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俊杰:追念良师罗荣渠先生

更新时间:2017-10-23 15:57:45
作者: 梅俊杰  
我为师恩所感动,却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黑夜中的这一分别从此成为永诀!

   之后,我历经了离开南京部队再到上海谋生的困难过程,等情况稳定后,与罗先生恢复了联系。先生对我未能完成学业表示非常惋惜,同时又批评我如此突然中断学业,而且弃学从商似乎意在发财。等我说明情况后,他即设想了恢复我学业的多种方式,并为此多方努力,包括向校领导询问争取。1993年10月31日、11月19日、12月9日,罗先生写来三封信中,都谈到了我报考他博士生的可能。当然,复学路上障碍重重,先生在世时我终究未能实现目标,从而留下了不可弥补的遗憾。然而,罗先生继续关心着我,1994年3月,他还给我寄送了亲手题签的大著《现代化新论:世界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让仍徘徊在门外的我学志不坠。从这一时期的来信中,我也明显感到罗先生日益忙碌,出访、参会、讲学、上课、研究、著述,现代化研究领域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他去亲力亲为。同时他在信中,比如1992年11月10日的信中,也感叹:“我近半年特别忙,深感手边缺乏助手。”每每念及先生最后几年超负荷的劳作,我既未能从旁尽上绵薄之力,复又占用过他不少宝贵时间,总不免为之怅然。

   当然,回想与罗先生的点滴交往,我首先感到庆幸,自己能在有志于学时遇到这样一位学术生命正在嬗变升华、学术功力已臻炉火纯青的大师,并且投到他的门下直接蒙受他的温暖和光芒。在拙著《自由贸易的神话:英美富强之道考辨》(上海三联书店2008年初版,新华出版社2014年修订再版)后记中,我曾谈及罗先生对我的影响,不妨照录如下:

   导师有关为学的四点看法值得记述。首先,他认为世界上固然到处都是可研究的问题,但有使命感的学者理当着力研究那些对国家发展和人类命运具有重大意义的问题。其次,他提出经济发展是现代社会变迁中的一个活跃因素,比之其他更是值得关注的核心问题,他并且为自己未能学习经济学专业而“抱恨终身”。其三,他说过,“大脑并不分泌思想”,言下之意,思想的形成首先要立足于阅读文献,应通过消化和明辨既有研究成果,做到言必有据、厚积薄发。其四,他打比方说,“观点像削铅笔一样,要反复削尖”,即需要不断提炼。这些看法我以为是业师的毕生感悟和成功之道,本书如果说有所成就的话,在选题、研究到成稿的过程中,无疑得益于业师的教诲和启发。虽然本书甚少用到“现代化”这个字眼,但实际内容还是属于罗先生在国内开创的“现代化研究”的范围。当然,我主要从经济史的角度、以英美为案例,探讨了现代发展问题。沉入具体领域、聚焦要害问题,这是深化现代化研究所必需,也是后学义不容辞的责任。

   学问是薪火相传、不断光大的事业,我近年的部分工作也仍然受惠于先生的点拨。例如,罗先生早在主编《现代化:理论与历史经验的再探讨》时,便已收录了德国学者迪特•森哈斯的论文,在所著《现代化新论》中又数次引述森哈斯《欧洲经验:发展理论的历史批判》一书的观点。正是受此启发,我后来通读此书并认识了其价值,进而译出这一著作(改书名为《欧洲发展的历史经验》),将其列为我在商务印书馆合编的“经济史与国富策”译丛之第一种,同时我另撰文引介这一名著,还与森哈斯教授本人建立了学术联系。这样的学术生长无疑主要得益于罗先生。

   当然,可能情况下,我也乐意对罗先生的成就作点补充。因为钻研经济史的缘故,我对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著作抱有特殊兴趣,深感德国历史学派的这一先驱所阐述的对象实乃主要国家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而且他专从后发国家角度分析并设计发展战略,与罗先生的关注点多有契合。为此,我从补写硕士论文开始,注重研究这一备受忽略的伟大人物,手头且在翻译李斯特传记,如此可望稍贡献于先生开辟的研究领域。同理,研究中当察觉罗先生个别论点未必尽合实情时,我也愿意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我对所谓英国现代化“内源”、“先发”性质的商议便是一例。以罗先生的高贵品格,他若在世定然非常欢迎这样的公开讨论。可惜,我已听不到他的反馈了,要是还能坐在他面前,当面向他请教,那该多好啊!

   先生离开他钟爱的事业已超过20个年头。这些年里,中国的现代化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在经济领域,特别是按照总量来看,情况确已今非昔比。可以说,中国正在前所未有地接近“两个一百年”的伟大奋斗目标,继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将要向“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一更高目标迈进。罗先生在前瞻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现代化时曾提出:“我们既要树立开放的世界观,认识现代化的世界性;又必须坚持现代化的民族性和自主性,……走中西结合的创新之路”。(见罗先生遗著《现代化新论续编:东亚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具体如何做,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大课题。为此,我们显然都需要更加深入地探索世界现代化进程及其总趋势,需要更加具体地研究不同国家现代化的模式、特征尤其是其中的经验教训。这一现实针对性便是我们今天纪念罗荣渠先生的最大理由。

   本文为纪念罗荣渠(1927-1996)诞辰九十周年而作,作者梅俊杰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员、世界经济史研究中心主任。本文由作者删改、审定后授权“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562.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