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俊祥:民主抑或公平:政治研究的人本价值选择

更新时间:2017-05-22 17:46:52
作者: 刘俊祥 (进入专栏)  
博爱、民主、以人为本、公正、法制、制衡等;政治价值体系包括自由、平等、秩序、正义、民主、法治;政治价值内涵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现代国家共享进步和合理的政治价值,有稳定、繁荣、效率与国民财富、公平、民主法治、永续发展等;政治价值由政治民主、政治自由、政治平等、政治秩序、政治权利、政治正义等多种范畴构成;人必须追求幸福、正义、崇高(或善、美德)三大政治价值;政治发展的价值取向是稳定、效率、民主;共同利益最大化是人类的根本政治价值;中国的政治价值取向主要表现为民主性、法制性、参与性和稳定性;核心政治价值,不是 “平等、自由、人权”,而是 “劳动优先、共同富裕”,“公平正义”,以及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等。其次,国内学者还从利益需要与政治价值的关系角度对政治价值的结构体系进行了逻辑建构。譬如,丁志刚认为,政治主体的政治需求是多方面的,因此,政治价值的内容必然是多样和复杂的,而且,多样性的政治价值往往形成一个价值体系,以满足政治主体多方面的需要。如政治主体既有对生存、安全、秩序、稳定的需求,又有对自由、平等、发展、进步的需求。这些多样性的需求,反映在政治体系当中,就要求政治制度和体制能有效提供这些“公共物品”。15燕继荣提出,“正义、权利、自由、自治、民主、平等、福利、宽容等观念是现代价值体系构成的基本要素。”16在此基础上,他还对政治价值体系的结构关系,进行了逻辑性的构建。}

  

   修改为以下内容:{政治对人所能创造、分配、追求和实现的利益(物)或价值(物),都是政治的价值,即政治价值。在现实政治生活中,政治对人的多种利益性决定了政治价值的多样性。丁志刚认为,政治主体的政治需求是多方面的,因此,政治价值的内容必然是多样和复杂的,而且,多样性的政治价值往往形成一个价值体系,以满足政治主体多方面的需要。如政治主体既有对生存、安全、秩序、稳定的需求,又有对自由、平等、发展、进步的需求。这些多样性的需求,反映在政治体系当中,就要求政治制度和体制能有效提供这些“公共物品”。15国内学者对这些多样性的政治价值有不同的概括和列举,譬如,燕继荣认为,“正义、权利、自由、自治、民主、平等、福利、宽容等观念是现代价值体系构成的基本要素。”16概括起来,人权、自由、平等、公平、正义、民主、法治、善、博爱、幸福、和谐、秩序、安全、稳定、繁荣、效率、以人为本、共同利益最大化等,多被看作是人类的核心政治价值。也有观点认为,中国的核心政治价值,不是 “平等、自由、人权”,而是 “劳动优先、共同富裕”,“公平正义”,如此等等。}

  

   (三)从人的政治主体性结构可以演绎出政治的人本价值系谱

  

   政治的人本价值,是为了满足人的政治主体性利益需要,反过来,人的政治主体性利益需要又决定了政治人本价值的内容与形式。因此,根据人的政治主体性,可以演绎出政治(研究)人本价值的要素、结构及其系谱。

  

   简要地说,人的政治主体性,是指人作为政治主体的根本属性,或者说人具有政治主体的本性。从人的主体性类型的视角,可以将人的政治主体性划分为本原政治主体性、实践政治主体性和价值政治主体性这三个层面。所谓人的价值政治主体性,就是指人与政治之间是一种价值关系,人是价值主体,政治是价值客体,人类之所以需要政治,在于政治能够为人的主体性实现发挥积极的效用(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是政治的价值主体,人是政治的价值目的。从人的主体性结构的视角,可以将人的政治主体性划分为人格政治主体性、个体政治主体性、群体政治主体、交互政治主体性和共同政治主体性这五个层次。

