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十九与二十世纪之交中日“国粹”思潮

更新时间:2017-08-10 15:09:06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导、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首席教授

  

   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之交,中国与日本都出现国粹主义思潮。同名的思潮,日本在前,中国在后。其间波涛相接又别具各自的特点。与日本国粹思潮比较,中国“国粹”的特点为:革命的“国粹”、反帝的“国粹”、冲淡孔子权威的“国粹“、“好古”的“国粹“。

  

   1、波涛相接的中日“国粹”

  

   1901年9月,梁启超发表《中国史叙论》,说过这样的话:“中国民族固守国粹之性质,欲强使改用耶稣纪年,终属空言耳”,这是中国学人较早提到“国粹”的文字。1902年4月,梁启超致函康有为说“日本当明治初元,亦以破坏为事,至近年然后保存国粹之议起。国粹说在今日固大善,然使二十年前昌之,则民智终不可开而已”,较早地将日本“国粹”思潮介绍到中国。

  

   1902年7月《译书汇编》发过一篇题为《日本国粹主义与欧化主义之消长》的文章,向中国传递东邻国粹主义信息。文章有云:

  

   日本有二派,一为国粹主义。国粹主义者谓保存己国固有之精神,不肯与他国强同,如就国家而论,必言天皇万世一系;就社会而论,必言和服倭屋不可废,男女不可平权等类。一为欧化主义。欧化云者,谓文明创自欧洲,欲己国进于文明,必先去其国界,纯然以欧洲为师。极端之论,至谓人种之强,必与欧洲互相通种,至于制度文物等类无论矣。

  

   同年黄节在 《政艺通报》上发表《国粹保存主义》,对日本国粹主义作详细介绍:

  

   夫国粹者,国家特别之精神也。昔者日本维新,欧化主义浩浩滔天,乃于万流澎湃之中,忽焉而生一大反动力焉,则国粹保存主义是也。当是时,入日本国民思想而主之者,纯乎泰西思想也。如同议一事焉,主行者以泰西学理主行之,反对者亦以泰西学理反对之,未有酌本邦之国体民情为根据而立论者也。文部大臣井上馨特谓此义,大呼国民。三宅雄次郎、志贺重昂等和之。其说以为宜取彼之长,补我之短;不宜醉心外国之文物,并其所短而亦取之,并我所长而亦弃之。

  

   1903年初,章太炎致函刘师培。信中说:“他日保存国粹,较诸东方神道,必当差胜也”,认为中国当效法日本“保存国粹”,结果必有益于中国。章太炎因“苏报案”入狱,作《癸卯口中漫笔》自谓“上天以国粹付余”。显见他在中国兴发国粹运动的决心已定,而此决心的萌发当与日本国粹运动有关。这段时间,《浙江潮》刊载“社说”,指出“国粹主义”与“世界主义”是当下世界流行的“两大主义”,说明革命派已对日本“国粹主义”动静密切关注。

  

   1904年黄节于《政艺通报》刊《国粹学社发起辞》说:“日本之言国粹也,与争政论;吾国之言国粹也,与争科学。” 1905年初,黄节与邓实等人在上海成立“国学保存会”,宗旨为“研究国学,保存国粹”。2月3日机关刊物《国粹学报》正式发行,这是国粹学派诞生的标志。国粹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章太炎、刘师培、邓实、黄节、马叙伦、黄侃等,他们大多数是革命党人,同时又是国学底蕴深厚的著名学人。

  

   “国学保存会”在发动国粹运动中起到积极的组织宣传作用。创刊《国粹学报》,发表宣传国粹的文章。设“国学振起社”,由章太炎任社长,打出“振起国学,发扬国学”的旗号,积极开展国粹主义宣传。开办“国学讲习”,由刘师培主讲,编写《伦理教科书》、《经学教科书》等。在上海设藏书楼,又设印刷所,又拟办“国粹学堂”。从事古籍校勘整理,编辑出版《国粹丛书》、《国粹丛编》、《神州国光集》、《国学教科书》等。汇集国学著作六七百种,集明末遗民和乾嘉以来诸儒遗文四五百篇,刊名人画像图片六百余张。(参见《清末民初的国粹主义思潮》)

  

   在日本,1888年《日本人》杂志创刊,以后《日本人》杂志同仁组织“政教社”,提倡“国粹主义”与“日本主义”,国粹运动兴起。以此算来,只过了数年,因波激浪,中国应日本的影响出现同名思潮。

  

   2、“文化”的国粹与“革命”的国粹

  

   日本国粹运动发动的历史背景与中国不同。如果说以1888年为日本国粹运动的兴起之年,那么此时离明治维新这场近代革命已过20年。日本的国粹在“革命”已经完成的情况下发生,无关乎“革命”,而属“纯粹”的文化运动。其目的是反对全盘“欧化”,阐扬民族文化,确立本国文化主体本位地位的运动。

  

   东亚国家从“古代”走向“现代”,须有革命的洗礼。明治维新属于这个洗礼,而此洗礼在中国近代没有出现。鸦片战争之后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并非“现代”意义上的革命,而是古代农民战争在近代的灵光返照。以后的洋务运动是改革而不是革命,戊戌变法接近革命,但最后失败。顺应历史,由孙中山、章太炎等人策划的革命在酝酿中。这样,中国与日本的国粹运动,就因遭遇的民族危机不同,承负的历史使命不同而显示差别。中国国粹运动是革命的国粹运动,主要目的是宣传与鼓动革命。

  

   中国革命派的社团组织一般名实不符。譬如“中国教育会”其名是教育,其实为革命,借教育之名行革命之实。革命派中的国粹派也是这样,借“国粹”之名,行“革命”之实。

  

