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木:“一带一路”与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

更新时间:2017-10-02 10:11:05
作者: 张文木  
但是当这个世界帝国的进步性释放殆尽时,它带给世界的坏处——殖民灾难——就显现出来了,这是世界所不能接受的,于是世界治理就需要继续前进,要有新的替代方案。

   不只是英国有殖民地,整个欧洲都有殖民地。英国乃至整个欧洲不仅大量掠夺土地,还贩卖黑人、华人。在欧洲列强大量瓜分殖民地时,非洲、拉丁美洲被毁,欧洲却因此在损人利己的基础上强大起来。为争夺海外殖民地而引起的两次世界大战对英国乃至整个欧洲都是灾难性的。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英国乃至整个欧洲受到战争重创、信誉扫地之后,谁来引领世界?此时,中国是什么情况?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还处于军阀混战中,中国共产党也才刚刚诞生,此时的中国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既有可能走上像印度那样的依附式的国家发展道路,也有可能走上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发展道路。西方国家乐见中国成为另一个印度。而当时蒋介石建立的政权实际上就是印度模式在中国的移植。处于内战中的中国根本没有力量引领世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和美国开始强大起来。苏联给世界提供的意识形态产品是社会主义和列宁主义,美国给世界提供的产品是比英国更为先进的资产阶级民主。苏联和美国的共同之处是反殖民,不同之处是前者坚持人民民主,后者坚持资本民主。美国放弃了英国那样的直接殖民方式,用贸易投资的方式控制前殖民地国家,将英国时期的宗主国—殖民地的剥削关系转变为北方和南方的剥削关系。

   在苏联和美国的推动和支持下,亚、非、拉一大批欧洲殖民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纷纷宣布独立。当时引领世界的有两种世界观:社会主义的世界观和资本主义的世界观,这是当时世界上两种进步的世界观。这两种世界观均为世界所接受,新独立的国家基于不同世界观形成了两个“阵营”。

   很多人认为美国成为世界大国主要是有强大的生产力,又有谋略。解释很不够,因为只靠阴谋把世界拿下,这是小手段,没有大道。立国要有道统,有了道统才能有法统,道在先,法在后。这个“道”就是正义和进步,道统是引领整个世界前进的动力。进步的世界观反映的就是进步的道统。

   道统的进步性在于它的人民性。古代的中国曾经引领过世界,英国也曾经引领过世界,但是当一个国家失去道统时,就不能再带来正义和公平,这个国家就会衰落。比如,英国当时的世界观比封建社会的更具人民性,因而有更多的公平正义,英国就发展起来了。但是当它失去人民性的时候,其弊端就出现了,这个国家就开始衰落。

   与英国相比,苏联和美国是因为它们在不同程度上给世界带来了更具人民性的世界观才开始强大的。可以看到,美国和苏联都抓住了道统,而苏联的道统即社会主义上比美国更具广泛性。

   美国和苏联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其原因就在于失去了他的道统。比如,苏联实行社会主义,这是好的方面,但是后来苏联开始对外扩张,并且开始和美国角逐世界霸权。在这种情况下,苏联的道统就开始异化,成为社会帝国主义,搞世界扩张,此后,苏联开始走向衰落。

   美国的情况更糟糕。美国开始认为自己占有道义的制高点,唯我独尊,更加不讲道理。小布什上台以后,宣布美国退出《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简称《反导条约》,开始对其他国家发动战争。

   美国失去道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国力完全金融化了。在尼克松担任总统之前,美国是依靠军工资本发展的,与金融资本相比,军工资本还算是进步的,但是尼克松之后,美国放弃实体经济,开始搞金融资本,这就对美国造成极大伤害。

   道德与劳动是不能分离的孪生子,国家和人一样,如果不劳动,这个国家的道统基本就失去了。古罗马也是如此。古罗马刚开始是劳动,国家在这一时期处于上升阶段,但是后来古罗马开始打仗,大量使用战争中掠夺来的奴隶代替国民劳动,而古罗马的人则观赏动物表演、人兽肉搏,这样,当战争停止、奴隶来源中断时,国民便失去了劳动能力,古罗马也就由此衰落了。当一个国家失去实体劳动之时,也就是这个国家衰落之日。

   两次世界大战让美国军工资本家大获其利;苏联解体使大量浮财再次涌入美国。但是,占便宜与吃亏是一个问题中可以互相转化的两面。中国人常说“过错”,过了就叫错。中国人说“罪过”,小过曰错,大过曰罪。人的缺点就是优点的过度使用。节制使用的优点才是优点,不节制使用的优点就会变成缺点。这就是东西方认识论中一个很重要的差别。

   美国的衰落跟它过度使用和享受自己的优点是有关系的。1972年美元指数下跌以后,从1979年开始走高,1985年达到高峰。(如图110)

  

   但是,美元指数达到高峰靠的并不是国内生产,而是中国和“亚洲四小龙”在这个历史阶段加入了美元体系,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红利:国际上巨大的美元需求使美元成了美国的产品,美国从一个商品生产和出口大国异化为美元生产和出口大国,金融成了拉动美国经济的主要产业。此后,美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很快,但两极分化也开始迅速扩大。

   国家完全靠金融支撑是不行的,过度金融化会毁灭劳动力和基础产业,而且也不能持久。所以到1985年,美元指数开始下跌。国内实体经济不振,跌下来的美元只有通过海外拉起,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通过国外的动乱让世界财富流入美国。里根政府是如此,奥巴马政府也是如此。因为美国国内没有多少实体生产,没实体,货币就没有产品支撑。人什么时候总得吃饭和穿衣,这是唯物论的基本道理。

