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戎:必须重视环境社会学

——谈社会学在环境科学中的应用

更新时间:2017-02-18 22:24:23
作者: 马戎  

   内容提要:全球的环境变化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对环境变化最敏感和较早开始研究的是自然科学家,随后医学家、心理学家、经济学家、法学家等也开始关注环境问题。近年全球环境的变化,主要是由于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过度索取和利用不当所引起。有些知识和技术已经被自然科学所证实或发明出来,但在传播和应用中受到国际政治、社会体制、经济效益、传统习俗等因素的制约,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在环境保护方面,应当提倡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的环境研究,人的能动作用是环境变化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社会学作为研究人类社会及其活动的一门学科,在21世纪环境科学的发展中也将发挥自己的作用。 环境社会学的核心是研究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人的行为(个体或群体)对自然环境的影响。我们把环境社会学的研究领域大致分为几个部分: (1)传统文化习俗、社区行为规范对环境的影响。不同的人类群体在与自然界长期相处中形成了各自的生产习惯和生活习俗,以适应、保护自己的生存环境。研究各民族、各地区传统经济活动、生活习俗与自然界的关系,探讨在提高生产力水平的条件下如何在新的水准上保持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平衡。 (2)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生产规模的扩大、生产组织形式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对环境的影响。社会学家在这里关注的是这些变化对人们观念意识的影响,研究人们对于这些自然资源的观念随着现代化进程如何在变化,这些变化又如何影响着他们的日常行为。 (3)社会体制变迁、政府政策和法规对环境的影响。政府的政策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社会对资源的利用和对环境的保护。需要调查研究在日常生活中,各级政府、各个政府部门之间互动关系的规则,法律实施过程中的实际运作机制。 以上三个部分是我们在中国建立发展环境社会学时首先要调查研究的主要专题和领域,这些领域的研究成果,无疑会对中国的现代化与可持续发展产生积极的作用。

   关 键 词:环境社会学  人口与资源  环境生态变迁  环境保护

  

   环境生态问题在最近十几年当中得到国际社会的特别关注。“绿色和平组织”在许多国家特别是欧美国家民众中得到广泛的支持。由于人口增加、城市化和工业发展,许多国家的大城市面临着严重的空气、水源、垃圾和噪音污染,人类的开发活动引起许多地区森林植被的破坏和江河湖海的严重污染,导致了一系列使科学家们十分担忧而且一般民众也都可以感受到的全球性和局部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如土地沙化、水质恶化、空气污染、气候变暖等等。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不仅威胁到人类社会整体的进一步发展,而且威胁到部分人口的基本生存条件。在非洲和其他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相当规模的“生态难民”。特别是1994年在巴西召开了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并通过大会宣言之后,环境问题成为新闻报道和政界竞选的主题之一。“可持续发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成为新的流行词汇,人们已经开始逐步把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联系在一起来进行考虑了。

   对于人类生存环境中物理、化学成分的变化,最早予以关注的是自然科学家(如物理、化学、气象、生物、地理等领域),他们针对地球环境生态的变化从气候、植被、水文、物种等方面开展了大量的研究,使我们今天对于生态环境的认识具有了一个科学的基础。由于环境的污染(水质、空气、放射物等)开始影响人的生理和心理,医学和心理学家开始从环境的角度来分析患者的病因。

   相比之下,社会科学在环境研究方面所做的工作起步较晚,也较少受到政府和有关环境保护部门的重视,从事环境方面研究的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经费、人数和研究成果也都相应较少。但是在某种意义上,社会科学在环境变化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方面,实际上非常重要,甚至比自然科学的研究更为重要。有些知识和技术已经被自然科学方面的研究所证实或发明出来,但在应用中则受到国际政治、社会体制、经济效益、传统习俗等因素的制约,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而这些方面正是社会科学的研究领域,所以在下一个世纪的人类社会发展中,很有必要重视和加强社会科学的环境研究,并且提倡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的环境研究。

   社会学的研究对象是人与社会,研究人们的观念行为,研究社会组织及其动作。而人(社会组织)与人(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与互动是完全可以放到人(社会)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与互动这样一个更大的背景中来加以研究与分析的。当人类的科学技术手段尚不发达时,一个地区文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自然地理条件(临海、山地等),所以在历史研究中有“地理决定论”。即使在科学技术发达的今天,自然环境仍然制约着许多地区和国家的发展。一方面对于人类社会的研究必须考虑自然环境因素;另一方面又必须研究人类社会对环境的能动作用。人们的观念意识、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等都会对环境发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生产规模的扩大、生产组织形式的改变,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正因为如此,社会学作为研究人类社会及其活动的一门学科,可以在环境研究中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近年来美国和日本的一些学校已经开设了“环境社会学”课程,由于中国正处于经济迅速发展的阶段,开展环境变迁方面的社会学研究也是急需加强的工作。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从1990年以来一直在开展有关的调查研究工作,并正在准备开设“环境社会学”研究生课程。本文介绍的是我们对于“环境社会学”课程与研究工作的一些基本思路。

   在确定环境社会学的基本框架时,我们认为可以从社会学在环境变迁研究中所处地位分几个层次来加以考虑。

  

