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洋:为纳粹法官正名?

——Hans Filbinger的五面人生

更新时间:2017-08-30 17:53:56
作者: 陆洋  

  

   Wir halten hier gemeinsam eine andere Wacht am Rhein!

  

   在阿尔萨斯和巴登间历来局势紧张

  

   为统治者们我们在战争中互相射死对方

  

   但是现在我们在Wyhl和Merckolsheim为了自己而战

  

   我们齐心合力,成为莱茵河上的另一种哨兵!

  

   ……

  

  

   图5 反对在Wyhl修建核电站的海报和抗议人群

  

   1974年12月, Kaiserstuhl愤怒的农民和葡萄酒农们约700多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向州政府所在地斯图加特,要求向州经济部长Eberle当面表达反对修建核电站的诉求。然而农民们在雨中苦等了三个小时,才等来一名州政府的代表象征性地和农民们客气了一番,根本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令不少原本是基督教民主联盟忠实选民的村民深感失望。官僚们又试图用为村民提供就业机会、允诺给村子修建游泳池等好处来引诱村民们同意修建,同时极力打压排斥当地的民间环保组织。当地居民们遂于1975年1月就此事向弗赖堡行政法院提起诉讼。

  

   州长Filbinger拒不妥协,而且公然宣布核电站将于五年内完工发电。1975年2月17日,Wyhl核电站开工建设,第二天工地就被当地居民们占领。清晨,警察赶来清场,用警犬和高压水枪、甚至是强行拖拉乃至于暴力殴打的方法驱赶在场的民众。受采访的当地抗议民众们不少纷纷落泪,质疑一个民主政府为何对普通民众采取如此的暴力手段。南巴登的农民和葡萄酒农们愤怒了,冲突进一步激化,附近弗赖堡大学的大学生们也纷纷赶来增援农民们,迅速聚集了两万八千多人,和警察隔着铁丝网对峙。Kaiserstuhl的农民们浩浩荡荡地开着拖拉机再度占领了工地,附近的民众们纷纷自发箪食壶浆地来看望工地上的抗议者们。州长Filbinger闻讯大怒,怒骂当地的抗议者全都是“左翼极端分子”。在Kaiserstuhl的Kiechlinsbergen的一家名叫Zur Stube的小酒馆里,八百多名抗议者包围了Filbinger,他被迫灰溜溜地从小门溜走。

  

  

   图6 Filbinger在Kiechlinsbergen被抗议者团团围住

  

   Walter Mossmann为纪念这次反核电站的示威活动创作了诸多民谣中,《对核电站说不!拉格泰姆(Der KKW Nein! Rag)》一曲中他用嘲讽的语气唱道:

  

   Beim Frühstück sitzen drei Kapitalisten

  

   Und ein Ministerpräsident

  

   Ein Atomspezialist und ein hoher Polizist

  

   Und ein Typ vom DGB, der pennt!

  

   Die paar Herrn hätten gern

  

   Das Volk am Zügel, stumm und als Stimmvieh -

  

   Sie verwandeln Energie in Profit, aber wir

  

   Verwandelt unsern Hass in Energie!

  

   三个资本家坐在一起吃早饭

  

   还有一位州长

  

   一位核能专家和一位高级警官

  

   还有德国联合公会的一个家伙,打着瞌睡

  

   这些先生们想要

  

   把人民绑上缰绳,成为沉默的绵羊只知唯唯诺诺

  

   他们只知把力量花在逐利上

  

   而我们则把仇恨化为力量!

