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刚:“贞观之治”难道是任由人打扮的女孩子?

——评82集电视连续剧《贞观长歌》

更新时间:2017-06-30 00:33:07
作者: 袁刚 (进入专栏)  

  

  

   提要:82集大型电视电续剧《贞观长歌》经央视黄金时段隆重推出,制作方自称是历史正剧,但实际上是戏说历史的商业片,离历史正剧的要求相差甚远。该剧刻意打造的几个女主角大都是虚构,真实见证了贞观之治的老太婆隋炀帝遗孀萧后却未见踪影,不合史实的剧情比比皆是,把历史当成任由人打扮的女孩子,没有反映真实的大唐气象。在古装大片走红的当今影坛,编剧如何正视历史又提高市场收视率,如何把握戏说与正说的关系,笔者认为胡编乱造迎合低俗并不可取,还是应尊重历史,从真实的历史史实中发掘题材。唐朝贞观史事中许多真实的人物故事,其实比《贞观长歌》剧的刻意编造更加生动感人,更能吸引观众。

  

   关键词:  贞观长歌    贞观之治   影视文化  历史正剧    古装大片   娱乐片

  

   有人说“历史是任由人打扮的女孩子”。而实际上过去的历史并不一定能任由人随心所欲地打扮,只是因后人的认识不同会有不同的解释而已。但当今以历史为题材的许多影视古装大片,则的确是由不得不任由人打扮了。银幕是虚幻的,影视故事又能有几分真实呢?历史既然成了招惹观众闲暇时注意力的影视故事题材,凡能吊起人们口味吸引观众眼神的,编导们就挖空心思地进行不着边际的编造。这些年来戏说历史的影视片是越演越多,越编越离谱。2007年上半年在央视黄金时段热播的82集电视剧《贞观长歌》,投资巨大,制作精美,场面极为宏伟,真可谓是将历史打扮得花枝招展。编造出离奇的剧情,塑造出千古圣君,来迎合当今各色观众的口味,收视率据说是节节攀升。然而一阵喧哗过后,却非但不能给观众一些真实的历史知识,而且也不能让观众获得多少教益,不过是茶余饭后一阵笑谈而已。大型历史巨片看过后没有留下什么正面的好的印象,这恐怕不是编导所宣称的拍摄历史正片的实际效果吧。

  

   一 、 “戏说”还是“正说”历史

  

   本来,影视剧发挥些想象力编造些剧情是很正常的事,《戏说乾隆》、《还珠格格》等一系列以历史为题材的搞笑、戏说影视作品,情节离奇古怪,收视率都极高,带给民众茶余饭后的欢乐,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戏说历史当然就不是真实的历史,戏说的目的就是为了滑稽搞笑,让观众欢笑捧腹获得轻松和娱乐。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电视机的普及,亿万民众需要丰富多彩的影视节目,以充实日常精神生活。过去长期以来充斥在银幕上的正统严肃政治说教戏和“主旋律”影片,因其内容贫乏,剧情千篇一律枯燥无味,而遭人冷落。改革既与开放并行,最早开放的就是民众日常生活中急需的影视俗文化,打开国门首先就是使得香港搞笑娱乐片乘虚而入,金庸的武侠戏,琼瑶的言情戏,相继充斥于舞台银幕,文革那种以高调意识形态说教掌控银幕的时代,已是一去而不复返。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影视文化成了大产业,影视制作部门也由事业单位转为产业公司,政府的投资补贴逐年减少,制片人要面向市场讨生活,而缺乏市场收视率也就意味着缺乏经济效益,这使影视业成为竞争激烈的行业。在文化已成为巨大产业的时代,电视连续剧、娱乐片以其世俗大众化,收视率高,可招来广告,有票房价值,能获取高额利润,而受到影视业投资商的垂青。又由于以现实故事题材来搞笑送审麻烦较大,制片商更瞄准了古代,距现实远一些剧情自由创作编造的空间似乎更大,特别是那些知名度颇高的帝王,于是成了影视业追捧的明星。近年来古装大片从才子佳人戏、武打功夫片到帝王将相戏一路走来,投资是越来越大,篇幅是越来越长,虽然收视率和经济效益都不错,但内容却难脱俗套,思想性更是越来越差。

  

