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资源民粹主义的挽歌

更新时间:2017-10-13 23:43:54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那就堪称天赐幸运,因为这样一来该地产品就拥有相对于进口同类产品的先天优势。越是规模经济突出的现代产业,越需要这样规模巨大的稳定销售市场。

   在青岛、顺德、合肥这三个全世界最大家电生产基地,市民不会认为本地家电卖往外地和国外是自己遭受掠夺,本地家电卖不出去才会引起他们担忧;吐鲁番的农民不会认为内地客商来收购他们生产的葡萄干是掠夺,相反,他们忧心如焚的是内地客商因为暴恐事件而不来吐鲁番,导致吐鲁番农户葡萄干库存如山,我就看到在内地读中学的吐鲁番农家女儿也要开通微博为家里推销;……那么,把油气等资源产品以市场价格销往其它地区消费市场如何能成为对买主的恩赐?又如何能成为买主对资源产地的掠夺?

   在资源民粹主义思潮推动下,石油天然气产地居民及其民意代表常常“理直气壮”地要求向本地居民廉价供应油气,但青岛、顺德、合肥、珠海市民不能以本地人身份为由要求海尔、海信、格力、格兰仕等家电厂商向他们半价销售电器,山西居民不能以本地人身份为由要求煤矿半价卖给他们煤炭,武汉市民不能以本地人身份为由要求菜农向他们廉价销售洪山菜苔,要求石油、天然气向产地居民廉价销售又有什么光明正大符合逻辑的理由?某些油气生产国在国内市场廉价销售油气,实际上是一种财政补贴,这种做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其经济、社会和环境负面影响日益显著,数十年来已经拖垮了印尼等国一度发达的油气产业,拖累了许多国家的财政和宏观经济稳定,即使沙特也有可能因此而于本世纪30年代末转为石油净进口国。印度、印尼、埃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正在努力改革这种变相补贴制度,或是已经完成。即使是海外那些实施这种变相补贴制度的国家,他们也是面向全国居民,而非油气生产所在的一县、一省居民。


三、初级产品行业无法自我克服悲剧命运

  

   在国际之间,狭隘资源民粹主义严重干扰正常的国际商业秩序;在一国之内,狭隘资源民粹主义又常常会走向号召分邦裂土的分裂主义。看看苏格兰分离主义运动以独占北海石油收益为号召,看看尼日利亚反政府武装以独占尼日尔河三角洲油气资源为旗号,看看追求独立的伊拉克库尔德区如何争夺基尔库克油田,看看2008年大选失败后玻利维亚传统利益集团如何在因石油出口而相对发达的潘多、贝尼、圣克鲁斯、塔里哈等东部4省(号称“半月”)煽动分离主义骚乱,……看看这一切,我们就不难明白。然而,尽管“独享”自然资源收益在牛市期间更能蛊惑无知、无信、贪婪之辈,但在更高层次、更长周期上考察,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资源产区而言,只有作为一个工业化大国的省份,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该地区及其居民才更有可能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实现更多的社会公正。

   就总体而言,其它条件相同,与制造业驱动的经济增长相比,初级产品行业驱动的增长具有一系列无法克服的弱点:经济波动性强、加剧收入分配失衡和两极分化、资产泡沫严重、加剧社会矛盾,等等。特别是与制造业驱动的增长相比,初级产品行业驱动的增长会带来更多的腐败,更多的两极分化,更多的暴力压榨,从而产生较多的社会矛盾。因为制造业企业处于永恒的买方市场,企业需要不断创新才能取悦消费者而卖出产品,实现增长;但初级产品行业经营的关键在于占有资源,牛市时期尤其如此,即使没有取悦于下游产业的创新,只要能够“摆平”相关方面势力,占有资源,就能大发利市。看看2006—2007年爆出的郴州窝案与当地煤炭、有色金属资源开发之间的关系,看看山西超大规模开发煤炭资源后当地吏治的全面堕落、在近年反腐败中当地官场的大面积高层次“塌方”,我们就不难明白这一点。

