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查道炯:关于当前世界能源安全形势的分析与思考

更新时间:2017-02-21 10:35:03
作者: 查道炯  
2012)。

   目前被探索到或者被开发利用的其他能源资源可以改变可获取性预算这些能源资源包括水能、核能,以及太阳能、风能这样的可再生能源。然而,在多大程度上采用哪种新能源资源是由经济、政治和社会的可行性来决定的(Simon,2007)。

   从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视角来看,即使违背了能源可获取状态的相对静态的背景,提高在家庭、工业和交通方面消费的效能,也能够提升能源的可获取性(Mclean-Conner,2009)。事实上,效能在社区、国家和国际层面的能源政策中已经是一项重要的构成要素。

   然而,可获取性的概念不能被错误地理解为越多、越便宜就是越好的。能源生产、传输和使用中的安全应该被考虑进来,同时还需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应对气候的变化。

   可支付的安全。从传统安全的路径来看可支付性时,优先倾向于需要花费的能源进口而不是能带来经济效益的能源出口;然而非传统安全的路径则在应对花费变化时更多地考虑家庭和社区的福利。

   从非传统安全观点的理想角度说,人人应该享有平等、能支付和稳定的能源服务。并且实际上有更多的家庭能够支付超出他们最基本的能源需求。然而,“能源贫困”一直存在着,不管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Halffetal.,2014)。当能源价格迅速上涨时,贫困者获取能源的途径会受到更剧烈的影响。

   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平等的获取能源的途径也是造成贫困的原因,也间接引起了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这对于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国家在确保获取的平等上负有最基本的责任。国际社会能够通过定向发展援助和实行最佳实践模型来改善这种情况。

   可持续的安全。可持续性的概念根植于“平衡当前的资源消费和后代的资源需求”的观念中。正如世界著名的《布伦特兰德报告》所述 只有当我们具备了“满足当前需求的同时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能力”方可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WorldCommissiononEnvironmentandDevelopment,1987:11)。

   随着数十年来国际社会致力于应对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可持续性已经成为资源消费和能源供应中的一个关键性观念。然而有关具体责任的协议尚不明确。这个现象在气候变化的谈判中重复出现,发展中国家认为是发达国家在进行工业化的过程中污染了大气,应该承担更多责任,并为正处于追赶阶段的国家提供财政援助(Dadwal,2009)。

   从《布伦特兰德报告》发表开始及其之前,追求可持续性已经获得了广泛的支持,有学术和商业倡议的形式还有国际条约、政府政策、公司、家庭和个人层面的行为方式的改变。然而,在追求能源安全时用可持续性作为一项指标也存在着争议。例如,水力压裂使得提取之前没法获取的石油和天然气成为可能,但是它对环境的影响使这项新技术是否值得肯定有待商榷(Grooks,2014;Gold,2014)。

   除了可持续性这个问题,传统安全视角和非传统安全视角的分歧稍有缓和。传统安全路径聚焦于民族国家在技术和服务上所处的相对竞争地位,然而非传统安全路径仍然将竞争看成是一个健康的方式,因为整个人类从可持续性能源消费的成就中获益。

   能源不安全对人的安全影响的考查价格的波动。从人的安全的视角看 能源价格的波动对群体和个体产生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能源价格与个人满足基本能源需求的能力相关联,并且影响着他们的家庭收入和商品与服务的相对价格。石油价格的上涨直接影响着粮食的价格。当石油的价格上涨,肥料的价格也随之上涨。更高的燃料和电力花费,对灌溉系统、农业设备(包括拖拉机、收割机和打谷机等此类农用机械)和渔船都产生了影响。商业运输费用的上涨,引起农业产品配给的费用也随之上涨,从而导致粮食价格的上涨(Songstadetal.,2014)。

   能源贫困。能源贫困可从不同的层次显现出来。为了减少能源上的花费,一些贫困者放弃煤油和液化气改用煤和柴火,后者的高污染使他们的健康受到威胁(Caballero-Anthonyetal.,2012a)。同样,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许多低收入家庭还没能用上电。在农村地区,由于居住的分散和较低的能源需求将他们纳入到电力供应网通常是不划算的。然而,一些发展中国家已经努力地在不通电或者电力供应易间断和不稳定的农村部署采用太阳能和小水电系统这样的可再生能源。

   能源的开发。新的能源资源的开发同样会对人的安全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例如,生物能源的出现伴随着对谷物需求的增加,如果它需要建设小规模农场和雇用低技能的贫困农村工人,这可能会给农村地区的发展和脱贫提供一次机会(Guruswamy,2015)。但是,为了满足生物能源对谷物的需求而进行农业扩张所引起的社会和环境方面的消极后果不容忽视。

  

对能源安全的政策回应

   持续不断的跨越主权边界的石油、天然气以及电力贸易是引发能源安全焦虑的一个直接和关键因素。在20世纪和21世纪的一段时间里 世界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发展轨迹曾被扩展和破坏,随之出现了不完善的新均势。在将来,任何向“常态”的回归同样也是暂时性的本性回归(Clayton,2015)。

