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昌华:中国史学之祖左丘明——左丘明的故里、史学成就及其他

更新时间:2016-12-22 13:52:14
作者: 万昌华 (进入专栏)  

  

   本人要撰写此文,一是因为《春秋左传注》作者杨伯峻关于《左传》著者的一段话,二是看到目前有些官僚出于需要,以宏扬古代传统文化的名义“注水”造假。

  

   杨伯峻在《春秋左传注》的前言中否定左丘明是《左传》的作者时写道:“我认为,《左传》作者不是左丘明。不但不是《论语》的左丘明,也没有另一位左丘明(有此一说),因为《汉书.古今人表》以及其他任何史料都没有提到第二位左丘明。”[1] 杨伯峻在此讲世间没有左丘明,此说与历史遗存和文献记载均不符。

  

   本文中下面将要讲到的“以宏扬古代传统文化”为名义进行“注水”造假之事,也与《左传》作者左丘明有关。

  

   一、关于左丘明的历史记载

  

   在述及关于左丘明的历史遗存之前,先考察一下左丘明其人的有关历史记载。用形象话语讲来的话,这是左丘明否定论者不可逾越的第一道屏障。

  

   写作《春秋左传》的左丘明历史上确有其人。杨伯峻的以上话语中讲“第二位左丘明”的话,是一种诡辩的招数。甚是无谓。如下的历史文献可证左丘明其人不可抹杀:“子(孔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2]“孔子西观周室,论史记旧文,次《春秋》,七十子之徒,口授传指,为有所讥刺褒讳抑损之文,不可以书见,鲁君子左丘明惧弟子人人异端,各安其意,失其真,因孔子史记,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3]“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仲尼厄,而作《春秋》……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乃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4]“左丘明(将《左传》)授曾申,申授吴起,起授其子期,期授楚人铎椒,铎椒作《钞录》八卷授虞卿,虞卿作《钞录》九卷授荀卿,荀卿授张苍”。[5]“左丘明好恶与圣人同,亲见夫子。”[6]“《左氏传》三十卷:左丘明鲁太史”。[7]

  

   以上第四条关于左丘明记载中提及的曾申,是孔子重要弟子曾参的次子,见《礼记.檀弓上》。《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有曾参“少孔子四十六岁”的记载。亦即,曾参是生于公元前505年。《左传》所记历史结束的年份是鲁悼公四年(前463年),其时曾参已四十三岁,则曾申是其次子的话也已到了束发就学之年,由此可知刘向所记的“左丘明授曾申”不诬。

  

   以上提及的《论语》中孔子论左丘明的记载,最先起来否定其真实性的,就像前引杨伯峻话语中所注明的,以前就有,最早可溯推至唐代。《新唐书.儒学下》记载:唐朝天宝末年,赵州人啖助在当了几任临海尉、丹阳主簿的小官之后回家屏居,“甘足疏糗。善为《春秋》。……助爱公(羊)、谷(梁)二家,以左氏解义多谬,其书乃出于孔氏门人。且(认为)《论语》孔子所引,率前世人老彭、伯夷等,类非同时。所言‘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丘明者,盖如史佚、迟任者。又《左氏传》、《国语》属缀不伦,叙事乖剌,非一人所为。盖左氏集诸国史以释《春秋》,后人谓左氏,便傅著丘明。非也。”

  

   对于谈助的此史实与是非颠倒之论,宋代史学家欧阳修曾进行过严厉抨击:“赞曰:……左氏与孔子同时,以《鲁史》附《春秋》作传,而公羊高、谷梁赤皆出子夏门人。三家言经,各有回舛,然犹本之圣人,其得与失盖十五,义或谬误,先儒畏圣人,不敢辄论也。啖助在唐,名治《春秋》,摭讪三家,不本所承,自用名学,凭私臆决,尊之曰‘孔子意也’,赵(匡)、陆(质)从而唱之,遂显于时。呜呼……诟前人,舍成说,而自为纷纷,助所阶已。”[8]

