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景治:党内监督尚需及时补短板

更新时间:2017-07-26 09:50:04
作者: 李景治 (进入专栏)  
下级党组织和党员到底提出哪些意见、上级党委针对这些意见采取了怎样的整改措施、其成效如何,都不得而知,甚至“泥牛入海无消息”。这不仅影响了上级党委接受监督的工作,而且挫伤了下级党组织和党员自下而上监督的积极性。不少人由此认为,自下而上的监督只不过是走过场、做表面文章。因此,上级党委要及时梳理下级党组织和党员的意见,研究整改措施,并将具体情况及时反馈给下级党组织和党员。这样才能取信于民,真正调动下级党组织和党员参与监督的积极性、主动性。此外,要建立健全自下而上监督的保障机制,督促检查该项工作进展情况,对于不重视该项工作的行为及时提出批评警告,对于阻碍该项工作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

  

   二、发挥同级相互监督的作用

  

   党内监督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但相对来说,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制度比较健全、措施比较得力、发挥的作用比较大。而同级相互监督,即各级组织自身的平行监督,则比较软弱。其根本原因是,平行监督的主体、对象和方式方法尚待进一步明确,相关的制度、体制、机制尚待进一步规范。而同级相互监督又非常重要。它是党内监督体系中最常态化的监督。同级组织的党员、干部彼此最了解,相互监督能够对症下药、发挥最大功效。同级相互监督,是其他任何监督都不能取代的。这一监督是否到位、效果如何,直接关系到党内监督的整体状况和全面从严治党的大局。因此必须高度重视并切实发挥同级互相监督的作用。

  

   第一,加强党代表大会对全委会的监督。党章规定,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是党的最高权力机关,党的各级代表大会是同级党组织的权力机关。中央委员会和党的各级委员会由同级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并接受其监督。代表大会要认真审议全委会的工作报告,严格审查全委会委员廉政勤政和遵纪守法的情况。但代表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而党代表平时基本没有活动,它如何进行监督呢?这是党代表大会制度需要改革完善之处。其方向是,要尽可能创造条件,让党代表有机会履行权利,发挥对同级党委全委会及其成员的监督作用。要贯彻落实党代表列席党委全委会的制度。要保障党代表有足够的时间和必要的机会,对同级党委及其有关部门的工作进行调研和监督。

  

   第二,加强全委会对常委会的监督。所谓党委,到底是指党委全委会还是常委会?二者又是什么关系?很少有人刨根问底。其实答案非常明确。党委全委会由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在代表大会闭会期间行使代表大会权力、负责贯彻落实代表大会的决议。党委应当指党委全委会。党委常委会包括书记副书记,由全委会选举产生,对全委会负责、接受全委会的监督。常委会主持全委会的日常工作,负责召开全委会。但在实际工作中,常委会权力相对集中,而全委会的作用有待于进一步发挥。其中包括对常委会的监督作用。为此,全委会应当进一步完善会议制度。一方面按制度定期召开,认真审议常委会的工作报告,尤其要检查常委会重大决策和重要人事任用是否符合决策程序和用人制度,其中有无违法乱纪行为。另一方面,根据工作需要及时召开。常委会应当充分尊重全委会,主动向全委会汇报工作,接受其监督检查。

  

   第三,加强各级党委对同级纪委以及各级纪委对同级常委会的监督。各级党委在党内监督中负主体责任,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它们要全面领导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党内的监督工作,负责贯彻落实各项监督制度,实施各项督促检查。各级党委要“加强对同级纪委和所辖范围内纪律检查工作的领导,检查其监督执纪问责工作情况”。〔5〕与此同时,各级纪委也要“加强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会委员、党的工作部门和直接领导的党组织、党的领导干部履行职责、行使权力情况的监督”。〔6〕纪委是党内专责监督机关。长期以来,各级纪委接受同级党委的领导。纪委监督的主要对象是,下级党委及其领导干部,以及同级党委所属职能部门和所有党员。这有利于加强党委的统一领导和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但是各级纪委难以在同级互相监督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同级党委出现违法乱纪和腐败问题,特别是腐败窝案和塌方式腐败,纪委往往不能调查处理。这就严重影响了党内监督和反腐败斗争。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改革、理顺了纪委领导体制,实行双重领导制。即各级纪委同时接受同级党委的横向领导,又接受上级纪委的纵向领导。凡是涉及同级党委特别是主要领导的大案要案,要由上级纪委直接领导办案。这大大强化了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有利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同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强调各级纪委要“加强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会成员的监督,更好发挥党内监督专门机关作用”。〔7〕但各级纪委对同级党委常委会的监督仍需要进一步制度化、程序化。纪委书记作为党委常委无疑要参加全部决策,同时又要对常委会的决策过程、决策效果进行监督。可谓一身二任。但从权力的相互制约、监督来说,权力应当适度分解而不宜过度集中。权力过度集中,一身二任,既参与决策,又监督决策,显然不利于做好监督工作。从发展趋势来看,纪委特别是纪委书记应当专司监督。

  

