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群:后真相时代与民粹主义

更新时间:2017-10-25 00:17:30
作者: 龚群  

   本文原载于《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9期

   2016年是西方政治领域掀起惊涛骇浪的一年:英国以全民公决方式脱欧成功,德国默克尔的移民政策受到国内各方的挑战,法国右翼族群获得国内广泛的支持,以及特朗普挑战精英竞选成功,等等。这些政治事件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是民粹主义的不断涌动和得手。尤其是在大多数政治精英们都认为希拉里将获胜,并且多数预测数据都报告希拉里将获胜的情形下,让整个世界错愕的是挑战精英政治和“政治正确”的特朗普当选。而“后真相(post-truth)”就是对这样一些西方政治现象所表现出来的与真相不符的人们信念的一种描述。这一概念已在网上蹿红,被西方学界选为2016年的“年度词汇”。

   吴晓明教授在《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4期“多维视野中的后真相时代:问题与对策”圆桌会议中撰写了《后真相与民粹主义:“坏的主观性”之必然结果》一文,他认为:“无论是所谓的‘民粹主义’还是所谓的‘后真相’,都是现代性发展到特定阶段上的产物,是无限制的主观性,即‘坏的主观性’——它潜在地包含在作为主体性哲学的现代形而上学中——之合乎逻辑的必然结果。”吴晓明的讨论具有形而上学的特征,因此不可能指明这样一种“坏的主观性”是如何表现的。对于后真相时代与民粹主义问题的研究,不仅需要形而上的反思,也需要形而下的阐释。在平民公共领域所表现的民粹主义的“坏的主观性”,不是个体的主观性,而是群体的坏的主观性。这种坏的主观性可以一个概念概括:怨恨。对统治集团精英的失望,从而导致对制度的怀疑,而所爆发出来的情绪就是怨恨。暴力政治是怨恨的集中体现。特朗普以违反政治常识和政治正确的言论而得到底层民众的拥护,实际上也就是一种暴力政治。当然,这只是言语施暴;而民粹主义怨恨的爆发,就并非仅仅是言语施暴了。

  

新的政治生态:后真相与民粹主义的合一

  

   回顾2016年的西方两个重要的政治事件,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当选,我们会发现,所谓“后真相”是与民粹主义兴起内在关联的。英国脱欧公投获得民众的支持,在于民众这一忧虑:即对边界开放而导致移民涌入,从而有可能使得英国普通公民丢失饭碗的忧虑,同时也是由于欧盟的叙利亚难民分摊政策带来的难民涌入的恐慌。正如有学者说:“精英权力与大众权利之间的政治博弈不啻引发了英国的民主合法性的危机,而且还导致了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民主制度处于一种进退维谷的困境。”而特朗普竞选所打的就是民粹主义的牌。他在竞选中说要把几百万非法移民遣送出境;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筑一道“长城”,以阻止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入境;他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他在竞选时所承诺的,要让美国中部的煤矿工人重新获得工作岗位;他不顾“政治正确”,而要把恐怖主义活动猖獗的阿拉伯地区的入境人员严加限制……这些都是为了获得底层民众的支持。

   后真相与民粹主义的合一,是当代互联网背景条件下政治生态改变的一个重要现象。“民粹主义”这一概念在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后开始流行,特别是英国脱欧公投后更为引人注目。民粹主义基本精神是以维护平民利益为由而反对权威或精英,认为平民为精英所压抑,因而认为应当采取任何手段来改变这种状况。“后真相”这一概念蹿红的前提是互联网时代交往条件的成熟。互联网不仅改变了人们的交往条件,也改变了当代世界的政治生态。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自媒体时代,自媒体时代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传统信息的来源是中心性的,在传统传媒时代中所确立起来的报纸、电台、电视的信息垄断已经被打破,每个行为主体都可以是一个信息源,互联网将自媒体所发布的信息传播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因此,全球信息平面化、民主化带来了对于事件发生、发布以及对于事件真相认识的方式、方法的重大转变,虽然权威媒体的作用仍然存在,但网络媒体的作用正在凸显。一方面,报纸、电台、电视等代表着传统的精英所控制的媒体而形成了一个精英公共领域;另一方面,任何一个底层民众都可以在全球性的信息平台上表明自己的存在,同时利用这一平台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意味着一个平民性的公共领域已然形成。这一平民公共领域并非只是一个发声的平台,而且是一个交往的平台。各种不同政治倾向或兴趣爱好的人超越地域的界限,组成某种网络共同体进行交流与互动。应当看到,这意味着公共领域里的重大结构转型。传统媒体由于历史的原故,往往更多地代表着国家或政治精英,普通大众虽然有着平等参与权,但实际上普通大众多数被排除在文化和政治精英控制的媒体之外。哈贝马斯说:“具有操纵力量的传媒褫夺了公众性原则的中立特征。大众传媒影响了公共领域的结构,同时又统领了公共领域。”

