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雷泉:大众阅藏对于构建网络佛教之体的意义

更新时间:2017-08-21 21:17:46
作者: 王雷泉  

   原文提要:

   “释迦以至道救世,承其后者事乃在于流通”这段话,来自欧阳竟无先生。抗战期间,支那内学院内迁到四川江津。1938年,欧阳渐在《支那内学院经版图书展览缘起》中,精辟总结了流通佛法的重要性:

   “予,士也。予之所事,承先待后之事也。释迦以至道救世,承其后者事乃在于流通。迦叶、阿难,结集流通;无著、世亲,阐发流通;罗什、玄奘,翻译流通;自宋开宝雕版于益州,至予师杨仁山先生刻藏于金陵,为刊刻流通。”[1]

   现在是电子时代,还应该加上“数码流通”。这段话里有三个关键词:1、至道,佛所证之法;2、流通,教法在世间的流布;3、士,弘道之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士的使命就是弘道。所以,在佛所证悟的至道和教法流通之间,佛教知识分子是起到枢纽作用的人。

   副题是“大众阅藏对于构建网络佛教之体的意义”。佛教网络是用,即利用网络资源和技术,把释迦所阐发的终极真理在人世间传播。在佛教网络推动佛教事业发展的过程中,网络阅藏之用,使佛教自身发生体质上的改变,发展到网络佛教之体。“体用一源,显微无间”。体在用的过程中,才日益呈现出来,所以有从佛教网络发展到网络佛教的提法。

   当今佛教在从因特网走向因陀罗网的过程中,正在冲破围墙的困境。这就使得二十年前我提出的“佛跳墙”战略成为可能。2014年4月,在北京大学为纪念净慧老和尚圆寂一周年举行研讨会,我因为有课没有参会,但提交了文章《痛与通——“生活禅”冲破佛教发展瓶颈的进路》[2] 。佛教的围墙困境是“痛”,按照中医理论,不通则痛,通则不痛。网络的作用,就是要把障碍变成畅通。

   在此引用《周易·系辞》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也对这个副题抽出三个关键词。1、穷则变——佛教的围墙困境。由于佛教内外部的原因,使教法不能充分施展,不能在社会中畅通,所以穷则思变。2、变则通——佛教网络之用。现在我们赶上千年难遇的好时机,那就是互联网时代。所谓“通”,就是要善加利用网络的“用”,把释迦所创的至道在人世间畅通。3、通则久——网络佛教之体。从窒碍走向畅通的过程,也就在体上产生转变,形成网络佛教之体。本文从上述题目抽出的六个关键词,尝试作一番分疏。

   关键词:至道;证法;流通;教法;穷则变;佛教围墙困境;变则通;佛教网络之用;通则久;网络佛教之体;士;佛教文化人

  

一、至道:佛陀对终极真理的证悟

  

   至道,是佛陀对终极真理的证悟。证法是整个佛教教法的神圣来源,也是一切佛弟子们学佛的终极目标。佛悟道时所证的就是缘起法:

   “缘起法者,非我所作,亦非余人作。然彼如来出世及未出世,法界常住,彼如来自觉此法,成等正觉,为诸众生分别演说,闻法显示。”(《杂阿含经·杂因诵第三》)

   “如来出世若不出世,诸法法尔,皆入法界无差别相,不由佛说。”(《大般若经》卷五三二)

   由此可知,法是佛之所以成为佛的终极原因。此即太虚大师所说:“所谓佛之知见和诸法实相,就是佛的自证法界,亦即大乘法的本。”[3] 在佛法僧三宝中,法是核心。法有证法和教法二道。佛证道后为众生分别演说,并在世间流布的,就是教法。教法来自于证法,又归入证法。我们讲的大众阅藏,就是在人间流布的教法。我们今天要重视的,就是如何使来自于佛陀觉悟的教法在人间畅通,最后汇归到觉悟的大海。