  

   将人的主体性类型和结构这两方面结合起来,就能够推演出政治客体对主体的人所具有的价值类型与结构。譬如,人是政治的价值主体,这要求政治保障人之为人的最基本人格,由此派生出人权;人具有个体政治主体性,这要求政治保障人作为个体的主体价值,由此派生出自由;人具有群体政治主体,这要求政治保障人的群体主体价值,由此派生出民主;人具有交互政治主体性,这要求政治保障人的交互主体价值,由此派生出公平;人具有共同政治主体性,这要求政治保障人类的主体价值,由此派生出人类解放。于是,就派生形成了人权、自由、民主、公平以及人类解放的政治价值序列。另外,人作为政治主体,其需求是多种多样的,也是可以分层次的。如果借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从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和归属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这五类由较低层次到高层次排列的人类需求,则可以对学者们所列举的上述诸多政治价值,进行需求层次的分类和分析。总之,根据人的政治主体性的需求、类型和结构,可以演绎出政治(研究)人本价值的要素、结构及其系谱,从而,对政治的人本价值进行系统而深入的研究。

  

   三、政治研究的民主或公平价值选择

  

   在政治的价值系谱中,民主与公平及其价值位阶问题,尤其为学界所关注。甚至有国内学者将政治研究等同于民主研究,将政治的价值追求局限于政治的民主化。但是,如果从人本政治理论的视角,我们可以看到,政治研究不仅要坚持“民主政治学”以追求“权力民主化”,更要注重“公平政治学”追求“利益公平化”,而且,公平是比民主更高位的人本政治价值。

  

   学者们对于民主是否是政治价值以及是什么政治价值的问题,有不同的界定和观察分析。大致说来,主要有如下几类观点:(1)认为民主不是价值,只是政治技术手段。(2)认为民主始终都是(或只是)一种价值的存在。(3)认为民主具有二重性,既是目的(价值),也是手段(工具)。即是说,民主不仅是实现自由、人权、尊重、平等、公平的方式,而且民主本身也是与此并列的人类追求的价值。(4)认为民主是彰显人民主权以及公民权利的工具性价值。譬如说,民主具有集中民意、纠正错误、促进稳定、防止腐败和调动积极性等功能和价值;现代民主是对理性、自由、平等、权利、包容等价值精神的张扬;多数人的意志、人的尊严和权利、公益、自由、平等、秩序、安全等是民主所包含的基本的价值追求。这即是说,民主是实现其它价值的价值,民主作为一种政治价值诉求,它同时也是实现社会和谐、公正、自由、富强的一种方式。

  

   对于民主和公平作为政治价值的相互间关系问题,学者们也有各自不同的看法。譬如,(1)认为民主与公平无关,政治民主与社会公平收入不平等之间不存在特别显著联系,政治民主不会导致不平等。类似的观点还认为,平等(是指社会、经济方面的平等)与民主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追求,平等价值与民主的价值无法相互取代,因此,平等和民主之间不可通约,有必要将民主从平等的范畴中独立出来。(2)认为平等与民主之间具有紧密关联性,平等是民主的基础和保障,协商民主就是自由、平等的公民的政治协商过程,因而,可以将民主纳入平等范畴。(3)认为民主内含平等价值,民主包括平等的原则,民主意味着政治(权利)平等,民主在本质上要求人们之间的平等,因此,民主有助于实现平等,民主对公平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民主可以降低社会不平等或提高社会平等。(4)认为存在前民主的平等与民主的平等,即“有些平等早在民主之前就已存在,与民主没什么关系。只有把平等主义理想提升为民主理念的突出象征这种地位上,平等和民主才吻合起来。”17(5)认为公平是高于民主的价值,经济不平等会有损于民主,现代民主寻求的是一整套“公正的平等”机制。即公正是政治价值的最高属性,公正是一种均衡的价值体系。从体系建构的意义上,构建面向现实问题的公正理论,不但具有价值模式效益,而且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成熟标志。18(6)认为平等与民主的关系可能会从结盟走向分裂甚至互相侵害。即是说,平等与民主本应形成天然的同盟关系,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平等与民主的关系并非如此融洽。实际上,精英主义民主、多头政治下的民主会侵害平等,这种受挤压、遭扭曲的民主会成为维护不平等的经济社会现实的工具。而且,官僚主义下的平等还会侵害民主,对社会经济方面平等的过分追求,其结果却是民主的丧失。19

