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洞穿迷津:左派右派别互掐,你们本应是一家

更新时间:2017-07-13 10:20:09
作者: 韩东屏  

  

   韩东屏,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

  

   不知从何时起,在中国社会内部,从学界到民间乃至政界,有了左派和右派的分野;又不知是从何时起,左派和右派开始视对方如仇寇,互相妖魔化,斗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

  

   可是在我这个旁观者看来,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地大的悲剧。

  

   1、左派和右派的终极诉求并无二致

  

   我认为,虽然左右两派各自的政治主张多有不同,但在终极诉求和最终预期结果层面,其实并无二致。

  

   就左派而言,其主流主张和主要倾向是崇拜毛泽东,怀恋毛泽东时代,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维护共产党的正确政策,看重社会公正,赞成公有制和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不满当下社会状况而要求改变,甚至希望采用再度进行文化大革命的阶级斗争方式。

  

   其中,需要去妖魔化的是,左派的“怀恋毛泽东时代”,并不是想回到缺衣少食的短缺经济时代,而是想回到当年计划经济正常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逐步全面提高的时期,即共和国成立至大跃进之前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和1960年至文革前的以“三自一包”为主要手段的经济迅速恢复期。否则,我们就不能解释,在改革开放后至国企改革导致大批40后、50后人员失业之前的这一段给国民尤其是全国农民普遍带来经济实惠的时期,为什么社会中就没有什么人留恋毛泽东时代?此外,左派“想再度进行文化大革命”,也不是想重搞“早请示,晚汇报”和“跳忠字舞”那一套,而不过是想藉此扫除今天的一切“牛鬼蛇神”(即所有那些利用手中公权欺压工农大众的人)而已。

  

   由此综合推断,左派的以上所有情结和诉求的最终目的,无非是想让工人、农民为主的广大劳动人民真正当家作主,在整个社会实现均贫富,等贵贱,即消除日益悬殊的贫富差距,实行人人基本权利的平等。

  

   再看右派,其基本政治主张相对简明,就是赞同源自西方的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观念,并希望据此进行社会改革,在经济上实行私有制基础上的最少政府干预的市场经济,在政治上实行多党制、民主选举和宪政体制下的社会管理,并将思想启蒙作为推进改革的手段。至于传说中关于右派的其他内容的政治主张,如:主张资本的增值第一、主张资本家阶级是社会精英、主张资产阶级专政、主张用国家机器维护少数人的利益、主张把军队变成镇压人民的工具、主张在中国实行贫富等级制度、主张教育实行“认钱不认人”的产业化、主张医院是资本家追求利润的工具、主张打破所有社会保障制度的“大锅饭”,等等,基本上都属于妖魔右派的说法,只有少部分是出于不明事理的误解、误会。事实很明显,那些被左派指认为右派领军人物的人中,何曾有一个提出过如此离谱而疯狂的主张?

  

   当然,右派似乎没怎么提“工农大众”,也没怎么提到“人民当家作主”之类的理念。但是,民主选举的结果,岂不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无须多说,一个社会只要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即一人一票的公开竞选,那其结果就必定是人民当家作主,并且必定制定出的是代表包括工农大众在内的中下层收入人群利益的宪政。因为中下层人群是人民中的绝大多数,在选票数量上具有绝对优势。如是,他们怎么会去选出代表少数富人利益的人来主政?又怎么会在自己主政时,制定出种种有利于少数富人却跟自己过不去的制度安排?

  

   世界上已有的经验事实也充分地印证了这一点。当今世界中,西北欧诸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堪称是实行真正民主选举的国家,而在这些国家中,当家作主的正是人民;制定出的宪政,也正是有利于中下层收入人群的宪政。

  

   2、左派和右派都是人民主权派

  

   凭什么做如此肯定的断言?

  

   这是因为这些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均实行十分有利于中下层人群的高福利社会政策。而这样的政策,岂不是中下层人群意志的反映?岂不是只能出自中下层人群之手?所以所有这些西方国家其实都已是人民当家作主,并且由中下层人群之代表主政的真正民主国家。由此反推,一个国家有没有高福利政策,乃是衡量其是不是真正民主国家的一个百试不爽的试金石。于是可知,世界上凡是没有实行高福利社会政策的国家,不论它自己怎么标榜,都注定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比如号称“民主国家样板”的美国就不是,因为它搞得不同于其他民主国家的什么“分州选举人制度”,尤其是不设任何上限的政选献金制度,已使得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异化成了钱多钱少的比拼。故其选举结果,往往总是由代表少数富人即华尔街金融大亨利益的人主政;故这个国家,总是少数大资本家当家作主的专权国家。

  

   或有疑问:你所列举的那些西方的“真正的民主国家”,不都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国家吗?这样的国家又怎么可能会让国内的人民或劳动大众来当家作主?

