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千帆:两点论——古代文学研究方法漫谈

更新时间:2017-07-31 17:28:11
作者: 程千帆  
又能大,不要像秋天田里的高粱秆子,高倒是高,一削就倒下来了。同时,对于研究者本人来说,也是既要去潜心读书,又要能善于思考;既要做好学问,更要努力养成高尚的品德和人格。再就具体的研究对象来说,也是应该用辩证的方法来看待的。比如,文学史的研究,不应只是以人为中心的一种模式,还可以以时代和问题为中心来进行研究;中国古典诗歌是以抒情言志为主要传统的,但其中也有叙事和说理的,只要不缺乏形象性,就不应偏废;古典诗歌的描写与结构中,讲究平衡、对称和整齐的艺术美,不过有的时候,我们的诗人又会有意地打破这种规律,在平衡与不平衡、对称与不对称之间,求得一种更新的结合,来巧妙地反映生活;我们研究的古代士人可能是诗人和散文家,然而他们往往也是思想家和政治家,等等。

   另外,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对很多不同的美学趣味要采取极其宽容的态度。对于嗜好喜欢,可以有独特的见解,并可以坚持;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或评论家,你要宽容,用行话来说,就是能够欣赏异量之美。赵飞燕很痩,杨玉环很胖,同时可以欣赏她们的人称为“环肥燕痩”;兰花和菊花都很好,“兰有秀兮菊有芳”。能够欣赏异量之美,不仅使自己的美学欣赏能力扩大,而且使人的气象扩大。一个真正研究文学的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坚持自己独特的美学趣味,但是一定要有两点论,不要忘了美学更重要的是宽容。清朝有个大学问家毛奇龄,他很爱同人争论,一辈子就不喜欢苏东坡的诗,那么不喜欢就不喜欢,他还到处宣讲批评。有人说苏东坡也有好诗,“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对初春的景物写得非常好。结果毛说,那为什么是鸭子先知,鹅就不先知了?所以作为两点论,我们一方面学得182

   异量之美的宽容,一方面可以对于某个东西特别欣赏。就如唐朝人的诗,别人说你长得这么美,君王应该很喜欢你,这个诗人写道:“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我怎么打扮他也不喜欢,教我有什么办法?还有,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训练欣赏的过程,有很多东西最初不觉得它好,等过了一段时间,到了深层次才会觉得它好。例如宋诗和唐诗不一样,有许多深刻的东西一时不能够体会。如陈师道《丞相温公挽词三首》“时方随日化,身已要人扶”,一个对国家非常尽忠的老政治家形象就凭着“身已要人扶”全都衬托出来。人家还没觉得政治已有所改变,越来越好,他已是鞠躬尽瘁,走都走不动了,写得多深刻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深刻的地方就会渐渐领悟。所以有好多文学欣赏见解的变化同你自己的生活经历是有着很大关系的。

   总而言之,如果我们能在研究中注意坚持和运用方法上的两点论,而不是一点论,那就可以相信,我们是能够在学术上做出更大的成绩来的。

   (附记: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学科为了推进读书人之间真诚平等的学术对话,于1996年9月下旬成立了读书会,取陶渊明“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句意,定名为“素心会”。10月9日是素心会第二次活动,由程千帆先生演讲,本文由张春晓根据录音整理而成。)

  

  

   《程千帆全集·第十五卷·桑榆忆往·书绅杂录》河北教育出版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30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