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德刚:改革30年中国的观念变革

更新时间:2017-06-29 22:24:22
作者: 董德刚 (进入专栏)  

   第二个重要的进展,就是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对社会主义进行不断地再认识。我们的认识有很多的深化和发展。我认为30年来我们对社会主义原则的认识经历了三次重大的转变:

  

   第一次重大转变,以1984年为标志,它的主要内容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在我国改革开放以前,我们通常都认为,社会主义主要是一种经济制度,它的基本原则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改革开放以来,这三条基本原则都有重大的突破,公有制由原来的一统天下变为原则上占主体地位,按劳分配也纳入到按生产要素贡献进行分配的总原则当中,特别重大的突破是我们从传统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转变到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国新时期的巨大发展,就是在这个突破当中取得的。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肯定了社会主义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实际上就是市场经济的代名词。邓小平对这个《决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写出了新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是第一次重大转变。

  

   第二次重大转变以1992年为标志,它的主要内容是从手段到目的。1992年,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提出了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重要论断,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五句话: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本质这个概念,是马列、毛主席都从来没有讲过的,它是邓小平的发明。邓小平费了脑筋、动了心思,创造出这样一个新名词,要说什么?我们从他的五句话可以体会到,他要说的是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我们搞社会主义最后到底要干什么?我们搞的社会主义对人民和国家有什么实质意义?邓小平的这个重要论断提出来以后,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几乎所有的科学社会主义教科书都全部改写了,可谓石破天惊。为什么这些教科书必须改写呢?因为过去我们的科学社会主义教科书不讲社会主义本质,不讲社会主义目的,这显然是不够的。所以,它们必须改写。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论断启示我们,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是分层次的,比较浅的层次是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特征的规定,比如公有制经济占主体地位,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专政或者人民民主专政,等等。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手段理论。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等学说,也属于这些手段理论。较深层次则是社会主义的价值取向和价值目标,也就是社会主义的目的或者本质,包括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目标理论。而科学社会主义最深层次的理论则是它的哲学基础、唯物史观。我们怎么才能科学合理地确定我们应该争取的目标或目的呢?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要从生产力现状出发,从人民的利益要求出发。

  

   手段和目的尽管总体上是一致的,但是有时候也发生矛盾,如何协调它们的矛盾,也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手段当然是很重要的,没有手段,目的不可能实现,所以,手段不可忽视。但是,目的毕竟是第一位的,手段是为它服务的一种工具。比如说我们的任务是过河,过河没有桥,是一句空话。所以桥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明确了我们的目的是过河,没有桥,我们可以找船,如果也没有船的话,我们还可以造木筏子。即使这些东西都没有,我们还可以考虑绕一下路,把这条河跨过去。所以我们可以在明确科学合理的目的以后,选择和创造新的手段。这就是我们对社会主义认识的第二次重大转变。

  

   从这个重大转变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党的基本路线强调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如果考虑到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重要论断这些基本思想,我觉得,可以考虑把它修改为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它不仅仅强调公有制、共产党领导这样一些手段理论了,而且包含了社会主义的目标理论,这样可能更全面一些。

  

   第三次重大转变,以2002年为标志,它的主要内容是从经济到全面,特别是到以人为本的深化。在社会主义目的层面上,社会主义本质的论断把它规定为“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仅仅这样的认识是不是就够了呢?恐怕还不够。因为我们都看到了,在经济发展的较低阶段上,人们确实主要追求温饱以至富裕,温饱问题以至富裕问题解决以后,人们必然追求超出物质生活的更多、更高的东西。拿我们国家现阶段来讲,社会发展问题、政治发展问题、人的发展问题都更加突出出来了,所以,在经济发展的较高阶段上,光讲共同富裕就不够了。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强调,实现人民的富裕幸福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它包含了邓小平所强调的实现人民共同富裕这样一个基本思想,同时也包含了实现人民精神生活幸福这样一个重要方面,是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全面发展的概念。按照这样一个重要论断的基本思想,我说所谓“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也没有什么神秘的,说白一点就是让老百姓普遍过好日子!这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最根本的东西。我们不能离开这个根本目的,去追求那种形式的、有名无实的、不切实际的社会主义,那毫无意义。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进一步强调,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本质要求。这样一个重要论断,被科学发展观进一步概括和提炼为以人为本。所谓“本”就是目的,我们以人的发展为目的。这里的人,当然首先和主要的是讲人民的整体,最广大人民的整体利益。但是同时也要体现在每一个个体的人身上。是以整体的人,包括其中的个体的人为根本目的。科学发展观还强调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强调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这些论述已经涵盖并且丰富和发展了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论断,体现了我们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从经济到全面,特别是到以人为本的深化。