   《贞观长歌》号称不是戏说而是正说历史,请了国内唐史专家充当顾问,但看下来就越来越感觉不对劲,有人看后感觉唐太宗是那么英明伟大完美无缺,若请来领导当今中国人民奔小康,可真是太好了。但银幕上的唐太宗并非历史上真实的唐太宗,《贞观长歌》对唐太宗的人生阴暗面和缺点尽量隐晦不表,对其事功和善良美德则大肆褒扬,刻意塑造。虽说不象“戏说乾隆”那样离谱以专事搞笑为能事,有不少真人真事作铺垫,片头唐太宗高呼“大唐必胜”,有恢宏的战争场面和细致的治国场景,但总体上看,《贞观长歌》仍然是戏说历史是娱乐片,而并非正说历史,不是历史正剧。

  

   特别是《贞观长歌》片中虚构了几位女性来充当主角,将唐太宗几个儿子争夺皇位当作全剧主线,用以把贞观二十多年文治武功的历史故事连缀起来,则是彻头彻尾的哗众取宠,伪造历史。影片片头说该片是唐朝战争与和平的历史画卷,场面的确是很大,人物也众多,但却并没有真正展现贞观之治时的大唐气象。

  

   二、“胡气”和大唐气象

  

   贞观元年(627)乃大唐开国的第十年,其时国家才刚刚统一,李世民就先下手为强,杀兄屠弟逼父夺得帝位,但国内外面临的问题却很多,可谓是内忧外患。

  

   新朝君臣选择“贞观”作为年号,颇具深意,可以说是确定了贞观一朝的治国方针。贞观一词出自《易经》的内卦下三爻,《易.系辞下》曰:“天地之道,贞观者也”。贞:正也,常也,即观示,乃卜问、占卜之意。郑玄注:“问事之正曰贞”。又有人注云:“天地万物莫不保其贞以全其道也”。唐人孔颖达疏:“天覆地载之道以贞正得一,故其功可为物之所观也”。又有人解释:“观,示也,天地常垂象以示人,故曰贞观”。贞观一词出自《易经》,亦有道教的意涵,意为正大,要澄清天下,恢复正道。唐太宗选择贞观作为年号,与推崇太上老君李氏道教有关,但真正的意涵乃在于“亡隋之辙,殷鉴未远”,是要吸取隋亡的历史教训,一反隋朝的苛暴之政,与民休息,平绥边关,达致和谐,而求得天下大治局面。纵观贞观一朝的施政,唐太宗处处以隋炀帝为反面教材,以亡隋为鉴戒,偃武修文,励精图治,选贤任能,虚心纳谏,追求和谐,终于营造出二十多年的天下大治,史称“贞观之治”。

  

   唐太宗初即位年29岁,精力旺盛很有作为,时其所有儿子均在幼稚之中,不可能马上就展开太子地位的争夺,也未能在朝臣中结党。太子李承乾时年9岁,其母系三代的独孤氏、窦(乞豆绫)氏、长孙氏皆为胡人,是典型的胡汉混血儿。李唐虽自称出自陇西李嵩,又伪冒道家始祖老子李耳为祖宗,但实际上胡人血统居多,陈寅恪先生考证出其先祖李初古拔实乃胡人。隋唐大一统实际上正是胡汉融合的结果,李唐皇室既为胡汉混血种,故包容性很大,唐太宗手下有许多出身胡族的得力干将文臣,如尉迟敬德、宇文士及、长孙无忌、契苾何力等人。

  

   皇后长孙氏即汉化胡人贵族之后,她生了三个儿子,老大李承乾崇尚先祖胡风有胡化倾向,会讲突厥语喜穿胡服,生活较放荡。老二李泰则崇尚汉文化,喜读儒书,谨守礼教,招集一批文人学士入府编纂《括地志》,受到唐太宗的赞赏。老三李治则是个饭桶,长得很肥胖为人憨厚,没有什么本事。由于唐室大有胡气,太子李承乾的胡化倾向并不一定会招致物议,但他嘻戏不谙政事才是最终被剥夺储位的原因。

  

   胡汉融和造就了唐朝特有的时代气象,宋儒朱熹有云:“唐源流出于夷狄,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唐太宗“玄武门之变”诛杀兄弟子侄之后,当即收纳霸占漂亮的弟媳为妾。在男女关系上唐人不太苟泥于汉人礼节,唐代的妇女因而比较开放。实际上唐太宗李世民就十分贪恋女色,不会因为自己追求的女人与别人早有婚约而放弃追求,剧中有唐太宗从谏如流放弃郑氏女之事,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见过郑氏女,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贞观长歌》一剧编造的女人戏、皇子争位戏,故事虽然离奇,却并未能真正体现出大唐兼容并包的风气。

