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人性自利何须假设

更新时间:2017-03-21 20:49:48
作者: 韩东屏  

  

   内容摘要:动物的本性是趣乐避苦,人的本性是好利恶害,二者存在本质差异。好利恶害的人必怀赏畏罚,故人皆有好利恶害、怀赏畏罚的自利性。说人性自利,属于事实陈述,不等于说人性恶。只有当人采取不同的行为方式自利时,才会出现善恶问题。说人性自利,也不是理论假设,而是事实如此。非但经济人自利,政治人自利,道德人也自利。哪怕最高尚的道德人,也是为了追求自己所看重的利益而行动。所以,无人不自利。很多著名思想家在承认人性自利的同时,也声称人有利他性。但这一意味人性存在分裂症的说法,实属运思不当的误解。实际的情况是:人虽有利他行为,并无利他人性;其他各种人性,也内在地服从于自利性。

  

   关键词:人性、自利、善恶、道德人、人性分裂症。

  

   人的本性究竟如何?是与动物一样还是不一样?是自利的还是非自利的?抑或是既有自利的一面,也有非自利的一面?不论属于以上哪种情况,人性是善还是恶?

  

   这是一些异常重大的前提性问题,关乎对人和人的活动的根本性解释,因而凡是研究人和人的活动的学问,包括哲学、伦理学、美学、教育学、历史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管理学、心理学、军事学等等人文社会诸学科,都必须有自己的人性论来充当解释的根据。而且,如果它们的人性论不同,那么对人和人的活动所给出的解释也会各不相同。这就说明,对人性的探讨和人性论的建构,乃是人文社会学科极为重要的基本任务。了不起的休谟在两百年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把“人性本身”视为“这些科学的首都和心脏”。[1]

  

   我在这个问题上的基本观点是:人的本性是自利的,并且是事实而非假设。

  

   1、人皆有自利性

  

   人作为由动物进化而来的另类活动者,也有与动物一样的自然本性,即吃、喝、暖、住、行、性等先天感官需要。无论对动物还是人来说,感官需要的满足都能带来快乐,感官需要的匮乏都会引发痛苦,故“趋乐避苦”便成了动物和人所共有的自然本性。

  

   但人也是社会性活动者,还有动物所没有的社会本性,即一些非先天需要的社会性需求,即社交需求、精神需求和自我实现等。同时,人还有发达的理性并由此发现:从个人的长时段生存发展着眼看,有的感官快乐不见得对人有利,如无节制地恣情纵欲;有的感官痛苦也不见得对人有害,如刻苦学习、艰苦创业和“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之类。由此,纯属于动物的“趋乐避苦”在人这里就变成了西方哲人所说的“趋利避害”,或东方哲人所说的“好利恶害”。“趋利避害”与“趋乐避苦”是有差异的,“趋利”不等于不经历某些痛苦,“避害”不等于没舍弃某些快乐,因而“趋利避害”就是喜欢追求对自己有利的事,即便追求中要经历某些痛苦;同时厌避对自己不利的事,即便要躲避之事还能给人带来某种快乐。而喜欢追求对自己有利的事和厌避对自己不利的事,也就是中国哲人所说的“好利恶害”

  

   人的生存发展需要各种资源,既要有能满足其自然本性的自然资源,也要有能满足其社会本性的社会资源。而利益就是能满足人所有需求的各类资源的总称。显然,对个人来说,只有增加自己的利益才有利自己的生存发展,而减少自己的利益则相反。是故“好利恶害”就是乐意增加自身利益和害怕减损自身利益之意。

  

   人既然好利恶害,那么在各种资源不是无限多时,必然还会“怀赏畏罚”,即希望获得奖赏而害怕受到惩罚。道理很简单,获得奖赏就是指其得到了本属于他者而不属于自己的资源,这意味着自己利益的增加;受到惩罚就是指本属于自己的资源被他者剥夺,这意味着自己利益的减少。鉴于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资源总是被社会或其他人掌控,从来都不能任由每个人自由获取,当然以后也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一天,所以,好利恶害的人也从来就是和永远都会是怀赏畏罚的。

  

   凭什么说人类社会以后也永远不可能有各种资源无限供给的情况?这是因为,一方面人的需求是无限的,既对每种资源的数量没有需求上限,也对资源的种类没有需求上限;另一方面,用于满足人需求的资源的生产,不论是物质资源的生产还是精神资源的生产,却总是有限的。所以结论只能是:有限的生产永远也超过不了无限的需求,资源永远不可能无限供给。

  

   人无论是好利恶害,还是怀赏畏罚,都是出于有利自己的基点,因而自利是人的本性,人就是好利恶害、怀赏畏罚的自利人。而诸人文社会学科对人的活动或行为的分析、把握与预测,均当以此为出发点。

  

   关于人性的这个观点,除了有上述推论为据,还可与现代西方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理论”相互印证。早在1549年,重商主义者约翰·海尔斯就提出了“人是追求最大利润”的观点,但“经济人假设”的基本思想是由亚当·斯密提出的,后经李嘉图、西尼尔、穆勒、杰文斯、门格尔等人的提炼、补充、推动,以及帕累托对“经济人”概念的首创,才终成经济人假设理论。[2]该理论因能成功解释诸多经济现象和社会现象而被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可和接受。经济人假设是指,人是理性的自利人,总会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既然如此,人自然好利恶害,怀赏畏罚。因为得利、获赏,才与个人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相一致;而损利、受罚,则与个人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完全相悖。

