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昌明 姚仕帆:“一带一路” 倡议下中国的欧亚一体化战略与大西洋主义

更新时间:2016-12-11 23:53:18
作者: 刘昌明   姚仕帆  

   【摘要】本文考察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和政治一体化的前景。在欧洲,中国倡导的发展主义导向型战略与美国主导的安全驱动型战略并存。本文对这两种战略进行比较,并分析其对欧洲未来发展模式的影响。本文认为,“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的欧亚一体化战略为长期处于大西洋主义主导下的欧洲提供了一种替代性选择。“一带一路”倡议从发展主义的角度进行制度设计,促进了多极化的发展、相互信任的增强和地区经济的繁荣,有助于消减安全疑虑,形成以发展为导向的跨区域合作新模式。由于大西洋联盟在物质资源和观念认同方面仍有坚实的基础,“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国欧亚一体化战略实施也会遇到诸多困难和挑战。

   【关键词】“一带一路”;中国;欧亚主义;大西洋联盟

  

   欧亚主义的理念自提出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欧亚主义源起于19世纪20年代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革命时期,在当时俄罗斯的各种社会思潮中,欧亚主义以一种介于“西方派”和“斯拉夫派”之间的面貌出现,对俄罗斯这一横跨欧亚大陆国家的角色提出了独到的见解,认为“俄罗斯既非欧洲国家,也非亚洲国家,而是处于欧亚之间,是连接欧亚文明的桥梁”。冷战期间,苏联倡导的欧亚主义遭到了美国和西欧倡导的大西洋主义的对抗。20世纪50年代,美苏核力量相对平衡,这为双方分别在大西洋主义和欧亚主义指导下的势力范围争夺增添了军事色彩。最终,苏联解体滞缓了欧亚主义的发展,因为俄罗斯尚无实力使欧亚主义的理念重焕生机,欧亚主义也难以再对后苏联时代的周边国家产生吸引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冷战结束后,大西洋主义在维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合法性方面并未遭遇过多的质疑和挑战,如今的欧洲仍处于大西洋主义的框架安排之下。

   尽管历史上苏联倡导的欧亚主义失去了其合法性和吸引力,但近年来中国提出的囊括欧亚在内的发展主义模式在国际舞台上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国正尝试构建新的全球治理模式和话语体系,这种模式不仅仅关注程式化的互动,更强调全方位和多元化的联系。在所有以发展为导向的倡议中,“一带一路”倡议强调欧亚之间的陆海连通,迄今已初见成效。作为一个突出包容性发展的综合型倡议,“一带一路”力图打造一个涵盖从交通、通信到金融、教育等领域的全方位合作体系。20世纪俄罗斯倡导的欧亚主义,正是由于忽视了经济因素,并且缺乏强有力的国家经济实力作支撑,导致这一理念难以在实践中推进,并最终在与美国倡导的大西洋主义抗衡中日渐式微。因此,强调欧亚基础设施建设和陆海连通等经济要素正是“一带一路”与20世纪苏联欧亚主义的最大区别。

   本文考察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政治和经济一体化的前景,对中国的发展导向型战略与美国的安全导向型战略进行比较,分析两种发展模式对欧洲的影响。“一带一路”倡议从发展主义的角度进行框架制度设计,促进了世界多极化的发展、相互信任的增强和经济的繁荣,有助于安全疑虑的消减和新发展主义范式的形成,这将为欧洲提供一个新的模式选择,并削弱二战后欧洲一直奉行的以安全为导向的大西洋主义。当然,由于大西洋联盟仍有坚实的物质和观念基础,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和多边互动的深入,中国的欧亚主义战略也会遇到多种困难和挑战。

  

一、“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一体化

   “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跨越欧亚大陆的连通型倡议。作为当今世界最综合全面的发展倡议,它表达了中国在全球治理方面的愿景,即在全球治理中建立以发展为导向的范式,促进共同繁荣,加强互联互通,增进普通民众之间的交流互动。为此,从2014年开始,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开了密集的外交互动,尝试探索可能的合作领域并寻求利益交汇点。同时,“一带一路”又是一个海陆并举的双向倡议,包括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两部分,陆上和海上的连通相辅相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从中国沿海地区延伸至中亚、中东和欧洲,是对历史上陆上交通网络的扩展。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端于太平洋和印度洋,经由阿拉伯、地中海地区,最终延伸至北欧。由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地理范围上的延伸取决于政治、经济、社会等多种因素以及沿线相关国家对这一倡议的回应,因此很难在地图上对其进行精确的标注,但毫无疑问,“一带一路”延伸至欧洲中心地区,并以欧洲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另一端,欧洲是这一倡议的重点地区。

   “新常态”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发展趋向,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标志着中国外交在“新常态”下的重大转变。“一带一路”倡议代表了中国在其经济实力和外交能力不断提升的基础上,对新型国际关系的见解和设想。这一点从中国拒绝美国提出的建立中美共同领导全球事务的G2集团可以体现。在“新常态”下,中国所倡导的全球治理以多极化和多边机制为基础,而聚焦于欧亚合作的“一带一路”倡议也是“新常态”的重要构成要素。

   1.1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一体化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目标是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丝绸之路覆盖亚洲、欧洲、非洲的广大地区,必将促进地区连通,打造陆上经济合作走廊和海上合作平台,有助于各个国家之间的政策沟通,扩大利益汇合点,探索互利共赢的合作领域。“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一是加强中国同外部世界的联系,寻求和探索新的发展与合作的契机;二是为中国的铁路、核能等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寻找新的机遇,促进中国对欧亚乃至更远地区市场的出口。因此,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第10届亚欧会议上强调,亚欧大陆迫切需要互联互通,加快构建亚欧统一市场,中国愿与地区国家一道构建亚欧大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网络,深化区域合作,促进各国发展。

