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德刚:关于人类共同价值的几点思考

更新时间:2017-09-08 11:17:39
作者: 董德刚 (进入专栏)  

  

   【提要】习近平提出的人类共同价值是有相当思想基础的。人类共同价值有三种形态:共同点之同、整体利益之同、发展趋势之同。人类共同价值具有丰富的内容,既包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也包括科学、法治、人权、和谐,甚至可以说党的十八大报告所概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指向的内容,绝大部分都属于人类共同价值。人类共同价值具有相对性:主体的相对多数、历史阶段性、多重差异性、实现形式的多样性。提出和强调人类共同价值具有双重意义:一是与西方国家少数人所谓的普世价值相对,提出“中国概念”,占领道德和理论的制高点,争取国际话语权;二是纠正国内某些人在价值和价值观问题上只讲特殊、否定普遍的片面性。

  

   【关键词】人类共同价值  形态  内容  相对性  意义

  

   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发表的《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  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①]有人可能感到“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本文统称“人类共同价值”)的提法比较突兀,实际上,它是有相当思想基础的。

  

   抛开内部讨论的意见不谈,仅举公开见诸报刊的重要文献为例:2005年9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志《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这一胜利,挽救了人类文明,避免了历史倒退,广泛传播了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和平的基本价值……”[②]我理解,这就是说,“自由、民主、平等、公正”等“基本价值”虽然产生于资本主义国家,但它们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独创,不是社会主义特有的东西,而是全人类共同的追求。这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在我们党和国家的文献中,第一次谈到人类共同的基本价值。2007年2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一文中也指出:“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国家,它的实现形式和途径各不相同,没有统一的模式,这种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是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③]2008年5月,胡锦涛主席与时任日本首相福田康夫亲自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也谈到:“为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进行紧密合作,不断加深对在长期交流中共同培育、共同拥有的文化的理解。”[④]

  

   在上述文献中所提到的共同价值、基本价值、普遍价值,实际含义是大同小异的,可以视作是略有差别的同一类概念。本文仅以人类共同价值为论题作些具体分析。

  

   一、人类共同价值的三种形态

  

   对于客观存在的人类共同价值,可以从三个维度进行分析,从而概括出三种形态:

  

   1.共同点之同

  

   任何个别中都包含一般,即此一个别与其他个别的共同点——共同因素、共同成分、“公约数”。这些共同点犹如多个圆形相互交叉所呈现的重合之处。

  

   人类共同价值的存在,是以各个国家内部社会成员之间存在共同价值为基础的。倘若一个国家内部都不存在共同价值,所谓人类共同价值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我们按照从国内再到国际的思路来论证人类共同价值。

  

   就中国来说,尽管十三亿多人民之间存在着无数差别,乃至有《十三亿种活法》(借用一本书名),但是,他们终归总有某些共同人性,这不仅是指衣食住行安全等生存需要以及享乐需要,而且包括发展等高级需要。这是形成共同价值的一个重要基础。再如,在我国现阶段,作为公民,每个人都享有同样的权利和义务(极少数严重危害社会、被依法剥夺公民权利的犯罪分子除外),这是人们之间具有共同价值的重要体现。

  

   同样,各个国家之间尽管存在着历史、地理、经济、政治、文化以及民族性格等种种不同,然而,如果我们着眼于各个国家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那么,就很容易看到,各国人民之间是存在着许多共同利益、共同关切、共同追求直至共同价值标准的,如生存、发展、和平、自由、民主、法治、公正,等等。很多事情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这是十分自然和正常的事情。绝不是我们认为好的,其他国家人民就认为是坏的,反之亦然。即便在差异较大的政治领域,我国的公民权利与国际社会公认的公民权利(它集中体现在联合国的有关公约以及大多数国家的宪法中)也有相当部分是重合的,例如,关于公民享有信仰、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科学研究、文艺创作、人身自由等规定。

  

   2.整体利益之同

  

   如果说,共同点之同是作为要素的各个个别所普遍含有的成分,那么,整体利益之同则属于作为系统的集合功能、集成效应,它以各个个别之间的有机联系即构成系统为前提因而居于各个个别之上。

  

   现在,各个国家内部尽管都存在着阶级和阶层等差别,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代表着各个阶级和阶层的整体利益、全局利益,一般地说,全局利益是包含并且高于局部利益的。同理,各个国家之间固然存在着资源禀赋、特长优势、实际利益等诸多差别和矛盾,但他们之间的友好交往、分工合作、优势互补,无疑会增进整体利益,从而惠及有关各方。而当他们互相隔绝、孤立发展时,这个整体利益则不复存在。尤其是在当今的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各个国家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这种分工合作所带来的整体利益更加显著,这是现时代人类发展的一大“红利”。