  

   三、隋炀帝遗孀萧后见证了贞观之治

  

   为了吸引观众,《贞观长歌》着力推出并打扮了几个女孩子,却编造得很拙劣低俗。

  

   《新唐书》卷83仅记有一句安康公主下嫁独孤谌,剧中却编造出安康公主与商人之子慕一宽的恋情,又编造出公主与薛延陀部酋领夷男的婚约,围绕着公主的婚恋演绎出许多情节,使安康公主成为全剧女主角。而当慕一宽被其大商人的养父告知他是隋炀帝的孙子时,大惊失色,顿时就气馁,因怕暴露身份惨遭杀害,当即遁入空门当了和尚,不敢接受安康公主的爱情,使人感到格外凄凉。编剧把慕一宽是前隋遗孤当着全剧最重要的悬念,一直到剧中才向观众道破,并道破其养父原来是前朝宦官。虽说剧情似乎是相当离奇,但却又与史实相差万里。

  

   史实是隋炀帝的确遗有子孙后代在唐朝,却并没有遭到灭门诛杀,反而受到了唐室很好的照顾,根本用不着削发为僧藏身寺庙。隋唐皇室杨、李二家本是血缘很近的亲属,隋文帝独孤皇后就是唐高祖李渊的亲姨妈,隋炀帝是李渊的亲表弟,也是李世民的亲表叔。隋炀帝在江都被左右近卫军弑杀,这些弑逆军官入唐后自以为是兴唐功臣,却没料到贞观年间均遭到唐朝的整肃,唐太宗反而下诏追封褒扬忠于隋炀帝的死士,并隆重修缮了扬州隋炀帝的坟墓。

  

   有一位真实女人的事迹更令人感到震撼,即隋炀帝的皇后遗孀萧氏。隋亡乱中她流落到突厥,十多年后的贞观四年(630),唐破灭东突厥颉利可汗之时,由执失思力护送,回到了长安,并带回了孙子杨政道,受到了唐太宗的热烈欢迎。隋炀帝的嫡孙杨政道非但没有遭到唐朝诛除,反而得到重用,他与表兄弟萧嗣业因在突厥长大,通晓突厥语言熟悉胡族风俗,成了唐朝讨灭西突厥的重要战将。执失思力也得尚九江公主,为唐征战。

  

   萧后与隋炀帝的亲生女儿南阳公主,则更早就来到长安,她的丈夫宇文士及乃江都弑逆的禁卫军首领宇文化及之弟,二人在战乱中流离都得辗转归于唐朝,宇文士及找上门来求与公主重为夫妻,但遭到了公主严拒。宇文士及之妹入宫为唐高祖昭仪,他本人后也得尚唐寿光公主,并助李世民参加了“玄武门之变”,成为贞观重臣。贞观宰相萧瑀和大臣萧璟更是萧后的兄弟。隋炀帝还有一位庶出的女儿得为李世民妃,生了两个儿子,即李恪和李愔,乃是萧后的外孙,祖孙三代一家数口在隋亡十多年后得以团聚,应该说是相当感人的场景。唐太宗能容纳前朝皇帝遗孀,连桀骜不逊长期与唐武装对抗的突厥颉利可汗被俘后都可以不杀,又怎么会去杀一个小小的慕一宽呢?拥有隋皇室高贵血统“优越”条件的慕一宽,当一位唐公主死活要嫁给他时,又怎么会不敢接受呢?

  

当萧后归唐时,也有胡人告发说萧后在虏廷时,唐有不少大臣与萧后通书信,阴谋颠覆大唐,要复辟隋朝。有朝臣提请追查,但唐太宗说:“以前天下未定,人当思隋,突厥方强,愚民无知,虽有此等事,然今天下已安,既往之罪,何须问也”。表现了唐太宗的宽大胸怀和恢宏气度。他对隋朝遗旧信用不疑,收纳胡将为已所用,更委政敌的谋士魏征以重任。特别是隋朝驸马宇文士及在前隋是个奸佞小人,入唐后为人忠厚也成了贞观名臣,并参加了“玄武门之变”,助李世民夺得帝位并倾心辅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9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