   证法,是佛教修行悟道的根源性和神圣性的本源,与契合悟境之禅修相关,还来自佛陀的三大批判。社会批判,对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即种姓制度的批判,提出众生平等;思想批判,对当时主流的婆罗门思潮,以及对反婆罗门教的沙门思潮里一切不符合中道的错误思想的批判;最后,将社会批判和思想批判都汇归到对人心中贪嗔痴等烦恼的批判。证法是不变的,不变谓之契理,即通达实相,超越知性层面的见闻觉知而直接开启佛的知见,体证诸法实相,契入佛的自证法界,这是佛法的来源和学佛的归宿。

   教法,来自于佛将他证悟到的真理,借助于语言文字在人间的传播,以及历代佛弟子对佛法的修习、传承与弘扬,然后以共同的思想、信仰和见地,在社会中结成教团组织,并形成一系列刚性的礼仪制度。教法是可变的,可变谓之契机。要因应中国社会和文化的特点,在理论诠释方式和制度礼仪等方面,作出顺应时节因缘的变迁。


二、流通:教法在世间的流布

  

   佛法的立教之本在觉悟,此即证法。从宗出教,则为世间流布的教法。那么,佛教教法在世间传播的现状又如何呢?现在全世界70亿人口中,宗教徒占86%以上,只有14%不到的人口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宗教徒中,基督教占了20亿,占33%;伊斯兰教徒14亿,占22%;佛教徒不到4亿,仅占6%。这就是佛法流布的现状,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现状。面对当今世界的宗教版图,在新媒体时代下的佛教传播,真的是任重道远。

   在三大世界宗教中最先创立的佛教,为何在当今宗教版图中处于弱势地位?佛教为何会在它的发源地印度衰落?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在《佛教观察》第六期卷首语上,我曾引用台湾学者郑振煌《兴盛即灭亡?——从印度佛教的灭亡看台湾佛教的兴盛》[4] 一文,他提到佛法在印度灭亡的六大原因,这里不展开。二十年代在南京创办支那内学院的欧阳渐,在致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章士钊信中就提到,佛法之所以晦暗不明,来自于两大障碍:“一晦于望风下拜之佛徒,有精理而不研,妄自蹈于一般迷信之臼;二晦于迷信科哲之学者,有精理而不研,妄自屏之门墙之外。”[5]

   要跨越这两大障碍,首先要给佛法正名。好多佛教徒讲话没有底气,说佛教不是唯心主义。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坚持佛教的唯心主义特质。又说佛教不是宗教,是教育。我们应该说佛教是一个特殊的宗教,是追求智慧追求觉悟的宗教。佛教有两个特点:基于理性而超越理性,立足人间而超越人间。佛教是讲理性、讲智慧的,但同时又超越理性。为什么呢?佛教把智慧分成三个层次:闻慧、思慧与修慧。闻慧与思慧,是基于理性层面的;修慧,则超越理性的分别局限,进入无分别之实相。但超越理性不等于否认理性,到修慧层面并没有否定闻慧与思慧,而是将理性层面的一切认识成果,统统包含在修慧之中。以往对佛法作蒙昧主义、反智主义的误导,对禅宗“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的误解,是佛法在历史传播中衰退的一个重要原因。佛教的第二个特点是立足人间而超越人间,既要有量的广度,也要有质的高度。这就是二十多年前我们为什么强调“人间化”与“化人间”两者不可偏废。“化人间”是体,“人间化”是用。我们立足人间,强调佛教的入世性质,从量上扩大教法的弘传范围;但更要从质上强调佛教超越人间的出世性质,要高扬佛法智慧与慈悲的核心价值,通过改造人心达到改造世界的目的。

   欧阳渐在《今日之佛法研究》中提出,既然佛法真理来自于空有不二的“寂静圆明之境”,这个所证之境必须是登地以上的菩萨才能达到,不是世俗智慧所能涵盖,于是在佛法研究上就发生两种困难:第一、“苦无出世现量”,研究者尚未达到出世的证量;第二、“苦世智不足范围”,世俗智慧没有办法涵盖全体佛法。[6] 好多人为此两种困境所限,作出错误的选择,既然佛法超越文字,唯有修慧才能把握,那就不用读经了。

