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成有:再议“琉球处分”

更新时间:2017-02-25 21:03:07
作者: 宋成有  

  

   宋成有,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编者按】

   2月24日,有媒体发表以《“琉球独立”支持力量在上升》为题的报道称:作为美国在亚太驻军的重镇,在抗争屡遭打压的情况下,冲绳族群自决甚至独立的呼声越来越引人关注。2013年5月,一个名为“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的民间组织在冲绳成立,宗旨是寻求冲绳独立并建立“琉球自治联邦共和国”。学会发起人之一、冲绳国际大学经济学部教授友知政树称,当被问及“如果政治、经济和安全问题都不必担心,多少人愿意琉球独立?”时,冲绳民众有独立意愿的比例高达40%。

   战略与管理杂志社曾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于2016年5月联合主办第二届“琉球·冲绳问题国际研讨会”。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日本的四十余位资深学者参与会议,会议成果代表了该领域的最高水准。议题涵盖琉球古今历史、中琉日各时期关系诸多问题,其中尤对于琉球人种、国家、民俗文化,琉球学术的形成与发展,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占领琉球,近代琉球复国运动、战后的琉球主权归属、目前冲绳地区民众争取主权自决运动等学术与现实重大问题,均作了充分的关注与切磋。

   爱思想特受权首发其中北京大学宋成有教授的论文《再议“琉球处分”》,以使读者对日本强行吞并东亚文明古国琉球的来龙去脉有所了解。转载须申请授权。

  

  

   120余年前,东亚文明古国琉球被日本吞并,置县冲绳。此举产生了多种后果,明治政府对外扩张的野心被激活,加紧“开拓万里波涛”;清政府采取息事宁人策略,面对日本的吞并之举未作出有力反应,息事宁人策略于事无补;东亚封贡体制的一角坍塌,琉球复国提上日程。日本因何吞并琉球,琉球君臣如何反应,中国如何对日展开交涉,是本文探讨的几个基本问题。其中,有关中日对琉球问题的不同立场及其成因的分析,为观察东亚国际关系提供了一个视角。

  

   一、所谓“琉球处分”

  

   所谓“琉球处分”,是日本对明治政府吞并琉球王国的一般表述。日语汉字“处分”的含义主要有两种:一是“遵照一定的规则加以处理”,即通常的“处分”、“处理”、“处置”等含义;二是“在公法上针对具体事实和行为,动用行政权或司法权”,分为“行政处分”、“行政命令”、“强制处分”、“保护处分”、“保全处分”等。[1]在不经意之间,“处分”二字,将吞并琉球国说成是实施日本的“规则”或“法律”的过程,非法变为“合法”。换言之,吞并琉球国的侵略行为被淡化乃至美化为“琉球处分”,实际上是对明治政府强权政治的包庇和肯定。众所周知,某些日本学者经常使用“西南群岛”、“萨南群岛”、“冲绳群岛”等相关名词来称呼琉球群岛,甚至将琉球视为日本人的族源产生地,以强调琉球“自古以来”归属日本,牵强附会以致于此,不禁令人哑然失笑。本文认为,“琉球处分”的正确表述应为“非法吞并琉球”。至于本文标题中出现“琉球处分”的称谓,无非是子矛子盾,姑妄用之。

  

   众所周知,1867年12月明治政府自成立之日起,即在《王政复古大号令》中亮明了“挽回国威”的旗号。1868年3月,又在《宣扬国威宸翰》中摆出了“雄飞海外”的扩张姿态。上行下效,1871年7月萨摩藩向外务省提出《琉球国事由取调书》,要求收回“古史记载属于日本皇国”的“冲绳岛”。1872年5月,大藏大辅井上馨为“扩张皇国之规模”,建议将琉球收归日本所有,打破琉球沿袭数百年接受中国册封、奉中国为正朔的对外关系框架。此后,日本政府大肆炒作琉球国为“日本属国”的单属论,鹿儿岛县参事大山纲良奉命赴首里,通告王政一新,要求琉球王派出王子和高官前去东京祝贺。同年9月,明治天皇睦仁向前来祝贺的琉球王子尚健、赞议官尚维新等下达发给琉球王诏书,内称:“朕膺上天之景命,绍万世一系之帝祚,奄有四海,君临八荒。今琉球近在南服,气类相同而言文无殊,世代为萨摩附庸。尔尚泰能致勤诚,宜予显爵,升琉球藩王,序列华族。咨尔尚泰重其藩屏之任,立于众庶之上,切体朕意,永辅皇室,钦哉!”[2]

