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德刚:改革30年中国的观念变革

更新时间:2017-06-29 22:24:22
作者: 董德刚 (进入专栏)  

    

   (此文系作者2008年5月的文章)

  

   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也是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很高兴在这个重要时刻到人民网来,和大家一起探讨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的主要观念变革。我谈谈个人的认识,请大家批评,然后,欢迎大家提出问题,我们一起进行研讨。

  

   我认为,长期以来,影响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健康发展的主要思想理论障碍,就是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公有制和私有制、阶级和阶层特别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许多简单、片面、似是而非的观念。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国家经历了波澜壮阔的思想解放过程。它以1978年底开展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为起点,主要针对“两个凡是”、“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等问题和困惑,以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标准、生产力标准和人民利益标准为主要理论武器,人民利益标准和生产力标准后来被邓小平概括为“三个有利于”标准,使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历史进步,促进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大发展,形成了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我们在思想观念方面取得的进步,集中体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创新,这大体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

  

   马克思主义一直是我们的指导思想,地位十分重要。可是,过去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却存在着许多的偏差,主要的问题是教条主义的问题。过去我们通常都认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每一个论断,甚至每一句话都是真理,受教条主义影响很深,这种“凡是论”的思想严重束缚着我们的头脑。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和我们党引导我们逐渐对马克思主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这主要是通过三个环节实现的:

  

   第一个环节,邓小平表达了马克思主义具有层次性的思想。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大精深、内容十分丰富,它们是不是同等重要呢?邓小平多年来一直强调,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点和基本点。按照这样一个论述,可以把马克思主义区分为两个层次或者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精髓,根本点和基本点,另一部分就是非精髓、非根本点和非基本点。我们要着重掌握它的精髓、根本点和基本点,不要过于看重那些具体结论、个别论断和个别词句。这样就把马克思主义至少区分为两个层次。类似的话,邓小平讲过很多。比如他强调,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我理解这句话可以这样解释:马克思主义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管用的,一部分是不管用的。说马克思主

  

   ————————————

  

   *此文系2008年5月9日作者应邀在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频道)所做的访谈速记稿。中国新闻网、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等众多网站转载。新华网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三大创新》为题转摘,亦被诸多网站及《江南论坛》《四川统一战线》等转载。

  

   义有不管用的部分,有些同志觉得可能不太顺耳,实际上我们只要想一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马克思、恩格斯在100多年前,在西欧的条件下,讲怎么搞阶级斗争,怎么搞暴力革命,怎么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而斗争,这些内容对我们今天显然不管用了。我们不要学那些不管用的东西,而要学对今天管用的东西。

  

   进一步说,实事求是作为马克思主义精髓,它是对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概括,它的内容也是十分丰富的,包括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历史观、价值观等等。那么,这些内容是不是同等重要呢?显然,按照现代系统论的观点也不能说它们都是同等重要的。邓小平进一步强调,在实事求是的精髓当中,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发展生产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发展生产力,强调生产力标准,强调“三个有利于”标准。这就使我们对实事求是的把握进一步深入了,抓到了它的核心和根本,这是非常重要的进步。这个方面我们很多同志,包括一些理论家,都没有充分注意到。这同我们过去对马克思主义核心的认识来比,是一个质的飞跃。

  

   过去,大家知道,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看作是阶级斗争,李大钊同志也把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看作是阶级斗争。当时,他们可能都没有看到列宁的著作《国家与革命》,如果看到的话,他们就不会这样讲了。因为列宁在《国家与革命》这本书当中说过,仅仅承认阶级斗争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因为资产阶级也讲阶级斗争,“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就是说,在列宁看来,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所以,把它作为划分马克思主义者和非马克思主义者的基本标准。列宁这个思想后来被我们注意到了,所以大家可以发现,我国解放以来,特别是在60年代,在中苏论战期间,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我们一直强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根本。现在,邓小平的重要论断就把这个认识扭转过来了。这样两种对马克思主义核心问题的理解到底哪一个更正确呢?很显然,从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来看,更强调生产力的决定作用,强调人民群众的决定作用,强调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所以应该说,邓小平关于生产力和人民利益更根本的观点,才更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本来面目,对我们今天的实践具有更直接、更根本的指导意义。而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不过都是为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人民利益的手段,这就使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认识大大深化了。

