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刚:毛泽东深通兵法和军事化管理

更新时间:2017-06-19 16:51:22
作者: 袁刚 (进入专栏)  

  


   中国古代兵书是思想智慧的宝库,从《孙子兵法》到《曾胡治兵语录》,历代史籍辑录的兵书有3380部,23503卷;目前尚存2308部,18567卷;如果加上其它散佚的,中国古代兵书估计在4000部上下,约3万余卷,是一座黄金宝库,也是人类共有的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孙子兵法》作为"百世兵家之师",造就了我国历史上一代又一代将帅和军师,从曹操到曾国藩,历代将帅都熟读研习《孙子兵法》。《孙子兵法》等传统兵家著作也造就了共和国的将帅,甚至与中国革命也关系很大,毛泽东就深通兵法,对《孙子兵法》深有研究,是大军事战略家。兵法现在也广泛地运用于现代经营管理各领域,中外学界业界都很推重。毛泽东更是将兵法用于干革命、搞建设,结果是一胜一负,有许多历史经验和教训值得总结。

  

   本文是给MPA公共管理硕士研究生班上课的讲义,凡征引史籍资料及前贤见解均未加注释,尚希读者鉴谅。

  

                    一、毛泽东与湖湘兵学

  

   革命领袖毛泽东自小熟读古书、兵书,从《孙子兵法》到《曾国藩家书》、《曾胡治兵语录》,都自小诵读。毛的母家文氏是读书人家,少年时代的毛泽东曾向表兄文咏昌借阅过郑观应的《盛世危言》,且放在家中读了很久。郑观应很早就提出"商战",在自序中郑氏说:"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此言虽小,可以喻大"。毛泽东对此十分欣赏。20岁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毛泽东听过国文老师袁仲谦讲湖南人魏源作的《孙子集注序》。魏源是鸦片战争时和林则徐一起最早开眼向洋看世界的先贤,著有《圣武记》、《海国图志》等兵书,提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主张,对后代人影响深远。毛泽东十分喜欢这门课,作了详细的课堂笔记,他在青少年时代就对中国传统兵书有浓厚的兴趣。1916年6月26日毛给同学萧子升的信中,就湖南响应蔡锷在云南起兵反袁帝制中首先宣布独立一事作评论:"……湘省独立之功,不在云贵首义之下。岂特地有所必取,城有所必攻,南北成败之枢纽在是焉耳"。其"地有所必取"等句,即出自《孙子兵法》"九变篇",原文是"涂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取,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所论战局时事说明青年毛泽东独具慧眼,那时的毛"恰同学少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以《孙子兵法》军事战略观点分析了当时湖南独立在推翻洪宪帝制中的"成败之枢纽"作用。这是因为湖南地处南北军事之要冲,为云贵蔡锷南军北进之必取,亦为袁世凯北洋军所必守,湖南倒向护国军宣布脫离北洋政府而独立,对云南蔡锷来讲,的确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在举国反对声中,袁帝制不久即轰然而垮。

  

   据毛的秘书也是湖南人的李锐后来说,毛泽东"早年读过的一些书,不论是经典古典,还是传奇小说,如《孙子兵法》、《左传》、《曾胡治兵语录》、《三国演义》、《水浒》等等,都曾经给他的战争生涯以最初的启发"。青年毛泽东与他的老师也是后来的岳父杨昌济先生,都十分佩服他们的湖南老乡"中兴名臣,一代儒宗"的曾国藩,现存1917年8月23日毛致同乡黎锦熙的信中,曾写道:"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美无缺"。上世纪六十年代毛又在多次场合讲到曾国藩是地主阶级中最厉害的人,是消灭太平天国用力最多的人,称赞多于贬抑。《曾胡治兵语录》是中国古代兵家最后一部兵书,作者蔡锷也是湖南人,他辑录了剿灭太平天国的湘军创始人曾国藩、胡林翼的一些治兵言论,编成语录体兵书,用作云南讲武堂教材,其学生中就有共和国开国元帅朱徳。曾、胡也都是湖南人,李锐说:"有名的湖南人蔡锷于1911年编有《曾胡治兵语录》,就是一本毛认真读过的书"。大家都知道毛有字曰润芝,其取名可能与他所喜爱的《曾胡治兵语录》有关,因为胡林翼有号曰润芝,或许是出于对这位同乡先贤的崇敬,也可能是对其兵学思想的推崇,毛给自己也取字润芝。

