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昌华:顾宪成与晚明东林党之形成

更新时间:2017-02-06 18:45:45
作者: 万昌华 (进入专栏)  

  

   与了解李三才一样,笔者最先了解顾宪成与东林党也是得益于刚进大学校门就读到了新出版的被迫害中共高干邓拓的文集《燕山夜话》,其中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做《事事关心》,即是讲的顾宪成与东林党之事。

  

   顾宪成(1550-1612)字叔时、号泾阳,世称泾阳先生,也称东林先生,明南直隶常州府无锡县泾里(今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张泾镇)人。万历八年进士。虽然为官时间不长,并且最高官职也只是吏部文选司郎中,为正五品,但为官期间敢于发声与勇于坚持己见。触犯皇威被削去官籍回原籍为民之后,仍一边讲学一边论政,在家乡联络同志创办东林书院,并且不忘经营自己早年在朝期间所开创的团体基业,试图对现实朝政的特性与走向产生影响,是晚明政治史与思想史上的重要人物。《明史》中有传。[1] 前些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白寿彝主编十二卷本《中国通史》中也有专门的《顾宪成》一节论述其事迹。[2] 二者均列也是明后期重要历史人物、官至漕运总督凤阳巡抚、加官至户部尚书的李三才之前。

  

   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的自序中说“东学西学,道术未裂,南海北海,心理攸同”,是讲的诗的问题。实际上,在政治体制方面,中国与西方的历史上在一定程度上也有某些近似的想法与实践。只是他们未最后成功而已。在这里,笔者拟在扼要述及顾宪成生平的基础上,主要考察顾宪成的创党活动,顾宪成的政党思想,以及揭示东林党作为一中国中古后期的政治集团,其所具有的与英美政党相近的近代政党性质与意义。

  

   一、顾宪成生平

  

   顾宪成出生于一个有文化且有见地的商人家庭。在其所写的《先赠公南野府君行状》中,说其父亲顾学(字文博号南野)“生而倜傥负气,不耐博士家言,独游于诸稗家。喜罗氏《水浒传》,曰:即不典慷慨多伟男子,风可寄愤浊世。又喜南华《庄子》,曰:即不经潇洒自在,不受人间世诸约束,孔孟之后固应有此。居闲与客论天下事,往往抗手掀髯长太息。里人壮之,推为亭长……里人为邑长吏输税,遂偕里人北游天子都。”[3] 另外,顾与沐在所编其父亲顾宪成的年谱中则讲,“公(十三四岁时)日课多有余,稍去而游于诸子百家。见赠公好阅南华及龙江林三教诸书,请问。赠公曰:凡读书不论何书,要在立意处探讨,不然即六经者皆糟粕也,亦奚以为?公颂其语终身。”[4]

  

   对于顾宪成及其弟弟顾允成的教育培养,父亲顾学倾注了心血。其经常讲的话是择师“必欲得文行兼备之士”。[5] 而顾宪成则早慧,质地纯洁,上进心强,有主见而又志向远大。

  

   顾宪成六岁即就塾。八岁读《论语》、九岁读《孟子》,十岁读《尚书》,十一岁时读韩愈的文章。

  

   在读韩愈文章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可以说明少年时代的顾宪成心地的纯净与禀赋的耿直。

  

   读韩愈的文章《讳辩》时,少年顾宪成问老师,自己父亲的名字也在避讳的范围吗?老师徐晴湖先生不经意间作了肯定的回答。答者无意,问者却有心。由于父亲名学,从此以后顾宪成便每遇到“学”字时就婉转避之。有不得避者“辄郁郁不乐”。徐先生看了之后又不好马上否定自己原来的回答,便对其父亲说:你儿子不是个平凡人物。但他现在还是学习的初级阶段,像你的名字“学”,哪能去避讳呢。宋代蕲王韩世忠叫他儿子不要讳忠的故事你可学习一下,对你儿子讲讲,就说你的名字不用讳。顾学听后笑了,便喊过顾宪成来对其讲道:我的名字学字你不用避讳。你要讳了就是忘了学习。忘了学习就是忘了我。这个道理你要懂得。从此以后,顾宪成才不再避讳学字。[6]

