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一带一路”经济学创立及其诸多向度

更新时间:2017-06-29 18:50:13
作者: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专题研究组  

  

   内容提要 “一带一路”战略的宏大实践客观上需要学科化的理论构建。“一带一路”建设体现的地缘经济属性和经济合作行动,是创立“一带一路”经济学的基础和依据。以共同发展理念为导向,综合运用经济学的原理、方法和手段提炼的“一带一路”经济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学科的创立对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有序推进、中国发展模式的经验推广以及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的形成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关键词 一带一路经济学 一带一路战略 中国与全球化

  

   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包含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广泛系统的合作内容,是中国通过区域经济合作参与经济全球化,扩大对外开放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是中国对当前当今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发生深刻变化、国际投资贸易格局和多边投资贸易规则深刻调整、世界各国面临发展问题依然严峻现实的一个回应与探索。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一带一路”进展迅速,但未来的深入推进,仍面临着多重风险与挑战:“当前中国面临着国内经济下行、全球贸易萎缩与国际经济振荡的结构性困局,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对我国持续性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能力、动力与政策,将会构成风险和压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地缘政治经济环境、风险治理能力、对华政策的变化与波动,美国、日本、欧洲、俄罗斯、印度等世界大国或地区强国的战略互疑、地区竞争、利益冲突等等,势必导致中国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投入成本和预期收益的不确定性进一步提升,且分摊全球性公共产品成本及其所引发的激励问题将会日益凸显。为此,创立“一带一路”经济学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理论支撑与智力支持尤为迫切。然而,“一带一路”经济学创立的客观性、必要性与可行性何在?“一带一路”作为当代中国向世界贡献的公共产品,是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方案、模式与智慧的体现,对“一带一路”建设的系统性梳理,并加以学术提炼,加以跨学科改造,进而形成“一带一路”经济学科体系,有助于对“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大问题予以及时回应,探索“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途径,为未来“一带一路”建设提供理论支撑和科学的人才培养体系,推动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建立和国际传播。

  

   一、“一带一路”经济学创立的客观基础与理论溯源

  

   回溯历史的沧桑流变,海陆两条丝绸之路是中国与沿线国家在经贸往来基础上形成的 “商贸之路、和平之路、文化之路”。审视当前 “一带一路”推进与发展的客观进程,我们认为从参与主体、基本特征、本质属性、合作机制、建设目标和初期成果等方面均体现了较强的经济逻辑,这是“一带一路”经济学理论构建的客观基础,而“一带一路”经济学就是奠基于海陆丝绸之路客观属性基础上的理论。

  

   (一)“一带一路”经济属性分析:历史分析与现实定位

  

   1.历史分析——基于比较优势原理推动商品经济发展的古丝绸之路

  

   早自先秦时期,连接中国与东西方经济交流的商贸通道已经存在。以西汉时期张骞出使西域为标志,“陆上丝绸之路”正式形成,并开辟以洛阳为起点,经关中平原、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到中亚、西亚,进而连接地中海诸国的陆上通道;“海上丝绸之路”则是起源于秦汉时期,中国以南海为中心的沿海地区,在与今天的东亚诸国贸易和文化交往过程中形成的海上通道。[1]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遗产之一是形成了中西(古称华夏与夷狄)之间的经贸沟通和文化互联,其核心属性是实现与沿线国家的和平共处、经济繁荣和共同发展。这点与后世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依赖炮舰外交,实现对落后发展中国家的血腥掠夺、等级式殖民统治、谋求帝国主义秩序的手段有着天壤之别。经史家考证,中国在西汉时期的丝绸织品向西远销至欧洲的罗马帝国之后,其价格是长安时价的五十余倍,几乎与黄金同价。而从西域运到洛阳的毛织品经过层层贸易后,同样也变得极其昂贵。因此,交易各方均能获取丰厚利润,而古丝路沿途一些原本地瘠民贫的地区,也因为居于东西方贸易通道要冲而使其地域经济大为获益。[2]例如,地处古丝路沿线的吐蕃,充分利用地理位置,加强与中原、中亚、西亚以及欧洲的贸易往来,开辟了“麝香之道”。在此国际通道上,五彩丝绸、中国瓷器和香料络绎于途,为东西方之间经贸往来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为国际贸易网络和区域经贸合作的雏形,古丝绸之路这条贸易通道曾被誉为当时全球最重要的商贸大动脉。古丝路反映了欧亚国家之间固有的经济互补性特征,通过商品交易和经贸往来,发挥了比较优势且显著提高了各自的经济福利。虽然那时欧亚各国基本处于农耕社会,自给自足的农业或畜牧业经济形态居于主导地位,但是丝路贸易通过打通贸易通道,发挥各国的比较优势,进而向四周区域和国家辐射,使得沿线各国的商品经济交易活动日益活跃,推动了国民经济相关产业的发展,为欧亚经济互利合作、共同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并造就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①]。1978年以来,我国的各项改革开放事业均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经济领域则从制度、结构到绩效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崛起的中国正在从全球性经济大国提升为经济强国,贡献全球公共产品的能力和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影响力将得到强化,中国发展模式与中国开放型经济实践的吸引力与影响力与日剧增。[3]根据中国经济的发展势态和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调整和发展的现实需求,中国迫切需要和欧亚各国进行更深度的经济合作与交流。“一带一路”倡议是秉承丝路精神致力于构建开放型全球经济的产物,使中国和沿线各国有了新的“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纽带、平台和目标。