   对此,我们有必要阐明证法与教法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说佛所证悟到的真理是一个圆球整体的话,那么我们在比量层面,不得不作界定和分别,使理性认识得以进行。比如把圆球纵向地切割为二,这是在认识论层面分为心与物、主与客、能与所。或者把圆球横向地切割为二,这是在价值论层面分为凡与圣、染与净、世间与涅槃。但是,如果把这种认识方法及认识结果绝对化,那就是“虚妄分别”,即妄执主客凡圣的二元对立,从而背离了实相。学佛就是要从有分别识,上升到消除这种割裂的无分别智。

   面对这两种困境,欧阳渐提出必须假借二种方法。第一、“假圣言量为比量。此虽非现量,而是现量等流,可以因藉。此为假借他人。”以佛教的认识论和真理论来看,只有超越比量的现量证觉,才是绝对圆满的真理。但我们凡夫现在都没有觉悟,在没有达到证量之前,不能以凡滥圣,妄推圣境,倒果为因。所以,要继承已经觉悟的佛菩萨经论所示原理,作为不言自明的公理,借助圣言量为比量,进行理性认识和逻辑推理。第二、“信有无漏本种,久远为期。以是发心最应注意。此为假借他日。”[7] 信,不是盲目迷信,而是树立自己一定能够觉悟的信心。在情感和意志的层面上,要发起历劫修行、尽未来际的菩萨大悲心。此即佛教信仰的基石,即坚信有一究竟的目标毕竟可以达到。所以欧阳渐又说道:“内学者,应生心动念皆挟一全法界而来,大悲由此起,大智从此生。”[8]


三、穷则变:佛教的围墙困境

  

   宗教的活力在于传播,但从世界宗教分布图上可见,佛教在世界上的传播,远远低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佛教在世界宗教版图上的软肋是什么呢?判断宗教,有信仰素质、组织规模和文化品位三大指标。其实,文化品位最高的是佛法,知识分子之所以接受佛法,在于它强调理性,强调智慧,强调自由的思考。佛教的信仰素质有待提高。佛教的软肋是组织化和社会化程度不高,使得佛法在当今世界的传播非常狭隘。所以,一定要把佛法真正建立在社会大众的基础上。

   关于围墙困境,我在《佛教的围墙困境及进入主流社会的路径》[9] 一文重点分析了三个原因:一是政治上的权力寻租,二是经济上的资本逐利,三是意识形态上的歧视,这里不细谈。有张法门寺外民众搭梯翻墙的照片很说明问题,这些老太太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翻墙进庙,因为一百多块钱的门票把她们挡在门外。

   穷则思变,要冲破佛教的围墙困境,我在上文及《痛与通——“生活禅”冲破佛教发展瓶颈的进路》等文章中提出要疏通六大关系,现在对第六种关系作了修改,列举如下:1、政教关系与佛教的主体性;2、学术与信仰的划界与合作;3、继承传统与适应现代社会;4、在家与出家和合的教团建设;5、大众佛教与精英佛教的三根普被;6、宗教对话与中外佛教的沟通。如此,我们才能打破围墙困境。

  

四、变则通:佛教网络之用

  

穷则思变,变才能达到畅通。幸亏我们赶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是互联网时代,使原来关山远隔的障碍在因陀罗网境界中得以打通。1999年2月初,中国佛教信息网会议之后,我向赵朴初居士汇报会议情况,曾提出发起一个“万元藏经楼”运动,只要花一万元购置一台电脑和打印机,从网上下载免费的电子大藏经,每个单位每个家庭就都有一座藏经楼。现在只需要一千元就够了,买个手机,下载一个大众阅藏的APP,人手一座藏经楼。这是什么概念?从此以后,藏经再也不是少数人的特权,人人可以直接跟佛对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6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