   为推进这一横跨欧亚大陆的经济倡议,中国已做好了长期的准备。据估计,中国的全球投资在未来十年内将会达到2万亿美元,这一数额远远超出了美国对其西方伙伴国的投资计划。与这一投资潜力相匹配的是,中国也计划借助丝绸之路的整合机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货币互换协议有利于减少全球贸易对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依赖,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因此,“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签订的货币互换协议也迅速增加。

   除了发起“一带一路”倡议并着手建立一系列的支持机制外,中国也积极寻求建立与俄罗斯的合作,并将其与欧亚一体化机制相对接。近年来,针对俄罗斯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可能会削弱其在中亚和东欧影响力的疑虑和担忧,中国积极推动与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以消除双方由此产生的不信任。在2015年的亚洲博鳌论坛上,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DmitryMedvedev)表示,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愿与“一带一路”进行对接合作。在同年晚些时候举行的中俄元首会晤上,中俄双方在莫斯科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双方在“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相对接”,“开辟共同经济空间”,“推进由中俄共同主导的欧亚一体化进程”等方面达成一致共识。中俄之间的相互理解与战略对接为中国推进其欧亚一体化战略消除了障碍,促进了“一带一路”倡议与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将优先稳固和发展对欧经济关系。为了推进这一倡议的实施,中国将中俄关系作为欧亚外交的支点。因此,中国充分认识到俄罗斯的重要战略意义,并通过将俄罗斯融入“一带一路”的方式,打消俄罗斯的疑虑。截至目前,双方已采取多项措施进行战略对接,加快跨境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签订俄罗斯远东地区协同发展协议,进行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与中国铁路的连接,建立欧亚运输新通道,加速人员和货物的流动,加强与传统上属于俄罗斯势力范围的中亚和欧洲地区的制度协调,最终深化和拓展能源领域的合作。

   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在所有的路线中,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是建设重点。这主要是基于以下两方面的原因。第一,中国十分关注与西欧市场的融合;第二,由于中俄不断深化的战略伙伴关系和上海合作组织、欧洲经济组织等地区机制的建立,才使中亚和俄罗斯的地缘政治优势突显。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从中国东部省份江苏省出发,途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最终抵达荷兰的鹿特丹,全长超过11万公里。这一经济走廊由多条国际化铁路交通干线构成,包括从重庆市到德国杜伊斯堡、从武汉到捷克的梅尔尼克和帕尔杜比采、从成都到波兰的罗兹、从郑州到德国汉堡等多条货运铁路。随着中欧贸易关系的深入发展,这些铁路也得到了高频地使用。例如,2013年开通的“蓉欧快铁”从成都青白江发车,经过14天运行到达波兰罗兹市,全程9826公里。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该列车已经运行180趟。近期,从江西南昌到荷兰鹿特丹的赣欧国际货运铁路也已经通车。截至2015年11月,已有20条中欧国际铁路陆续开通。

   1.2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欧亚一体化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目标是利用沿海港口,途经南海、印度洋连通中国与欧洲和南太平洋地区。在这一倡议的推动下,新的港口和航线将会促进货物、技术和人口的流动,创造新的发展机会。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通过港口网络布局连通亚洲与欧洲,加强相互之间的经济、社会和非传统安全等领域的联系,促进区域和城市合作。“一带一路”建设并非中国“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只有通过相关各方积极参与,才能促进项目的顺利实施。

   亚欧海上航线是海上丝绸之路规划的组成部分之一。比雷埃夫斯港作为希腊的主要进出口通道,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是欧洲、非洲和亚洲海运航线的交汇点,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建设成为主要的贸易中心是亚欧海上航线建设的重要一环。除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中国还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投资了多个海上连通项目,如比利时、荷兰、马耳他、波兰以及欧亚海上走廊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

   和埃及。值得注意的是,海上航线的发展,促进了从港口到内陆的铁路和公路建设,因此也为陆上的连通提供了动力。

   1.3亚投行、丝路基金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

   “一带一路”是一个建立在多边机制框架下的综合倡议,该倡议秉承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反映了中国建立一个全球市场机制的长远战略目标。随着计划的推进,现有合作机制不能完全满足需要,新的机制将会不断建立。为此,中国提出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和丝绸之路基金(丝路基金)两个重要的区域融资合作机制。亚投行成立于2014年10月,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区域多边开发机构和致力于促进成员国共同利益的国际金融组织。丝绸之路基金的基础资本金共400亿美元,该基金主要致力于为“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提供投资和金融支持。这两个机制和“一带一路”相互支撑、相互呼应,并将得到能源发展基金、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中国-中东欧投资合作基金等一系列机制的支持。

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对亚投行已经开展了较为广泛和深入的研究,这从侧面反映出这一机构的重要性和国际社会对它的热情。亚投行的决策机制和股权分配设计既保证了投票权的平均分配又保证了项目执行的快速和高效,如中国是亚投行的第一大股东,但其规则设计将使中国与其他成员国合作决策。尽管中国将亚投行定位为对现有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为代表的全球金融机制的补充,但有分析家认为,美国早期对亚投行的消极态度和拒绝加入亚投行的声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492.html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2016 年第 11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