  

   反过来,从人性好利恶害、怀赏畏罚的观点也可推出理性自利人的结论。显然,既然人恶害、畏罚,那么在存在若干可能的行为选项中,他必然会首先排除那些不利于自己的行为方式,其中自然包括能使自己遭致惩罚的行为;既然人还好利、怀赏,那么他接着必然还会在剩余的行为选项中,去选那个能给自己带来利益最大化的行为,而获赏通常正是这种行为。

  

   不过,我这里说的“人性自利”已不是一种关于人性的假设,而是视其为人的真实本性。并且,自利人的“利”,在我这儿也不是单指经济利益,而是一切利益,除经济利益之外,也包括休闲、娱乐、爱情、友谊、荣誉、良机、权利、权力、道义、尊严、信仰、心灵宁静、社会地位和自我实现等非经济利益。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多种多样的需求,于是能满足这些需求的资源就都是其利益所在。由于自利人在对各种利益的实际追求过程中,有时难免会遇到“熊掌与鱼不可得兼”的情境,所以他对某种利益如对金钱、财富、商机等经济利益的放弃,并不意味他不是自利人,只表明他这时更喜欢其他种类的利益。既然人并不是只重 “经济利益”或“经济利益最大化”,那么,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的说法就是不准确的,当用“自利人假设”的说法取代。

  

   西方经济学家之所以要把“人性自利”说成是“自利人假设”(用他们的说法是“经济人假设”),是因为他们认同、或者是不能否认也没办法反驳休谟、斯密、卢梭等人关于人也有同情心和利他心的人性论观点,所以只有把“人性自利”局限在经济领域,说只是“经济人”的人性,并不得不额外声明:“经济人假设仅仅是假设,并不意味着人性只有自利的一面,没有利他的一面。”[3]张五常则讲得更直白:“人性自私的假设解释力惊人,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假设来代替。”[4]

  

   正因此故, 西方学界在一段时期内,经济和政治用的是不同的人性论,人在经济领域被视为自利人,在政治领域则是利他取向。可这种二元论一遇实际就出洋相。如一个成功商人转入政界成为政治家,这时我们应视其为自利的经济人,还是利他取向的政治人?若是前者,就不符合政治人有利他倾向的人性论;若是后者,这种本性上的前后不同的根本变化又何以可能?直到公共选择理论的出现才了结了这种尴尬。该理论证明,人在政治领域同样是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自利人。于是关于人性自利的假设只好退后到只有“道德人”才不是自利人的观点。

  

   但事实上,非但经济人是自利的,政治人是自利的,而且连道德人也是。

  

   2、道德人也是自利人

  

   在详细说明道德人也是自利人的观点之前,需先澄清一个问题,即承认“人性自利”不等于承认“人性恶”。

  

   在人类思想史上,不少有影响的中外思想家,如荀子、霍布斯、维科、康德、黑格尔和恩格斯等,都有人性恶的观点,而他们认为人性恶的根据都在于人有自私(也就是自利或好利恶害)的本性,它让人有了贪图财富和权力的“卑劣欲望”,并为之做出种种相互争斗、相互倾轧、相互残杀的恶行。

  

   但是,说“人性自利”其实只是在陈述一种人性方面的事实,而不是在为人性做或善或恶的定性。

  

   “人性自利”作为事实陈述,无非是指人作为一个要在社会中生存发展的生命体,必须从自己出发,考虑和安排好与自己相关的一切事务,以维持自己的生存,推进自己的发展。应该承认这就是一个事实。难道还有谁不是这样的吗?即便如墨翟、雷锋、焦裕禄、周恩来、吴天祥这般急公好义、品德高尚的人,岂不照样也要从自己出发,来考虑安排自己的吃穿住行、恋爱婚姻、学习工作、事业发展、人生规划和人生追求!可以肯定,一个从不管自己事情的人是无法生存的,而如果将自己的事情全部交由他人或社会来管,所体现的也不是无私,倒恰恰是极端的自私。因为连经常损人利己的人,如偷盗惯犯和杀人狂之类,也从来没有不管自己的事。

  

   总之,有谁能不为自己的生存发展着想?又有谁能包办另一个人的所有生存发展问题?所以,否认人性自利是不可能的,认为“人可以不自利”也同样是不可能的。因而连被所有后继历史唯物主义者视为导师的马克思也说:“各个人的出发点总是他们自己……”[5];“在任何情况下,个人总是‘从自己出发的’”。[6]

  

   人性自利作为事实是中性的,没有善恶含义。只有当自利人为生存发展开始考虑如何自利并付诸行动时,才会出现善恶问题:有人选择损人利己的方式自利,这就属于恶;有人选用利己而不损人或也利人的方式自利,这就属于非恶或正当。把前一种自利方式作为人生原则的,属于极端的利己主义,把后一种自利方式作为人生原则的,属于合理的利己主义。由于每个人在自利时都存在这两种可能,所以损人和不损人,恶和非恶,都不是人的自利本性使然,而是自利人行为选择的结果。

  

   至于为何同是自利人竟会在追求自己利益时有两种大不相同的选择?那是因为人后天所受的教育和所面临的外部约束条件有所不同。

  

既然“人性自利”不属于一种价值判断,那么说“道德人”也是“自利人”就没什么不妥。因为如前所述,道德高尚的人也不能不管自己的生存发展。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6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