   第四,加强全委会、常委会对自身成员的监督。党内监督必须贯彻落实民主集中制。同级相互监督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全委会、常委会对自身成员的监督。全委会和常委会实行集体领导、集体决策,但要分工负责。集体监督就是监督每个成员是否贯彻执行集体决议、是否存在违法乱纪的行为。  加强和改善党内政治生活,是实现同级相互监督的根本保障,也是全委会特别是常委会对其成员进行监督的重要形式。加强和改善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举措是,健全党内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民主生活会是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是发扬党内民主、加强党内监督、依靠领导班子自身力量解决矛盾和问题的重要方式。”〔8〕党内民主生活会要定期召开,认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坚持制度,养成风气。党内民主生活会,要树立良好的会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要坚持党性原则和实事求是的精神,坚决反对歪曲事实、无中生有、造谣诽谤、恶意中伤。要防止自由主义,反对会上不说会下乱说、当面不说背后乱说。

  

   发挥同级相互监督作用,要努力克服三大障碍。一是权力障碍。受传统官场文化和习惯思维的影响,自上而下的监督比较容易推进,而同级相互监督则比较困难。党委书记与党委成员之间虽然不是上下级关系,但书记作为一把手,权力比其他党委成员要大得多。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监督党委其他成员。而党委其他成员名义上可以监督书记,但实行起来则比较困难。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监督能否到位、效果如何,并不取决于党委其他成员,而取决于党委书记。取决于党委书记对同级相互监督的认识水平、政治胸怀和民主意识。因此,要充分发挥同级相互监督作用,党委书记必须率先垂范,主动接受党委其他成员的监督。同时,要坚决破除党内权力障碍,在党内真正建立和保持平等的同志关系。党内只有工作分工不同,没有地位高低之分。无论权力大小,都应当平等相处,平等地相互监督。

  

   二是利益障碍。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地区、部门和单位党组织内“圈子文化”盛行。一些人不是搞五湖四海,而是热衷于搞小圈子,甚至拉帮结派。有的小圈子是公开的,例如以同乡、同学名义形成的小圈子。有的小圈子是不公开的,也没有固定的形式,相关人员只不过来往密切一些。这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他们利益相关、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圈子往往以一个职位相对最高的领导干部为中心。圈子里的人一般要维护中心人物的权威、听从其“领导”。中心人物也要关照其他人。圈子里的人相互搞利益输送,出了问题相互袒护。即使一些人犯了错误、乃至贪污腐败,圈子里的其他人也保持沉默,不去揭发检举。这不仅阻碍了同级相互监督,而且很容易造成腐败的窝案和塌方式腐败。因此,要发挥同级相互监督的作用,必须坚决扫除利益圈子的障碍。要防止和反对党委成员之间形成特殊的利益关系和利益小圈子。

  

   三是情面障碍。一些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在党内政治生活中不讲党性,讲情面,崇尚庸俗哲学和好人主义。对人对事,他们往往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少说为佳。他们把自我批评变成自我表扬,把相互批评变成相互吹捧,使党内民主生活会庸俗化、表面化,这就根本上阻碍了同级相互监督的正常开展。要改变这种局面,领导干部特别是党委书记必须旗帜鲜明地讲党性,讲原则,反对庸俗哲学和好人主义,并以身作则,不讲情面,率先开展相互监督、相互批评。要把敢于监督、勇于批评树立为“好人”“好党员”“好干部”的新标准,要培育和发扬敢于监督、勇于批评的正风正气。要扭转对爱提意见干部的错误看法,优先提拔那些作风正派,讲真话实话,敢于监督、勇于批评的好干部。

  

   三、促进党内监督和党外监督相结合

  

   值得注意的是,党内监督的体系、制度相对封闭,与党外监督相互结合不够。因此,《条例》强调“党内监督和外部监督相结合”“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检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9〕促进党内监督与党外监督相结合,要重点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第一,党内监督要与国家权力机关监督有机结合。共产党代表人民执政,其领导国家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所有党员领导干部,既要接受党的监督,也要接受人民的监督。人民进行监督的最根本途径是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对党员领导干部进行监督的职责,是由其国家权力机关的性质、地位和作用决定的,也是宪法和法律所保障的。国家权力机关应当监督党员领导干部遵纪守法,尊重和维护宪法法律的权威。宪法法律是党领导人民制定的,人民要遵守宪法法律,领导干部更要模范遵守宪法法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制定和修改宪法,也要负责“监督宪法的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10〕因此,加强和改进人民代表大会的民主监督,“进一步健全宪法实施监督机制和程序”,就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供了强大的法律支持。〔11〕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应当切实履行监督宪法实施的神圣职责。而所有领导干部也要充分尊重、积极维护宪法的权威,主动接受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民主监督。正如中央反复强调的,要“支持人大及其常委会充分发挥国家权力机关作用,依法行使立法、监督、决定、任免等职权”。〔12〕

  

   国家权力机关应当监督领导干部依法办事。宪法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13〕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各级领导干部要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牢记法律红线不可逾越、法律底线不可触碰,带头遵守法律,带头依法办事,不得违法行使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14〕 要加强人大的监督能力,必须进一步“健全国家权力机关组织制度,优化常委会、专委会组成人员知识和年龄结构,提高专职委员比例,增强依法履职能力”。〔15〕    第二,党内监督要与行政、司法监督有机结合。“一府两院”承担治理国家和社会的重担,其党员领导干部能否依法行政和公正司法,直接关系到国家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稳定、人民的安全与幸福。为了保证“一府两院”的党员领导干部能够依法行政和公正司法,必须加强监督,并把党内监督与党外监督结合起来。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2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