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楚克:试论中国边疆政治学与边政学、民族学的关系

更新时间:2017-04-01 09:45:40
作者: 吴楚克  
中国边疆政治学正是在这种客观现实的要求下出现并迅速发展起来的。与传统边政学相比,中国边疆政治学有以下不同:

   第一,中国边疆政治学完全突破了传统“边政”相对“内政”而提出的束缚,具有全新的逻辑内涵。一是边疆本身包括了空间地域和行政区划的含义,中国边疆政治学以边疆为研究客体,使学科的研究对象具有客观化的特性。因为,疆界可能变动,但只要国家存在,边疆区域就会存在。二是边疆本身包含的形成历史和时间延续,使中国边疆政治学的研究对象具有相对永久化的特性。因为,边疆产生、形成、发展的历史伴随国家的产生、形成、发展。这是一个相对长的历史时期。

   第二,传统边政学潜含着把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事务作为“另类”、“外戚”对待的意思,或者说,传统边政学的研究主体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去研究边政事务的,我们从“边政”二字就能体会出类似“夷夏”之分的意思。在一定意义上,我们坚持不继续延用“边政学”,代之以“中国边疆政治学”,就含有对“边政学”产生的历史时代所赋予它的“华夏中心”意识的不认同。如果仅仅是“边政”这个概念,从历史存在和发展的角度使用是毫无问题的,但“边政学”却反映了这个传统学科的理论体系和范畴特征,它无法摆脱旧时代赋予它的深刻烙印。尝试着复兴“边政学”的努力,之所以成效不大,恐怕就有人们不认同“旧瓶”的缘故。

   第三,中国边疆政治学所承担的学科任务,所要实现的学科研究目标,构成该理论体系的多种学科,都是边政学无法比拟的。中国边疆政治学产生之前,“中国边疆学”正处在萌芽状态,但面临着两个巨大的困难。其一,“中国边疆学”应该属于一级学科还是归属哪个学科范围,比如与历史学、民族学、政治学一样或归属在这些学科门下。其实,这是一个完全形而上学的问题,一个学科的出现是社会存在对其理论需求的表现,而理论需求又是人们解决社会实践问题中提出并已经具有一定的理论前提,因此,新的学科理论必须紧紧把握时代脉搏,在社会需求达到成熟的条件下形成。而我们却把这个问题颠倒过来,就像在没有“脚”之前先选择一个“鞋模”一样,结果是都不合适。其二,“中国边疆学”产生之初没有自己的基础理论,哪怕是一个框架理论都没有,也就是说它还不具备理论前提,当务之急是先研究它的范畴和学科发展方向。经过长期的研究和思考,我们确定创立“中国边疆政治学”,它所承担学科任务就是建立适应中国目前国情的边疆政治理论基础,所要实现的学科研究目标就是理论上为“中国边疆学”打基础,实践上为维护国家统一和边疆稳定服务,为建立和谐的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提供理论研究成果。构成中国边疆政治学相关学科的是地缘政治学、国际战略学、民族政治学、边防学、政治人类学和中国边疆经略史料学。由于中国边疆政治学属于典型的复合交叉学科,所以,在它完全成熟之前归属哪个一级学科并不重要。

   第四,中国边疆政治学的方法论范畴远远不同于边政学。中国边疆政治学的“学”字说明这是一个学科,而不是一个“概论”,因此,我们才提出它的方法论范畴。中国边疆政治学是一门应用性学科,它的方法论原则是发展的和多元的原则,它的方法论目的是系统的实践,它的研究方法是社会调查和文献研究,即以地缘政治学和国际战略学为理论参照,以社会物质生产发展和社会进步为轴心,进行政治的、民族的、社会的、文化的中国边疆政治学研究和教学,实现中国边疆政治学理论的渐进式发展。

   总之,中国边疆政治学无论从理论方法到研究手段,从研究对象到研究目的都与传统边政学有根本的不同,这是中国边疆政治学能够产生发展的关键,也是日益发展并强大起来的中国在处理边疆地区事务和与周边国家关系上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的理论回答。我们无需对中国边疆政治学的具体内容提出要求,因为我们需要比想象更丰富的内容;我们也无需对中国边疆政治学的专业提出更苛刻的要求,因为我们本身就更需要跨专业的融合;我们更无需对中国边疆政治学的前途表示担忧,因为我们真正需要担忧的是中国边疆稳定和民族和谐发展,只要这个目的达到了,中国边疆政治学也必然会成长起来。

  

   原文参考文献:

   [1]林恩显.中国边疆研究理论与方法[M].台湾国立编译馆,1992.

   [2]吴楚克.中国边疆政治学[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812.html
文章来源:《云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7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