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山林:散文的文学性和文学教育

更新时间:2017-02-21 14:08:30
作者: 李山林、韩军  
我尝试从下面几个方面来辨析散文的"文学性",来品味散文的"文学味",并围绕这些"文学性"结合课文谈谈"文学教育"的问题。我先把"干货"用提纲抛出来,我讲以下四点:

   一.散文的第一个"文学性"特征是"自我性"。这一特性要求散文的阅读和教学的关注点应该主要放在作者(自我)个性化的审美感知和情感认知上,而不应该止于散文所写的"对象"。换句话说,不应只关注"写的什么",更要关注"谁写的","为什么写这些","为什么这样写","有什么意图"。

   二.散文的第二个"文学性"特征是"包孕性"。这一特性要求散文的阅读和教学要从"细微"着眼,向"深处"开掘,注重审美意蕴与情感意蕴。

   三.散文的第三个"文学性"特征是"趣味性"。这一特性要求散文的阅读和教学要能发现和体味作者独特的"审美趣味",受到感染和陶冶,培养审美眼光和审美情趣。

   四.散文的第四个"文学性"特征是"语言风格"。这一特性要求散文的阅读和教学要关注作者独特的"语言风格",提高学生的文学鉴赏能力。

   下面结合中学语文课文慢慢来讨论。

   先谈第一点。

   一.散文的第一个"文学性"特征是"自我性"。这一特性要求散文的阅读和教学的关注点应该主要放在作者(自我)个性化的审美感知和情感认知上,而不应该止于散文所写的"对象"。换句话说,不应只关注"写的什么",更要关注"谁写的","为什么写这些","为什么这样写","有什么意图"。

   上面提到的《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教学重点放在记叙的对象(被解读为"人物形象")及其性格特征上面。《故都的秋》把教学重点放在描写对象"景物"上,作为写景的例子,就是不了解散文的这个"自我性"文学特征而导致的问题。

   "自我性"又可以说"个性"、" 个人性"。这是散文在生活内容上的突出特征。散文的内容都是从"自我"出发的,都是"以我观物,物皆着我色",都是我之见,我之闻,我之感,我之思。在散文中,创作主体的情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地位,"自我"是散文的主宰,个性是散文唯一的审美追求。"外物内化"、观照"自我"是散文的内部规律。这种内容特征反映在语言表达上就是第一人称抒写,"我"是作品绝对权威、一贯到底的施动主语。在中学语文教学文体中,散文特指文学意义上的现代散文(古代散文被称为"文言文")。

   《荷塘月色》的"我":

   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

   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

   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

   读一读,里面有多少个"我"?

   《故都的秋》中,"我"是作品绝对权威的施动主语,"我的"-"我以为"-"我想"-"我愿","我"贯穿全文,主宰一切,其表述都出自"我"之眼、"我"之感、"我"之心,都笼罩在"我"的感觉和心灵视野之中。

   散文对"自我"的观照有这些因素和层次:情感、性灵、心灵、生命体验等。就高中语文教材中的几篇散文,我们大体可以这么划分:《记念刘和珍君》《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属于情感散文,《荷塘月色》《故都的秋》《囚绿记》属于性灵散文,《小狗包弟》属于心灵散文,《我与地坛》属于生命散文。

   当然这种划分是大体的,又不能入邓维策老师的法眼了。

   散文的文学教育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将散文中包含的人类独特的个性化情感和精神特质(上面的各个层次)挖掘出来,用于学生的情感教育,培养学生的文学情怀。每一篇散文都是作家独特的精神世界和审美世界,这是最好的情感教育、审美教育资源,多让学生停驻与此,定能在情感和审美趣味上受到感染和陶冶。散文的文学教育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将散文中包含的人类独特的个性化情感和精神特质(上面的各个层次)挖掘出来,用于学生的情感教育,培养学生的文学情怀。每一篇散文都是作家独特的精神世界和审美世界,这是最好的情感教育、审美教育资源,多让学生停驻与此,定能在情感和审美趣味上受到感染和陶冶。

   作家在散文中表达的独特的个性化的情感认知是人类宝贵的情感资源,也是对学生进行"文学教育"、"情感教育"的宝贵的教学资源。只有引领学生关注这些,才能真正发挥散文的文学教育功能。

   杨占平:散文的"文学性"不在客观生活的"再现",而在自我主观的"表现"。散文要不要描写客观生活,要。散文要写景,要叙事,要记人,但是,散文中的人、事、景都被"内化"了,都带着作者个性化的情感认知。

   李山林:散文的这一文体规律,要求我们在阅读和教学散文时,不要忽略作家"自我",要重点关注作家倾注蕴含在人事景物深处独特的个性化的情感认知。这是散文观念的问题。

   二.散文的第二个"文学性"特征是"包孕性"。这一特性要求散文的阅读和教学要从"细微"着眼,向"深处"开掘,注重审美意蕴与情感意蕴。散文的"包孕性"在生活时空上表现为"片段性",谓之"具有包孕性的片刻"。

   从文学作品与生活时空的关系来看,典型的诗歌中往往只有片刻的情绪波动状态,而没有时间空间要素的变化,典型的小说和戏剧往往须展示一段相对完整的生活时空--故事,而散文反映的往往是一定生活过程中的某些时空片段。

