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英:国民革命时期长沙市商民协会会所被毁案

更新时间:2017-07-29 19:45:19
作者: 朱英 (进入专栏)  
难以使这场纷争得到圆满解决,甚至还会波及到商民协会自身。1927年1月17日,市党部又召集店员、店主双方代表和市商民协会仲裁部主任傅安经、市总工会代表黄龙等人,进行最后仲裁,并一度达成如下协议:每门市卖价一元提奖二分六厘,批发卖价一元,仍提奖五厘。店员方面对这一仲裁结果表示满意,店主一方则仍然坚持反对。受店主方面的影响,市商民协会代表傅安经的态度后来也发生变化,对达成的协议表示反对,“并声言必须全案推翻”。

  

   店员一方对傅安经态度的改变及其表现甚为不满,认为傅氏“此种态度有失仲裁人资格,似此故意压迫店员之改善生活运动”(20)。于是,会后有数十名店员蜂拥至长沙市商民协会会所,向傅安经提出质问,双方的言辞和态度均甚激烈,极易引发冲突。傅氏声称要电请卫戍司令部派兵莅会,驱逐店员,拘拿首犯究办。店员因此更加群情激昂,愤而将电话线剪断,致使矛盾更趋激化。最后,终于酿成了店员“捣毁会场什物器皿及党国槪取去电话机”的恶性事件。(21)

  

   以上所述,主要参照的是汉口《民国日报》刊登的“长沙特约通信”中描述的此一事件的简单经过,其作者显然并非基于商民协会的立场。而按照长沙市商民协会向全国发布的通电描述,此次事件则要严重得多:本市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不知何故,纠集数百人持带尖刀短棍,燃灯呐喊,蜂入本会,断绝交通,将电话拆毁,满室搜查,声称捉杀常务委员栗鸿时、仲裁主任傅作楫、葛味秋,幸该员均未在会,得免于难。该店员等随将本会捣毁一空,所有党旗会旗会牌一切什物,均破碎无余,并劫去行李衣服数件。登时有卫戍司令部派来员兵可为人证,有遗落灯笼等件可为物证,有捣毁各种器具可为事实情形之证。(22)显而易见,在店员人数、是否携带刀棍和是否声称要捉杀商协领导人,乃至在其他方面,长沙市商民协会描述的情形都更为严重。但是,苏广业店员联合会稍后发表的宣言,不仅全然否认了商民协会的上述指控,而且认为商民协会的指控纯属恶意诬告,对工人团体的声誉和社会安宁将产生恶劣影响。下面是这份宣言的相关内容:

  

   本月十七日九时,市商协会无故被毁,诬为本会所为,以苏广同业会之灯笼,指为本会捣毁之证据……殊不知灯笼一物,随处可做,苏广同业会五字且为昔日店主之旧名词。若以此可指为本会之所为,则三人市虎,曾参杀人,皆可指为事实矣。该会谓本会纠集数百人,携带小刀短棍,燃灯呐喊,蜂入该会,断绝交通。试问戒严时期,军警林立,岂能容此小刀短棍断绝交通而出此强盗之行为乎?总之本会同人出省党部在十时,该会被毁在九时,若谓敝会捣毁,敝会同人决无分身之术……察其口吻,其不服省党部仲裁而出此卑污龌龊手段露于言夕卜,不但欲置苏广业八百余职工于死地,进而欲摧残我数万职工之领导机关,更进而欲压倒我长沙市十万余无产阶级之工友,其违背党纪,摧残工人,莫此为甚。若任其吠声吠影,将来不无影响社会安宁,且今日可诬陷本会同人,来日他会也可任其蹂躏,工人前途实深危险。恐各界不明真相,谨再郑重宣言。(23)

  

