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益平:严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更新时间:2016-12-30 10:32:26
作者: 黄益平 (进入专栏)  

几点初步的结论

   一是面对当前增长速度的下降、产业结构升级换代的要求和前期刺激政策的后果,近期的金融风险确实在上升,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明显增加。所以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来要防范金融风险。

   二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主要得益于政府兜底和高速增长,但是这两个现在看起来都不可持续。看银行、负债、资产市场和国际收支,风险因素很明显也很普遍。仔细分析我国各部门的资产负债表特别是国家的资产负债表,政府应该还有能力消化金融风险的存量,比如银行的不良代贷款和地方政府、国有企业的负债。但金融风险能否得到化解,关键要看流量能否止住,核心在于能否让市场机制真正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一决定说了很多年,但是还有待真正落实。如果风险的流量问题不能止住,那么发生金融危机只是时间问题。

   三是稳增长可能是必要的,经济断崖式下降很容易触发金融危机。但是目前更重要的是要把握稳增长的力度,因为今天有很多风险是过去过度追求稳定、追求增长而积累下来的,比如过度刺激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僵尸企业迟迟不能退出等。这样看来,短期的增长目标应该适当放松。中央的目标是“十三五”规划期间实现6.5%的平均增长。要把5年放在一起看,不要把6.5%的增长目标分解到每年甚至每个季度。短期的增长目标越紧,政府就越不可能腾出手来促改革、调结构,这样对于长期增长越不利。

   四是消除系统性的金融风险,特别是消除一些风险点,还是要靠市场纪律,打破刚性兑付。无论是稳增长、升级换代,还是局部的释放一些风险,或者是去杠杆、保持金融稳定,矛头都指向现在还没有成功退出的很多“僵尸”企业,难点就在国企改革。这是明年需要着力推进的工作。

   五是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监管体制要承担重要责任。当前关于监管改革的讨论多关注机构的合并与重组,但这其实不是当前最迫切地问题。金融监管改革最大的问题是怎么管的问题。各监管机构不论是分开还是合并,如果现行的监管法律框架——分业监管——不改变,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仍然会有很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监管的核心需要独立性、专业性、协调性,监管机构没有独立性,政策目标很容易受到干扰,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很多教训。另外,过去的金融监管以机构监管为主,一个监管部门管一帮金融机构,但更重要的是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而且现在监管机构承担两大责任,一是监管,二是发展,合在一起就会出现很奇怪的行为。因此,监管部门的责任要简单化,专注金融监管,发展的责任应该由政府部门来承担。

  

   本文已经演讲人本人审阅。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704.html
文章来源: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