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世界三大潮流与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

——基于全球视角的相关性研究

更新时间:2017-08-02 09:32:58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摘要] 文章认为,当今世界有三大潮流:全球新技术革命潮流、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全球化潮流和注重人的自身发展潮流。这将对中国下一步包括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内的所有制结构改革产生深刻的影响。中国应该审时度势把握好世界三大潮流的新变化,做好混合所有制改革,协调好不同利益主体的关系,从而建立社会共生的新体制。

   [关键词] 新技术革命;后金融危机;人的自身发展;混合所有制;社会共生体制

   The Three Major Trends in the World and the Mixed Ownership Economy in China

   —Research Based on Global Correlation

   Chang Xiuze

   (Chinese Academy of Macroeconomic Research, Beijing 100037)

   Abstract: The article holds that there are three major trends in the world today: the trend of the new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 the globalization trend in the post-financial crisis, and man's self-development trend. These trends will have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reform of ownership structure in China, including mixed ownership. China should seize the time to grasp the new changes of the world's three major trends, well deal with the mixed ownership system reform, and coordinate the relations between different stakeholders, so as to build a new system of social symbiosis.

   Key words: new technology revolution; post-financial crisis; man's self-development; mixed ownership; social symbiosis

   2013年11月22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并强调“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①四年来,学术界和经济实业界论述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文献已有不少,但据笔者所览,多是从国内改革发展的角度,特别是从国有企业“混改”的角度来研究。虽然这种研究有其重要现实价值,但总感视野似乎不够开阔。在当代世界,大凡研究经济社会问题,一般需要把握“横坐标”和“纵坐标”。“横坐标”指全球视野;“纵坐标”指时代眼光。研究中国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同样需要把握“横坐标”和“纵坐标”,要从新的视角研究问题。

   2015年9月,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一开始就指出,“当前,应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挑战,推动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需要通过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动完善现代企业制度……”②。其中“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挑战”这12个字,就是全球视野。笔者认为,现在中国面临的,不只是“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挑战”,还面临新技术革命和人的自身发展潮流带来的“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挑战”。

   当今世界有三大潮流:全球新技术革命潮流、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全球化潮流和注重人的自身发展潮流。③这三大潮流现在正面临着新的情况。这将对中国下一步包括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内的所有制结构改革产生深刻的影响。基于此,本文试图从这个新的更广阔视角——全球视角来研究“世界三大潮流与混合所有制经济”相关性问题。

  

一、 新技术革命的潮流与混合所有制经济

  

   (一)来势迅猛的世界新技术革命潮流

   20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罗默(Romer,1986)、卢卡斯(Lucas,1988)在研究经济增长时,曾将知识作为“内生变量”放入生产函数中,从而在理论上揭示了知识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卢卡斯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进入21世纪以来,被人们称为“新浪潮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迅猛发展,特别是在信息革命方面,人类社会的“先头部队”正在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社会,包括“云计算”“e世界”等信息技术正以异乎寻常的速度爆炸性增长。大陆科技界一般把此大势归纳为五个字:“云”(云计算)、“物”(物联网)、“移”(移动互联)、“大”(大数据)、“智”(智能化)。台湾科技界归纳为四个字,即“大”(大数据)、“智”(智能化)、“移”(移动互联)、“云”(云计算)。无论大陆“五字诀”也好,还是台湾“四字诀”也好,总之,信息技术特别是智慧化技术,作为当代最具潜力的生产力和人类最重要的“经济”资源,已成为诸多生产要素中的“第一要素”。

   同时,在生物技术方面,在量子技术方面,这些领域也正在进行着一场革命。信息革命和生物革命(特别是基因编辑技术),不仅改变着经济增长格局,而且改变着各种经济结构,使产业结构抑或是要素投入结构,甚至所有制结构都将发生深刻而重大的变化。④

   在此背景下,在产业结构方面,服务业将以势不可挡的力量超过第二产业,成为三个产业中的最大产业。2016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超过第二产业,达到51.5%,预计2017年可能达到53%左右,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服务业增加值超过50%,标志着中国由此进入以服务经济为主体的国家行列。同时各种战略性新兴产业(特别是信息产业、智能产业,以及高铁等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也将在信息技术推动下异乎寻常地增长。美国学者、《机器人的崛起》一书作者马丁•福特指出:“2014年,中国工厂使用的自动化设备约占全球的四分之一……到2017年中国拥有的制造业自动化设备数量将超过任何其他国家。”⑤