   同时,化石燃料蕴藏量丰富或者贫乏的国家同样需要面对能源需求上升的短期性问题,及如何减轻石油、天然气供应量波动和气候变化影响的长期性问题。因此一个国家或者社会的能源政策是不断变化的。对任何国家来说,发展替代能源资源同时具有经济、社会及环境方面的利与弊,牢记这点也是有益的。一个理想的方向是将尽可能多形式的已经投入生产的能源纳入一个国家可管理的能源结构中。

   可再生能源。从1970年代开始,开发非化石能源开始成为一个全球性重要议题,一定程度上是由当时阿拉伯石油禁运造成的石油短缺所激发。近些年,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关注成为另一个动因。

   可再生能源,包括太阳能加热和发电、风能、有机物能、水能和地热能等,已确认可以被商业化,从而成为一个国家能源结构中的一部分。另一些可再生能源来自于海水温度变化、海浪、潮汐和生物废弃物,这些受到地域的限制,并且商业化的可能性低。

   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的规模由相对价格、财政刺激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支持来决定,同样还受到消费者喜好的影响。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数据2012年全球初级能源供应中可再生能源占比近13.2%。2013年可再生能源在全球发电总量中占比将近22%,相比2012年增长了5个百分点(IEA,n.d.)。

   此外,可再生能源并非是毫无争议的。这有一个将生物质转变为热能和电能的生物能发电例子。尽管用于发电的物质已经从第一代以玉米和大豆那样的粮食作物为主转变成了第二代以麻风树等非粮食作物为主,并且开始转向以海藻为典型的第三代发电物质,但是与之相关的道德和环境问题仍不容忽视。

   在大规模的草地和自然、半自然生态系统中种植谷物,会引发生物能生产和粮食安全之间的冲突,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将草地转变成为纤维素乙醇生产基地,或者改种甘蔗和棕油树,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后果。生物能的生产会导致主食价格的上涨。此外,跨国公司和大地主可能会史无前例地掌握大量的土地,从而侵占小农户的固有土地,并影响到他们的生活(Gomieroetal.,2010)。巴西和中国这些国家,仍然在寻求一种发展生物能时可实现粮食安全与能源安全平衡的途径(Koizumi,2014)。

   水电也存在着争议,在这方面中国尤其突出。中国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大坝、水电站和最大的水电工程。尽管一直遭受国际批评,中国在国内外的水电投资中都很积极,包括在湄公河流域投资(Zha,2015)。在世界其他的一些发展中地区,他们的情况则十分不同。例如在刚果河流域,由于考虑到环境或生态问题、社会影响和经济水平,使得此河一直得不到开发利用从而无法解决流域内外人们的能源短缺问题(Showers,2009)。

   核能。核能必然属于一种化石能源。根据科学定义,因为它消耗了不可再生的天然燃料,所以它不属于可再生能源。然而,只要有适当的管理、警戒和巩固安全性能,核能发电站运转时间能够超过所预设的30~40年的寿命(Cacuci,2010)。因此,一些发展中的亚洲国家,包括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和泰国,核能被包含在它们的能源计划中(WorldNuclearAssociation,2013)。

   安全问题仍然是影响一个国家核能发展进程的一项关键因素。然而,放弃发展核电是不明智的,因为它是能够替代化石燃料的清洁能源,并且能够帮助提升一个国家在波动不定的世界能源市场中的自治能力。

   提高能源效率。“能源效率”作为一项政策倡议提供了一次双赢的机会。通过有效的能源保护政策,一个国家不仅能够减少能源花费和减少能源使用所引起的不良结果,例如损害人体健康、改变气候,还能实现限制能源进口国的外交政策目标。

   提升能源效率的机会确实是无限的,包括个人和公共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在能源保护和效率提升方面的政策刺激和成就,自然属于国家层面。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提升能源效率和重视能源短缺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技术上的投入在提升能源效率的过程中起着关键性作用。在能源生产和能源使用上的技术进步,能够增加供应量和降低价格,从而帮助低收入国家向贫困地区和乡村社区供电。在过去的十年中,能源消费增长最快的亚太地区国家政府逐渐认识到,将提升效率作为一个重要的合作领域是有利可图的(Thomsonetal.,2011)。

  

结论

   化石燃料仍然非常重要,但是消费的效率和寻求替代能源资源在应对能源安全问题上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处理国际能源竞争的目标应该不再是以损害其他国家利益来确保一些国家获取能源。在寻求新的契机时,所有的国家必须学会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生存。

   当前的能源安全已不仅仅要从国家层面考虑供应的安全,同时还涉及到人的安全、粮食安全、环境影响或经济社会发展等问题。非传统安全的路径在鼓励关注自己主权范围内的办法和机会的同时,还鼓励以国际合作的方式来加强个体和集体的利益。总之,无论能源安全怎样定义,能源安全的寻求是一个挑战与机遇相互交织的多层面的网络,而不是简单划一的理性化过程。(注释略)■

   首发于《人民论坛 学术前沿》2016年11期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27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