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中国民营经济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更新时间:2017-10-29 16:55:57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今年对我们来讲应该是一个特殊历史意义的一年。因为今年是“十一五”规划开局之年,同时也是我们加入到WTO以后过渡期的第一年,从2001年我们加入,前几年的时间有不少优惠的条款存在,但是到今年年底这些优惠即将都要消失,我们将会面临一个更激烈的国际国内市场竞争。在这样的一个局面之下,对我们民营经济来讲它的意义是什么?我想首先从这几年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关注问题谈起。

  

   我们知道这几年国际上有一个“中国热”,最明显的特征是国际媒体都以大篇幅的方式来报道中国经济,比如说去年5月9日,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周刊《新闻周刊》,它以将近30页的篇幅报道了一个题目《中国的世纪,未来是否属于中国》,像这样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杂志用这么长的篇幅,可以说是全方位的来分析研究介绍中国经济是少见的。但更少见的是,同样是去年5月16日,另外一本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财经类的杂志《财富》,同样以20多页的篇幅介绍了《改变中的中国》,同样是全方位的介绍中国,而且一个月以后非常有影响力的周刊《时代》杂志,再次以20多页的篇幅介绍了《中国的新革命》,从中国政策经济、社会文化各个角度来介绍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一个没有发生巨大的天灾人祸的国家,这么多的国际主流的杂志以这么高密度的来报道,这应该是史无前例的。为什么国外的媒体对中国这么注意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在21世纪开始以后,国际上大多数的国家都陷入到经济发展这个难题上。像日本1991年泡沫经济破灭以后,一直陷入到困惑中,直到去年才有七项措施使泡沫经济走出困境。成立欧盟开始时,去年发现欧盟内部的成员国之间还是处在困惑期,经济发展的速度很慢,失业率非常高,从去年开始在法国、英国都爆发了不少工人失业引起的各种社会的抗议。美国虽然在九十年代时曾经以互联网高科技而有了连续的高速度的增长,出现了繁荣时期。2001年互联网泡沫以后,经济上同样是非常的疲弱,加上伊拉克的战争,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的财政赤字极大增加,外贸赤字也是增加,出现了双赤字,美国经济出现了软弱、令人担忧的局面。

  

   在世界上所有的经济体都在这种低迷的状况之下,中国经济可以说是一枝独秀。我们知道从1978年开始,一直到去年,我们连续27年的时间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达到了9.6%,国民经济这27年的时间里增加了12.2倍,从1998年的通货紧缩,2003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到了9.9%,2004年的10.1%,2005年又达到了9.9%,都是在10%左右,并且对外贸易增长非常强劲,2003年时我们对外贸易的增长率达到37.4%,2004年则是达到了35.7%,2005年增长率达到了23%,连续三年的时间我们对外贸易的数字增长了几倍。去年我应邀到伦敦去做一场演讲,当然讲的是中国经济,来参加演讲的人可以说是挤得人山人海。演讲完了以后,主办单位安排了一个晚宴,邀请了几个在英国非常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一起共进晚餐,有一个企业家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在中国目前还没有投资,他在巴西建立了很多的厂,过去他每年都要去巴西,去看看那里经营的状况,但是他说这两年他基本上不去巴西,他只到中国来,这种情形不仅是在这位资本家身上反映明显,这几年来我到东南亚国家去,巴西人觉得哪个国家和中国的贸易多,哪个国家的这几年经济就会发展好,相反的要跟中国的贸易往来少,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就慢。

  

   可以说中国在21世纪开始这几年,成了拉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力,美国、欧洲的主流媒体为什么对中国这么重视,不在于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位置,也不在于我们最近这30年经济增长的动力非常强劲,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中国还可能继续维持20年、30年的快速增长,变成全世界最强的经济国家。因为我们从改革开放以后所走的这条发展道路基本上可以说是这些国家在经济时期赶超经济所走的,以加强国内的制造业,融入国际经济体系的发展模式。这条道路在我们“十一五”规划当中是明确提出了要继续加强改革开放,如果我们根据“十一五”规划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我们非常有可能再维持经济这样发展的速度20年,甚至30年。因为从比较研究来看,我国现在的发展阶段根据各种指标来看,相当于日本在1960年时,让我们知道在同样的发展水平、同样的发展道路上,日本从1960年开始到1988年、1990年这个经济指标是快速提高的,实际上它就是在那30年的时间里人民收入改善了。韩国也是从1970年开始维持了20多年将近30多年的强劲增长,人均收入达到了美国的14%。对中国经济,我相信在未来30年我们人均收入可以达到美国的20%,这绝不是一个过高的要求。比如说,北京有一个《中国经济高峰会》,有财经界的主要领导、国外著名的企业家、研究机构的学者。有一个全球经济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在会议上发表了一场言论,他说根据他们研究中国现在的经济规模在全世界排名第四位,但是在2015年时应该可以超过日本、加拿大,2035年时可以超过美国,其实这个预测一点也不假,同样的预测在90年代末时,世界银行、美国的兰德公司做过这样类似的项目,预计到2035年中国会赶上美国。这种预计实际上相当保守,从现在开始到2035年,中国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国民经济的增长是5%,这是改革开放27年经济增长率的一半,我相信我们还是刚刚建立多元化的国家,产业升值空间非常大,再加上我们国家在强调自主创新,我相信对我们来讲在未来30年保持每年5%的经济增长的速度绝对不是不可能的。只要保持了这个速度,我们应当在2035年超过了美国。我想就是因为大家看到了这种情景,因此国际媒体对中国很关心,为什么国际上有这么多的人在炒人民币升值。对于中国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这些年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中国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快速发展的分界区,有不少人把它跟美国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崛起相提并论。我相信有很多的共同地方,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一定可以超过美国经济,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