  

   其十五岁的时候家庭经济状况发生变化,“贫不能延师”,被迫就邻塾。但每晚归来必构灯夜读,午夜不休。天下大雨大人喊睡觉时,顾宪成虽然口里应着但并不下睡,而是用布幔把灯光遮住继续默诵。如此读书常常通宵达旦。当时在墙上写下的鼓励自己的对联是“读得孔书总是乐,纵居颜巷不为贫。”

  

   当时的顾宪成曾“嘐嘐然不可一世。尝疑先师孔子不应泛取,硁硁一项人。”[7] 虽然这样的做法受到了大人的批评,但表明他是一个充满自信而又有独立见解,并且敢于讲出自己心里所想的少年。

  

   自少年时代起,顾宪成即有逸群的写作天赋。十二岁时老师叫习撰对联,塾生做不出者多请其代笔。十六岁时习举子业,开始作应考的八股文章。别人长时间才能做到独立为文,而他不几天就掌握了要领。东里云浦的陈以忠官至知州,是顾学的朋友,经过时以《论语.先进》中孔子的话“如或知尔则何以哉”为题来考顾宪成,顾没用多长时间就交了稿。陈看后击节叹赏,夸顾宪成的文章写得好。陈并且对顾学讲:你儿子从相貌上看很像宋代文豪欧阳修,不信来日看。因为陈的逢人就“津津道说”顾宪成的写作才华,其当时“已名隐然动一邑矣。”[8]

  

   二十一岁成为庠生(即所谓的中了秀才)。二十二岁又被选拔进入常州府知府施观民创办的龙城书院读书之后,顾宪成更是“以文名世坊间。所刻诸论,皆其历试冠军之作”。[9] 期间写文章的具体情况与写作心得,顾宪成曾自记一则曰:“余客鹅湖,每操笔为文,到半吐半茹处辄觅一小船放之湖心,听其所如。四望烟波缥缈,鸥鷺出没,咫尺杳然,有千里之势,不觉栩栩欲飞。归而偃卧竹榻少选,起而徐理残牍,淋漓满纸,顾诚不知何如,亦往往自得也。”[10]

  

   但是,他不只是像一般的举业士子只做写手写匠,而是有自己的思想与学术追求。在成为庠生之前,顾宪成二十岁时拜张淇(字子期、号原洛)为师。在父亲顾学眼里,张淇即学行兼备。一见面,张淇即对顾宪成及其弟弟顾允成讲,“非区区举业可了,须努力寻向上一著。”顾宪成此后便努力按照老师的说法去做。张淇是黄宗羲《明儒学案.南中王门学案一》中所提及历史人物薛应旗的弟子。薛应旗的孙子薛敷教后来成为东林书院的骨干人物,为东林八君子之一。

  

   张淇为顾宪成兄弟授课的特点是一方面“授书不拘传注,直发其中所自得者”,另一方面又要求务必“潜心(儒家经典)章句”。[11] 正是两点的结合,才激发出了年轻顾宪成的“与其禁欲以养心,不如养心固本”之说。

  

   成了庠生之后,张淇已经到了云浦陈家坐馆,顾宪成兄弟仍“负笈以从”。时武进令谢某赠所刻《阳明文萃》,顾宪成读得很投入。张淇看到后便带顾氏兄弟进一步到自己老师薛应旗家受业。薛老先生是嘉靖十四年(1535年)进士,曾官至南京吏部考功司郎中,对顾宪成兄弟的到来非常高兴,唤出自己的孙子薛敷政和薛敷教来与顾宪成兄弟缔交,并亲持《考亭渊源录》以授。薛敷政和薛敷教与顾宪成兄弟一样后来也都考中进士。

  

   顾宪成于万历四年27岁时中举,万历八年31岁时考中进士。中进士后先是在吏部本部做实习的办事进士,不久授户部主事,万历十年年底又调回吏部。至十一年的秋天请假回家之前,先后在吏部任过稽勋司主事、考功司主事与文选司主事。