一、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

   第一个层次是基本观念意识方面的分析。

   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或者说是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从单纯的理论意义上讲这是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争论、宇宙观、自然哲学以及认识论等都与这个基本问题相关。中国的传统思想在这个问题上与西方的哲学和思维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老子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注:参见《老子》第25章有关论述。)尽管“这里所谓天、地、人、自然诸观念虽然蒙混,但是人的社会秩序适应物的自然秩序,这种关系却表示的十分明白”(侯外庐等1957:298)。人本来是动物的一种,是地球自然界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不可能脱离自然界而独立生存的,应当与自然界和其他生物保持和谐的关系。在中国古代哲学中这种“天人合一”思想与强调人与自然界之间和谐关系的观念之下,中国的传统农业、畜牧业都十分重视环境生态的保护和各种自然资源(耕地、草场、水、森林、野生动植物、鱼类等)的可持续性利用,并发展出了一套相应的生产技术(如农家肥的使用)。中国传统的医药学也是从这样的自然观来看待生理和药理(如阴阳五行和中草药)。

   在西方,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逐步把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分离和对立起来,把自然界与各种自然资源看作是外在的、供人类利用各种技术去“榨取”的对象。科学的目标是穷极自然物质的构成与变化,技术的发展使人类具有取得并利用自然物质的手段,但是很少考虑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最终结果会对自然界以及人类自身产生什么影响。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欧洲人在科学和军事技术上的先进,使得他们可以在几个世纪的长时间中从非洲、美洲、亚洲的殖民地和落后国家充裕地榨取、掠夺当地尚未开发的丰富资源。殖民地开发的商业性(以经济利益为目的,有的甚至以商业公司为组织形式)和殖民地的不稳定性(欧洲人之间争夺殖民地的战争和当地民众的反抗)使得欧洲殖民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在经济活动中偏重短期效益,而不顾长远的“可持续性”。

   随着各个殖民地的解放和独立,随着各国人口的迅速增长、科学技术的传播和经济的发展,人类可以利用的主要自然资源的开发达到了某种极限,甚至超越了资源的再生能力和“可持续性”。科学研究发明出的一些在短期内有利于得到经济利益但长期使用会损害生态环境的技术(如一些种类的化肥、农药),也在应用后暴露出了它们的负面后果。在科学技术大发展之后,人类社会的生产能力和富裕程度迅速增长,但是也随即出现了全球性的环境生态问题。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在相当的程度上打破了自然状态下人类与自然界的平衡。在工业化初期,一些工业发达国家认为生态破坏和污染可以从工业化国家转嫁并将其保持在不发达国家,但是近年来全球性生态问题的严重性使得西方人发现污染和大气层破坏是不能用国界分隔开的,所以开始重新考虑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提出“地球只有一个”、“地球村”和“可持续发展”这些观点,表示承认环境问题是全球性而非局部地区的问题,人与自然界最终是不可分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如何看待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关系方面,人的认识经历了类似辩证法中“否定之否定”的三个阶段:(1)人类从动物进化而来,起初自然地认为自身是自然界的一个组成部分,由于科学技术不发达,人们崇拜自然界的力量,这种认识反映在原始宗教中的自然崇拜和哲学观念中;(2)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开始把自己与自然界分离开来,把后者看作是外在于人类而被利用和开发的对象,这是第一个“否定”;(3)人类对自然界资源的开发达到了威胁自然界的持续性的程度,继而反过来威胁到了人类自身的生存,因而人类再次认识到自己仍然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完成了“否定之否定”。但在这个阶段,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已经不是第一阶段中的关系,人类对自然界有了相当的了解并掌握了发达的技术手段,对人与自然界关系的认识达到某种“自觉”的和成熟的阶段。(注:当然,第三个阶段仍会带有第一阶段的某些特征,但是是在更高的层次上。所以西方农业专家对中国的传统耕作方式曾经一度具有十分浓厚的兴趣,认为能够从中得到启发。)

   以上这一过程在西方工业国家反映得比较明显。而在中国,“天人合一”的传统观念、相应的农业耕作方式、传统医学和以自然物质(动植物、矿物等)为主的药物、在农村中对山神、土地、龙王(水神)等自然界代表的崇拜等等,一直持续到近代。只是在西方科学技术和“工业文明”的影响下,中国农民才开始使用化肥、农药。从获取由这些技术带来的经济利益,到认识到其长期使用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从而自觉地保护生态环境,这需要一个过程,西方发达国家的农民大致完成了这个过程。在中国农村,还需要在使农民解决温饱问题的同时逐步普及有关环境知识和环境保护技术。

   在这一层次,社会学可以对城市、乡村、少数民族居民的自然观和环境保护意识的现状进行系统的调查,分析它的起源、形成和传播、延续的过程,并与其它国家进行比较研究。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找出能使人们顺利地从第一阶段(通过尽可能短暂的第二阶段)过渡到第三阶段的思想观念上的桥梁与中介。

   在中国传统农民眼里,土地是他们祖祖辈辈的命根子。而在现代农民眼里,土地的用处就在于能不能变出钱,能在多短的时间内变出多少钱。同样,现代经营者在如何看待草原、山林、湖泊、河流、海洋等资源方面,也与传统的重视人与自然和谐的观念不同。而在目前的一些宣传中,把接受这种短期功利性的观念当作农民的“进步与现代化”来提倡,认为这就是接受并进入了“市场经济”,这是值得认真思考的。社会学家需要研究人们对于这些自然资源的观念随着现代化进程如何在不断地变化,这些观念上的变化又如何影响着他们的日常行为,这些零星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行为又如何汇集在一起并最终影响我们周围的生态环境系统。

   人们在认识观念上对环境的重视是保护环境行为的先导。社会学家可以与其他社会科学家们一起在这个方面做出在学术上有价值、在应用中有积极社会意义的研究成果。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250.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1998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