   该宣言发表之后,长沙市商民协会更为恼怒,认为苏广业店员联合会的这一宣言完全是抵赖之词。由此不难发现,对立的双方各执一词,莫衷一是,毫无疑问都是站在自身的立场上来描述这次事件的经过,以致出入甚大,一般人根本无法辨别其真相。《申报》事后对此次事件的报道相对而言显得略为客观一些,认为该事件的发生,缘于长沙市商民协会成立后,“正值店主店员冲突纷起之时,该会本劳资协调主义,为之仲裁,总有不能使各方皆满足之处”,冲突双方“各走极端,未能解决”,使商民协会左右为难。加上“长沙市商民协会系百余行业店主所组织,因恐各行店员效尤提奖,不无暗助苏广业店主反对提奖之事,致为苏广业店员所嫉视”(24),最后酿成商民协会会所被捣毁事件。不管怎样,就后来的处理结果而言,无论此次事件是否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之所为,由于参与其事者确属该业人员,该会也或多或少负有无可推卸之责任。不仅如此,该会还为此承担了被迫令改组的后果。

  

   三、长沙市商民协会被毁案的查处经过及处理结果

  

   对长沙市商民协会来说,成立不久就遭遇这一突发事件,既对该会的权威与地位是一次挑战,也对该会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是一次考验。从实际情况看,长沙市商民协会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并且通过这一事件维护了自己的尊严和权威。该事件发生后,长沙市商民协会于次日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到会者数百人。会上经讨论形成如下决议:第一,由到会各商协执委齐向政府、党部及各机关请愿;第二,请愿条件包括取消苏广业店员联合会、惩办凶手、赔偿损失,限24小时内答复;第三,如无圆满答复,即开全体会员请愿大会,组织全体罢市。同时,还将上述要求“通电蒋总司令、唐主席及各机关”(25)。19日下午,长沙市商民协会又在省教育会召开全体会员紧急会议,各业会员千余人于午后4时许,列队到省党部请愿,“省党部门首,由该会纠察队堵塞,只准入,不准出,形势颇觉严重。至九时始出”(26)。20日,长沙市商协各行业全体代表大会公推15人,“组织特务委员会,专办苏广业店员捣毁事”,并决定由该委员会派人赴汉口总司令总指挥处请愿。

  

   面对这种情形,国民党湖南省党部也于19日紧急召开了执委会议,议决派员查明真相,从严惩办,“并通告商协,在未解决以前不得罢市”(27),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主要由店员职工组成,隶属于长沙市总工会。因此,省、市总工会对此次事件的态度也十分重要,省党部所谓调查事件真相也需要工会协助进行。湖南全省总工会,于20日致函省党部,阐明:查该会(指长沙市商民协会一引者)全体代表大会议决办法,如系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之所为,即将该会改组,并惩办当事人;如系少数店员所为,即惩办少数不良分子。如全无实证,则市商协会难辞诬控之咎。(28)显而易见,省总工会虽然应允如查核实系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之行为,即将该会改组;如果并非如此,则只能处罚少数当事人,与该会之是否改组无关。而且,省总工会实际上并不全然相信长沙市商民协会的指控,这也可以说是在某种程度上对商协提出的要求持有保留态度。当时,还曾有人认为“是项风潮,系属对人问题,并不十分重要”,但‘商民协会竟小题大做”,提出了取消苏广业店员联合会等一系列过分的要求。(29)发此议论者,显然是站在店员工人的立场上,对商民协会的行为有所不满。

  

   长沙市商民协会则认为这一事件关系重大,直接涉及到商人的地位与该会之权威,因为“市商协乃我全体商人之总机关,该会被捣,实我全体会员之羞。如不解散苏广业店员联合会,惩办凶手,我全体会员,无颜再做生意”(30)。其态度始终十分强硬。长沙市商民协会在发往全国的通电中还强调指出: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不问是肖非以一行业之争端,竟欲将我全市百余行业之商民革命团体破坏摧残其狂妄凶顽,嚣张跋扈,实属骇人听闻。今以店员职工资格,自由暴动压迫商人,进而摧残商人革命团体,显系有叛党反动行为,违背党纪法纪,是使我商人无立足之余地,闻者心寒,言者色变。为我革命旗帜下本不使有商人存在则已,否则我商民群众一息尚存,唯有依据理由,誓死抵抗”(31)。从多方面言论不难看出,长沙市商民协会一直认为这次事件并非少数店员所为,而是苏广业店员联合会直接造成的,因此不仅要求惩办凶手,而且还坚持要求取消该会,这与苏广业店员联合会和省总工会之言论显然差异甚大。

  

