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剑华:奠基物理主义

更新时间:2017-05-25 00:35:28
作者: 梅剑华 (进入专栏)  
因为在他看来,物理的相似性奠基了心理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是源自性质之间的共享。不同的性质共享了某些东西,因此相似。性质和因果也相关。既然功能主义主要从因果角度定义,那么性质也就变得重要。我们也可以把类型当作性质,把事件当做在某一确定时刻具有一个性质的东西。以疼痛为例,假设你不小心坐到了钉子上,感到了疼痛,疼痛令你紧张,情不自禁叫出一声“哎呀”。我们可以这样定义疼痛:处在疼痛之中=处于某种状态,这个状态是因为你坐在钉子上而引发的,并进而导致了其他状态,这些状态复合在一起,导致了你的一声叫喊:“哎呀!”用量化形式来表示这个功能定义:处于疼痛之中=x处于疼痛之中=成为x使得存在两个性质p和q,如果坐到了钉子上导致了其中一个性质,那也会同时导致另外一个性质。并且,这两个性质会联合导致你的叫声“哎呀”且x处于p状态之中。

   前已述及,布洛克追随范恩,认同形而上学和本体论之间的区别,形而上学就是对世界基本结构的研究,本体论是世上存在何物的研究。本体论的物理主义者否认世界上有非物质的东西。形而上学的物理主义者认为疼痛经验奠基于物理性质,相关物理机制揭示了疼痛经验。这两种物理主义立场是互相独立的:一方面,如果本体论物理主义为真,形而上学物理主义可能为假。如果取消论是成立的,那么就不存在心物的奠基关系了。另一方面,本体论物理主义可以为假,形而上学物理主义却可能为真。例如,世界上可能存在非物质的东西,但这个非物质的东西却有一个物理基础。这个区分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形而上学物理主义可以相容于某种形态的二元论、副现象论。

   遵循这种区分,功能主义可以成为一个形而上学论题,而不用承诺本体论论题,换言之,功能主义可以为二元论和物理主义所共享。当我们说疼痛是物理的时候,其实是说疼痛有一个对应的物理性质,拥有疼痛是被这个物理性质所奠基的功能性质。 按照路易斯的理解,疼痛是一个非严格指示词,既可以指称我们身上的物理状态,也可以指火星人身上的物理状态。但拥有疼痛是一个严格指示词,它挑出二阶性质:满足具有疼痛因果作用的性质。

   从布洛克这种新功能主义立场来看,当金在权认为某些心智状态可以被功能定义的时候是一个功能主义者,当他认为感受质不能被功能定义的时候是一个二元论者。路易斯其实主张火星人的疼和疯子的疼都从不同角度抓住了疼的本质。

   一个人可以针对某类心理状态是一个形而上学物理主义者,针对另外一类心理状态是形而上学功能主义者,那意味着他可以是一个二元论者。例如,“爱听摇滚”可以是一个功能甚至行为状态,即便具有某种现象性质是一个神经状态。布洛克认为,还原的物理主义必须满足两项条件:形而上学的物理主义条件和本体论的物理主义条件。如果还原的物理主义不能满足形而上学的物理主义条件,那仍然是失败的。实际上,他认为,还原的物理主义忽视了形而上学条件(奠基),这是他批评所在:还原的物理主义必须严肃对待心理现象,而不是简单将其还原。

   金在权拒斥了形而上学物理主义,他认为心理性质仅仅是名义上的性质,实际上根本不是什么具有因果效力的性质,而仅仅是例示了功能甚至行为的概念。金在权的还原的物理主义更接近于消除主义,与疼痛的形而上学基础无关。布洛克用奠基计划取代了堪培拉计划,同时用奠基修正了功能主义。奠基计划为物理主义和二元论者所共享,功能主义也可以为这两个对立立场所共享。实际上,布洛克用奠基发展了功能主义学说,为理解心身关系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三、反物理主义论证与奠基解释

  

