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守英 路乾:产权安排与保护:现代秩序的基础

更新时间:2017-09-09 23:20:00
作者: 刘守英 (进入专栏)   路乾  

一、引言

  

   无论一个社会选择什么样的政治制度,产权制度都是一项基础性制度安排。受政治或意识形态的支配,产权安排的选择与变迁常常被所有制优劣论或非公即私的取向所掩盖。事实上,就连产权学派创始人阿尔钦也提醒,对产权的界定、配置与保护是一个社会必须解决的最复杂且最困难的问题之一。

   幸运的是,科斯“交易费用”概念的提出,为理解各种制度的形式及其变迁提供了基础,沿袭他开辟的研究方法,经济学、法学、历史学、管理学等领域对真实世界中产权的认识大幅提升。经过科斯、阿尔钦、德姆塞茨、诺思、张五常、巴泽尔等人的努力,制度经济方法对产权安排的特征以及产权对人的行为、资源配置、经济绩效的重要性给予了深入分析,也注意到国家在产权保护与实施中的作用。然而,基于产权有效性的假设以及国家作为一种拥有合法暴力组织就应该实施有效产权保护的假定,传统产权理论忽略了真实世界中影响国家行为的多个群体的互动及其形成的权利规则,因而无法解释一个国家不同时期以及当今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差别悬殊的的产权保护状况与结果。

   近年来,诺思等将社会及制度变迁理论进一步拓展到对社会秩序的研究,长尺度探究了人类社会有记载以来上万年的秩序演变,以权利限制社会与权利开放社会作为视角,分析国富国穷的原因。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是具有权利开放的社会秩序(Open Access Social Order),在其中,社会游戏规则对待全体公民一视同仁,任何公民都可以组建法人组织、面对同样的法律政策。然而,诺思等人的理论主要基于一视同仁的规则(Impersonal Rules)的形成来讨论社会秩序的演进,缺乏与产权这一至关重要制度的衔接。

   本文将在讨论所有权与产权、产权的功能及特征的基础上,延伸到产权的保护与实施,分析国家与其他主体互动中产权保护与实施的复杂性,同时,打通产权理论与社会秩序的讨论,分析产权制度与社会秩序演进的关系。我们得出,一方面,产权保护的范围扩大到全体公民,法律和政策对不同群体一视同仁,是建立权利开放的现代经济与政治秩序的基础。另一方面,只有在权利开放秩序中,任何公民享受同样的权利,产权平等保护的制度才可以持续,公平的市场竞争才得以维持。通过这两方面的努力,不仅拓展了传统产权理论及社会秩序理论,而且有助于我们分析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复杂的产权保护与社会秩序演进。

  

二、所有权与产权

  

   讨论产权时面对的最主要困难是研究的进路。一个长期的传统是,将所有权等同于所有制,但两者并不画等号。所有制是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围绕生产资料形成的关系,是渗透于社会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领域并起决定作用的经济基础,反映人与人之间由生产资料占有所形成的经济关系,是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所有权是一种财产权利。作为法律权利,所有权是所有制的一种实现方式,但不是唯一的实现方式。国家可以通过宪法对所有制予以宣示,但所有权由民法来安排。

   1.财产权是权利而非物的归属。在中国产权问题的讨论中,有一种长期的倾向是重“物”不重“权”。比如讨论土地问题时,更关注的是土地属谁,但忽略了土地持有者所享有的权利。盎格鲁-撒克逊法律传统则明确宣示:一个人所拥有的不是资源,而是该资源的权利,这些权利就是财产。当代财产法学者门泽尔指出,产权不是土地持有者与土地之间的关系,而是土地持有者对土地的权利关系,以及土地权利持有者与所有其他人之间的关系。

