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柯华庆:党规是法治中国的核心

更新时间:2017-05-02 23:46:43
作者: 柯华庆 (进入专栏)  

  

   摘要:“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规能否对党员及其党组织的规范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关系到党员的德能和党组织的凝聚力,关系到中国共产党能否对全国人民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因此,党规是法治中国的核心。

  

   关键词:党导国  差序格局 社会共容论 差序法治 克己尊法 克己崇德

  

   自从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党内法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中的一部分以来,政治界、政治学界和法学界对于党规的性质和定位的争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既有从权威文件中解读党规的,也有从自己臆想中给党规定位的;既有从实证角度理解党规地位的,也有基于不同理论对党规的规范定位。有些人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角度谈的,也有些人混淆视听,从而形成了关于党规话语的混乱局面。关于党规的讨论中最根本的问题莫过于党规与国法的关系。这一问题之所以根本是因为其关涉社会主义法治的性质,资本主义法治理论中根本没有这个问题。党规与国法的关系以俗问“党大还是法大?”展现在世人面前。最近徐显明先生的断言“共产党既在法律之中,也在法律之下,还在法律之上”引发广泛关注。此类争论仍然是“党大还是法大”问题的延续,这个问题到了必须从理论上进行根本性解决的时候了。

  

   党导国与党导民主制

  

   党规与国法的关系构建依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和政体,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本质的特征体现在中国共产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关系。

  

   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已经确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和政体。国体,即国家的本质,就是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具体的说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划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宪法第一条),确立了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政体就是国家统治阶级以何种形式组织政权,就是政权的组织形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定位,“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中明确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过去成功领导、现在正在领导和将来继续领导。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因此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决定了中国的国体是党导国体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因此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这决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体是党导民主制。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是党导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体是党导民主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体通过民主集中制将领导阶级与被领导阶级结合在一起,从而与国体是一致的。1954年9月15日,毛泽东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1974年就说过“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邓小平时代强调向西方学习,所以受到资本主义国家价值观和制度的影响。邓小平曾经特别提出党政分开,党政分开但不分离的政治改革思路并没有错,但别有用心的人常常将“党政分开”理解为“党政分离”,以此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重申了党导国和党导民主。习近平提出并反复强调一个重要论断:“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 2016年初习近平旗帜鲜明重申“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社会主义国体:党导国

  

   资本主义国家的代议制民主一般体现为党争民主制,政党与国家权力表面上是分离的,政党只有通过竞选才能成为国家权力的一部分,然而,党争民主制根本上无法反映公意,缺乏正当性。

  

   党争民主制将政治的逻辑建立在市场经济的逻辑上。党争民主制建立在经济人的个人主义方法论基础上,党派迎合个体的欲求,是个体利益的汇聚,不同党派为赢得竞选而迎合不同群体的利益,均是众意的代表。强化个人的利益会导致社会分裂,造成社会极端化,社会如同一盆散沙。党争民主制的迷惑性在于,人们以为通过竞选产生的政府权力来自于全体老百姓,政府对全体老百姓负责。如果老百姓的利益是一元的,是为公意而投票,那么通过政党竞争所选出的政党执政就具有合法性,因为该党所代表的是老百姓的利益,也就是公共利益。然而,现实中的老百姓是利益多元的,难免是为众意而投票,所以党争民主制将公意切割为了众意,所选出的政党权力仅仅来自于部分老百姓,政府只能对部分老百姓负责,不管这部分是大多数人还是少数人。党争民主制是私利政治、经济政治,因此党争民主制从根本上违背政权合法性原则——公共利益原则。

  

   党导国是社会主义的国体,党导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政体。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揭示了共产党与无产阶级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在无产者不同的民族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列宁指出,党是阶级的先进部队,是阶级的领导者和组织者,是整个运动及其根本和主要目的的代表。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后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国体是党导国体制,政体是党导民主制。

  

   党导国体制的正当性在于共产党的德性本质。在马克思的理论体系中,从资产阶级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发展的过程,中间经过无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并建立社会主义国家阶段。无论是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革命基础上的社会主义过渡阶段还是在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上建立的必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德性政治都是党导民主制。党导民主制是由一个代表公意的领导党和代表不同众意的多个被领导党合作与协商的民主制,代表公意的领导党就是共产党。

  

   卢梭和黑格尔都试图建立一种结合私利和正义的道德政治理论,然而无论是卢梭的公意还是黑格尔的国家都不可能真正地实现普遍性,因为现实中并不存在一个全体国民都具有美德的国家。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是社会中所有人都拥有美德、都能实现自由的,是全世界的、道德的、真正普遍性的。然而,在现实社会中,物质财富相对于人们的需要来说总是不足的,人们的道德境界也千差万别。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能否在现代性基础上建立道德政治?也就是说,能否在现实的民主国家建立道德政治?