  

   清代后期考据大家俞正燮,对于唐代啖助的以上怪论,也进行过有力驳斥:“古人毁《左传》者有之矣,谓《左传》非左邱明作者,则自唐以后。谨案孔子称巧言令色足恭,匿怨而友其人,左邱明耻之,我亦耻之。……《左传》若非邱明作者,乃是怪书矣。《正义》引刘向《别录》云:左邱明授曾申,则邱明卒在孔子后,邱明小于孔子数岁,或亦不小。《汉书.艺文志》云:左邱明鲁太史。则邱明自有世官,不能居孔子门,而续经之孔子卒,非所敬爱,谁能若此?……《汉书.艺文志》亦云:邱明作《左氏传》,隐其书而不宣,所以免时难也,故以授曾申及吴起,皆所谓共为表里者。《太平御览.学部》载桓谭《新论》云:《左氏传》于经,犹衣之表里相持而成,经而无传,使圣人闭门思之,十年不能得也。斯善论矣!自唐啖助、赵匡、陆淳(质),以私心测圣,反谓《论语》左邱明如老彭、伯夷之属,为古之文人。或以文论之,谓左氏浮夸,后人因疑《左传》至悼四年《国语》事,远出孔子后,疑邱明之年,不悟传书附益,古多有之,邱明可续经,曾申、吴起何不可续传?又谓邱明恶巧言,必不作《左传》。又言为经作传,何得不在弟子之列?不知盛德传经,不当诬以巧言,史策(所传,本)有巧言,岂得使邱明改佞为忠,饰狂作圣?邱明既有世职,何当废君臣之义,弃祖父之官,假馆孔氏,从之出游。世之儒者读经传尚不明其趣,奈何昌言窜改史册及不忠孝之事,以追教古大贤也。”[9]

  

   俞正燮、欧阳修的以上所论甚是。俞正燮关于左丘明“小于孔子数岁”的推断,关于“传书附益,古多有之”,与“邱明既有世职,何当废君臣之义,弃祖父之官,假馆孔氏,从之出游”的雄辩,均合情合理。至于欧阳修以上史评中啖助颠倒《左传》与公、谷两家著者关系的观点,更是目前已为学术界所公认。亦即,我国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公羊传》和《谷梁传》的著者才与孔子有直接的学术嫡传关系,是孔子门人子夏的学生公羊高与谷梁赤所著。

  

   在此仍有三点可以进一步充足俞正燮,以及欧阳修以上所论的正确性。即一、从《论语》有关左丘明章节的其他内容看去,可间接证明俞正燮左丘明“小于孔子数岁”的说法正确;二、从同类史书《史记》的后人多有增补看,俞正燮《左传》一书主体为左丘明所撰的说法正确;三、从《左传》所记的内容看,可证俞正燮的左丘明是鲁国史家世官,二者虽然观点相近但身份不同的说法正确。

  

   如果细致观察的话,可以看到《论语》一书的内容编排很多前后是有相关性的。孔子论左丘明之语所在的《公冶长》篇也不例外。孔子的该话语在《公冶长》篇的第二十五章,而在前一章里,孔子就是论的同时代人微生高:“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微生高,与孔子同时的鲁国人。一说是孔子的学生。由此也可证啖助讲孔子尽言上古人说法的不经。

  

   《史记》是我国仅次于《左传》的古代史书,林纾等研究者曾将二者并称为“一左一马”。[10] 但是,亦如俞正燮前述所言的情况,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史记》主体亦虽然是司马迁所撰,但它已经不是最初原貌的《史记》了。原样的《史记》到西汉末年已不复存在。

  

   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中讲《史记》“十篇缺,有录无书”。唐代颜师古在该句之下引三国魏张晏注曰:“迁没之后,亡《景纪》、《武纪》、《礼书》、《乐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列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斯列传》。元、成之间褚先生(西汉元帝、成帝年间博士褚少孙)补缺,作《武帝纪》,《三王世家》,龟策、日者传。”