   正因为如此,在现代世界经济体系中,即使是那些自然资源人均占有量高、品质优良、运输出口条件优越的国家,他们的经济社会发展长期成绩也相当糟糕,纵然能够在牛市期间过几天“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其资产泡沫、收入分配失衡、腐败、社会矛盾等问题也积累得更快,最终在熊市中爆发,与熊市相互促进,把这些国家拖入“失去的十年”、乃至“失去的二十年”泥潭之中。拉美,非洲,一战之前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的俄罗斯帝国,……莫不如此。正是在总结千百年来世界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经济学界诞生了“资源诅咒”这个术语。资源产地只有作为一个蓬勃成长的制造业大国省份,其人民才得以摆脱上述永无止境的恶性循环。

   同样是煤炭资源丰富的国家,同样置身于煤炭需求爆发式增长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事情,为什么德国的长期发展实绩远远超越俄罗斯帝国?因为前者是一个迅猛发展的工业化大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前已经全面启动工业化进程,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跃居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工业大国;而后者依靠自然资源开发作为支柱产业。现代石油工业诞生地美国为什么没有陷入“资源诅咒”的泥潭?因为现代石油工业诞生之时,美国制造业总量已经超越英国而跃居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在这种条件下,石油资源开发的收益方才能够与制造业发展相互促进,形成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也正因为美国经济、美国制造业规模巨大,石油业繁荣损害制造业竞争力的所谓“荷兰病”在美国从来就不曾如同荷兰发生过的那样严重。

   苏联解体之后,独立的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得以独享本地油气资源开发收益,在21世纪前10年的初级产品牛市中,他们貌似因为无需在全苏范围内分享这项收益而受益不浅,但代价是收获了更严重的资产泡沫、制造业衰亡、收入分配失衡、社会矛盾等问题,更承受不起经济波动的冲击,更因此孳生了某些政治能量强大的寄生性社会阶层,难以推进必要的经济社会改革。其制造业衰退之严重,以至于哈萨克斯坦地方政府在筹备石油资源枯竭后的替代产业时,连碎石厂也被视为“技术含量较高”的项目。[2]如果说,苏联时代的中亚还有可能依托全苏市场和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加盟共和国的制造业而缓解本地产业结构的上述负面影响,依靠大国较高的宏观经济稳定性应对经济波动的冲击;那么,时至今日,作为独立的小国,中亚诸国已经不具备这样的有利条件了。在初级产品熊市期间,世人必将目睹他们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即使是富裕的海湾石油输出国,他们的暴发不过40年,却已经经历了几次过山车般的经济剧烈波动。而且,他们的社会结构已经因为产业结构问题而埋下了无可化解的致命缺陷,他们力图根本改善自己的经济结构,却因为客观经济规律而被牢牢锁死。在更长周期内,我们一定能够看到他们经济社会这些致命缺陷走向爆发。谓予不信?请拭目以待。

  

   (初稿2015.1.7,修订2015.1.14,压缩2015.1.28,仅代表个人意见)

   [1]正因为如此,可口可乐公司曾发出这样的豪言:即使可口可乐公司所有的工厂都在一夜之间烧成白地,只要有这块牌子,银行就会争先恐后贷款,公司还能迅速东山再起。而可口可乐品牌之所以有如此魔力,就是因为这个知名品牌代表了巨大的销售市场。

   [2]据哈通社2014年11月8日电,哈萨克斯坦克孜勒奥尔达州州长克热姆别克•阔谢尔巴耶夫在国家新闻发布中心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克孜勒奥尔达州石油资源将在10—15年内枯竭,该州石油储量为1.26亿吨,年开采量1000万吨,主产区库姆阔勒区原油开采也仅能维持10—15年。为此,克孜勒奥尔达州正在着手实施几个技术含量较高的产业发展计划,如计划建设陶瓷厂、橡胶产品生产企业、诗耶勒县碎石厂、组建咸海盐业股份公司,并加快农业发展,增加栽培果树,大力促进园艺业发展。从这条新闻报道来看,碎石厂居然能被视为“技术含量较高”的项目,可见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工业和科技水平衰退的程度。——哈萨克斯坦通讯社网站报道链接:http://www.inform.kz/chn/article/2714742。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433.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