  

   近代湖南自魏源、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王闿运,一直到黄兴、蔡锷、杨度等,出了众多兵家将帅和纵横捭阖之士。从儒将曾国藩创办湘军剿灭太平天国,立事立功,到民主革命先烈先贤谭嗣同、唐才常、黃兴、蔡锷,为宪政民主拼杀,近百年来兵学气氛浓厚,儒林士人知识界讲究经世致用,研习兵学实学,形成近代湖湘兵学氛围,并相沿而成为传统,对青年毛泽东影响极大。现存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学习时所作课堂笔记《讲堂录》中,就写有:"孙武子以兵为不得已,以久战多杀非理,以赫然之功为耻,岂徒谈兵之祖,抑庶几立言君子矣!"表现出毛对孙子十分推崇。毛并抄录《孙子兵法》:"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善用兵者,无智名,无勇功"。又评论说:"孙武,吴羁旅臣耳,吴不能尽其说,故功成不受官"。这些笔记言论说明青年毛泽东认真研读了《孙子兵法》,可谓深得其道,入了门是行家,对兵学有独到深刻的理解,其对孙武的评价也很有见地,许为"立言君子"。

  

   毛泽东早年也有从军经历,辛亥革命爆发时,毛剪辫明志,立即报名参加湘军,投笔从戎,并很快开赴武昌前线支援首义的湖北新军,但革命很快胜利,作为士兵的毛一仗未打就很快退伍回湘重新读书了。虽未打仗但从军经历必定使毛加深了对军事的认识,以后天下战乱,军阀混战,更使立志救国的毛加強了对中国传统兵学的研习。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的校长易培基,也是一位湖湘兵学研习者,且颇具功力。他写的《读孙子杂记》长篇学术论文,于1919年5月在《国故》期刊上发表。毛泽东与易校长过从甚密,必定是读过这篇论作,并有可能在一起切磋。易培基校长不但自已研习兵法,而且主张学生也要学点军事,在校内组织了"学生志愿军",把学生编为一个营两个连,毛被委任为"军官",是一连上士连长。湖南一师除在课堂讲授《孙子兵法》和《曾胡治兵语录》等兵书外,还在课外搞军训,学习军事技能。"学生志愿军"的宗旨为:激发爱国思想,提倡尚武精神,研究军事学术,实施军国民教育。如此浓厚的学军尚武校园文化,使学生时代的毛泽东深受近代湖湘兵学传统的熏陶,以一介书生谈兵论战,而立志救国。"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毛也的确以安天下、济苍生为已任,他曾与同学萧子升不带分文沿洞庭走数县行乞考察民情,又故意在喧嚣闹腾的街市聚精会神地读书,以托钵苦行僧的形式刻苦磨炼自已。

  

   近代湖湘兵学是以曾国藩治湘军为主要内容,蔡锷编《曾胡治兵语录》,分为将材、用人、尚志、诚实、勇毅、严明、公明、仁爱、勤劳、和辑、兵机、战守等十二章,并加了不少按语,上引《孙子兵法》,下述自己的见解。而作为儒将的曾国藩,十分重视对将士灌输儒家意识形态,用我们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加强政治思想工作。蔡锷就十分推重曾氏"带兵如父兄带子弟"的思想,后来的国共两党治军,也都有意无意地受到其影响并加以运用。蒋介石就十分看重《曾胡治兵语录》 ,不仅将其印发为黃埔军校教材,而且亲自增补了"治心"一章,而所谓"治心",就是思想政治工作。抗日战争时期,延安八路军《军政杂志》曾于1943年出版了《增补曾胡治兵语录白话句解》,1945年又在共产党领导的山东军区重印。蒋介石增补的《曾胡治兵语录》,能在反蒋气氛浓烈的共产党管区出版,应与中共高层毛泽东的重视和喜欢这本书有关,沒有毛的首肯,此书能出版确乎是难以想象。

