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荣剑:人类文明向何处去?

——关于人工智能文明的十个思考

更新时间:2017-08-07 08:30:56
作者: 荣剑 (进入专栏)  

   阿法狗彻底战胜柯洁之后,首先引来的是围棋高手们的集体崩溃,棋圣聂卫平看得是口服心服,已经尊称阿法狗为阿老师,说阿老师是20段,有媒体说这是逆天了,以聂老的资格,谁还能当他的老师?著名国棋手江铸久的思考更为深远一些,他说三岁的阿老师打败了人类几千年的进化,人类棋手要战胜电脑已经不可能了。而挑战者柯洁战前信心满满,三战全败后当场飙泪,不得不承认:他这辈子或许再也无法超越阿法狗。围棋,作为人脑迄今开发出来的最复杂最变化多端的智力游戏,现在居然真的被机器人给彻底征服了,这意味着什么?

   从目前公众的反应来看,大多数人是当了吃瓜群众,他们除了看热闹,体验围棋高手被机器收拾的惊奇和快感之外,远没有围棋界那种痛失阵地的危机感,更不会相信人类最终会被机器人所征服。对于那些专业人士来说,他们因为相信科学而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柯洁能赢。马云对阿法狗获胜的反应是:SO TM WHAT?围棋他妈的还有啥意思?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云计算。的确,人在和机器对弈时如果老是输那有什么意思!这话肯定让聂老不爽,他问马云是谁?对于围棋界来说,马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就是阿法狗,阿法狗颠覆了围棋。

   阿法狗的意义究竟何在?恐怕不能限于围棋领域,更大的领域是在科学界。李开复认为,阿法狗和柯洁之战没有科学意义,因为机器在游戏领域不可战胜已毫无悬念,未来的人工智能已经不再只和阿法狗对标,人工智能已从不完美信息处理,进步到对不完美海量信息的处理运算,并具备了推理和学习的能力。基于这些看法,李开复是期待下一个更加高明的AI大师应用登场,他为此提醒人们要做好三个准备:第一,拥抱必将到来的人工智能;第二,肩负起工程师的使命,大声地对自动杀人机器以及用户隐私数据交易说不;第三,追随我心,人类最重要的器官,不是大脑,而是内心。

   李开复的看法应该是代表着科学界对人工智能的普遍看法,他对“脑”和“心”的认知是有哲学高度的。首先,科学家是相信人工智能在许多领域内将取代人类,其次,他们是更加相信人类最终还是可以控制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只有“脑”而没有“心”,“心”代表着人类的情感方式和精神世界,这是人工智能的物理世界所不具有的。科学家的这些基本看法,肯定会对社会公众产生深远影响,科学既往的历史也表明,任何一次重大的科学发现都不是削弱而是强化了人类控制科学的能力,人类远不会成为机器的奴隶。

   这就是目前人们认识人工智能的两个层面:围棋界在被阿法狗战胜之后已经彻底认输了,科学界在乐见电脑战胜人脑的同时却坚信人脑依旧可以控制电脑。科学家是不是比围棋手更聪明、更乐观、更有前瞻性?毕竟阿法狗是由科学家制造出来的,他们对人工智能有更大的发言权。如果基于科学家的视野来认识人工智能,人类当然不用为一个新的智能文明的到来而忧心忡忡,相反,人类尽可想象在不远的将来,可以尽情享受机器人给他们带来的各种便利和服务,从工作到生活到性爱,全都由机器人来承包了,甚至都可以由一个机器人来当国家的总统。