  

   这份妄自尊大的诏书,将日本的图谋和盘托出:其一,自称日本天皇“万世一系”、“奄有四海”、“君临八荒”,为堪与中国皇帝比肩的另一个效忠对象。其二,歪曲历史,抹杀先于萨摩藩势力入侵的200余年前琉球加入明朝东亚封贡体制的事实,宣称琉球“世代为萨摩附庸”。其三,在日本已完成废藩置县的政体改革之后,将琉球国王封为“藩王”,令其享受华族待遇,将琉球单属论付诸行动,实现吞并琉球国的第一阶段目标。日本外务省随即在那霸设置办事机构“出张所”,全权处理琉球国事务,应对清朝的诘难。1874年,日本借口台湾牡丹社事件,与清朝订立《中日北京专约》。“专约”将被误杀的琉球人称为“日本国属民”,日本兵犯台湾遂成“保民义举”,由清朝发给抚恤金。以恭亲王为首的军机处诸大臣关注抚恤金的数额与性质,却糊里糊涂地承认了日本对琉球国的宗主权。此后,驻那霸的办事机构由外务省改为内务省派出。两个省厅名称虽有一字之差,但由“外务省”改为“内务省”,却表明琉球国的归属发生质变。

  

   1875年1月,内务大丞松田道之通告奉命来东京的琉球国官员,表示要用清朝的抚恤金购买抚恤米和蒸汽船发放给琉球;作为交换,“藩王”尚泰来东京致谢、藩制改革,并废止与清朝的封贡关系、在那霸设置镇台分营等。琉球国官员们接受抚恤米和蒸汽船,对上述交换条件表示留待王命批准。琉球国官员返回那霸后,对日本提出的条件迟迟不作答复,而是忙于派出使节祝贺光绪皇帝即位大典。同年5月,焦灼不安的日本内务卿大久保利通向太政官提出取消中琉封贡关系,确保日本“国权”的5项意见:(1)琉球“每隔一年向清朝派遣朝贡使或庆贺清帝即位等所有惯例,今后概行废止”;(2)“撤销驻福州的琉球馆,贸易业务由日本驻厦门领事馆管理”;(3)“以往藩王更替,由清朝派遣官船,接受册封的惯例今后予以废除”;(4)“藩王为谢恩来京并派出藩制改革官员事宜,依据轻重缓急办理”;(5)“今后琉球与清朝的交涉全由日本外务省管辖处理”。[3]太政官据此发布多项指令,日本吞并琉球国进入全面实施阶段。1875年7月,松田道之来到那霸贯彻太政官的指令,切断琉球国与中国的所有传统联系渠道,强令使用日本年号、实施日本的刑法。琉球官厅不愿中断与中国的来往关系,在多次遣使来东京陈情,消极抵制日本的指令。与此同时,也在寻求驻东京欧美外交官的同情和支持,但得不到有利的回应。1876年5月,日本内务卿大久保在琉球强行推行司法、警察改革。日本内务少丞木梨精一郎奉命率领警部、巡查进驻琉球,实行“海外旅行券”制度,限制琉球人前往中国。

  

   1877年4月,琉球王尚泰派遣密使紫巾官向德宏来福建,向闽浙总督何璟、福建巡抚丁日昌陈告日本阻贡事。6月,何璟、丁日昌联名上奏朝廷。至此,清廷方知琉球王国停派贡船的真相。然而,清政府依旧以息事宁人为底线,责成即将赴日的首任公使何如璋相机妥善办理。