  

   第二个环节,就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强调的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马克思主义一直在不断与时俱进,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强调这个事实有什么意义呢?我理解,它的实质意义就是要求我们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一直在不断地与时俱进,所以我们必须把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特别强调的一个概念。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简约地表达了两层含义:一层含义说,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老祖宗不能丢。这是尊重历史、尊重科学、现实需要。它的第二层含义是说,单靠马列也是不够的,马克思主义必须发展。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必须发展呢?主要因为作为我们指导思想创始人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们毕竟生活在100多年以前,他们生活在什么年代?大体上相当于中国清朝的道光至光绪年间。道光年间的两位老人——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了很多书,说了很多话。很显然,道光年间的人所说的话主要是针对道光年间实际的,而现在早就不是道光年间了,世界和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对于马克思主义原有的理论绝不能简单固守。

  

   第三个环节,就是十六大以来,我们党特别强调了创新。创新当然包括很多方面,但是首先是理论的创新、观念的更新。十六大报告强调,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它强调,我们要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境界,包括大胆地吸收和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精华,反对把马克思主义同人类的其他文明成果对立起来的自我孤立化的倾向。只有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才能够科学地解释并且正确指导新的实践。马克思主义必须有新的大发展,要跟上时代,体现时代性,促进它的中国化。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体现了这个基本要求,体现了时代性,体现了和中国实际的密切结合。

  

   这是30年来我们在根本指导思想方面取得的主要进步。

  

   第二方面,社会主义的新观念。

  

   首先,我们党提出并且反复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本来,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基本设想,社会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建立的。由于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了,所以它的生产力就比较发达,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因此,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社会主义是生产力相当发达的社会主义,是工业化之后的社会主义,是彻底清除了封建主义残余的社会主义。而我们中国现阶段的社会主义情况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阶段,而是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旧中国比资本主义落后很多,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实现工业化。所以,中国现阶段的社会主义是生产力还不发达的社会主义,是工业化过程中的社会主义,是封建主义残余还严重存在的社会主义。过去我们长期对这一点没有认识,以为马克思讲的是社会主义,我们搞的也是社会主义,就以为两种社会主义是完全一样的,所以就把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未来社会的原则设想,当作施工图纸,拿到中国来硬套,结果使我们多走了不少的弯路。回顾过去,我们很多“左”的错误,都同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的理解有关。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使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豁然开朗了,我们搞的社会主义同马克思主义讲的社会主义方向是一致的,在体制和制度方面,也有某些相似之处,但是,就它的决定性基础、生产力水平来看,就它的很多内容来看,我们的社会主义同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存在着巨大的差别。所以,不能搞教条主义,不能照搬本本,我们必须从我们中国的特殊国情出发,采取更加灵活有效的方针和政策,大胆试验,大胆探索,建设一个真正有生命力和吸引力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它给我们全面把握一个社会提供一个基本的方法。过去我们看一个社会的时候,通常强调它的经济社会形态,强调它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强调它的社会制度。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已经和将要经历五种社会形态,这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这个角度当然是有道理的,是可以成立的,因为各种社会形态的社会制度确实存在着质的差别。但这只是看待问题的一个角度。

  

   看待社会形态还有另外一个角度,这就是技术社会形态的角度,它所指的是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由它决定的社会文明的一般水平。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到现在为止,大体上经历了四个大的阶段,这就是原始的渔猎社会、接着的农业社会,随后的工业社会,直到现代社会或者叫信息社会。这个角度也需要我们注意。

  

   这样两个角度,哪一个更根本呢?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都建立在一定的生产力基础之上,受到生产力的根本制约,并且归根到底是为生产力发展服务的,所以应该说,技术社会形态角度、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和一般文明发展水平的角度,才是看待一个社会更根本的角度。所以,我们不要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到处乱用。

  

   就人类文明的主要潮流来讲,还是从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再走向现代社会,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基本轨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为它服务的两条道路、两种途径、两种方式。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体现了对社会形态这两个方面的全面把握,而且把重点放到技术社会形态的方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进展。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9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