  

   ……

  

   图7 Walter Mossmann为抗议群众现场演唱自己创作的民谣

  

   此后,该案件在弗赖堡行政法院和曼海姆行政法院间回来反复,最终核电站的修建计划不了了之,Kaiserstuhl的农民们赢得了最后的胜利。经这一事件,当地形成了重视保护生态环境的传统,开始着重发展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弗赖堡成为德国领先的“绿色能源”城市,弗赖堡大学的生态研究学院得以发展壮大。Wyln运动(Wyln Bewegung)甚至改变了德国的政治版图,1979年在巴符州组建了第一个绿党(Die Grünen)州联合会,一年后绿党正式成为全国性政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Wyln的反核电站抗议运动乃是绿党诞生的摇篮。

  

   图8 绿党反对核能的宣传图片

  

   四、恐怖分子和纳粹法官

  

   1966年,Filbinger当选为巴符州州长,当时基督教民主联盟和社会民主党组成大联合共同执政。他领导下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巴符州以恪守义务,忠实,团结等德意志传统价值观的捍卫者自居。Filbinger和Wilhelm Hahn一同领导了对巴符州教育系统的一系列改革,鼓吹 “勇于教育 (Mut zur Erziehung)”,称当时在各地受到支持的重视互动、反权威独断的新教育理念是“错误的意识形态”。他还曾邀请以演唱《德意志高于一切》成名的歌手Heino在中小学中向孩子们普及传统的德国歌曲。

  

   然而放眼望去,六十年代,是朋克、性解放、全球左翼学生运动如火如荼的年代,是西德社会价值观发生深远和剧烈的转变的时代。年轻人们激烈地否定所谓的“建制派(Establishment)”,宣扬后物质主义文化,如环保、公民参与、公民自决和男女平等。Filbinger轻蔑地将这些他眼中的魑魅魍魉通通贬低为“不知羞耻和道德为何物的放荡生活方式(Libernage)”,利用这些新风潮在老一辈人中引起的恐慌,提出要在我们的土地上坚决反对作为时代精神的马克思主义,同时在公务员队伍中开除所谓的“极左分子”。1969——1970年的竞选中,Filbinger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抛弃所谓的大联合,提出了“要自由而不是社会主义(Freiheit gegen Sozialismus)”的竞选口号,将昔日的伙伴社会民主党作为政敌进行大肆攻击,抹黑该党领导人Eppler。功夫不负有心人,1970年的大选中基督教民主联盟大获全胜。

  

   至此,Filbinger奠定了自己作为顽固保守派代表的形象,也迅速成为战后出生的新一代德国年轻人,特别是所谓的“68一代”的眼中钉。在他们眼中,Filbinger正是一个老纳粹,是典型社会学意义上“33一代(战犯一代)”的代表,出生于1903-1915年间,对魏玛共和国毫无忠诚可言,历经纳粹兴起和希特勒掌权,服务过纳粹政权而从未真正自我反省,反而继续在战后的新德国官运亨通:所以他会本能地反对一切解放,反对一切我们这些新一代人所支持的。

  

   七十年代初,西德兴起左翼恐怖主义团体“红色旅(RAF)”,主张暴力对抗政府,在西德境内制造了多起暴力流血事件。一时间,风声鹤唳,巴符州政府大规模提高治安警戒级别,警察配备了冲锋枪,还组建了专门的反恐小队。州长Filbinger被讽刺为“言必称法律与秩序的人(law and oder man)”,和很多其他政客一同上了RAF的黑名单。1974年RAF的头目被逮捕并拘禁在其家乡斯图加特守备森严的Stammheim监狱中。

  

   图9 左翼极端分子在巴登号召暴力对抗政府

  

   RAF为营救被捕的同伙,发动了代号“77年攻势(Offensive 77)”的系统恐怖活动,因这些恐怖活动大部分集中发生在1977年9月和10月之间,又被称为“德国之秋(Deutscher Herbst)”,成为联邦德国历史上最大的危机之一。

  

   1977年4月7日,联邦德国总检察长Siegfried Buback遇害。1977年9月5日,Filbinger的好友之一、联邦德国雇主联合会主席 Hanns-Martin Schleyer(纳粹时期曾为冲锋队头目)被RAF绑架。RAF以其性命要挟政府释放被关押的成员无果,遂杀之。1977年10月13日,与RAF乃是盟友关系的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PFLP)组织劫持了Landshut号飞机并杀害机长,史称“汉萨航空181号班机劫机事件”。

  

   图 10 Hanns-Martin Schleyer被RAF绑架并关押

  

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顶住RAF的压力,坚决不向恐怖分子低头。营救行动无果,1977年10月18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71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