  

   答案是肯定的,一种积极的尝试是党导民主制,即由一个经过严格筛选的、以公共利益为目标的政党领导国家。因为国民是不可选择的,所以国家只能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结合体,不可能是完全普遍性伦理的实现。普遍性可以存在于政党,因为党员是可以筛选的,通过一个经过筛选的、有德性的政党引导人民可以重建现代性之后的道德政治。在现代性之后建立道德政治,我们可以在黑格尔国家理论的三个阶段基础上加上第四个阶段,即一个普遍性的、德性的政党。伦理经过四个阶段才能最终实现,也就是说绝对自在自为的理性不是国家而是共产党,国家是伦理的不完全实现,而但共产党是伦理理念的最终实现。

  

   党导民主制建立在一个代表公意的德性政党领导基础上,是一种现代德性民主政治。党导民主是引导式、融合式民主和金字塔式民主。党导民主制对领导党既有能力上的要求也有德性上的要求。党员都是各行各业的先进分子,既具有代表性,又有德性上的进步性,所以党可以引导人民。党导民主制承认现代社会的多元性,但它并不是去强化这种多元性,而是使多元性利益融合为国家的整体利益。所以党导民主是融合式民主。党导民主制是一种金字塔式民主。首先,党导民主制是一种由轴心与外围构成的民主体制。党导民主制的轴心是共产党,外围是民主党派和其他团体。其次,党导民主制是一种层级式的民主体制。无论是党的权力机关还是人民权力机关都是从最基层的单位选出代表组成上一级机关,再从这个更高一级的机关选出代表到再高一级的机关,依次递进到最高权力机关。因为党导民主制是自轴心辐射外围和上下互动的金字塔结构,所以是稳定的。

  

   差序格局与团体格局

  

   党导国国体和党导民主政体既是社会主义的,也符合对中国国民性的改造。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到辛亥革命之前,中国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君主制国家。历史学家钱穆比较中国与西洋的历史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政治,是一个“一统”的政治;西洋则是“多统”的政治。当然中国历史也并不完全在统一的状态下,但就中国历史讲,政治一统是常态,多统是变态;西洋史上则多统是常态,一统是异态。

  

   大一统制度的建立根源于中国人的自我主义和差序格局。费孝通指出,西方与中国的不同源于西方和中国的社会结构决定的。西方是个人主义和团体格局,中国是自我主义和差序格局。个体是针对团体而说的,是分子对全体。在个人主义下,同一团体中各分子的地位平等,个人不能侵犯大家的权利,团体不能抹杀个人,只能在个人们所愿意交出的一份权利上控制个人,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团体格局。团体格局建立在基督教文化之上,每个人在神面前是平等的,同时神对每个个人是公道的。自我主义是针对外人而说的,是己对人,在自我主义下,一切价值是以“己”作为中心的主义。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像团体中的分子一般立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从而形成一种差序格局。在差序格局中,整个社会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每一个网络有一个“己”作为中心,各个网络的中心不同。差序格局中,有一个核心就是“己”,其他是围绕核心的圈,有核心圈、中间圈和外围圈,他人在圈中的位置依赖于与己关系的亲疏远近,关系是连续己与他人的纽带。在中国差序格局社会中,一个人为了自己可以牺牲家,为了家可以牺牲党,为了党可以牺牲国,为了国可以牺牲天下,也就是“丢卒保车”。在自我主义之下,一个人反对皇帝并非为了共和而是自己想做皇帝,反对独裁并非为了民主而是自己想独裁,反对贪腐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贪腐的机会。

  

自我主义和差序格局是费孝通总结的中国乡村民情,也是中国市民民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1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