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木:21世纪气候变化与中国国家安全

更新时间:2017-02-15 14:14:08
作者: 张文木  

   【摘 要】目前学界对未来气候变化趋势做了两种观点完全相反的预判。其中,气候变暖的趋势对世界地缘政治及其安全的影响是很大的。气候变暖造成北极解冻速度加快,北极航道通航时间日益延长使俄罗斯整个北线破天荒地面临更大的安全压力,它将改变俄罗斯原有的三面防御而无“后顾之忧”的国防结构。北极航道通航时间延长,也将极大地改变欧亚大陆及北极航道沿岸国家乃至印度洋太平洋的物流版图。同时,北极航道通航时间的延长,将使苏伊士运河的地缘政治作用部分地转移至白令海峡,与此相应,世界大国的地缘政治冲突密集区也将由南至北地移到北太平洋区域。俄国北线与日本东线在世界地缘格局中的战略地位上升将使中国成为俄国和日本的战略后方。届时台湾地区在美国、日本等地缘战略中的地位将会下降,中国东部安全边界会进一步向东拓展,台海统一的条件将水到渠成,南海问题解决的条件也将更加成熟。另一方面,海平面上升也会使海水向中国中原腹地浸入,这将导致中国东部海域纵深加大,并对中国海防造成极为巨大的压力。

  

   人毕竟是自然的一部分,国家毕竟是组织起来的人们创造的另类“生命体”[1]。既然是生命体,它就不能脱离自然环境而孤立成长,与中世纪自然农耕经济不同的只是,近现代以来导致气候变化的原因,除了自然因素外,又增加了包括由工业“温室效应”持续增长的因素。农业时代的降温引起的只是歉收和战乱,工业时代的气温升降变化,却可改变全球地缘政治结构并对其中的国际关系和国家安全产生重大影响。

  

一、IPCC的预测和结论

   19世纪80年代始,中国气温开始急骤上升。

   1988年11月,世界气象组织(WMO)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联合建立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其主要任务是为国际社会就气候变化问题提供科学咨询。

   根据IPCC第四次气候评估报告,地球整体的平均气温在20世纪的100年间上升了0.74℃,尽管气温不是直线上升的。这一趋势大于IPCC第三次气候评估报告给出的0.6℃。[2]从20世纪初开始到40年代,尤其其间的20~30年代,气温上升尤为明显。到20世纪40年代气温上升的势头开始放缓,至70年代,“地球进入了20世纪相对寒冷的时期”,其间“50年代到60年代为最低点”[3]。70年代后,地球的平均气温再度回升,到80年代中期以后,温暖的趋势开始变得显著,其特点是与包括20世纪以来的此前比较,其上升速度“前所未有”[4]。

   海平面的逐渐上升与变暖相一致。自1961年以来,全球平均海平面上升的平均速率为每年1.8毫米,而从1993年以来平均速率为每年3.1毫米,热膨胀、冰川、冰帽和极地冰盖的融化促使海平面上升。已观测到的积雪和海冰面积减少也与气候变暖相一致。从1978年以来的卫星资料显示,北极年平均海冰面积已经以每10年2.7%的速率退缩,夏季的海冰退缩率较大,为每10年7.4%。南北半球的山地冰川和积雪平均面积呈现退缩趋势。[5]

   2013年9月27日,IPCC第一工作组第五次评估报告的《决策者摘要》[6]发布,拉开了IPCC第五次评估系列报告陆续发布的序幕。该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第十二次会议于2013年9月23~26日在斯德哥尔摩召开,各国政府代表9月27日在斯德哥尔摩签署了IPCC第一工作组有关气候变化的自然科学基础报告的决策者摘要,随后报告全文于9月30 日公布。2014年11月2日,IPCC在丹麦哥本哈根发布了第五次评估的《综合报告》。

   在第四次报告的基础上,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根据新的观测结果认为:1880年到2012年,全球平均气温大约升高了0.85℃,这一趋势大于第四次报告给出的0.74℃。其间,陆地比海洋增温快,高纬度地区增温比中低纬度地区大,冬半年增温比夏半年明显,1983年~2012年是过去1400年来最热的30年。

   近20年来,格陵兰冰盖和南极的冰储量一直在减少。1992年到2001年间,格陵兰冰盖的冰储量约减少340亿吨,南极冰盖的冰储量每年约减少300亿吨,2002年以来,格陵兰和南极冰盖冰储量减少的速度明显加快,每年大约减少2150亿吨和1470亿吨。1971年到2009年间,山地冰川每年约减少2260亿吨。1979年以来,北极海冰范围每十年缩小3.5%~4.1%。夏季缩小最为明显。由于臭氧洞、特殊的海陆分布以及巨大的冰储量等因素,南极海冰范围却是以每10年1.2%~1.8%的速度增大。20世纪中叶以来,北半球春季积雪范围明显缩小。1967~2012年,北半球春季积雪范围每十年缩小1.6%。

   全球海平面从1901年到2010年上升了0.19米。19世纪中叶以来,海平面上升速度比过去2000年要高,而且还在不断加速。1901~2010年海平面上升速度为每年1.7毫米,到1993~2010年高达每年3.2毫米,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海平面上升量的3/4是由冰川融化和海水受热后膨胀造成的。

   第五次评估报告预测,与1986~2005年相比,2016~2035年全球地表温度将上升0.3~4.8℃。未来海平面的上升速度将超过1971~2010年间每年2.0毫米的速度,到21世纪末,全球平均海平面将上升0.26~0.28米。其中的30%~55%来源于海水受热后的体积膨胀,15%~35%来源于冰川融化。随着全球地表平均温度的上升,北极海冰范围将继续缩小,北半球春季积雪也将减少,全球冰川体积将进一步缩小。到21世纪末,北极海冰范围全年都缩小,9月份北极海冰将少43%~94%,2月份将减少8%~34%;北半球春季积雪范围将减少7%~25%,全球冰川体积将减少15%~85%。[7]

