才能从根本上奠定党长期执政的现实基础与理论基础。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推行的政党治理将根本不同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执政党从事的政党治理,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治理只能是全面从严治党。

   概而论之,全面从严治党就是要求全党必须遵照先锋队性质行事。具体而言,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做到以下诸方面: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意味着党的中央委员会享有绝对的权威;党的纪律必须比国家法律更加严格,党的组织以及党员的行动必须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党的成员必须具备共产主义觉悟的精英分子,党的思想必须高度统一;党的各级组织必须奉行优良的工作作风和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宗旨,党的中心工作必须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党必须是紧密团结在党的中央委员会坚强领导下的战斗集体。只有满足上述要求的党员才能是具备了政治觉悟的精英,也只有满足了上述要求的党才能是先锋队性质的党。

  

三、政治风险与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议题

   先锋队性质决定了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治理必须是高标准和高水平的,基本的目的就是要保证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然而,要想长期保持先锋队性质却非易事,在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进程中,共产党始终同一系列重大的政治风险相伴随。

   这里所谓的重大的政治风险并非是指工作中的问题或者障碍,而是指先锋队在其所处的环境的影响之下存在着发生退变的可能性。之所以将这样的可能性界定为重大的政治风险,主要的原因在于,它们能够不断侵蚀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从而使共产党活力消退直至腐朽变质。

   重大的政治风险的存在,使共产党处在一种紧迫的环境之中,如果共产党在政党治理上出现松懈,那么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就会受到不利的影响。进而论之,同共产党相伴随的重大的政治风险实际上也构成了一种约束性条件,这就意味着共产党在领导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的进程中必须始终推行全面从严治党的措施。

   如果说重大的政治风险将对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形成严重的破坏,那么全面从严治党就是要克服重大的政治风险,换句话来讲,能够对先锋队性质产生严重损害的重大政治风险,其实就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议题。根据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经验,能够对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产生严重损害的重大政治风险,主要包括未能与时俱进从而导致的思想僵化、未能保持先进性从而导致的平庸化、未能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从而形成的特权化、以及未能保持优良的工作作风从而导致的脱离群众的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启动的全面从严治党工程,已经推行一系列前所未有的严厉措施,但是所有这些严厉措施都是为了解决思想僵化、平庸化、特权化以及脱离群众等问题。思想僵化、平庸化、特权化以及脱离群众等问题是对先锋队性质的严重背离,共产党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过程中能否有效解决这些核心议题,最终决定全面从严治党的结果。

   政党是介入国家与社会之间的政治组织,先锋队政党自然也不例外。保罗·路易斯在分析俄国和中国的共产党时指出,共产党是在长期危机背景下出现的特殊政党,它在作为“政治调控和指挥的机构”重新塑造国家的同时,也成为了“社会整合的基本手段”。政党的中介位置说明,伴随着国家和社会的变化,以及国家与社会之间关系的调整,政党所处的政治环境将发生重要的变化,因此政党本身也会受到不可忽视的影响。这就需要政党积极革新以适应政治环境的变化,在亨廷顿看来,政治组织的适应性是决定一种政治体系的制度化水平的关键要素。但是当今世界上的很多大党和老党都不免遭遇了难以实现革新的问题,背后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思想僵化,纵使作为先锋队的共产党也不例外。

   共产党虽然是由精英分子组成的先进部队,但是也会出现未能及时进行革新,从而落后于政治环境的变化的问题。因为先锋队政党是中央集权的思想高度统一的政党,这就意味着先锋队政党在指导思想上必须保持长期的稳定性,同时党在指导思想上的变革只能由党的中央委员会推动和确认,所以思想僵化的问题就成为了先锋队政党不可避免的“并发症”。需要着重讨论的问题在于,如何理解先锋队性质与思想僵化之间的矛盾。

   简单来讲,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绝非永恒不变,思想僵化就是对先锋队性质的背离,长期呈现思想僵化的党的先锋队性质已经遭到了严重损害。为了有效的克服思想僵化的问题,共产党必须与时俱进,着眼于政治现实的进程,努力将关于社会发展规律的基本原理与特定时代的具体条件结合在一起,从而不断地推动指导思想的发展。

   先锋队政党只有与时俱进才能克服思想僵化的政治风险,然而在此过程中却隐藏着另外一种政治风险,这就是平庸化。所谓平庸化就是指先锋队政党放弃了先进性,转而满足一般政党的标准,进而失去了先锋队性质。在先锋队政党适应政治环境变化的过程中存在着两种前途,一种是在与时俱进的基础上克服了背离先锋队性质的问题,从而巩固和发展了党的先进性,另一种则是盲目的同政治环境妥协,将先进性视为不合时代要求的负担予以抛弃,从而彻底的放弃了对先进性的追求。

   爱泼斯坦在分析欧洲工业国家的工人阶级政党的变化时就一针见血的指出,社会主义政党为了适应经济发展带来的普遍富裕和产业工人阶级规模的缩减,而不得不淡化自己的阶级色彩,放弃正统的社会主义学说,进而积极寻求同资本主义统治秩序的妥协性共存。这些政党其实陷入了一种选举困境之中,即为了争取更多选票而疏离工人阶级,于是工人阶级也不再坚定支持这些政党,从而导致这些政党在竞选中苦苦挣扎难以企及多数党地位的局面。当然,不管这些政党的适应性变革导致了何种具体效果,根本性的变化在于它们放弃了先进性的追求,失去了先锋队性质。

   列宁对于先锋队政党的平庸化问题尤为警惕,他认为无产阶级总是受到各种各样的思想体系的影响,而且共产党实际上也总是资产阶级力量的包围之中。列宁写道:“他们用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从各方面来包围无产阶级,浸染无产阶级,腐蚀无产阶级,经常使小资产阶级的懦弱性、涣散性、个人主义以及由狂热转为灰心丧气等旧病在无产阶级内部复发。”不难发现,在先锋队政党的外部政治环境本身就存在着侵蚀先锋队性质的危险的条件下,如果先锋队政党在进行适应性革新时不能充分认识到这些危险,甚至为了能够实现同政治环境相适应而放弃对于先进性的追求,那么共产党就会失去先锋队性质。有鉴于此,共产党克服平庸化问题的关键就是始终不放弃对于先进性的追求,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并且借助自身对于社会发展规律的了解来推动历史的发展。

   特权化意味着在国家机关中占据了重要位置、行使着国家权力的党员,以非法或者半合法的方式谋取私人利益,进而在先锋队内部形成了一个同无产阶级利益相对立的特殊利益集团。先锋队的特权化是对先锋队性质的致命威胁,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巨变已经证明,特权化是使共产党失去先锋队性质的主要原因。

   早在俄国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之初,就发生了关于“是党专政还是阶级专政?是领袖专政(领袖的党)还是群众专政(群众的党)”的争论,这种争论的背后实际上就是对于先锋队可能特权化的深深忧虑。列宁在回应这种争论时认为:“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群众与阶级并不是对立的两个群体,而且“至少在现代的文明国家内,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来担任最重要职务而被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不言而喻,由政治精英组成先锋队是先锋队政党的客观实际。

从列宁的表述中不难发现,先锋队政党同无产阶级之间的区分、党的领袖同一般党员之间的区分是客观存在,也是现代国家中的普遍现象,但是这样的区分并不足以导致先锋队的特权化,因为一方面先锋队有着严格的纪律,另一方面无产阶级组成的苏维埃能够对党进行有效的监督。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恰是特权化在苏东社会主义国家逐渐成为严重的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688.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