   网络平民公共领域的形成,改变了公共领域的结构。这一改变不仅是结构的改变,同时也必然反映在价值诉求上。但是,当大量的价值诉求已经展现在平民网络共同体中时,精英型的传统媒体则视而不见。在特朗普当选之后,网络上就爆出美国华人组织对特朗普的支持。换言之,我们也许可以发现平民公共领域与精英公共领域在价值诉求上的断裂。然而,当特朗普在底层选民的支持下当选之后,西方主流媒体认为它们迷失了真相,但实际上是对涌动的民粹主义视而不见,同时也忽略了平民公共领域的声音。正如吴晓明所发问的:“关于‘后真相’的议题,看来是与公共舆论的境况所发生的重大转折相联系的,而这种转折又特别是与媒体手段的变革(即‘新媒体’,互联网、社交媒体等)相表里的。在这样的转折过程中,公共舆论的性质和取向究竟在发生怎样的转变,并且在怎样的程度上使我们处于所谓‘后真相’的境域中?”

  

平民公共领域与精英公共领域的价值断裂


   平民公共领域与精英公共领域在价值诉求上的断裂,反映的是当代西方政治社会内部的矛盾。但我们不可夸大这两者之间的价值裂痕。应当看到,在宪法共识的前提下,不同利益诉求的党派至少可以通过合法化的途径达成妥协或现实性的共识。正如任剑涛所说:“假如想确定民粹主义政治的危害,只需要判断它是否走到了挑战立宪民主政体的地步即可。只要立宪民主政体的根基未被动摇,民粹主义就不过是在发挥纠偏精英主义政治的作用而已;如果民粹主义超出了政治动员目标,发挥出颠覆立宪民主政体的作用,那就必须断然加以制止。”并且,西方公共领域文化从来就不是一元的,而是多元的。罗尔斯曾在理性多元的意义上谈论西方政治文化的多元性。在罗尔斯看来,政治文化的多元性,并非是西方民主社会的坏事,而是幸事。罗尔斯认为,政治文化的多元性是“民主社会公共文化的一个永久特征”。在罗尔斯看来,这是自由制度的政治条件和社会条件所产生的结果。并且,对于理性多元的政治文化的矛盾与冲突,不可能以国家手段来进行压制,“如果我们把政治社会当作以认肯同一种全面性学说而达到统一的共同体,那么,对于政治共同体来说,压迫性的使用国家权力就是必需的。”而这恰恰是中世纪基督教教庭对待宗教异端的做法,也是现代专制国家对待思想异端的做法。

   那么,在现代民主国家,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多元政治文化之间的冲突呢?罗尔斯的方法是找出理性多元文化之间的共同点或共同处,从而达到重叠共识。不过,罗尔斯强调这个重叠共识是在对宪法根本原则共同认可的前提下。换言之,对宪法的忠诚是超党派、超宗教派别的,“一个持久而安全的民主政体……必须至少得到该社会在政治上持积极态度的公民的实质性多数的自愿支持。”特朗普凭借民粹主义策略和民粹主义的反抗而上台,虽然在选举结果后,美国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当时人们认为美国的政治生态已经被撕裂,但是,人们的情绪很快平息下来。美国的政治社会并没有因此而撕裂,其根本原因,并非是找到了类似于罗尔斯所说的冲突对立双方的重叠共识之处,而是服从于宪法的决策程序。换言之,民主政体的根本原则得到多数美国公民的自愿支持,是对宪法根本原则的忠诚维护了政体的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国内不同利益文化的冲突不存在,也并不意味着在特朗普上台后对于国内的利益关系没有进行调整。我们恰恰看到是一系列民粹主义的利益或价值诉求在特朗普的政策中得到体现,但他是在民主政体的框架内进行的。