   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基础不是国内劳动而是海外超额剩余价值的存在。一国劳动可以支撑一个民族国家,却撑不起一个帝国。超额剩余价值量的降低必然引发帝国的危机,这时就需要另一个富裕的国家垮台并由此为帝国的延续提供浮财。19世纪40年代,欧洲陷入危机,其间发生了欧洲大革命,马克思还为资本主义下达死亡通知书,发表了《共产党宣言》。

   与此同时,英国于1840年在鸦片战争中打败了中国,1857年英国又镇压印度民族大起义并在随后完全占领印度殖民地。这使得中国和印度两个的财富流入欧洲,此后欧洲又进入了所谓以和平发展为主题的“维多利亚时代”。美国与英国同理但略有不同。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获得巨大的发展,而美国通过美元输出获得了大量的浮财和低廉的商品。但这样的浮财同时也使美国失去了劳动能力,对外形成产品依赖。这种依赖不能持久,不想1992年苏联解体,其国民财富大量向西方流失美元指数于21世纪头几年又出新高。

   很明显,这美元指数的这两次高峰都不是由美国自己劳动而是由外来浮财支撑而出现的。第一个高峰促成了美国金融资本上升,第二个高峰推动了美国资本的金融化。

   中国是后发国家,没有被卷入其中,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掌握了“种树”的能力,而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只收获了“树上的果实”。为什么德国始终不放松制造业?这是因为德国深受金融资本之害。魏玛共和国时期,德国在大量外资的刺激下出现短期繁荣,可没几年国家就陷入全面危机。德国历史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说得好:

   力量比财富更加重要,因为力量的反面――软弱无能――足以使我们丧失所有的一切,不但使我们既得的财富难以保持,就是我们的生产力量,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自由,还不仅是这些,甚至我们国家的独立自主,都会落到力量上胜过我们的那些国家的手里;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已经有了充分证明,意大利共和国、汉撒同盟、比利时、荷兰、西班牙、葡萄牙都是前车之鉴。11

   现在在李斯特所说的“前车之鉴”中,可以再加上21世纪初的美国。美国充分享受着中国制造的产品、中国生产能力却因此得到了提升的同时,美国生产能力却在严重衰落。下面表中的数据表明,经济虚拟化是美国衰落的主要原因。

   据统计,1990年,美国第一产业即农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是0.25%。而到了2013年,美国就跌至-8.4%。而同期中国第一产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分别是1.91%和4.1%。再看第二产业,也就是工业。美国工业的特殊性就在于它的工业及国内就业基本是靠军工拉动。1990年的时候,美国工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是-0.11%,而中国是1.32%;但是到了2013年,美国的第二产业的贡献率就上涨到19.4%。

   为什么?原因在于有了海外战争。海湾战争期间,“爱国者”导弹的杰出表现使美国的军工产品订单暴增。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迅速拉动军工生产。2017年4月,美军又向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投下有“炸弹之母”之称的GBU-43炸弹,这是特朗普变相做的商业广告。他既不想打仗又想收获当年“爱国者”导弹带来的军火赢利。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也是一样。美国说要打朝鲜,无非就是想给世界做几个军工产品演示,以便更多地获得军火订单。战后历史表明,美国军工投资率与失业率成反比存在;在失业率高的时候,军工投资就低。如图2、3所示:

  

   通过美国的基尼系数变化也可以看出军工生产对美国社会和稳定作用。美国基尼系数较低的时期是1956、1965年和1968年,此时贫富差距也是较小的。这是因为有了越南战争。有战争,军工业就发展,人们就有工作。随着美国人的生活好起来,贫富差距分化也在加大。通过这些可以看出,美国日渐虚弱。而今后美国要解决这样的问题,还得回到那句老话:不是战争引起革命,就是革命引起战争。舍此,美国别无出路。

   第三产业在短期内得以魔幻式飙升,美国可以算得上经典案例。1990年美国第三产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是1.05%,23年后即2013年竟飙升至89%。而此时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加在一起,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只有11%,而且第二产业基本上是军工业。如给今天的美国病诊,那就是“肾虚火大”。肾是国家实体经济。尼克松之后,美国从产品生产国变为美元生产国,脱实向虚,基本放弃实体生产,最终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1970年5月20日,毛泽东发表声明说:“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正在垂死挣扎。”12毛泽东同志的判断对于今天的美国也是适用的。

   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美国经济金融化,由它带给世界的价值观的进步性也逐渐消失,它曾经追求的民主也异化为少数富豪的“民主”。美国为什么会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金融化导致两极分化现象从南方世界逆推至美国国内。一方是“朱门酒肉臭”,另一方是“路有冻死骨”,最后发展到极端,就爆发了“9·11”事件和“占领华尔街”运动。

   这说明美国金融资本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它的帝国统治了。如果没有另一个“苏联”——比如中国或欧洲——的垮台来挽救,那么作为帝国的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曾经的中国清王朝和印度的卧莫儿王朝的衰落挽救了处在危机中的英国和欧洲大陆资本主义国家,曾经的苏联衰落也挽救了处于危机中的美国。

   美国小布什总统上台时,美元指数已跌至低点,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近20年的时间使美国陷进泥潭里不能自拔。由此,美国进入衰落。

二战结束迄今,美国发展依靠两种资本。在尼克松之前依靠的是军工资本。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军工资本获利,军工资本也因此不断坐大并反客为主。之后,为了保持自己的利润,它诱逼着美国必须继续打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292.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7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