   2.所有权是对物的所有可能权利。中国法律和政策重视所有权的传统,与改革后的法律建构以借鉴大陆法体系为主有关。在西方法律体系中,大陆法传统是从物的“完整所有权”开始的。所有权不是对该物的具体权利的有限列举,而是所有可能的权利。拥有完整所有权的人也被赋予了分离具体权利的权能,分离出的权利可由其他人实施,但这些其他人并不拥有这些权利,仅仅是得到了所有者让他们实施这些权利的授权。

   罗马法用dominium来描述一物的所有可能权利由一个(法律上的)人拥有,意即所有者能够使用某物,享用它并处置它。 所有权的完整形式包括:(1)使用权(usus);(2)收获权(fructus);(3)占有权(abusus)。该法还明确规定,所有者可以分离出去前两种权利,仍然保持对占有权的控制。拿破仑法典采用了这一法律思想,并在拿破仑占领期间引入许多国家,成为大陆法的基本传统。在拿破仑法典和德国法传统中,都是使用完全所有权的概念。

   在成熟法律体制下,完整所有权是“对一物的最大可能利益”。所有者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阻止其他人使用、出借、保留他所拥有的权利,而且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从使用该物中获益。Honor槎圆?ǖ娜ɡ???辛肆芯伲??浼幼芎蠊钩伞巴暾??腥ā钡哪诤?U?1项权利分别为:(a)占有权,即对所拥有物的排他性物质控制权。占有权可以被理解为排除其他人使用或排除其他人从物中获益的权利。(b)使用权,即由个人享有和使用。(c)管理权,即决定如何使用该物,以及谁应该使用该物。(d)收入权,即由物的个人使用及允许他人使用时派生的收益。(e)资本得益权,即让渡一物等的权力。(f)稳定权,即免于被征收。(g)可遗传权,即无限期遗赠某物的权力。(h)有期限的权利,即所有权的期限不确定。(i)禁止损害性使用,即有责任克制自己使用物时不伤害他人。(j)履行债务,即可以将物拿去还债。(k)剩余权特性,即一些对失效的所有权进行修改的规则。

   布莱克斯通是英格兰法律的评注者,也对美国产权思想产生过重大影响。他也使用了所有权(dominium)概念,指 “对财产的权利是唯一的、独占的所有权”。在习惯法传统中,“各种权利的加总就是所有权”。

   3.从所有权向权利束的转变。有意思的是,在中国长期存在的“重所有权、轻具体权利”的分析传统, 在西方也同样存在。正如布罗姆利所批评的:“关于产权的讨论常常限于许多可能权利中的一种,即所有权。这一简化常常造成讨论土地产权实际应用时的简化”。在许多社会里,可以发现存在很多种类的权利(部分反映了很多种类的“土地利益”,尽管并不是所有的利益都能被认为是权利)。

   与大陆法传统相比,在盎格鲁-撒克逊法律传统中,更加重视“权利束”的经济意义。该法律传统认为,一份财产就是一种可以由法律界定与保护的土地利益。只有君主是最终的、绝对的财产所有者,没有其他人拥有土地,但是他们可以持有土地的利益。这一传统使英国法律更重视土地权利分割的合约规则以及由此产生的利益规则。美国沿袭了英国看待土地权利的方式,尽管绝对的财产所有者不再是君主,而是土地的永久持有者。雅各布斯描述了美国的情形:“一项法院记录表明,我是一块土地的记录的所有者。当拥有土地时,我出售矿权给一家跨国矿业公司,将长成林的林木卖给一家纸业公司,将开发权赠送给地方土地保护组织,我是该记录的所有者。……我拥有土壤使用权,保护围栏,支付税收,但其他人拥有其中的一些关键权利,它们甚至比我保留的权利束中的部分更有价值。”。