   在省党部工、商两部派员督促之下,省总工会指示苏广业店员联合会对该事件进行调查。该会起初声称查访不易,拖延数日并无回复,后又公开发表宣言,指责商民协会歪曲事实真相,自导自演此次事件嫁祸于本会。长沙市商民协会对此极为不满,不仅向全国发布通电,而且在22日又组织各业会员代表前往省市党部请愿。23日下午1时,商民协会再次召集各业会员大会,到会者计有100多个行业的代表400余人。大会议决:呈文省党部,限24日下午2时以前解散苏广业店员联合会,惩办凶手,否则即行宣布罢市;107个分会各推举1人,组织纠察队;24日下午1时各业全体会员在商民协会集合,以待省党部之在限期内解决;如仍未解决,全体会员分为东西南北四队上街游行,并实行罢市。商民协会致省党部的呈文也形同最后通牒,强调省党部先前虽口头上准允其所提要求,但“事逾数日,该店员联合会一面饰词辩驳,希图抵赖,一面四处联合,钳制商民,而钧部所允之办法,并未实行,全市商民,至为惶惑……群情愤激,莫可遏抑,不得己于本月二十三日开全体大会,讨论结果,一致主张具呈催询。如钧部在二十四日下午二时以前,再无圆满办法,誓即全体自动停业,以后摇动北伐后方,妨碍工商联合情感,责有攸关,凡我商人,概不任咎。”(32)

  

   次日上午,商民协会专为此案成立的特务委员会15名成员由戴雪亭率领,赴省党部递交了这份呈文。与此同时,商民协会印刷了大量罢市标语,派纠察队在主要街市梭巡,“形势异常紧张,全城商店顿成惶恐现象”,罢市己成一触即发之势。省党部深感关系重大,于当日中午委派商民部夏树模赴商民协会,代表省党部说明捣毁商民协会会所事件发生己隔一周,尚未解决,深表歉意,希望得到商民谅解。并表示当日下午1时省党部将召开全体执委会议,专门讨论解决办法,定会有具体答复。当时间已过下午2时,省党部并无明确答复,商民协会全体会员即按先前部署,列队准备出发,夏树模再三相劝,请求等候20分钟。左益斋、栗时鸿等市商协常委也“用电话向省党部告急,请迅速答复”。但20分钟过后,省党部仍未传来消息。于是,群情愤激,宣布全体出发,“实行上街罢市”。

  

   省党部执委会议经过紧急讨论,随即告知一直在党部等候消息的商民协会特务委员会全体成员,接受商民协会提出的要求,明令改组苏广业店员联合会,“参加者免职查办,未参加者严令申斥”,由省党部训令总工会即刻执行;严办凶手,由省党部咨文政府执行;赔偿损失,由苏广业店员联合会负责;由省党部通令各级党部,述明此次惩办苏广业店员联合会情形,切实保护商运,嗣后不得再有类似事件发生。商民协会对省党部的解决办法表示满意,但“恳予实现,如仍迟延,全体商人,停业以待,并恳省党部令苏广业店员联合会正式用文向商协道歉。巨大风潮,从此解决”。(33)

  

   在商民协会采取游行请愿和全体罢市的一系列激烈行动,以及省党部执行委员会不得不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处理办法时,总工会和苏广业店员联合会均己感受到事态的发展于己不利,不能只是一味地再进行激烈对抗。几乎就在省党部全体执委会议决定接受商民协会要求的同时,苏广业店员联合会即己略改态度,于24日下午“自动将前往商协质问之主使者饶坚伯,扭送长沙总工会转送长沙县署收押,听候政府惩办,以示对于工人之越轨行动,绝不左袒”,但却仍然认为:

  

“连日调查此案之结果,并非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之主张,且非一部分所为,确系少数分子个人行动”,(34)商民协会对店员联合会的此种态度当然不会完全满意,仍坚决要求省党部立即执行决议,并于25日又“用电话催促省党部,迅将解决办法从速实现,以安商众”。省党部也“当即电复,谓正在办文,分别执行”。同时,省党部召开第33次执委会再次议决具体办法六条,指明苏广业店员联合会于捣毁商民协会时,查有该会执委张厘百在场,应分别改组,并对该会全体执委予以训诫;函请政府惩办凶手饶坚伯,并责令赔偿损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282.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