  

   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毛泽东早年写过强身健体论体育的论文,自已坚持冬泳、冷水浴,要以強健的体魄迎击革命的大风暴。五四运动前夕他追随老师杨昌济先生北上,来到北京大学半工半读,又受到各种激进主义的影响。主义是虚的,兵法则是实的!兵法来自战争经验的总结,真刀真枪,死人流血,来不得半点的虚玄,讲的都是实在话,硬道理。而主义当时则是多如牛毛,且越谈越玄。兵法和主义,一实一虚,对毛泽东都产生过重要影响。

  

   毛在北京研习并信奉过无政府主义、空想社会主义、泛劳动主义、新村主义等,参加了少年中国学会和工读互助团。当时社会主义最时髦,无政府主义最走俏,克鲁泡特金为思想界的皇帝,克氏所著《互助论》竟取代严复译《进化论》,而为中国热血青年所追捧。1919年12月成立的工读互助团即"本互助之精神,实行半工半读",并规定:"所得归公,各尽所能,团体供给"。并声称要以此模式改造中国。毛泽东在北大热切地参加了工读互助运动的筹备,不久回长沙办夜校、新民学会,宗旨也是互助。毛还在岳麓山筹办新村,后又办"文化书社","投资不收本,永不要利息,财产公有"。这些虚玄的思想一直印记在毛泽东的脑海,建国后大办人民公社,大办公共食堂,上世纪六十年代毛发表"五七指示",又指示亲近侍卫汪东兴在江西办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一边学习一边劳动,几乎是当年工读互助团的翻版。

  

   但毛泽东也讲实事求是。1919年7月北大教授胡适针对学风浮躁,主义如毛,发表了著名的《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一文,引发争论。这场争论后来纳入中共党史框架时被说成是胡适反马克思主义,而遭到李大钊痛批。其实当时空泛的主义最盛是无政府主义,有一个姓李的四川人,因崇拜俄无政府主义大师巴枯宁和克鲁泡特金,从其名中各取一字,给自己取名曰巴金。胡适主张少谈些的是泛指诸多空洞的主义。而陈独秀、毛泽东也都赞同"多研究些问题"。如陈独秀说:"我敢说最进步的政治,必是把社会问题放在重要地位,别的都是闲文"。毛泽东则组织"问题研究会",拟定了《问题研究会章程》,并细化为七十一大类具体问题,准备作深入研究。同年留法勤工儉学运动起,毛选择留在国内研究实际问题,而沒有随大流。毛泽东也标榜主义旗帜,但更重视研究实际问题,在虚实之间,毛更看重实。毛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从北方"送来"的主义一旦为毛所信仰,也就告别了其它许多虚的主义,使其一生成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按共产国际的部署,与国民党合作搞国民革命,1927年国民党蒋、汪先后"清党",中共开始搞独立的武装斗争。"八七会议"面对严峻形势及党内左、右倾玄谈,毛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一句相当直白的硬道理,是一句大实话,也蕴涵着兵家智慧。毛泽东向党中央请求回湖南做"绿林"工作,率领一支工农武装上井冈山,创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勉从虎穴暂栖身,说破英雄惊煞人"。35岁的毛泽东滿腹韬略,审时度势,提出"农村包围城市"革命大战略。上山时毛是不是随身带了一部《孙子兵法》不可详考,但他的确是运用孙吴兵法来指导革命战争,连续击破国民党军三、四次大围剿,以少胜多出奇制胜,打了不少胜仗,并总结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十六字口诀,被誉为"游击战之父"。十六字令在当今商战中也被广泛运用,被改成"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廉,人廉我转"的新十六字诀,用以指导厂家灵活经营,不断创新。德国著名政治学家卡尓·施米特写了一篇《游击队理论》,对毛泽东游击战十六字令大加赞赏,认为其理论简洁有力,充满谋略。

  

兵法不讲乌托邦,来不得半点虚玄,用兵出招要的是过得硬的本领和智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7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