   心灵哲学中的一个主战场是物理主义者和反物理主义者之间的争论(现象意识、心理因果、意向性等领域)。物理主义者主张心物关系是必然不可分割的(先天同一、后天同一、伴随、实现等),因此反物理主义者构想了不同的思想实验试图说明心理事项和物理事项之间存在一条鸿沟:从本体论上讲,意识和物理过程可以独立存在;从认识论上讲,对物理事项的解释并不能解释与之相联的心理事项。

   谢弗提出了一个不太常见的观点:物理层面和化学层面的关系与物理层面和现象层面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一般认为心物关系是晦暗不明的,而物理化学层面之间的关系是明晰的。但谢弗力图让我们相信,其实物理化学层面的关系也是晦暗不明的,心物关系、物化关系一明俱明,一暗俱暗,解释鸿沟并非仅仅存在于心物之间,而是普遍存在。论证大致分为三步:(1)说明为什么物化方面的关系和心物方面的关系是同样的。(2)这个相同的关系是奠基。(3)奠基可以通过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e Equation Model)来刻画。

   以水的分子结构为例,一方面,在H、H、O和H2O之间存在一个标准的联系,可以通过清楚明确的物理和化学理论来说明;另一方面,对于物理层面和现象层面之间的联系,缺乏清楚明确的基础理论来说明。谢弗认为并不存在这一对比,解释鸿沟普遍存在。H、H、O原子和H2O分子之间也有一条鸿沟。通常解释鸿沟产生的原因是,物理和化学之间的关联方式与物理和心理的关联方式不同。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对物化机制解释中所需要的整分原则(mereological principle)太熟悉了,以至于忘记其存在;另一方面是我们对解释心物关联的神经科学太陌生了,以至于忽视其存在。

   读者一般会疑惑,通常的类比不是在水=H2O和疼痛是C神经元激活之间展开吗?谢弗并不关注水=H2O这种概念联系,他更关注的是H、H、O和H2O之间的整分联系,他认为这里存在一条整分的鸿沟(mereological gap)。

   既然鸿沟是解释引起的,不妨对解释做一点界说。解释是一个三元结构:包括基础/原因、联系和结果。以因果解释为例,起因是石头砸了玻璃,联系是自然律,结果是玻璃碎了。形而上学解释中具有相同的结构:基础(更基础的条件),原则(奠基的形而上学原则),被奠基的(更少基础的条件)。逻辑解释中也有相似的结构:前提、推理规则和结论。这三个领域中的结构绝非偶然巧合,结构的相同可以说反映了解释的本质。

   解释鸿沟与晦暗相关,或者说晦暗是造成鸿沟的原因,这个晦暗性需要在三个层面上来说明:可设想性、逻辑可能性和认识的先天性。谢弗这样定义晦暗:基础状态和被奠基的状态之间的联系是晦暗的当且仅当“基础状态出现了而被奠基的状态没有出现”这一命题是可设想的/逻辑上可能的/不是被先天排除的。物理-化学关系和物理-意识关系都在上述三种意义上是晦暗的。谢弗认同二元论者对心物关系的基本看法:心物之间的关系是晦暗/神秘的,进一步提出来在H、H、O和H2O之间的关联也是晦暗的。

   首先,他试图说明H、H、O三个原子有可能构成或不构成任何东西。如果我们把H、H、O和H2O的关系看成是部分之和构成整体的关系,那么普遍主义者会认为每一个不同的元素都存在一个融合,虚无主义者会认为没有一个元素构成一个融合。如果你认为H、H、O三个原子组成了H2O,那么你持有普遍主义观点;如果你认为H、H、O三个原子不能组合成任何物质,那么你持有虚无主义观点。目前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支持一个理论而反对另外一个理论,普遍主义和虚无主义两种观点在形而上学上都是自洽的。用上述三种概念来说,虚无主义是可以设想的,是逻辑可能的,也不是可以先天被排除的。虚无主义观点在心物问题上和物化问题上是一样的,我们都可以质疑二者关联的明晰性,实际上它们都是晦暗不清的。如果虚无主义不能被证明为假,那么从H、H、O三个原子到H2O之间的关联就是晦暗的,二者之间存在解释鸿沟。

