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雷原:怀念恩师汤一介先生

更新时间:2017-09-15 09:51:02
作者: 雷原  
在此方面先生就给我谈过几次这类人物,言下之意就是让我不要上当受骗,要“抑亦先觉”。后来经实践证明先生眼力很独到,洞察力极强,所言之人所言之事都被先生说中了。

   先生交友来者不拒,而且平易近人,可以说是先生之“温”;先生不领第二份工资、不住豪宅,可以说是先生之“俭”、之“廉”;先生对品德不善者,虽不当面指责,但也会告诫与之相关的弟子,说明先生之“直”;先生察人屡中,可以说先生之“明”。

   先生之“诚”我也领略过、感受过,记得2007年我担任常务副主任的北大人才研究中心被人以群众来信的形式匿名举报,说下面发展会员有不合理收费问题。其实情况很简单,北大人才研究中心当时设立了一个中医文化人才研究室,社会人士参加的很踊跃,要求成为中医研究室的会员,会费根据研究室的建议收取叁佰柒拾元,可以在北大免费听两天由人才中心举办的历史文化研修班的课程,并且免费参加每年举办一次的中医人才大会。参加报名的人很多,社会反响也很好。后来正是因为此事,北大校办接到一封不署名的群众来信,反映人才研究中心乱收费,北大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给当事人以听证的机会,就盲目的作出了撤销人才研究中心的决定。按理说此收费不抵孔圣人之十条干肉的标准,当时在北大听课的正常收费是一天1000元标准,此费用几乎等于免费,仅是一种象征。我至今都认为因有一封群众来信,就做出撤销人才研究中心的决定是错误的。此决定足以反映北大的官僚主义与书痴意气。

   北大人才研究中心成立于2003年,在四年余的时间里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推进青少年国学教育方面、在梳理古代人才思想方面、在吸收西方人才测评技术方面、在建立中国人才库方面等等都做出了积极的探索,时至今天相关部门才开始重视人才库,我们在十年前就启动了这一事业。

   对此,我们还做了申诉,记得申诉材料部分内容是这样的:

   人才中心的情况,  我们感到总体来讲成绩还是主要的,问题不规范确实也存在,但是我们的态度一直是积极的,反映也是迅速的,不致于让系里学校做出撤销中心的决定,尤其是一封群众来信就一下子一棍子打死,总之“罪不当诛”,有问题我们改正,学校和系里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办,错了马上即改,孔子讲“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作为代表最深厚中国人文精神之北大,总不该一点人文情怀传统都不要吧!如果一封群众来信就做出这样的处理,此风滋长下去,会让小人得势,污染社会风气。我们不反对群众来信,但对来信必须本着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既要积极应对,也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

   据我们所知现行的政府对群众来信若是匿名信一般不予理睬,若是有名有姓者,积极接待并且开听证会,让相关当事人都在场的情况下,对反映的问题进行申诉辩论,要有一个调查研究的过程。既本着对群众负责,也要本着对北大爱护的精神,不能随意做出决定。

   此时我也向先生做了汇报并请求他从中斡旋解决。先生很认真并书面给当时担任社科部的程郁缀老师。书面材料有一句话:“希望学校支持北大人才研究中心工作,雷原同志是个很有责任感、也很有思想的同志……”

   书面材料的总体意思就是不要撤销人才研究中心,并重视人才研究中心在教育改革方面的研究成果。先生还说:“既使人才研究中心有问题,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可以换人,不能随便撤销机构。北大出了问题,可以换校长,但不能撤销北大……”我当时很感动,想不到先生对人才研究中心有这么高的评价,并且能写书面材料。从这件事的处理中,一方面深感北大的官僚化、行政化,昔日之学术自由精神,无为而治的校园风范已大不如从前;另一方面北大的人文关怀在先生身上依然保持着,虽历经磨难而不改,北大之所以还能称之为北大,正是像先生这样的大师还在坚守。不仅在学术上坚守,也在道德方面坚守。我每每与文史哲的老先生在一起时,让我感到了我中学时所在的长安一中的老师那种孜孜于教学,一心扑在学生身上的淡泊名利的情怀,这种情怀是历史沉淀下来的、一脉相承的,虽地域相隔很远,一处在陕,一处在京,从时间上讲相距几十年,一个三十年前,一个三十年之后,但精神情怀却似一脉。大概这种精神正是我们民族所固有,正是我们今天在寻找的。先生走了,我们一定要将先生的薪火传承得更久更广。