   与产业结构直接相关,在生产方式方面,传统工业大规模、大批量、少品种的“规模效益型”技术经济范式,将逐渐向小批量、多品种的“范围经济型”技术经济范式和大批量、多品种、混流生产线为主的“集约经济型”技术经济范式转化。特别是产业结构中的生产模式,呈现“去中心化”趋势,即从集中控制式向分散控制式转变。

   在要素投入结构方面,千千万万个“创客”及技术创新将成为经济的最大驱动力量,生产要素配置上也将会出现高度灵活性,以便能够依照复杂多变的生产任务和动态变化的生产环境做出迅速反应和调整。此处验证了邓小平在1988年9月5日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时的那句名言:“马克思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事实证明这话讲得很对。以我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⑥

   与上述产业结构和要素投入结构的变化相适应,新的社会化组织模式应运而生,通过物联网、服务网以及数据网,把不同的人群交互连接起来,使人群内部、人群之间成为一个信息化条件下的社会新机体(以互联网为基础形成的各种微信圈只是极小一部分)。这是我们从来没看到的世界。

   不仅在实体物理世界以及相连的“实体经济”这一侧面,而且技术正将实体物理世界和虚拟网络世界融合,在经济领域逐渐形成了资源、信息、物品和人之间相互关联的“虚拟网络——实体物理系统(CPS)”,这向我们展现了不同于传统经济结构的、被称为第二次机器革命的全新生产方式,反映了“人机关系”的深刻变革。

   近年一本反映新产业革命的新著在世间流传,这就是埃里克•布莱恩约弗森和安德鲁•麦卡菲合著的《第二次机器革命》。书中阐述“数字技术将会给我们带来难以想象的变革”。新华社所属《经济参考报》用几块整版的篇幅,在2014年9月份,系统介绍此书的基本内容。有人称此书“给我们找到了一条通往社会发展与繁荣的新路径”,从而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而这种深刻变革将会对中国的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产生深远影响,正如美国学者马丁•福特所指出的,在这种“自动化革命”的基础上,“打造一个稳固的中产阶级,然后向服务型经济转型”。⑦

   无论称“第二次机器革命”也好,还是称“第三次产业革命”也好,都将重构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在国际分工中的利益分配格局。这无疑会给中国带来挑战。伴随即将形成的全球分工体系的新均衡,中国正面临一场尽快调整经济结构的国际竞赛。如何重塑中国在国际分工中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尽快抢占先机,掌控制高点和主动权,关乎中国能否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获得有利位置,进而决定了中国能否抓住战略机遇期,以比发达经济体更快的进展和更高的质量实现国内经济结构的转型,为未来10年或者更长时期“每个人的全面发展”奠定基础。

   总之,在当今全球科技革命深入推进、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一国要获得持久的竞争力,不能仅仅依靠资源禀赋和要素成本的比较优势,必须适应当今世界新技术革命崛起的潮流,获取新的竞争优势,其根本和关键的一招是实行创新驱动,制定“创新立国战略”。⑧

  

   (二)新技术革命条件下的“创新立国战略”框架

   基于笔者关于“根本和关键的一招是实行创新驱动”的认识,2013年在主笔出版的《创新立国战略》一书中,对创新立国战略进行了构架性设计。在这个逻辑体系中,创新立国战略作为国家发展战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强调的是战略性、宏观性和思想性,而不是战术性、微观性和技术性。

   “创新立国”战略包括“企业层面创新”,但不限于“企业层面创新”;它包括“产业层面创新”,但不限于“产业层面创新”;它更包括“国家层面创新”,但也不限于“国家层面创新”。它是一个涵盖国家、产业、企业三个层面在内的创新体系。

   更重要的,它不仅涉及“技术自主创新”,更涉及“制度创新”问题(在中国,“制度创新”是比“技术创新”更重要更关键的创新,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中央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其中阐述创新时,把“制度创新”放在“技术创新”之前)。在这里,“创新立国”是比“技术自主创新”和“国家层面创新”更广泛、更深刻、更富有战略性的概念。

   基于建立一个完整的创新立国战略体系考虑,笔者提出的“创新立国战略”框架分为三大部分。如果把这一体系比喻成构建一座大厦的话,那么,从内在逻辑上说,三大部分分别相当于大厦的“顶层”部分、大厦的“横梁”部分和大厦的“立柱”部分。整个逻辑体系参见图-1。

资料来源:常修泽等:《创新立国战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329.html
文章来源:改革与战略2017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