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卫东:国家安全观的演变与重构

更新时间:2017-09-26 13:55:10
作者: 任卫东  

  

   经济全球化正深刻改变着社会进步的方式和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成为影响国家行为的一个重要变量,使以国家为主体的国际体系发生了深刻变化,同时也以自身的逻辑改变了人们对国家安全的认识和理解。

   经济全球化,使国家安全面临许多新的变量

   从整个人类历史看,历史进程的演变与转折多与突破性的技术、发明有关,科学的进步和技术的革新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作为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全球化是工业革命的必然结果,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时间与空间纬度上的全球扩散。

   18世纪中期以来,在英国率先开始的资本主义工业革命推动了经济的迅猛发展,揭开了全球化的序幕,使全球化第一次具备了发展的内在动力。蒸汽机、织布机等技术的革新使传统手工业生产过渡到机器大生产,最先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的生产能力迅速提高,本国的原材料、市场难以满足生产的需要,只有跨越国家的界线、在更大的地域范围内才能解决问题,这将使国际分工逐步产生,世界市场开始形成,全球政治、军事、文化开始相互整合和影响,人类从此步入了全球化时期。

   全球化进程使得国家安全所处的背景、影响因素和实现手段都发生了与以往不同的变化,国家安全正面临着许多新的变量。

   从政治方面来看,全球化进程使国家及国家主权的内涵发生了重大变化。主权是国家安全的核心概念,没有主权就谈不上国家安全。但是二战结束以来特别是冷战后,传统的主权理论却不断受到挑战。一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国际相互依赖程度的加深,特别是区域一体化的发展,出现了主权让渡和主权弱化的表象,人们对以绝对主权来衡量国家安全的做法出现了不同的认识;二是一些西方学者以自我为中心,主张通过否定某些国家的主权以维护“国际社会”的安全,近年来在西方颇为流行的新帝国主义论和失败国家论就是其典型。而近年来一些西方国家主导的阿富汗、伊拉克战争等事件则对主权的基本原则产生了更为严重的冲击,代表了“9·11”后国家安全实践的新动向。

   从经济方面看,全球金融、贸易和服务市场的监管体系更多的是以市场为中心,国家的经济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和挑战。尽管各主权国家力图对本国经济的运行和发展实施有效控制,但实际上各国对经济安全的保护能力客观上在不断受到削弱。对外贸易地位的提高是经济安全问题凸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而世界性的资源短缺特别是石油问题的日益突出,使国家经济安全问题更加引起人们的关注。

   从文化方面看,现代通讯及国际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国际文化交流的强度、总量、速度都大大增强。发达国家在文化信息的传播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发展中国家则处于被动和不利的境地。不同文化的互动必然会侵蚀维系国家存在、发展的社会认同,比如某些国家强行传播和推行自己的价值观,推广所谓的“人类普遍价值观”,都会对他国原有的社会文化基础产生冲击,从而严重威胁他国的文化安全。

   从军事方面看,随着国家间相互依赖性和共存性不断增大,冲突的成本不断上升,依靠战争或动用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的方式会受到越来越大的限制。但从现实中看,军事安全仍是国家安全的基本内容,军事安全地位的下降并不意味着军事手段有效性的下降,军事安全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和作用在可预见的将来还不大可能被完全“边缘化”,军事仍将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基本手段。

   国家安全观演变与重构的几个特点

   国家安全观是人们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来源、国家安全的内涵和维护国家安全手段的基本认识。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国际体系的变化,人们的国家安全观也在进行着不断的变动和调整,出现了全球化背景下国家安全观的演变与重构问题。尽管不同国家由于自身因素和外部环境不同而对国家安全的认识有较大差异,但总的说来,全球化进程中国家安全观的演变与重构有以下几个特点:

   从单一到多元。从安全主体来说,在全球化早期,国家一直是安全最基本的主体,一切安全问题都是围绕着国家这个中心展开的。二战以后,安全主体观发生了重大变化,安全主体不仅包括国家,而且向下延伸到了个人,向上延伸到了群体和国际(人类)。新的安全主体观反映了全球化时代的新要求,构成了非传统国家安全观的重要内容。与此相对应,对国家产生威胁的主体也呈现出多元化特点,威胁主体不再仅仅是主权国家,有可能是某个有一定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政治或宗教组织,或来无影、去无踪的电脑“黑客”,更可能是渗透性很强、难以提防的恐怖集团或恐怖分子。

   从安全因素来说,传统国家安全观认为军事是影响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最主要手段。当代全球化进程告诉我们,一个国家要维护自身安全,除了要有军事手段外,还必须综合运用经济、政治、科技、文化等手段。这些要素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作用和地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安全环境的变化在不断地演变,不同时期、不同条件下,其居于核心地位的要素会有所不同,甚至会有很大的差异。

   从绝对到相对。以古典现实主义为理论底色的传统国家安全观认为,国家安全主要依靠自身的力量尤其是军事实力,国家安全的基本逻辑就是弱肉强食。国家在一定时期内的安全是绝对的,也就是说,国家安全的状态处于一种比较容易把握的状态,安全与否是可以事先判断和把握的,安全系数和你的实力是对应的、成正比的:如果你的军事及其相关支撑力量足够强大,国内局势稳定,有较强的凝聚力,那么国家的安全就是有保障的,是绝对的。

   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发展,人们的这一认识发生了改变,认为不存在绝对的国家安全,国家安全是相对的,安全状况始终处于变动之中,国家安全程度的实现与国家实力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也许一国军事实力远远强于其他所有国家,但该国也不一定就能够确保其绝对安全,希望依靠自身的实力优势一劳永逸地解决国家安全问题是不现实的。美国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它标志着国家安全发生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证明国家安全只是相对的,绝对安全是不存在的。

   由外到内。由外到内是指国家安全观正在由重视影响国家安全的外部因素向重视内部因素转变。二战以前,以军事力量支撑的国家生存安全构成了国家安全的主要方面,国家安全更多地取决于军队能否守护住国家的地理疆界,威胁国家安全的主要因素是外部军事强国的介入和干涉。二战以后特别是冷战后,随着国际机制的成熟与健全,外部威胁因素在减少,合作成了处理国家间关系的主要选择,影响国家安全的内部因素的地位和作用在不断上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186.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 ( 2005年第2期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