  

   这不矛盾。这些国家是有资本家,但资本家由于是少数,在真正的民主选举中没有机会主政,主政的就总是广大劳动人民。既然如此,我们其实就不能继续称这些国家为“资本主义国家”,而应改称“人民主义国家”或“人民主权国家”。

  

   并且,由于这些国家的劳动人民也开始拥有公司股份之类的资产,而资本家也往往要搞经营管理的劳动,所以这些国家中实际已经没有无产阶级和纯粹的资产阶级,更无二者之间的阶级斗争。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国家通常都制定有其实一点而也不低的最低工资标准、有劳资协商谈判工资的公平讨价还价机制、有保证体面生活的失业社会救济标准、有高比率的个人所得税累进制、有高税收的遗产继承法之类明显偏向劳动大众的“劫富济贫”制度安排,因而以往曾有的资本对劳动的剩余价值的剥削,已经基本不复存在。换言之,在这些存在私有制和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不仅纯粹靠食利为生的资本家日渐稀少,而且越来越多的资本家已不再是剥削者,而是在市场经济中更有竞争力的智慧型劳动者。

  

   这就说明,对广大劳动人民来说,无论是受右派青睐的市场经济还是私有制,其实都并不可怕。也就是说,原来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也可以实现没有贫富悬殊的社会公正;原来在私有制或曰个人产权制的条件下,也可以没有剥削(关于后一观点的详情,本人已有另文阐述,即《不消灭私有制也能消灭一切剥削》,《河北学刊》2013年第5期)。

  

   也许又有疑问:从资本家专政到人民主政,从资本主义国家到人民主义国家,这一本质性变化何以可能?

  

   一言答之,是当年无产阶级用非暴力的不断抗争并合法利用议会民主斗争的道路和平演变而成。这就是说,原来无产阶级也可以用和平演变,而最早搞和平演变的也是无产阶级!

  

   还会有疑问:不是国内曾有多家权威传媒说,自西方2009年爆发金融危机之后,欧洲的高福利政策已经破产而难以为继了吗?如此,即便有朝一日人民真的当家作主,又如何能保障和增进中下层人群的利益?

  

   可以肯定,这些权威传媒的说法,要不就是不懂,要不就是实属不怀好意的夸大其词!西方国家的高福利政策要说有问题,充其量就是把社会保障的标准定得过高罢了。因此它们只要将过高的标准下调一点即可解决问题,哪里会有什么“破产”或“难以为继”?事实也是如此,迄今为止,又有哪一个已实行高福利政策的国家宣布和实施了对它的放弃?

  

   尤需明辨的是,福利过高只是一个过量的问题,反映的是政策太过照顾中下层人群的利益,这与不给中下层人民提供基本保障(如没钱治病就只有等死)的民生政策,有云泥之别,岂可同日而语?!

  

   至此,事情已经非常清楚了,既然左派的终极政治诉求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而右派主张的民主选举的最终结果也必定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那么两派其实就都属于人民主权派,本应是一家人或曰“一个战壕的战友”,而不是什么冤家、敌手,更不是相互进行阶级斗争的对象。所不同处,不过只是双方实现终极政治诉求的策略手段有所差异而已。

  

   手段的差异不应影响对共同目的的共同追求,它最多只是战友内部的关于工具的孰优孰劣之争。在有共同目的的前提下,工具之争好解决,这就是:摒弃门户之见与名派纠缠,采取“唯好是用”的“唯好主义”方法进行处理,即只要哪种策略工具最有利于共同目的的实现,就选择这种策略工具来加以运用,而完全无须计较它是姓“左”还是姓“右”,是左派的主张还是右派的主张。

  

   3、左派和右派的敌人

  

   既然左派右派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就理应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共同的敌人,这就是存在于社会诸多领域内的权贵利益集团。所谓“权贵利益集团”,简单说,就是因“权”而“贵”的群体。详细点儿说,就是凭借手中掌握的公权来设租而大敛不义之财的特殊利益人群集合体。他们所敛取的不义之财,一是来自老百姓纳税形成的国家资金,二是直接来自百姓钱囊。

  

   他们所采用的敛财方式,大致有二:

  

   一是通过制定种种给自己直接输送各种好处的制度来敛财,最常见的就是为自己人制定高年薪、高待遇、高福利的制度安排。

  

   二是通过官与商的结合,或说公权与某些商家、某些社会实体的结合,来共同谋取不义之财。其谋财的一般模式是,先由官制定出种种有利于这些商家或社会实体组织套取国家资金和盘剥百姓膏脂的制度,使之可以合法地、毫不费力地不断地大发其财,而后再由这类社会实体组织通过种种隐秘渠道不断向为其提供了制度便利的官员进行分赃反馈。

  

在第二种谋财方式下,权贵利益集团的构成中不仅有官,而且还有商家或社会实体组织。比如在我国的医药卫生领域,就一直有这样的权贵利益集团存在。其主要构成是公立医院、药企、药商和相关政府管理机构或其中的某些公权执掌者。正是由于有此医药权贵利益集团的存在,所以在我们国家的医疗卫生领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0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