   应当看到,将民粹主义或平民公共领域文化与精英文化的冲突限定在民主政体秩序的轨道内发泄与平息,是现代西方民主政体的成就。这是因为,平民公共领域或民粹主义文化与统治阶级的精英主流文化的冲突,是近现代世界动荡不安的根源所在。平民公共领域并非在当代才出现,它与西方现代社会同步出现。哈贝马斯指出,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运动就是近代资产阶级的平民公共领域,但他在写作《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时忽略了它的重要性,他指出:“有关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党阶段和宪章运动,我用‘平民’公共领域加以概括,我认为,这一公共领域是资产阶级公共领域在历史进程中被压制的一个变种,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汤普森的筚路蓝缕之作《英国工人阶级的兴起》之后,大量研究论著接踵而至,论及法国和英国的雅各宾党人、欧文和早期社会党人的活动,宪章党人,以及19世纪早期法国的左翼民粹主义。”

   大量研究和文献表明平民公共领域在近现代社会公共领域中的重要性。以罗伯斯庇尔为代表的雅各宾党人运动,就是近代史上最早出现的民粹主义的或平民公共领域的运动。雅各宾党人代表着当时法国与国王和贵族对抗的平民的价值诉求和制度诉求,并由此掀起了改变法国命运和影响世界的滔天巨浪。哈贝马斯指出,传统形式的公共领域是把民众排除在外的。那么,什么是传统形式的公共领域?哈贝马斯所指的是由国王、贵族、教会显贵等统治阶级所组成的具有代表性的公共领域。哈贝马斯没有提及古希腊雅典的全民参与的公共领域。雅典民主是一种全体公民参与的民主政体,在这个政体中,所有公民的政治权利平等,并且其政治参与权都可以通过公民大会、法庭等活动来实现。而其公共领域,不仅表现在公共集会和市场上,而且表现在公民大会上,精英与平民两者在公共领域中的活动并没有实质性的分野。

   近现代资产阶级的公共领域是从中世纪的由统治阶级代表,即国王、教会显贵、贵族所构成的公共领域转换而来。然而,近现代社会占统治地位的公共领域仍然体现了这样一种政治精英统治的特征。平民公共领域的崛起就是以对占统治地位的精英文化或主流文化的反抗为特征的。因此,平民公共领域生来就与占统治地位的公共领域具有对抗和冲突性。哈贝马斯说:“大众文化显然绝不仅是背景,也就是说,绝不是主流文化的消极框架,而是定期出现、反抗等级世界的颠覆力量,具有自身的正式庆典和日常规范。这一惯常看法揭示出,排除机制在进行分野和压制的同时,也唤起了无法抵销的对抗力量。”

   在近代史上,法国大革命是平民公共领域文化或民粹主义对抗精英文化和主流文化的典型,法国大革命之后人类社会无数次的运动与革命,都内在包含着平民公共领域的兴起或民粹主义的活动。而且现代史上的德国法西斯的崛起,也是利用平民公共领域或民粹主义。2010年在阿拉伯地区兴起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同样是平民公共领域和民粹主义的行径。中国建国后的“十年动乱”,也可以看作是在极左思潮影响下的民粹主义泛滥。正如任剑涛所注意到的,历史上的民粹主义运动可能狂飙突进,导致社会秩序毁灭性的颠覆。因此,民粹主义或平民公共领域文化并非是像罗尔斯所想象的那样温顺。

从古希腊民主社会公共领域结构的一体化到近现代社会的公共领域结构的分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5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