  

   期间张居正擅权专制,有病京官皆讨好,为之画名祈祷,顾宪成看不惯,不参与其事。有同官怕他吃亏为代签名字,顾宪成也不干,他“手削去之”。[12]

  

   万历十一年秋至十四年秋是顾宪成请假家居时期。其间除了读书之外曾受无锡县令李元冲之邀到县学讲学。就是在此讲学期间,后来成为东林书院台柱子人物的高攀龙前往听讲被折服,而终身师事顾的。

  

   回到北京之后,顾宪成先是任吏部验封司主事,接着于万历十五年正月署吏部稽勋司员外郎。亦即,成为与现在的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局代理副局长相类似的部中层领导。在不久二月的京察中,有诬其同官、后来成为著名学者与封疆大吏的吕坤于执政者,并且所诬之事正好符合被处治的条文,顾宪成“力白其诬,得免。”[13]

  

   但是,只代理了吏部稽勋司员外郎两月有余,就因为上了《恭陈当今第一切务事疏》而被降级贬出京城,到了偏远的湖南等地任职。

  

   事情是这样,丁亥年即万历十五年是京察、亦即对京官进行考核之年。历来朝中的各派势力往往用以来借机打击异己,扩张自己势力。这次也不例外。作为负责京察的主要部门吏部的官员,顾宪成看到这次京察中出现的问题之后便以奏疏的形式向上反映,并提出了“各务自反”的解决方案。亦即,提议争斗各方都应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力戒相互冲突与相互斗争。但是,如有研究者所言,“这封诚恳平实的奏疏却给顾宪成带来了‘肆言沽名、好生轻躁’的评价和‘着降三级、调外任用’的结果。”[14]

  

   被贬出京城之后,顾宪成先后出任过湖广桂阳州判官、浙江处州府推官、福建泉州府推官。

  

   五年之后,顾宪成于万历二十年因“举公廉寡欲天下推官第一”而被调回吏部,先是任考功司主事,旋升验封司员外郎。万历二十一年七月又升任验封司郎中。同年八月调考功司,十月底又调文选司。

  

   但这次重新回北京之后,在吏部任职的时间也不长。万历二十二年五月,首辅王锡爵将谢政,万历帝命会推新阁臣以代。时任文选司郎中的顾宪成与其他朝臣商议之后列王家屏等七人上报。王家屏以前曾于万历十九年秋担任过内阁首辅,二十年三月为促使神宗早立储君而辞职回乡。王因争国本之事为万历帝所厌,下旨重拟。重拟之后,吏部再次上报的阁臣候选人名单中仍将王列入。名单中还有致仕吏部尚书孙鑨和左都御史孙丕扬,神宗便以后者不是翰林出身与前例不合为借口,指吏部徇私,在他们的奏疏上朱批了“司官降杂职”五字。很明显,矛头就是对的顾。顾宪成被降为杂职之后,吏部尚书陈有年等认为有责任的话主要责任也是在他,便上疏论救。神宗被激怒之后,顾不但未官复原职,而是又以“忤旨罪”被削籍为民,顾宪成从此彻底结束了前后断断续续十一年的仕宦生涯,其时年才45岁。

  

   回到家乡之后,顾宪成以著书与讲学为业,直至万历四十年63岁时终老。

  

   期间,在他的倡议下,于万历三十二年由常州府与无锡县官方支持,包括个人捐款在内,集资修复了宋代学者杨时在无锡的讲学场所东林书院。书院修复之后,成为其与弟弟顾允成,以及在国本、京察、矿税等历次政争中被贬在籍官僚士大夫如高攀龙、钱一本、姜士昌、安希范、薛敷教、史孟麟等讲学的重要场所。他们并且每年在此举行吴中士人的论学大会。

  

   万历三十七年末至三十八年,顾宪成又曾在李三才入阁问题上表明自己的立场,给阁臣叶向高与时任吏部尚书孙丕扬写信,肯定李三才的为政与为人,支持李三才入阁,因此引发过其与地方大员李三才结党——组织东林党以干朝政的热议。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04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