  

   阶级和阶层的存在是同社会分工密切联系的。相对固定的所谓“旧式”社会分工在相当长的时期包括现阶段是不可避免的,它是提高效率的必由之路,而存在分工本身,就表明各个阶级和阶层在一定历史阶段都不可缺少,他们之间具有一定的协作和互补性,维护这种互补和协作符合他们各自的利益,是他们的共同利益、整体利益所在。在当代世界上,劳资双方,虽然彼此矛盾,但又缺一不可,一味斗争,只能两败俱伤,有害无益,只有劳资兼顾(重点是维护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权益,通过工会、政府、法律及社会舆论等形式),才能共享发展利益。如果某个阶级或阶层破坏这种互补利益,例如居于统治地位的特权阶层过分巧取豪夺,必将自取灭亡。此即阶级矛盾激化的时期,但它不是社会历史的常态。换言之,各个阶级既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局部利益,也有超越其上并统摄其至少一部分的共同利益、全局利益。我们现在经常强调“最广大人民群众”,它作为一切进步阶级和阶层的总和,已经超越了阶级和阶层。

  

   由各个阶级和阶层所构成的社会作为一个系统,存在着与环境的关系问题。这里的“环境”既包括自然环境、生态环境,也包括由其他社会所构成的国际环境。维持良好的、友善的环境,保证系统与环境之间合理有序的物质、能量、信息、人员等交流,也是一个社会系统内部各个阶级的共同利益,是全体人类的共同利益。

  

   3.发展趋势之同

  

   共同点之同和整体利益之同都是共时性的存在,还应以历时性的分析来加以补充。

  

   从发展的角度看,社会总趋势是走向进步,人们的素质也会逐步提升,一些高层次的需要(如参与国家公共事务管理的政治民主要求、精神文化自由的要求)即便暂时仅为少数人所拥有和自觉把握(先知先觉者总是少数),但由于它们符合大多数人的发展需要,迟早会得到普及,成为社会的共同价值和普遍共识,由个别转化为一般。而在未转化之前,可将其视为潜在的或隐性的共同价值。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个别都可以转化为一般即共同价值,这是应加以说明的。

  

   二、人类共同价值的丰富内容

  

   本文开篇所引的习近平主席的讲话提到了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六种人类共同价值。

  

   1.对六种人类共同价值的理解

  

   在上述六种人类共同价值中,和平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前提条件,没有和平,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联合国之所以成立,正是基于两次世界大战的沉痛教训,维护世界和平理所当然地成为其首要目标。这也是当代世界尚未完全解决的问题,个别地区战乱不断,给这些地区人民造成极大损害,也威胁到其他国家的人民。因而将和平列为首位是可以理解的。

  

   发展是现时代人类实践活动的主要内容和基本轨迹,也是解决社会各种矛盾、直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各种需要的基础和途径,已然成为现时代的主题,绝大多数国家都在千方百计地谋求发展,尤其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发展更居于首要任务、根本任务的地位,理当排在前列。

  

   公平和正义可以简称为公正,现在人们大多也是如此使用的。如果说发展侧重于生产力发展、经济发展的话,它们主要归属于人与自然关系领域,那么,公正则属于人际关系包括群际关系、国际关系领域。公正注重于制度和规则的改进,反对贫富悬殊、特权强权和国际霸权,这正是当代各个国家内部以及国际关系中遇到的一个突出问题。公正包含平等的因素,但由于人们之间完全做到无差别的平等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公正承认并允许一定的差别,强调在保障人们基本权利基础上各得其所的合理,可称之为有差别的平等,它是理想化、抽象化的平等概念之现实化、具体化。

  

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成为社会主人,它是人类在20世纪取得的最伟大的成就(参见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的有关论述)。民主是当代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共同主张、共同追求,是人类共同体生活的基本规则,是保证各个国家顺应人民利益发展、坚持正确前进方向的根本制度,是引导各个国家不断进步的光辉旗帜。民主现已成为当代国际社会的主流观念和大多数人的共识,这是人类历史进步的重要表现。而旧中国皇权专制历史悠久,遗毒深广,积重难返。为了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我们党从诞生伊始就高举民主的旗帜,反对专制独裁,这是吸引众多青年和其他群众奔赴延安、走向革命的重要原因之一。新中国建立后,我们走过了曲折的历程,其中的主要教训,正如1986年《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所指出的:“我国社会主义发展中的主要历史教训,一是没有集中力量发展经济,二是没有切实建设民主政治。”在汲取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和国家顺应人民期待和当代世界的民主潮流,反复再三强调民主的极端重要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87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