   国粹运动的一大目的是为了“驱逐鞑虏”,实现种族革命。章太炎回顾少小的时候,读蒋氏《东华录》。其中有戴名世、曾静、查嗣庭诸人的案件,便就胸中发愤,觉得异种乱华,是我们心里第一恨事。后来读郑所南、王船山两先生的书,全是那些保卫汉族的话,民族思想渐渐发达。因此而观,章太炎的国粹主义,很大程度上是种族革命的“主义”。他发动国粹运动是要“用国粹激动种性,增进爱国的热肠”,将国粹与“种性”结合,建立“最有声势的革命原则”。

  

   黄节为《国粹学报》第一期写的序文中说:“栖栖千年间,五胡之乱,十六州之割,两河三镇之亡,国于吾中国者,外族专制之国,而非吾民族之国也”。又在《国粹学报》第二至第七期连载《黄史》,第一部分有“种族书”云:“种源、种别、立国、种名、国名、氏族变、通种、攘夷、防汉、辩同种、惜明、重哀发”。《黄史列传》重点记载宋末抗元、明末清初反满事迹。《浙江潮》第一期刊《民族主义论》云:“合同种异种,以建一民族的国家,是曰民族主义。”马叙伦说:“国之运本在种姓……其必种姓同一,其国固久。”刘师培则云:“一椿是讲国学,一椿是讲民族,一椿是主激烈”,将“国学”(国粹)、民族(种族)、激烈三者联系起来。这个“激烈”就是“革命”。

  

   当然,人们也看到国粹派的一些人已将“革命”意义作了扩充,在邓实看来,十世纪之欧洲有不可避的两大革命,一曰女权革命,一曰生计革命。此两大革命不兴,则世界之进化仍未达于极点。此为何也?盖现今世界上唯男子对于女子,资本家对于劳工犹占莫大之势力。使两者不变,则人类全体之幸福犹不可期,而世界之前途,将终复黑暗可也。邓实在这里说的“革命”,超越了种族革命的范畴,具有“社会”革命的意义。事实上,中国革命派中的一部分人除有种族革命思想,也有社会主义及无政府主义革命的思想。上世纪初中国,彤云密布,风暴隐伏,国粹运动领风气之先,推波助澜。

  

   3、反帝思想更强烈

  

   一个是亚洲认识,一个是欧美认识,看似不同的问题,实是硬币的两面。亚洲认识与欧美认识总相关联,一种亚洲认识必有一种欧美认识与其关联。传统攘夷论者与近代开国论者。前者常是亚洲中心论者,对于欧美制度与文化总持批判的态度,而后者自认具世界的眼光,对传统文化常抱着质疑、批判与扬弃的态度。

  

   中国国粹派提出“保种、爱国、存学”口号,宣传“爱国以学,读书保国,匹夫之贱有责焉”的道理,反对全盘“欧化”。章太炎认为有一种欧化主义的人,总说中国人比西洋人所差甚远,总说中国必定灭亡,黄种必定剿绝,所以自甘暴弃。这是因为他们不晓得中国的长处,见得别无可爱,就把爱国爱种的心,一日衰薄一日。

  

   不同的国家,走向现代的进程不同,亚洲观与欧美观也不同。以中日为例,至于二十世纪初叶,中国发展的步伐缓慢,不断遭遇欧美强国的侵略与凌辱。日本的情况不同,经过明治维新,摆脱沦为殖民地的危机,完成资本主义变革,正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不同的历史境遇,对待“帝国主义”的态度也不同。由此原因,中国国粹派具有强烈的“反帝”倾向。

  

   《政艺通报》曾载《帝国主义》一文,表达中国国粹派的反帝思想:“十九世纪为民族主义之时代,二十世纪为民族帝国主义之时代。”此文所谓“民族帝国主义”世纪,具体而言是民族主义觉醒的世纪与帝国主义崛起的世纪,也是民族主义反抗帝国主义的世纪。因此中国的国粹主义就必须具有反对帝国主义的鲜明特色,舍此则不为中国国粹主义。

  

   刘师培《中国民族志》中有专章力举德、英、俄、法、日等列强划分势力范围,强占租界,争夺铁路修筑权的事实,提醒国人因“白种之入侵”,“瓜分惨祸悬于眉睫”,将成“欧种之奴隶”。

  

   在章太炎看来,帝国侵略中国既有武力的侵略,又有文化的侵略。较之武力侵略,文化侵略更危险。中国存,因其文化在。中国亡,因其文化亡。“欲绝其种性,必先废其国学,是乃所危心疾首、寤寐反侧以求之者也。”章太炎痛心疾首,大声呼吁:保护文化,保国救亡!他斥基督教为“帝国”文化之利器,基督教义为侵华主义之条纲。何为宗教信条,何有基督救主?仅此“西帝”而已。他在《国粹学报发刊词》一文中慷慨陈词:

  

   不自主其国,而奴隶于人之国,谓之国奴;不自主其学,而奴隶于人之学,谓之学奴。奴于外族之专制谓之国奴,奴于东西之学,亦何得而非奴也。同人痛国之不立而学之日亡,于是瞻天与火,类族辨物,创为《国粹学报》,以告海内。

  

   亡国奴有“国奴”与“学奴”的区别。什么是国奴?奴隶于人之国,谓之国奴。什么是学奴?奴隶于人之学,谓之学奴。章太炎论国粹派创办《国粹学报》,就是让中国人摆脱“国奴”与“学奴”的卑耻地位。

  

   美之返岁币也,以助中国兴学为辞,俾倪山西,知藏矿最博奥,乃令宣教师往主学校,卒令山西大学堂专崇欧语,几有不识汉文者,以是为鼓铸汉奸之长策,而宝藏可任取求矣。

  

章太炎反对美国在中国“兴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47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