   其次,即便H、H、O三个原子并不如虚无主义立场认为的那样什么都不构成,而是构成了某物,那也不能表明它们所构成的物质就一定是H2O。这里要引入一个形而上学概念:性质遗传(property inheritance)。比如,质量这个性质在原子层面和分子层面都有,但有的性质在原子层面具有,到了分子层面就消失了。谢弗论证,至少有一些性质遗传的形而上学原则是晦暗的。以质量为例,我们引入一个竞争的假设——空无主义(zeroism):所有的融合或构成的物都是零质量的,没有加速度,甚至不占有空间位置。不难看出空无主义也是可设想、逻辑上可能的、不能被先天排除的一种立场。空无主义和牛顿力学定律也是一致的,如果聚合物没有空间位置,也就没有距离,没有分力作用于该聚合物,因此F=0。另一方面,既然聚合物没有质量,就没有加速度,ma=0。在基础层面的原子也同样遵循牛顿定律,因为聚合物不影响其组分的质量、位置和加速度。

   至此,谢弗论证了物化关系和心物关系一样是晦暗的,由此可以推知,我们不能因为心物关系的晦暗来质疑物理主义。这只是对奠基做了一些基本的解释。谢弗的新意是利用最近贝叶斯因果理论的结构方程模型来刻画这种奠基关系。

   结构方程模型本来是用来说明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谢弗将这个模型应用到心物关系上。其要害是看到了两个不同层面之间关系具有和因果模型中相同的结构。贝叶斯因果模型的一个基本预设就是:原因和结果之间的关系是非对称的,原因决定了结果。因果模型可以由一个有向无环图(directed acyclic graph,简称DAG)来表示。每一个节点表示变元,连接节点之间的线段表示变元之间的联系,线段的箭头表示方向。不同节点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家族中的先祖和后代的关系做比较,先祖决定了后代。相邻节点之间的关系就是父母和儿女的关系,父母决定了儿女。因此,形而上学的基本层面和非基本层面之间的关系(比如物理层面与化学层面、物理层面和意识层面等)可以通过这种结构方程模型来刻画。在这个模型中,外生变元表示独立条件,内生变元表示依赖条件。结构模型是一个三元结构S=<U,V,R>。U是外生变元的集合,V是内生变元的集合,R是一个从每个属于U和V的变元映射到与该变元进行对比分配的、至少含有两个元素集合的函数。最后一句话稍显拗口,表示某一个后代和他/她的先祖之间的关系(也很可能是每一个子女和她/他父母之间的关系)。一个因果图模型的最基本单元是至少包括三个变元,才有从一个变元到另外两个变元之间的映射。这实际上是因果马尔可夫链条的扩展。以语音识别为例,我们可以假设说话者说出的任意一个句子都是一个马尔科夫链条,即句子中的每一个字符都只能由它的前一个字符所决定。结构模型把字符/节点之间的链条关系拓展成网络关系。不难理解,马尔科夫链条,只存在一个变元映射到另外一个变元的函数。一旦拓展成网络,就至少要有三个变元。马尔可夫链条是因果模型的一个特例。

   需要注意几点:1.奠基物理主义并不考虑抽象对象数学、虚构等。2.奠基物理主义不考虑如何定义物理概念。 3.假设自然的底层是物理事物。基础物理学对世界基础构造的解释以及神经科学对大脑的解释并没有一锤定音,所以是一种假设,尽管很有可能是真的。4.奠基物理主义并不是要提供关于物理主义的一般刻画,实际上,它是针对鸿沟论证提出的一种物理主义。5.奠基的含义是形而上学,而非自然的。它提供了理解心物必然关系的一种框架。

   现在可以看看可设想论证:

   (1a)心物分离是可以设想的。

   (2a)如果心物分离是可以设想的,那么心物分离就是可能的。

   (3a)心物分离是可能的。

   (4a)如果物理主义为真,那么心物分离就是不可能的。

   (5a)物理主义是错误的。

相应地,我们可以考虑物质的物理层面和化学层面之间的关系,我们也可以构造一个类似的反物理主义论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467.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