  

   这是30年来我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方面取得的第二个主要的进展。

  

   第三个重要的进展是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有了新认识。2001年江泽民同志的七一讲话、十六大报告和很多重要文献都强调,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不同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应当彼此尊重,长期共存,在竞争比较中取长补短,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这段论述非常重要,里面包含着不少的新思想,有哪些新思想呢?我体会至少有两点新思想:

  

   第一点,它坦率地承认了资本主义制度还会长期存在下去。所谓长期共存,当然我们要长期存在下去,同时意味着资本主义制度也会长期存在下去,这是对资本主义生命力的新判断,是一个很重要的新认识。

  

   第二点新认识,这个重要论断又坦率地承认了现实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各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因此才有一个互相取长补短、求得共同发展的可能和必要。这样一些重要认识,同我们过去那种简单化、绝对化的认识是不同的,同那种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垂死,资本主义已经腐朽,资本主义很快就要灭亡,社会主义都是好的,资本主义都是坏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根本对立的关系,同这种观念是完全不同的。

  

   这样一些重要思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它集中地代表了我们党现在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关系认识的新高度,它对我们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正确地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特别是利用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第三方面,执政党建设的新觉醒。

  

   在这方面,我主要想谈两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两个转变”论。党中央对我们党的历史方位进行了长期深入的研究,得出一个重要判断,这就是“两个转变”论,也就是十六大报告所概括的,我们党历经革命、建设和改革,已经从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领导人民掌握全国政权并且长期执政的党。这个转变的话比较长,简单说,它的主要内容就是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第二个转变,十六大报告讲,我们党已经从受到外部封锁和实行计划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成为对外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这个话也比较长,简单地讲,它的主要内容是我们已经从计划经济条件下执政,转变到市场经济下执政了。“两个转变”论的含义是十分丰富的,它高度概括了我们党80多年奋斗的主要成果,集中反映了我们党现在面临的主要考验。它强调的中心思想是执政。这突出表明了我们执政党意识的新觉醒。过去,建国以来,尽管我们执政已经几十年了,但是很长时间里我们对这一点是不够清醒、不够自觉的,主要表现就是我们在执政的条件下,仍然沿用革命党的一套,仍然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仍然片面地宣传斗争哲学和造反有理。现在我们越来越认识到,革命党和执政党在很多方面是不同的,甚至在很大程度是相反的,我们必须从执政党的角度来研究我们怎样建设自己的党,来怎样发展这个党。

  

   “两个转变”论是对我们党情的基本判断,是我们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的基本根据。它开拓了我们党的建设的新视野。在此基础上,我们党提出了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加强党的建设的新思路,进而在执政理念、执政基础、执政方略、执政能力、执政方式、执政体制等许多重大问题上提出了新观点,也提供了研究其他国家政党建设的新视角,标志着我们党的建设进入了新阶段。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提出以来,我们是真正比较自觉、比较清醒地把我们党作为执政党来加以研究和建设,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

  

   有的同志说,过去毛泽东思想、毛主席关于党的建设的理论也是很丰富的,也很成熟。但是应该看到,毛主席所讲的党的建设主要是革命党的建设,而我们现在需要研究的是执政党的建设。从这个角度看,现在“两个转变”论的提出,是一个很重要的进展。这是第一个重要论断。

  

   第二个重要论断是两个先锋队统一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强调我们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个论断十分重要,它是十六大修改的《党章》对我们党的性质的新表述。两个先锋队统一论具有充分的根据,这个根据概括地可以讲三条:

  

   第一条根据是历史的根据。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28年的历史表明,我们党历来是“两个先锋队”,从为了谁和依靠谁的角度看,我们党不仅为工人阶级谋利益,而且为广大人民群众,为整个中华民族谋利益,从为了谁角度看,它不仅是工人阶级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从依靠谁的角度来看,我们主要依靠广大农民的力量,不仅仅是依靠工人阶级,所以应该说,也正是十六大报告已经讲过的,我们党从成立那天起就是两个先锋队。

  

   第二条根据是理论的根据。讲党的阶级性,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当中,最基本的观点还是实践观点、生产观点、群众观点,阶级观点要以那些观点为前提和基础,阶级、政党都只是人民群众当中的一部分,我们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第三条根据是现实的根据。就是从我们党现在所处的地位、所承担的使命来看,我们应该建设什么样的党。我们党现在处于什么地位呢?简单地说,就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作为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9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