  

建立中国学体系,是完成儒家文化体系的重要方面

  

   2006年我经先生同意,在北大办了手续,访问先生,成了先生的学生,主要研究中国学。按照先生的思想就是要将中国古代的价值观、方法论用于社会实践方面,形成符合自己传统文化精神的各类学说,以便于人们在实践中有理论指导,也便于与西方人对话,可以说从那时候起,我就以探索中国学体系为自己的任务,在先生离世前的一个月,我还向先生汇报了我的研究成果,很多研究成果虽然尚未正式发表,但基本框架均已完成,还有些也在一些研讨会上发表了讲演或者写成了大会论文,诸如《论中国教育学体系》、《周易文化与中国政治学体系的构建》、《中国经济学体系》、《中国生态学体系》等,其中重要的已经较为成熟的《中国管理学体系》,先生还写了推荐信,希望教育部与国家应予以重视。昨日得知消息,此推荐函已得到国家相关领导的批示。如果中国管理学得到教育部的批准,中国管理学或者称之为东方管理学将以平等学科与西方管理学在中国并驾齐驱,甚至在管理学界成为主导。到那时先生的遗愿将得以实现,先生在天之灵将得以告慰。

   最近看“博客天下”儒者汤一介先生的文章,说汤先生反对颁发中国学硕士,还让杨浩查了辞典,此说法也许曲解或者是在采访时没有听清楚,因为一个完整的国学体系至少应包括五个层面的内容:首先是价值观与方法论层面,近于义理或者按西方人讲就是哲学。

   其次学说层面。学说层面的内容主要就是要在价值观与方法论的指导下,立足于现实社会,形成能指导现实的学说或学科体系,包括中国政治学、经济学、教育学、生态学、军事学、制度学等,否则一谈到与民生相关的现实问题,我们就将此问题让渡于西方政治学、西方经济学、西方管理学、西方教育学等。这样下去,儒学只能被边缘化,或者被束之高阁,靠边站,或者被供奉起来。儒家学说最注重现实社会,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理想,如果儒家文化面对经济金融问题提不出自己的理论,还能叫儒家吗?面对纷繁的国际问题提不出自己的对策,能称之为治国平天下吗?一谈政治就以西方政治学为依据,先生曾经谈及关于中央领导人的任期问题,他说任期一定要长,长到三十年才好。不够长,国家便没有战略,一届只管几年,这么大的国家不从长计议能行吗?因此他一再鼓励我完成中国政治学体系的研究,用以指导中国的政治。

   其次制度层面。完整的儒学文化体系若不能落实在制度层面,文化精神便着不了地,是虚空的,捕捉不到的,普通百姓也感受不到,这样被挂在空中的文化,迟早会自生自灭的。先生四年前就让我研究“礼法合制”。先生说礼法合制应作为中国制度学的基本内容,光靠法制是不能很好治国的。法制依靠外力,外力是表不是本,应表本合治,外力监督成本高,而且外力腐败了还得依靠的新的外力,最后是监督越多,腐败越严重,走向《老子》讲的“法令滋彰,盗贼多有”的局面。先生说依靠外力解决问题的思维,是西方人的思维,先生称之为外在超越。先生还引用孔子的话进行说明:

   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民耻且格。”意思是说用道德引导,用礼要求,百姓会少犯法而道德会进一步提升;而依靠强制性的政令刑法,虽然会使百姓畏法而不犯,但百姓道德水平不会提升。道德的进步才是全社会真正意义上的进步,而这种进步最主要的途径就是礼治。

