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汉东:人工智能时代的制度安排与法律规制

更新时间:2017-08-11 10:06:28
作者: 吴汉东  
是奉行技术民主原则(包括技术信息适度公开和公众参与、公众决策)。

   防范人工智能的技术性风险,不仅涉及强化法律规制的传统制度改造,而且要求建立以社会监管为重要内容的政策体系,同时形成以全面理性(包括社会理性和科学理性)为基本内涵的风险控制机制。

   中国正在走向人工智能时代。世界新一轮科学革命、产业变革与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和规制进行制度安排,是时代新潮流,也是国际大趋势,更是本土创新发展的内在要求。笔者认为,在制度构建方面,目前有三项重点任务:

   一是尽快出台国家发展战略,以此作为人工智能政策体系的支撑。从国际层面看,美、德、英、日等国加快人工智能顶层战略设计,从国家层面统筹人工智能发展。在我国,《“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和《“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对人工智能发展做出重要表述。但总体而言,我国人工智能政策还没有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人工智能的战略地位凸显不足,人工智能发展的统筹协调部门未予明确,政府、社会以及企业的责任分工尚未厘清。

   国家发展战略应是关于人工智能问题的整体性谋略和全局性安排,它是一个涉及战略目标、战略任务、战略措施的政策制度体系。中国必须高度关注智能革命发展前景以及引发的相关社会变革,尽快作出相应的战略政策部署;

   二是及时制定《机器人伦理章程》,以此作为人工智能研发、应用的道德基础。在一些发达国家,对人工智能的伦理研究早于法律研究,诸如《机器人伦理宪章》、《机器人伦理学路线图》等,都是将安全评估和风险防范作为人工智能伦理规范的重要内容。

   我国似可组织政治家、科学家、企业家、法学家参加的专家小组,编写机器人伦理章程,构建人工智能伦理规范,其要义包括:设计伦理框架,为机器人预设道德准则;强化科技专家的社会责任,为人工智能研发、应用提供道德指引;引导公众接纳人工智能,为调整人—机关系规定道德模式;

   三是适时进行机器人专门立法,以此作为人工智能法律的基本规范。人工智能技术对传统法律制度带来巨大挑战,以至现有的法律理念与规则在“高技术核”面前几乎无所适从。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制度需要创新变革自不待言,而寻求一个调整人类与智能机器相互关系的专门法将是一个最终的选择。

   对此,欧盟的立法行动最快。据报道,欧洲议会已正式向委员会提出议案,拟制定“人类与人工智能/机器人互动的全面规则”,这或将是首个涉及机器人的立法草案。我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发展相对滞后,但相关立法活动应未雨绸缪,组建专家团队对机器人专门法律开展研究,其重点包括:人工智能的法律地位、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权利归属、人工智能损害后果的责任分担、人工智能风险的法律控制等。

  

结语


   未来时代已经到来。这是一个创新的时代,创新不仅反映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且反映了人与人的关系、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已成为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关系范畴。人们在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所有领域中进行的创造性活动,即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都是一种创新过程。

   智能革命引发的法律、政策和伦理话题刚刚开始,伴随人类社会的知识创新,我们需要跟进理论创新和制度创新。法学家和法律改革家们需要秉持理性主义精神,去发现和探索一个理想的法律制度体系。我们有理由相信,科学技术的智慧之光与法律制度的理性之光,将在人工智能时代交相辉映。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49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