  

   我看也有一些不同。我们面临的挑战,最主要的原因有五个方面:

  

   第一个是:在19世纪末美国崛起时,当时最强的国家是英国,在欧洲,像德国基本上跟当时的英国是在同一个分线。而我们现在在国际上,美国是一个唯一的超级强国,它在各个方面的自由度比我们大得多,看到中国的崛起心理当然不舒服,毕竟它是现在唯一的强者。

  

   第二个是:美国追赶英国时,美国已经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了。一个研究世界经济学非常成功的学者,在1879年时指出,美国的人均收入已经是英国的70%,美国的国家经济已经超过了英国,而我们现在在2005年人均收入不过就是1730元,按照恩格尔计算我们的人均收入只有4%,按照购买率来算只有美国的15%,我们的整体经济规模按照购买力评价来计算是美国的60%,而当时美国其实已经超过了英国。其实我们在实力上来讲和美国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第三个是:美国跟英国是同一个文化体系、同一个政治体系。而我们在文化上、政治体系上跟美国不一样,中国的崛起遭到现有的国际政治文化体系的冲击。

  

   第四个是:美国崛起时已经是国际上的强军,最明显的例子是1853年美国海军舰队撬开日本,我们现在不是国际上的军事家,甚至在地区上来讲我们也只能说是一个军事上的大国,但是不是一个强国,所以在这种力量的背景上对我们来讲还是有差距的。

  

   第五个是:美国在追赶英国时,英国平均每年的经济人均社会增长率是2%,美国在追赶时就是比印度高一个百分点,但是我们在未来这20年上,就是我们保持每年5%的经济增长速度,也是美国经济速度的两倍,另外我们有可能会达到7%,因此我们-的追赶速度将特别快。打个比喻来讲,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当你后面有一辆负载巨大的卡车以2、3倍的速度来接近你时,你心理的安全感就会消失,所谓中国危险论将很容易提出来了。

  

   这也同样会对我们的经济发展制造一定的障碍。去年中海油要收购美国的石油公司,遭到美国政界反对,其实这个石油公司在美国还是非常小,它的石油都不在美国,在英国、东南亚这些国家。昨天还有一个例子,联想收购IBM,美国的国会通过了一个议案,要求不能做中国的联想生产的个人电脑,即使有这些摩擦我觉得国际环境基本上不会影响到我们整个国家的经济。

  

   我分析了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方面的原因:现在美国跟国际上最关心的问题是怎么样来制止恐怖主义,以及怎么样来解决朝鲜和伊朗的问题,而这两个方面,和中国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方面的原因:中国的经济发展本身实际上对这些发展国家大公司的发展非常重要,因为这些大公司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的老总要坐稳他的位置,每年一定要增长,就必须有像中国这么一个巨大的市场给他们服务,因此我相信经济利益是最实实在在的,这些国家到最后都不安,有多少人为的制造政治上的因素,我们看到了美国发动战争的原因基本上都是恐怖主义,只要上台之后快就是三个月、慢就是一年。我想中国威胁论造成的政治上的对外环境的摩擦应该也不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太大的影响。

  

   第三个方面的原因:我们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的国际环境,用一句李白的诗来讲:“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是大的主旋律,在这样大的主旋律之下,我相信到2030年中国会是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到2030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国,给我们企业的机会是什么?进入财富500强为中心,在2004年全世界的财富500强,美国是198家,日本82家,中国14家,但是在全球500强的公司当中,一个国家会有多少家?实际上是跟这个国家在整个国际的经济当中的比重是至关重要的,2004年美国的经济规模在全世界占的比重是28.5%,财富500强的公司是37.4%,日本的经济在国际上的比重是11.3%,在财富500强公司的比重是46.4%,中国整个经济在国际上的比重是4.2%,财富500强的比重是27%,这三个是高度相关的。2030年我们的经济跟美国有同样的规律,到那个时候中国经济在整个国际经济所占的比重应该达到20%,美国也是20%,从前面的推断来讲,我相信到2030年,我们进入了财富500强的公司当中,应该至少有100家,在这100家当中目前来看我们14家是国有企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是民营企业,到2030年我们有100家,超过一半以上的会是民营企业,这是因为我们今年已经到了WTO的过渡期,WTO的宗旨是降低关税,取消各种数量的控制、关税的壁垒、贸易的壁垒,给国外的企业、国内的企业、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都同样有好处。我们的市场大,也有竞争,在这个竞争的市场上大家的起点都是一样,当然也有政策上的影响。加入WTO以后,尤其是今年以后,基本上是不能再给保护了,大家是公平竞争的,这种公平竞争的状况之下,民营企业的生命力就表现出来了,我们要利用这种机会,因为在激烈的竞争当中产业必须是不断增值,技术必须不断创新,内部管理也要创新,也需要我们政府消除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当中遗留的很多障碍,我相信2030年中国会变成全世界最大的强国,我们的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当中非常重要。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645.html
文章来源:《改革研究》2006年第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