  

   对于民主是否是政治价值以及民主与公平的价值位阶关系问题,学者们的上述观点,似乎分歧颇大甚至对立,各有理由但也缺乏说服力,因此需要学界进一步的研究。对此,笔者认为,如果从政治的人本价值角度入手,则可以从如下三个层面推进这项研究工作,即政治研究不仅要追求“权力民主化”,更要推进“利益公平化”,还要论证公平是比民主更高位的人本政治价值。

  

   政治研究不仅要追求“权力民主化”,更要推进“利益公平化”,这是政治人本价值追求的必然要求。首先,利益公平化理论是区别于权力民主化理论的当代新理论。传统的权力政治观,特别倡导和追求“权力民主化”,即是以权力观及其理论方法观察分析社会政治现象,以权力作为政治的本质核心,以权力民主化作为政治发展的价值目标。在中国政治学界,有的学者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政治观局限于近代狭义的权力政治观,仅仅以“民主话语”来界定政治学的研究对象范围。而根据当代广义的利益政治观,政治学不仅要关注和研究权力及其民主化,更要关注利益及其公平化,研究社会利益的权威性分配。从广义上讲,“政治关心的是整个社会资源的产生、分配和使用。……按照这种政治观念,政治发展研究的核心问题就是,怎样确立一种公平合理的分配机制,保障社会资源的有效供给和合理使用,以钝化资源有限性与需求无限性之间矛盾的尖锐性。”20从这个意义上,“利益公平化”理论,特别强调广义政治的利益关系分析方法以及政治的利益本质、政治的利益分配功能以及政治的公平价值追求的理念理论,认为政治以利益为本就必然要倡导公平价值,政治的本质核心不是权力民主化,而是利益公平化。

  

其次,利益公平化理论深化并提升了权力民主化理论。从逻辑上讲,公平或平等在本原上优先于民主,政治源于人类对公平的需要,而公平或平等的政治需要才导引出民主的产生。列宁曾说过:“民主意味着形式上承认公民一律平等,承认大家都有决定国家制度和管理国家的平等权利。”21基于广义的利益政治观,王浦劬也认为,平等先于民主,民主“在于它承认公民政治上拥有平等的权利,并从制度上规定这种平等的权利能够得到实现”。因此,“可以把民主定义为在特定的经济关系和利益关系基础上,保障公民权利得到平等实现的政治形式”。22美国民主论者达尔则强调指出,民主与平等之间是内在关联和互动的。一方面,政治平等的存在是民主的一个基本前提,“如果我们相信民主作为一个目标或理想,那么我们明确地表示,我们必须视政治平等为一个目标或理想”。另一方面,理想的民主必须是平等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民主必须以公平为核心内容和价值目的。“只有统治国家的政治制度——合法性和它的政治制度来源于政治平等的理想——是民主的,政治平等才能实现。”他这里所论证的政治平等在本质上是利益公平,即是指“所有人都具有平等的内在价值,没有一个人在本质上优越于其他人,每个人的好处或利益必须给予平等的考虑”。23由此可见,虽然民主与公平的关联可以有多种形式,如民主不公平、民主并公平、公平不民主、不公平并不民主。但从理想上讲,公平的民主却是最完美的关联形态。实际上,将民主理解为民有、民治和民享,就已经肯定了民主包含“民享”即人民共享利益,这也表明民主与公平之间具有内在的关系,理想的民主就应该是保障民享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民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4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