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文享 张鑫:华侨华人与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协同发展——第十届“海外人才与中国发展”国际学术会议综述

更新时间:2017-08-05 09:39:26
作者: 魏文享 (进入专栏)   张鑫  

   摘要:第十届“海外人才与中国发展”国际学术会议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华侨华人与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华侨华人与华文教育”以及“华侨华人与国际移民”三个议题进行了深入而广泛的交流。

  

   关键词:华侨华人;“一带一路”;会议综述

  

   2015年9月26至27日,由国务院侨办政策法规司、湖北省外事侨务办公室、中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所、武汉市外事(侨务)办公室、华中师范大学联合主办,国务院侨办侨务理论研究武汉基地承办的第十届“海外人才与中国发展”国际学术会议在华中师大召开,4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会议围绕“华侨华人与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与交流,既有“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侨民”等概念与学理的分析,又有华侨侨情及在“一带一路”的宏观战略之中的角色、策略探讨,还有华文教育与文化传承、族群认同等问题的讨论。现将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华侨华人与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

  

   关于华侨华人与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这一议题,学者们主要围绕三个部分展开,分别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的历史与现实内涵,华人华侨在“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中的角色问题和华侨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

  

   (一)“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的历史与现实内涵

  

   在历史层面,学者们充分肯定了历史上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作用。马来西亚亚太研究协会王琛发教授讨论了长江流域先民下南洋的历史与未来走向,苏、浙、鄂、沪、川等地先民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谋生创业,三江公会及天门会馆等是其团体组织,在职业方面从底层逐步向上流动,在当代海上丝路中,南洋一带祖籍长江流域的华人可以寻找到文化和经济交流的空间。

  

   韩山师范学院黄晓坚教授对潮汕侨乡及海外潮人进行历史考察,认为这一群体对海上丝路的拓展和延续做了很大的贡献,他认为海外潮商经历了行商、海盗、米商、南北行商等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都对海上丝路的拓展或延续做出了很大贡献,是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使者。不仅如此,他们还是海丝贸易带的开拓者和建设者,海丝贸易及海丝贸易带的开发,对于中国、西方和东南亚来说均是双赢结果。

  

   福建社科院华侨所黄英湖教授则对丝绸之路的开辟与中国移民及文化的播迁进行了讨论,早在先秦时期中国人对西域即有了认识和往来,汉朝对丝绸之路进行了开拓,唐时丝绸之路的发展至鼎盛。而在这期间,一些中国人由于各种原因主动或被动地迁徙到这些地方,他们的人数虽不是很多,但却在中国文化向西传播的过程中发挥了比较大的媒介作用,科技与文化随之传播。譬如中国的造纸、冶铁和凿井取水等先进的技术,都是通过他们而传入中亚和西亚地区,有的则再传入欧洲地区,对那里乃至世界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寺方面广生影响。

  

   在现实层面,“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是中国改革开放走向深入的重要体现,是在全球化时代中国拓展其经济政治空间、更好融入世界发展潮流中的重要战略。福州大学闽商文化研究院杨宏云副教授基于福建海洋文化视角对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文化软实力建设进行讨论,认为海洋文化将深刻影响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成功与否,国家有必要采取相应的措施,借助海洋文化的内涵提升中国在新海丝沿线国家的文化软实力。

  

   北京师范大学陈奉林教授对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方略提出构想,指出必须从战略的高度予以全面规划与布局,把现实利益与长远利益、国内发展与国外利益、和平崛起与长久安全结合起来。加强和深化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让东盟市场与印度洋市场联结贯通起来;推动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南北两路相互支撑;推动中国与非洲关系纵深发展,尽快在非洲东西海岸建立商港,使其在历史的延续中创造新的东方历史。

  

   从讨论中可知,今日之丝绸之路不是为单纯恢复昔日的荣光,而是符合中国和世界的发展趋势。“一带一路”的战略不仅仅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而且在文化及政治方面有着重要影响。

  

   (二)华人华侨在“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中的角色问题

  

   学者们认为华人华侨拥有巨大的经济能力和智力资源,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重要意义。华人华侨的参与,不仅对于中国的战略实施具有关键意义,而且也是他们自身发展的重要机遇。中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所张秀明教授对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的侨务资源进行了盘点,分析其特点,比较各自的优势,强调各地应充分利用资源进行互补,助力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协同发展的侨务资源及其优势。

  

   福建社会科学院华侨华人研究所林心淦副研究员探讨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华侨华人可能面临的挑战与风险,指出历史上华侨华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者、参与者和建设者,而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推进过程中,因沿线地区的地缘政治关系错综复杂,政治博弈敏感,给海外华侨华人参与“新海丝”建设带来许多不确定性,但面对这些负面影响,应当总结经验教训,合理引导华侨华人发挥好积极的作用,助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暨南大学赵娜娜博士对华人社团进行了讨论,认为现今海外华人社团发生了新的变化:高学历高素质的新移民成为社团的主力军,商业功能曰趋显著,跨国网络的建设日益完善,在了解了这些变化后,引进侨智、促进产业升级和区域协调发展、扩大对外开放,实现长江经济带的全面发展,成为了长江经济带各地侨务工作的重要内容。