  

   同年11月,何如璋抵日履新。滞留东京的琉球官员前来会晤,要求中国采取措施来阻止日本人的吞并,给何如璋留下深刻印象。

  

   1878年5月,何如璋致函李鸿章,认为“日人无情无理”,中日两国“和好,终不可待”;预测日本“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既灭,行及朝鲜”并危及台湾的安全,因而“不得不争”。[4]为此,何如璋提出中国应对的三策,上策为“先遣兵船,责问琉球,征其入贡,示日本以必争”;中策为“据理与言明,约琉球令其夹攻,示日本以必救”;下策为日本“若不听命,或援万国公法以相纠责;或约各国使臣与之评理,要与必从而止。”[5]李鸿章虽然同意何如璋对日本扩张的分析,但指斥其“必争”的上策和“必救”的中策,“似皆小题大做,转涉张皇”;认为迫使日本“必从”的下策“实为今日一定办法”。[6]总理衙门也认为前两策“过于张皇,非不动声色办法”,支持“据理诘问”。[7]实际上,总理衙门的“不动声色”不过是不作为的另一种说法罢了。

  

   1878年9月,何如璋拜会日本外务卿寺岛宗则,就日本阻贡问题提出抗议。寺岛狡辩琉球数百年来为“日本领土”,予以婉拒。10月,何如璋交给寺岛一份措辞强硬的照会,强调琉球“从古至今,自成一国”,自洪武年间“封王进贡,列为藩属;惟国中政令许其自治,至今不改”;琉球国与美法荷兰缔约皆用中国年号历朔,“欧美各国无不知之”。照会谴责日本阻贡为“不信、不义、无情、无理之事”,违反了《中日修好条规》第一条不可侵越“所属邦土”的规定,要求日本“待琉球以礼,俾琉球国政体一切率循旧章,并不准阻我贡事”,以“全友谊,固邦交”。11月,寺岛照会何如璋,重弹数百年来琉球为“日本领土”的老调,为阻止琉球进贡寻找依据;指何如璋谴责日本“不信、不义、无情、无理”为“暴言”,要求“道歉”。[8]此后,何如璋又与日本内务卿伊藤博文、寺岛交涉,均不得要领,对话陷入僵局。

  

   伊藤等日本维新官僚在琉球国归属的问题上纠缠不休的同时,待稳定了国内局势后,加紧吞并琉球国。1879年1月,松田再来首里,传达太政大臣三条实美的督责书和指令,要求琉球必须在2月3日之前作出答复。琉球国王尚泰称病不起,琉球国官厅要求延期执行类似最后通牒的督责和指令。3月8日,天皇睦仁下达敕谕,指责琉球国王尚泰“恃恩挟嫌,不恭使命,盖为舟路辽远,见闻有限所致。朕一视同仁,并不深究既往之罪”;宣布“兹废琉球藩,尚泰移居东京府下,赐以府宅,且特将尚健、尚弼列入华族,俱为东京府贯属。”[9]睦仁的敕谕直接废除了“琉球藩”,将琉球王室迁居东京,令其归属东京府管辖,是为日本吞并琉球的关键一步。

  

   3月11日,太政大臣三条实美签发命令书,强令琉球国王迁居东京,移交版籍连同官方文簿,所有财产一律充公,还要调查琉球国王的苛政并立即加以纠正。命令书恐吓说,若拒绝听从,则出动警察、军队,强制执行,琉球国居民“土人”若骚乱、反抗,则出动军警镇压。[10]3月31日,琉球国“处分官”、内务省大书记官松田道之与警视补园田安贤、益满邦介大尉率领的160名警察和400名步兵接管了首里城。松田向琉球高员宣读了三条签发的命令,宣布废琉球藩,设冲绳县。至此,国祚长达500余年的琉球国被日本吞并。4月4日,日本明治政府发表文告,正式宣布琉球废藩置县,吞并了琉球国。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3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