  

   2.现实定位——从构想、倡议到行动,成为推动南南国家间经济合作的新模式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总书记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②]。“一带一路”倡议自领导层提出以来,政策逐层演进,由构想到倡议,由战略规划到实施行动,成为造福沿线国家的经济腾飞翅膀。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③],由此,“一带一路”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北京峰会期间,中国相继宣布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以支持和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建设,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④]。201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重点实施“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一带一路”又成为国家三大战略之一,其中“一带一路”为对外战略[⑤]。2015年3月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愿景与行动》是“一带一路”首次公布的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标志着“一带一路”进入了全面推进阶段[⑥]。2016年3月,“一带一路”被《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列入“十三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部分。“十三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主要分为6个方面,“一带一路”作为“深化改革开放、构建发展新体制”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产能合作、贸易升级、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方面发力,基本形成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新格局[⑦]。

  

   “一带一路”沿线多为发展中国家,处在工业化、城市化的起步或加速阶段,一些国家普遍面临着基础设施落后、建设资金短缺、技术经验缺乏的困难。而他们又具备能源资源富集,潜在的广阔市场优势,与我国具有较大的经济差异性和互补性。“一带一路”作为我国的一个经济战略构想,它搭建了一个包容性巨大的发展平台,通过互联互通,发挥地区各经济体的比较优势,实现互通有无、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经济目标。[4]从现实定位而言,“一带一路”具有三个重要的经济属性。第一,“一带一路”是一个创新性的经济多边合作新蓝图。“一带一路”是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中国-东盟(10+1)、中韩自贸区等国际经济合作形式的整合升级,也是中国发挥地缘经济优势,推进多边跨境贸易和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一带一路”提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合力打造经济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新理念,描绘出一幅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从中亚到印度洋和波斯湾的交通运输经济大走廊、东西贯穿欧亚大陆、南北与中巴经济走廊、中印孟缅经济走廊相连接的新蓝图。第二,“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对外开放战略2.0版本。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对外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受地理区位、资源禀赋、发展基础等因素影响,对外开放总体呈现东快西慢、海强陆弱格局。“一带一路”构筑了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一体两翼”新发展格局,在提升向东开放水平的同时,加快向西开放步伐,助推内陆沿边地区由对外开放的边缘迈向前沿,构成了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在交通基础设施、贸易投资、能源合作、区域一体化、人民币国际化等经济金融领域的多元合作机制。“一带一路”通过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形成新的生产网络和消费市场,通过经贸合作的制度建设,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产业经济的国际竞争力,有望逐步形成“一带一路”经济共同体。第三,一带一路作为当代中国向世界贡献的公共产品,是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中国方案与中国模式的体现。“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推动沿线国家的工业化与现代化,有利于将中国成熟的产业、技术、标准、管理模式与经验输出到沿线国家,为推动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提高海外收益开辟新的市场空间,从而有助于缓解我国国内日益加剧的产能过剩,有助于打造和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与影响力。。

  

   (二)“一带一路”客观进程的经济逻辑

  

   “一带一路”进程的推进,中国逐步从全球分工体系中的低端迈向高端,从劳动力优势向技术、资金优势转变,同时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造软硬基础设施,开拓欧亚非大市场,引领沿线国家经济共同繁荣,使“一带一路”经济学的创立具备了重要的客观性经济逻辑。“一带一路”客观进程的经济逻辑主要表现为参与主体、合作机制、建设目标和初期成果方面。

  

   1.参与主体——兼容并包性、广泛参与性、非排他性的全面开放新理念

  

“一带一路”的参与主体具有包容性共融的新经济理念特征,囊括了国家、地区、企业、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等要素。虽然按照官方最初规划,“一带一路”涉及到6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是现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到“一带一路”共建中。截至2017年2月,中国已与7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完成“一带一路”战略对接,30多个国家同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自2015年3月中国政府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以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9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