   从重所有权转向重权利束,为分析权利合约及法律规定提供了便利。例如,我与业主签订了一份对一幢建筑的租约,租约就是财产。这份租约表明我拥有了按合约使用它的权利,我甚至可以卖掉这份租约。对土地分项权利的规定与实施会影响土地的使用方式与效果。比如,租赁权在英国是可以交易的,但在荷兰不行。其结果是,英国的商业使用者一般采取长租方式,因为即便他们不需要使用这一空间了,也可以通过租约租给其他需用者。相比之下,荷兰的商业使用者要么采取短租方式,以免因为长租的不灵活导致他无法将空间租给其他人造成的损失,要么为了寻求使用的稳定性以及获得资本增值,将办公空间的不动产买下来。其结果,在荷兰比在英国更多的商业空间是以不动产持有,形成较小的建筑以及缺乏作为整体管理的商业园区的格局。

   4.不同产权安排选择受交易费用影响。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不同的产权安排,如国有、共有、敞开进入(open access)、私有等多种形式。在不受强力干预下,产权演化是朝着交易费用最小化的方向。德姆塞茨指出:“所有社会的产权安排,都会回应于技术、需求以及其他经济条件的变化而有效率地演进”。埃里克森在对土地所有权安排的经验研究中得出:“一个交织紧密的群体倾向于通过习惯或法律创造一个成本最小化并且足以应对风险、技术、需求以及其他一些经济条件变化的土地制度。”由于产权制度演化受交易费用影响,一个社会的产权制度并非唯一的安排即有效。土地的私人所有能够降低集体决策费用和监督费用,土地的集体管理则可以利用规模经济及分散风险。但是,仅当利益相同并且(或者)存在一个明确的控制权威时,土地的集体所有在长期才是有效的。

  

三、产权的功能

  

   产权起作用的方式非常实在。作为一种制度装置,它具有预期和激励的功能。产权安排造成经济主体预期不稳,它所产生的激励就是负向的;产权安排如是生产性的,就会将人们的行为引向提供有利于社会财富增长的努力;产权安排如果是分配性的,就会将人们的行为引向非生产性努力。

   1.产权保护是经济制度的基本要件。产权是社会强制实施的、对商品的多种用途进行选择的权利。产权以其强度、深度和广度对人的行为和资源配置产生影响。谁拥有使用资源的权利、权利有多大以及权利受保障的程度有多大,都会极大地影响相关市场主体的行为,会使资源使用的效果产生极大差异。在一个知识分散的社会,人们只有对生产资源拥有可靠的、可以让渡的产权,并在可信赖的合约谈判中、在一个共同商议的价格和较低的交易成本下交换产品,才能提高对那些更有价值物品的可得性,并降低生产成本。 更一般地,产权界定是市场交易的先决条件,如果产权没有得到清楚的界定和保护,市场参与者将面临高昂的缔约成本等交易费用,难以通过交换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2.产权保护的有效性决定市场交易范围与分工深化。当一种交易在市场中议定时,就发生了两束权利的交换。权利束常常附着在一种有形的物品或服务上。正是权利的价值决定了所交换的物品的价值。产权保护强弱决定了市场发展与分工深化的程度。没有完善的产权保护,违约与侵权行为会增加交易的不确定性,抬升交易费用,降低市场范围;市场范围的缩小会降低分工的深度,进一步遏制竞争和增长的持续性。在制度研究的早期阶段,有效产权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受到重视。诺思的早期研究提出,西方国家的现代化最先在荷兰、英国发生,而不是在法国和西班牙发生,其关键是荷兰和英国采取了有利于产权保护的制度,促进了交易与分工,带来了经济的增长与繁荣。

3.产权明晰是降低合约成本、减少外部性的有效方式。产权安排影响人们对资源的控制与竞争方式。在产权明晰且交易费用较低时,价格机制是配置资源的主要方式,产权重新界定的成本也较低,产权安排对权利配置的影响不大。当存在交易费用时,用价格机制配置产权的成本上升,采取什么样的权利安排形式会影响缔约成本 。另一方面,完善的产权保护有助于减少资源使用的外部性以及由此引发的争议。由于资源的使用往往具有外部性,人们在使用资源为自己谋利时,可能会损害他人的利益,这种损害往往是没有补偿的。在技术进步、要素价格变化时,这种外部性会格外显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89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