   科学家所描绘出来的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图景是不是过于乐观了?至少在我看来,认识人工智能,如果仅限于围棋层面和科学层面,那显然是无法充分把握到人工智能的出现对于人类文明的深远影响。人工智能的出现,较之以往的任何科学发现,有一个质的区别,那就是人脑的突破。以往的科学发现和进步,究其实质而言,都不过是人的肢体功能的延长或扩大,是人的手和脚的延伸。人类借助于科学,创造出各种机器,使人类具有了更高、更快、更强的能力,而这些能力都是在人脑的控制之下。以战争手段为例,人类最初的格斗仅限于拳脚相加,是人的肢体搏斗,后来发觉肢体不够用,开始运用棍棒石块,接下来就是冷兵器的出现,大刀斧子匕首三节棍狼牙棒,随着火药的发明,热兵器登场了,从火枪到飞机大炮军舰,现在则是核武器加洲际导弹。战争手段不断进化,实质是人的拳脚功能的进化,这种进化始终是在人脑的控制之下。庞大的战争机器没有人脑的控制和指挥,就是一堆庞大的废铁。人类之所以历经无数战争而没有被毁灭,尤其是在当下的热核时代尚有一线生机,就是因为人脑对于科学发明出来的杀人机器还握有最后的控制权。

   但是,人工智能的出现,电脑对人脑的征服和超越,意味着人脑这个指挥系统有可能被电脑所攻陷,一个远比人脑更聪明、更敏捷、更富有计算能力的电脑,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人脑对科学的最后控制权。网易科技讯6月19日转述《大西洋月刊》网站报道,FACEBOOK在实验中让两个AI聊天机器人互相对话,发现机器人竟然逐渐发展出人类无法理解的独特语言,这个情况让实验者大为惊恐,他们不得不对AI进行人工干预,如果不做这样的干预,两个机器人使用机器学习进行对话策略迭代升级,最终将导致机器人以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进行交流。FACEBOOK的研究报告认为,AI的语言自行升级的速度超出预期,机器能够产生非人类交流方式这一发现,让包括系统设计者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叹人类知识的有限。这就是说,当人脑还能控制电脑时,人类或许还可以控制人工智能,就像以往控制所有的科学发明一样,而一旦当人脑无法控制电脑,相反,是由电脑来控制人脑时,那人类可以随心所欲地主宰一切的时代,是不是就该终结了?

   毫无疑问,人类已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关口,人类文明有可能被一个新的文明所取代,那就是人工智能文明。因此,不能仅仅从现有的科学观来思考人工智能的各种可能性,而是需要有更广大的视野和更深邃的思想,建构起一个关于人工智能文明的认识框架,在认识和展望人工智能文明的同时,对人类文明进行彻底的自我认识和自我批判。为此,我从十个方面展开思考,旨在对人类文明进化的若干重大哲学和历史问题进行深度反思,以此来观察人工智能文明可能对人类文明所带来的巨大冲击。人类只有真正认识了自己,才可能真正认识人工智能。

  

   思考一:人工智能问题何以是哲学的最高或终极性问题?

  

   人工智能问题首先是一个哲学问题,是当代哲学的最高问题,或终极性问题。那么,这个最高的或终极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人的主体性是否能够继续存在。

   人类自有哲学以来,产生了不计其数的哲学思想、派别或主义,构成了一个还在不断编写的庞大的哲学史,这些其实都是来源于雅斯贝尔斯所说的轴心时代形成的三大思想源泉,即在公元前8—3世纪期间形成的希腊哲学、印度佛学和中国孔老之学。这是人类文明觉醒的开始,人类开始追问诸如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与超验世界的关系这些终极性问题,开始集中思考诸如人何以成为人,人何以活着,人何以活着有意义这些形而上的问题。这是人类的自我认识,人既是认识的主体,也是认识的对象,如古希腊奥林匹斯山上的德尔菲神殿的门楣上镌刻着的那句话:认识你自己。

   轴心时代以来两千年了,人类认识自己了吗?——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往哪里去?至今好像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人类仍然处在迷茫之中。但是,人的自我认识至少有一点是比较清晰了,那就是“脑”和“心”的分离。“脑”是理性的载体,致力于认识外部世界,由此形成科学和知识;而“心”是情感的载体,致力于追问意义世界,由此形成艺术和宗教。人类文明的进化,核心是“脑”和“心”的进化。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知识的增长,人类的“脑”越来越聪明,智商越来越高,以致创造出比人脑更聪明的电脑。但是,人类的“心”却是越来越“坏”了,情商越来越低,由“心”派生出来的不同的宗教、文化和地域认同在不断地撕裂人类共同体。人类几千年来不能彻底终结持续存在于不同种族、民族和国家之间的战争,不能有效制止科学日趋异化为人类自我灭亡的加速器,就是因为人类没有一个共同的善良的心。所以,科学家认为人“心”的存在是人脑优于电脑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完全是没有洞察到人性的幽暗对人类的致命影响。人类如果真有自我毁灭的一天,一定不是毁于“脑”而是毁于“心”。