  

   西汉末年的褚少孙如何补《史记》的?也是唐人的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中也是引了张晏的上述话语后指出:“《景纪》取班书(《汉书》)补之。《武纪》专取《封禅书》。《礼书》取荀卿《礼记》。《乐》取《礼.乐记》。《兵书》亡,不补,略述律而言兵,遂分历述以次之。《三王世家》空取其策文以辑此篇,何率略且重,非当也。《日者》不能记诸国之同异,而论司马季主。《龟策》直太卜所得占龟兆杂说,而无笔削之功,何芜鄙也。”

  

   对于司马贞的上述之论,南宋吕祖谦、清代的王鸣盛、钱大昕等不完全同意。[11] 但是我想,就像其他史书版本不同而文字多寡也不尽相同一样,除了司马贞所指出的之外,今本《史记》中还有其他人加入的一些文字,这点应该是肯定的。比如该书今本《秦始皇本纪》后面,就有“孝明皇帝(东汉明帝刘庄)十七年十月十五日乙丑,曰:周历已移,仁不代母。秦直其位,吕政残虐”等一大段东汉班固说的话。就像天津学者(原天津师大教师)杨锺贤所言:“除了褚少孙续补《史记》,今传《史记》中,还有没有其他人缀入的文字呢?肯定有,只是不详其究竟出自谁手了。”[12]

  

   关于左丘明的不是孔子学生,身份独立,二者观点有一致之处、同时也有差别的问题,在此不再展开,下文中涉及。

  

   二 与左丘明有关的历史遗存

  

   也是用形象话语讲来,下面述及的左丘明故里遗存,是左丘明否定论者更加不可逾越的屏障。

  

   明代万历年间与张居正一起担任过阁臣的山东平阴县洪范池镇人于慎行的《望云翠山绝顶》诗中有“岱岳西来如万马,千峰云气总相连”之句,是说泰山的西向山系绵延百余里不断,一直延伸到其家乡洪范池镇的云翠山一带。泰山的东向山脉之阳有知名的大汶河自东而西流向西南方向的东平湖,则上述泰山的西向山脉之南也有一条知名河流自东向西流过,在大运河中段水利枢纽工程戴村坝以东汇入大汶河,然后一起进入东平湖。目前当地人管这条河叫康王河,是与寓居东南半壁江山的南宋窝囊皇帝高宗赵构即位前的称康王并路过了此地有关。

  

   但历史上这条河不是此名。郦道元的《水经.汶水注》中有“泌水西南流,径肥城县故城南”之语。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年版《辞海》的泌水词条中也记道:泌水“在山东省中部,源出肥城县,流入汶水”。

  

   至清代晚期,此河也一般不称康王河此名,而是叫肥水。比如,清后期的俞正燮就在其的考据名篇《左丘明墓考》中使用了肥水的称谓。[13]

  

   泰山西脉之阳的古泌水对中华上古文化的贡献,似乎并不逊大汶河多少。她一是孕育了明德的遂文化,二是为中华民族孕育了史学之祖左丘明。并且,二者与大汶口文化一样,也有历史遗存保留下来。她们一个在该河流的下游右岸,一个在中游。

  

   1980年版《辞海》的遂词条中有如下内容:遂,“古国名,在今山东肥城南,公元前681年为齐所灭。”《左传.昭公八年》中有“舜重之以明德,寘德于遂。遂世守之”的记载。遂是虞舜的后代,在周代作为妫姓子级封国是鲁国的附属国,中心地区在今山东东平县接山镇北部的上遂城、下遂城与北遂城三村一带。在今上遂城村村南,仍有东西南北均在数百米以上、内含灰褐红等色陶片的高台城址在。

  

2002年北京保利博物馆收藏的内有铭文98字的青铜器“遂公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6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