   气候变化对北极地区的影响日益加大。据监测记录显示,2014年10月至2015年9月北极大部地区气温均较往年高出3°C,地面温度也较往年高。北极气温增幅持续高出全球均温增幅。2015年9月11日,北极海冰面积缩减至441万平方公里,是有卫星观测记录以来的历史第四低值。历史第三低值出现在2011年,第二低值出现在2007年,历史最低值则出现在2012年。2015年的历史低值水平与2011年十分接近。事实上,在过去的9年间,北极的海冰覆盖面积是有卫星观测以来最低的9年。自20世纪80年代后,北极的多年海冰数量急剧下降。1985年,海冰总量中有20%均是多年冰,但2015年3月多年冰仅占总量的3%。现在北极海冰中一年冰达到70%,而20世纪80年代时一年冰仅占35%左右。2016年3月21日,世界气象组织发布2015年气候状况声明,称2015年全球气温再次打破记录,2015年是自有现代观测以来最热的年份,比1961年至1990年平均气温高出约0.76℃。其中,93%的热量被释放到海洋中,并已经传递到2000米深的海洋中,这也创下了一项新的记录。增加的海洋热量对过去6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的贡献约为40%,预计还将对未来海平面上升产生同样的影响。北极海冰面积持续减少。2015年2月25日,北极日最大海冰面积成为有史以来最少,这一记录在2016年又被刷新。[8]

  

二、与IPCC相反的预测和结论

   当然,也有科学家对IPCC的报告提出质疑。中国学者崔伟宏、承继成与美国学者S.弗雷德•辛格(S.FredSinger)、法国学者万森•库尔提欧(Vincent Courtillot)[9]联合编著《自然是气候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一书批评“IPCC的气候模式中的一些参数存在着严重的不确定性,因此很多应用气候模式得到的模拟结果与实践观测数据存在重大差异,甚至是互相矛盾”[10];IPCC提出的“20世纪全球变暖的结论不符合事实”[11],而“IPCC报告指出五十年来全球气候变暖,而且很可能是由人类活动引起的(主要是人类活动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引起的)结论既不符合客观实际,又违背气候变化历史发展规律。”[12]作者指出“根据欧洲、美国以及极地等最近15年实际观测温度的记录数据证明,全球温度并没有加速上升,而且可以确定气候变冷的趋势正在开始”[13]。作者以反潮流的立场得出结论:

   在自然界,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地球这个复杂的系统自组织作用形成一种准稳定态的非平衡结构,地球系统在维持与改造着这种非平衡结构的过程中,持续不断地改变着全球的环境状态。[14]

   大量实验显示:在千年的时间尺度上,全球气温变化主要驱动因素是自然,包括太阳活动及受其控制的宇宙射线对大气中云层的驱动、地球的自组织作用、地球系统的演化作用等。古气候变化规律和现代气候变化也证实了自然是气候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同时气候变化具有波动性、周期性和不确定性特征。[15]

   到2014年时,地球温度将要围绕着1998~2005年期间的最大值变化,然后小冰期就开始了。我们预测,到21世纪的中期,会发生太阳常数的变化和太阳能量的减少,即下降0.2~0.5℃,按照我们评估,这个情况大约会在2045年(±11年)~2055年(±11年)发生,届时将会产生深度的小冰期寒冷。我们还没有计算出到底有多寒冷,从蒙德极小期来推测,当时地球减少了1~1.5℃。对俄罗斯来讲,这个温度具体减少多少我们还在研究。对我们星球来说,1.5℃好像并不是很大,但这是平均温度。由于地球是一个球形的形状,同时它又是一个不规则的形状,在赤道这个温度减少可能没有感觉,但在中高纬度,就会明显地感到寒冷。比如说蒙德极小期时,塞纳河等都冰冻了,那时候在俄罗斯量测到的小冰期温度低于平均温度4℃。从历史资料看到,格陵兰那时候覆盖了大量的冰层,人们不得不离开这个地方,芬兰和瑞典丢失了大约一半的居民,其中一部分移民到温热的地方和温度比较高的地方,以便躲避寒冷。[16]

   2007年北极冰层的面积开始减少,在未来几年它的厚度将会增加,冰川覆盖会扩展,这个变化非常重要。[17]

   应该指出,北极地区冰川的面积确实曾经减少过,但是这个现象只是发生在2007年之前,2007年以后,这个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2008年,北极地区冰川面积增大约50万平方公里,而且还在继续增加,因此,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认为由于地球变暖造成北极地区的冰雪融化。2007年以后,北极地区的冰川面积在增加,而2007年以后更高的温度增长也没有再出现。[18]

   海平面上升是全球气候变暖引起恐慌的重要方面,然而目前没有充分的证据显示海平面出现加速上升及人为因素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引起海平面上升。[19]

但是,上述两种截然对立的意见,其焦点并不在历史而在对未来预测及其原因的判断上。双方都承认20世纪下半叶世界气候持续增温的现象,比如后一种意见也认为“相比于1951~1980年的平均气温,1950年和1960年属于寒冷期;1970年至今属于温暖期,其中1990年是20世纪最暖的年代,20世纪年代间最大升温幅度为0.27℃,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气温虽然依旧高于1951~1980年的平均气温,但气温已出现下降趋势”[20]。“近60年来,年代际气温增加幅度最大的是1990年,21世纪初气温虽然仍处于暖期,但已出现下降趋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2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