   人工智能只有“脑”而没有“心”,这是人工智能文明有可能超越人类文明的核心优势。没有心,就没有由心而生的意义追问、价值判断和宗教倾向,没有这些心灵世界的建构,就不会有人类内部的根本性冲突。人工智能由“脑”而不是由“心”来主导人类建构,有可能真正打造出一个大同世界。因此,人工智能对于人类来说,首先意味着是人类主体性的丧失,是“心”为“脑”所控制,人类要想不自我毁灭,必须让位于一个更高级的文明主体。人工智能的出现,人类往何处去,或许会有答案了。

  

   思考二:应该如何认识人类文明史观?

  

   人类如果从东非人开始计算,已有三百万的历史,但人类文明史充其量不过万年。文明对人类意味着什么?难道仅仅是意味着人类能不断地过上一种更优越更幸福的生活?如同共产主义向无产阶级所承诺的那样,可以按需享受你想享受的一切?如果真有这一天,人类是否意识到,文明的进步和展开将会让人类付出何种代价?

   文明是有成本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文明是有约束条件的。在我看来,文明主要是受制于两个约束条件,一个是时间约束,一个是资源约束。从时间约束来看,历史上的许多文明现在早已化为废墟,如两河文明、尼罗河文明、爱琴文明、殷商文明、奥尔梅克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希腊文明、玛雅文明,各种文明形态从发生、繁荣到死亡,绵延不断,没有一个文明是可以无限延续的,包括当今世界上还存在着的人类文明,终会有死亡的一天。从资源约束来看,人类历史三百万年,进入文明时代,人类才开始消耗地球资源,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是基于对地球资源的源源不竭的消耗,文明的形态越高,对资源的消耗就越大。农耕时代,人类至多消耗地球地表资源,到了工业时代,人类开始大规模地消耗地球地下资源,几乎快把地球给挖空了,地球积累亿万年而形成的主要资源,在工业时代不过200年的时间里几乎被消耗殆尽。一旦地球的资源被耗竭了,人类文明还能存续?

   人类文明的时间约束和资源约束,存在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特定的文明形态都是在资源失控或资源耗竭的情况下才走到了文明的时间终点。就人类文明的整体而言,依旧摆脱不了这两个根本性的约束条件,人类文明根本不可能无限延续,除非有源源不绝的资源供给。问题就在于,地球有取之不绝的资源吗?

  

   思考三:科学对于人类文明意味着什么?

  

   人类从狩猎文明至农耕文明一直处在缓慢进化状态中,汉代的农业生产率和中国改革前的农业生产率基本上是处在一个水平上,欧洲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在长达一千年的中世纪,欧洲的社会经济始终是在低水平上徘徊。蒸汽机的发明和应用,产生了工业革命,由此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动力,并由此带来了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的巨大变化。科学,是人类文明发展和进步的发动机,是人类文明的主要标志。

就是在科学的曙光刚刚照亮了人类时,一个名叫卢梭的法国青年,于1750年在应征第戎科学院题为《论科学和艺术是否有助于敦风化俗》的有奖征文中,以一篇《论科学和艺术》的论文而一举成名,他在这篇论文中挑战了以狄德罗为代表的法国启蒙思想家所普遍倡导的科学、艺术、知识和进步的文明史观,认为科学和艺术进展的最后结果无益于人类。他的这个结论是基于两个判断,一个是历史证据,埃及、希腊、罗马等伴随着科学和艺术的兴盛而沦为被奴役者并罪恶充斥,相反,早期波斯人、日耳曼人和斯巴达则在无知中具有德行和自由;另一个判断是科学和艺术源于罪恶,并导致闲逸、奢侈腐化和责任心缺失。卢梭特别强调,他攻击的并不是科学本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428.html
文章来源:荣剑闲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