   这种"片段性",我们可以用朱自清(语文教材中所选散文作品最多的作家)及其作品来做诠释。具体来说,用朱自清的"刹那主义"来理解印证。朱自清说:"我第一要使生活的各个过程都有它独立之意义和价值--每一刹那有每一刹那的意义和价值""我们只须'鸟瞰'地认明每一刹那自己的价值,极力求这一刹那里充分的发展,便是有趣味的事,便是安定的生活。"散文展示的生活时空是人生中的"一刹那"。

   朱自清的"刹那主义"能很好的说明散文在生活时空上的"文学性"特征。朱自清的散文创作遵循的就是"刹那主义的美学原则"。什么叫"刹那主义的美学原则"?在散文表现的时空里,时间实际上已经停止,并且向空间形式转化。把当前与过去和未来切断并孤立起来的结果,就是主体对现在的体验其深度和强度极大地增加;感觉、视觉、听觉本身得到充分地发展。同时,客体的审美性质也大大加强。

   "生活"之于散文,时间因素淡去,空间因素凸显。但这个"空间"不是现实的客观的空间,是一种历史空间、心灵空间。在散文里,因为所写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个"片段",时间因素基本没有什么意义,突出的是"空间"--这有利于感觉的扩张、审美的扩张、情感的扩张,而所写的是"感觉空间"、"审美空间"、"情感空间"。

   《荷塘月色》中,"今晚"这个时间毫无意义,而审美"空间"却极大地扩张了:作者调动了感官的一切可能性,不断变换着视点--从平视到俯视,从细察到鸟瞰,由远及近、从上到下、从里向外地描写(实际是享受)着荷塘月色无边的风光。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奇妙的想象(比喻通感)和微妙的联想(江南情结)以及心灵自白(第三段)。散文的"文学性"就在这里:这是富有"包孕性"的"片刻",蕴含丰富,具有"说不尽"的意味。散文的"文学性"就在这里:这是富有"包孕性"的"片刻",蕴含丰富,具有"说不尽"的意味。

   这里,对"荷塘月色"的景物描写,不能孤立的当做"写景"的文字来看(这样就教成了一般的文章),要与作者的审美想象(喻体的选择)和江南联想(采莲)等心理活动联系起来,做整体的品味。

   龚天雁:景语即情语。

   李山林:龚老师总结得好

   那些朵朵荷花、田田绿叶、溶溶月色、隐隐远山并非静观所得的纯自然意象,而是浸透了作者的主观、有所寄托的"人化自然":其"花容月貌"的外表下,隐含着主人公情绪的起伏、思想的波动、精神的升华等生命的流程。

   散文中蕴含的这些丰富的审美感觉和情感体验是文学教育的极好资源。散文教学就要学生停驻与此,沉浸其中,感受文学眼光,体味文学情怀。

   散文所写的生活"片段"具有"包孕性",是"包孕性的片刻",这是散文"文学性"的重要体现。我们还发现,散文所写的生活"片段" 是"回忆性"的,是"过去时"。回忆(记忆)是一种逼向内心的心理活动、情感活动,具有过滤和沉淀的功能,有利于审美选择。"回忆"是一种文学的方式,更是一种散文的方式。"回忆"使散文所写的是精粹的"价值生活",而不是芜杂的现实生活。鲁迅的散文精品大多出自《朝花夕拾》,《记念刘和珍君》的"长歌当哭"也是在"痛定之后"。

   《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写的完全是几十年后的回忆。

   《小狗包弟》是巴金的"文革记忆",是锥心之痛;

   《囚绿记》"这是去年夏间的事情",开篇就是"回忆"的态势。

   牛汉的《我的第一本书》写的是六十年前儿时的一本"国语课本"。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惟有父亲送别自己的"背影"在心中沉淀多年,挥之不去,才有了朱自清的名篇《背影》。

   散文所写的都是作者记忆深处的"审美积淀"和"情感积愫"。能够在记忆中留下来的都是深刻的甚至是刻骨铭心的,因而是最有价值的。散文的这种取材特点所独具的"文学性"特征使它区别于新闻、通讯等那些非文学性作品。

   而"文学趣味"完全是个人化的,是创作主体心灵、心智与审美素养的结晶,它包含"情"又对"情"进行智性审视。因此,它是超越"情"的。它比"情"内涵丰厚,是一种悠远深长的意蕴,是一种纯正的文学品味。散文只有进入这个境界,才真正纯化为"文学艺术"。

   "趣味"的追求很可能是散文创作脱离一般文章的写作思维向艺术思维跃进的表现。艺术中的"趣味"是作品中创造的使读者产生愉悦的审美境界,包括富有情趣的生活场景,动人心魄的人情世态,饶有兴味的思想机锋,新鲜别致的文体风格等。艺术中的"趣味"既来自生活,又是作家主体独特的审美观照和审美表现。因此,散文中"趣味"的生成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作家对生活中"趣味"的审美发现和提炼,即对写作对象的"趣味"选择,所谓涉笔是趣。一是作家有"趣味"的表达,所谓涉笔成趣。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2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