   现在流行法制,此种法制与中国古代之法也不尽相同。中国古代之法是与情理合而为一的,即法中蕴含着情理道德,只是此中之情是憎恶之情罢了,而不像礼中之情是爱好向往之情。西方之法制偏于工具,从起源讲不源于情,而是力量博弈之结果,是各种力量较量后对于当下秩序的维护,或者更确切地讲是对各自利益的维护,这种法制极不具备稳定性,并且需要强大的国家机器来维护。在西方不仅政治体制搞三权分立,司法体制也是三权分离,有公安警察、检查与法院,此外还有律师以及陪审制度,相互间监督甚多,监督管理成本极高,陪审团制度建立之后,对于陪审团成员的操控进一步加大了法律成本,资本作用也随之提升。

   相比之下中国礼法合制体系,根源在于伦理,伦理肇于家庭孝悌,也可以说礼源于情,只要人人有此情义,伦理便可建立,礼治在人的情理中,法只是维护礼治的辅助,对于违礼者的一种惩戒,从而确保礼治的顺利推行。

   孔子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言下之意说华夏民族有礼,即使没有君主,没有刑法,华夏民族的基本秩序还是可以维护的。人有情义,只要人之情义不变,礼则不变,礼不变对人就能产生可持续地内在反省与外在制约作用。由此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社会即使法制体系崩溃了,发生内乱,也不会乱到极处,因为中国有礼制的传统。这种礼制的传统在国家有明文规定法制体系崩溃时,就发生了潜规则的作用。潜规则还是一种规则。礼制类同于吃饭,法制类同于吃药,吃饭比吃药重要多了。对先生的这些思想,我深以为然。在去年我即完成一篇近三万字的《论礼法合制》文章,已被录在由先生主编的《儒释道与中国传统文化》(什刹海书院2013年年刊,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每每看到这篇文章,我就想到先生,感谢先生对我的指导,感动先生对中国文化的深刻理解,以及对于民生疾苦的关心。

   再次,将中国文化还要落实在生活、生产方式层面。我顺此思路进一步研究中国的农耕文化,发现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当中,一直推行农本商末,并且农业推行的是精耕细作的种植方式,不同于西方的大种植园方式,以小家庭为单位,土地制度是以小家庭为单位的私有制,不同于西方的个人本位私有制。小家庭的精耕细作种植有诸多优点:生活与生产合而为一,生活在农村,生产也在农村,生活产生的垃圾可变成天然的有机肥,剩饭剩菜还可以养鸡、养猪,猪鸡肥还可以变成有机肥,在肥料方面无须花钱购化肥,社会无此需要,因此也不会产生化学肥料等;依靠人力除草锄地,故无须除草剂,又无成本,对土壤也无负作用,因此是可持续的;小家庭作业,土地小家庭私有,无须监督,劳动积极性长期旺盛,不像西方之种植园,存在雇佣与剥削,还要依靠鞭子监督。从组织学而言,家庭组织尤其是小家庭组织是最不需要监督的组织。并且小家庭作业易于启发孝悌之伦理精神,劳动过程又是伦理教化过程,寓伦理教化于劳动生产之中。

   今日社会普遍认为大规模地现代农业可以解决人多地少的吃饭问题,其实大错特错。

   现代化农业从本质上讲是科学种植。科学种植实际包括大机械的广种薄收类,还有通过改变气温的大棚种植,还有转基因种植等。可以说科学种植是物理技术、化学技术与生物技术等在粮食生产过程中不同程度的应用。科学种植一般在组织形式上大多采取的是公司或者合作社等形式,规模大、集约化程度高。

   大机械种植其弊在于土地要歇耕,单位亩产低,适合人少地广的区域;化学种植所用肥料往往不是天然的农家肥,而是化肥,除草问题也不好解决,若用除草剂对土壤破坏大,时间久了,土地便也长不出庄稼了,最后还会走向转基因农业。

大棚农业特点是投资大,凡是投资大的农业一般外部不经济,配套产业太多,对生态环境有负面作用,粮食质量不如自然农业,大棚农业还有一个最大的潜在风险是引发瘟疫。大棚农业温度长期保持在一定水平上,细菌易产生,就如同平常我们讲的冬天不冷,细菌不能杀死,第二年容易引发春瘟是一个道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95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