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建: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定位问题

更新时间:2017-07-24 11:20:34
作者: 王建 (进入专栏)  
不用去争。

  

   四、“带路战略”的目标——为资源而向西

   对于一个具有明确地缘指向的战略来说,赋予其过多的全球战略目标内容,显然是不太合适的,全球战略应该用其他全球性的战略设计来解决。那么,如果排除了获取欧洲市场、输出过剩产能、接替美国新全球化的领导地位,以及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这些目标后,中国的力量要跨出国界向西延伸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认为,是为了获取资源。

   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中国的粮食、石油和初级产品就相继转入净进口,初级产品进口增速,不仅显著高出进口平均增速,也高出出口平均增速,而按照过去20年的初级产品进口增速,再过20年中国的贸易肯定会因初级产品进口速度过高出现逆差,这是因为,以经济长期高速增长为背景,中国能源和主要矿产的天然禀赋不足而形成的必然结局。

  

   可见,从实物量上看,主要资源的进口比价值量还要快。我还特别列出了近两年的进口情况,近两年虽然国内的经济不断下行,但初级产品进口增速还是特别快,这就说明了一个情况:应该是国内在资源产出速度在下降,比如铝,中国铝矿资源仅占世界的3%,但铝矿年产量却占到世界的21%,由于连年产出大增消耗了大量资源,国内产量掉下了不得不依靠进口是早晚的事情。再比如,过去6年中国的原油产量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减产了1%,都是因为资源储量被耗尽,才引起产出增长率下降,乃至转为负增长。

   由于国内资源产出长期落后于资源需求增长,甚至是需求增长而产出下降,主要资源的进口依赖率就必然会越来越高,并且必然使世界资源产出越来越被中国所吸纳。还是看石油,新世纪以来世界石油产出年增速一直稳定在1%,但上表说明中国的进口一直在年均10%,由此使中国占世界石油市场份额显著上升,2000年是2%,2015年是14%,其它主要矿产如铁矿和各种有色金属矿等,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占国际市场的份额,都逐步上升50%以上,甚至上升到80~90%。

   前面已经说过,如果中国展开大规模城市化,到2030年将会产生8亿新增城市人口,中国的工业产出规模必须达到目前的2·5倍才成,这虽然会保未来15年中国仍能有9%的年均经济增速,但对世界资源的需求也必然会增加3倍甚至更多。

   必须看到,在冷战后的新全球化过程中,主要工业国从进口资源转向进口制成品,给中国让出了资源进口空间,07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增长陷入低迷,对资源的需求相对较弱,也有利于中国增加资源进口。但是随着主要工业国转入实体经济,以及世界经济走出低谷,世界资源市场的供求格局必然会相应转变,世界各国围绕资源产生的矛盾必然会随之增多,这就是中国必须保障海外资源供给的稳定,和加快资源走廊建设的迫切性所在。

   有人说,世界不是正在兴起一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吗?新技术革命是否会减低各国的资源冲突?

   什么是互联网+,就是信息流加快带动物流加快和生产效率提升,其结果是扩大了生产与消费规模,加快了世界资源消耗。比如共享单车是用什么造的?还是传统的钢材、橡胶和塑料。现在说在未来5到8年内纯电动车会替代传统的汽车,但还是离不了电,而电是二次能源,世界火电机组有6成是烧煤的,4成是烧石油和天然气的。对于人工智能而言,比如机器人技术的应用,更是会以生产效率的提升来扩大生产规模。因此,除非有新能源和材料革命的出现,就不会减少各国的资源冲突。但是现在看来,至少在未来二、三十年内还没这个前景。

   展望未来20年,中国的能源、矿产和农产品的获取方向,主要是依靠中东与非洲,这就很好地解释了“带路战略”的空间指向为什么是“向西”的问题。与30多年前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所提出的“陆桥战略”不同的是,“带路战略”虽然也向西,但目标早已不是欧洲的市场,而是中东的石油与非洲的矿产和农地。

   此外,“带路战略”的核心既然是保障获取资源,那么以最短的距离和最低的成本进入资源获取地就必须是主要的战略手段。目前看,陆路通向中东与非洲的捷径是阿富汗、伊朗和沙特,或者是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然后经埃及进入非洲。海路应出缅甸入印度洋,再进入海湾和非洲。所以上述国家才是带路战略中重要的战略节点,是必须搞定的国家。由此而言,“带路战略”所经的沿线国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尽量要少而精,以减少政治麻烦与经济负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22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