  

   华中师范大学的杨海副教授对美国华人高层次人才回国服务问题进行了抽样调查与研究,得出:绝大多数美国华侨华人高层次人才的“中国发展信心”充足,普遍对中国的发展趋势看好,并且与国内进行交流合作的意愿非常强烈。在“合作潜在障碍”方面,最主要的障碍只有一条:“国内办事不够公平透明”。在“有效合作方式”方面,美国华侨华人高层次人才认为合适的与国内合作主要方式包括:“国内兼职”、“与国内合作研究开发”、“帮助国内培养人才”,这份调查研究,有益于提高侨务工作绩效、推进平台建设。

  

   (三)华侨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

  

   在战略推进方面,学者们也提出了真知灼见,足为政府部门提供参考。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罗荔副教授认为加快高层次人才引进,加强海外人才服务保障机制建设,完善海外人才创业的扶持政策,建立政府财务投入的稳步增长机制,搭建好公共服务平台体系,对促进长江中部经济带城市的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温州大学严晓鹏教授提出,应整合海外华人资源参与“一带一路”战略,海外华人华侨数量众多,侨团组织触角庞大,且拥有雄厚的经济资本和智力资本,引导和整合这股海外资源,沟通我国内外资本,促进国家层面的互联互通,使双向投资、经贸合作进入新的层次。

  

   更值得注意的是,学者们对于“一带一路”战略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也有清醒的认识。“一带一路”作为中国的国家战略提出,其实施对于华侨所在国及华侨的生存环境都有直接或间接影响。上海商学院国际移民研究所刘益梅副教授讨论了华侨参与海上丝路建设中的民粹主义现象,东南亚国家对于海上丝绸之路会有纽结的心态,华人经济势力的扩大对于当地族群的权力结构也会提出挑战。当地民众对于华人阶层的怨恨心理有所增强,呈现出非理性的特征。研究提出,丝路建设中应尊重各国历史和价值差异,在经济投资上加强战略互信,并做出适当的经济利益的让渡,助力东南亚国家走出纠结。

  

   福建社会科学院廖萌副研究员指出,看着世界地图做企业,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将成为中国企业未来发展的新常态,但中国企业“走出去”存在政治风险、低质量的海外投资风险、金融汇率风险等多种风险,因而,中国在推进过程中,需要注重风险防范,发挥海外华商及企业的作用,发挥智库的作用,让中国企业走得出、走得稳。

  

   二、华侨华人与华文教育

  

   华文教育是文化传承及族群认同的基础,华族文化也是华人的生存手段。正因如此,华文教育在各国各地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政策和文化冲突。本次会议对于东南亚国家的华文教育仍然保持较高关注度。

  

   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的历史与现状分析的文章有三篇。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祝家丰和王晓梅对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的语言教学和素质教育进行讨论,华文独立中学由于注重素质教育和民族文化的传承,得到华裔家长的支持。同时,为了应对全球化所带来的英语教育至上思潮的冲击,推广三语教学,并践行素质教育,以培养面向国际的人才。

  

   同时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周芳萍和祝家丰还就强势英语教学对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冲击,以及华社的回应与抗争进行了讨论。2003年初,马来西亚政府在各源流的学校推行数理英化政策,该政策引起了华人文教团体和华教人士的不满,以董教总领航进行反对数理英化抗争,同时这项政策也侵犯了马来语作为国语的地位,激起马来文教团体的抗议。2012年时,该政策被废除,现今该政策已被“提升国语,强化英文”政策所取代,但英语的地位已不可动摇了。面对英语强势的全球化,马来西亚的华社秉持爱护文化的前提,顽强地维护华文教育。

  

   暨南大学李祯对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困境进行了分析,指出虽然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在开发族群智力,承传民族文化,服务建设马来新文化等方面有突出贡献,但仍遭遇到马来政府的干扰,并且由于华社内部的不团结,使华文教育将来的发展,面临重重障碍,影响到华文教育的整体推进。

  

   在菲律宾的华文教育方面,有两篇论文。华侨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朱东芹副教授对菲律宾华文教育的历史、改革和现状进行了讨论,认为在华菲融合的大背景下,华文教育倍显艰难。菲律宾华文教育兴起于19世纪末,在20世纪50年代达到顶峰,70年代初受菲律宾政府“菲化”政策制约陷于低谷,虽然在90年代初菲华社会展开了“拯救华文教育”的行动,但在华菲融合的大背景下,华文教育面临宏观(华社不团结)和微观(有关教学内容、方法、师资、考评等具体问题争议)两个层面的制约,挽回华教发展颓势的努力倍显艰难,华文教育前景不容乐观。

  

台北市立大学徐荣崇教授则采取案例研究的方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368.html
文章来源:《上海商学院学报》2015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