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小年:奥地利学派的当代意义

更新时间:2016-12-07 19:22:13
作者: 许小年 (进入专栏)  
20%,30%来自于静态的配置。

   主流经济学对这一块无能为力,为什么讲市场经济的效率主要来自于创新,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从工业革命以来蒸汽机的发明一直到今天的互联网,我们效率的提高,生活的丰富主要是拜技术创新之赐,而不是技术创新的静态效率。

   创新,不仅主流经济学,连奥地利学派我觉得研究都不够,我们到今天不理解创新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不知道。除了制度经济学家告诉我们产权的保护,规则的明晰有助于创新之外,我们对创新知之甚少,我们不能理解华为那样的企业,我们不能理解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行为。我今天上午刚看到一个消息,移动通信5代的标准,华为研发的5代标准被国际上采纳了,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国际移动通信的标准可以由中国公司来制定,当然华为也是拉着哪一家外国公司击败了高通,高通在移动通信中那是多少年霸主地位,这一次5代的标准部分采用了华为开发的。

   像这样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家,我们到今天不能提供令人满意的解释和回答,有待于我们继续研究,我曾经跟沃顿商学院专门研究创新的老师交流过,他做了几十年的企业家研究,我说你现在研究到底能够从多大程度上解释创新行为呢,他说5%,也就是95%的创新他是无法解释的。我说我们商学院每天就盯着这5%值得吗?你把这5%全都做到了,创新的绝大部分我们是无法理解的。

   我越看企业,越观察企业家越无法理解他们的创新力从哪里来的,奥地利学派好像也没有做出说明,如果是天生的,商学院只能培养职业经理人,不可能培养企业家,我们商学院就要重新定位了,目前我还没有看到非常成功的案例。

   数学模型,米塞斯、哈耶克经济周期,这是奥地利学派留给我们的一大遗产。米塞斯、哈耶克经济周期模型,我们现在把它做出来了,非常粗的,这个模型有几个关键假设,大家研究奥地利学派全都知道,一个是生产学习时间,哈耶克三角在我们的模型里体现出来了,生产需要时间。资本品是专属的,用资本品的概念来替代,或者你用数学符号把大K去掉,小k1k2替代它,k1和k2之间不是完美替代的,这两个关键的假设放到经济周期模型中,当然我们是两部门模型,和主流经济学的单部门模型不一样,一个部门生产资本品,一个部门生产消费品,这个模型目前得到的结果还是比较令人鼓舞的,马上就可以证明货币非中性,主流的经济学模型中货币是中性的,除非你要假设一系列的,假设很多东西,我们这个模型如果你把资本的专属性解释为非完美的资本市场,两部门的模型本身就可以产生货币非中性的结论。

   货币非中性推下去,那就是我们长期以来对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解释,它不是市场失灵,是美联储错误的货币政策引起的。由于它执行错误的货币政策,使得名义利率长期偏离了自然利息率,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是自然利息,造成了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而当泡沫破灭的时候这就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你用米塞斯、哈耶克模型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传统得出的是南辕北辙,我们这个模型得出来中央银行别折腾,中央银行甚至取消都可以,名义利率等于市场自然利息率,因为货币是非中性的,它一折腾资源跨期配置就出问题,资产泡沫破灭,金融危机,政策含义和传统的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们从研究中体会到奥地利学派的思想给我们当代的意义。

   现代的意义就是,关于竞争,要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要取消《反垄断法》,不是取消垄断,因为没有垄断就没有竞争,垄断是竞争的前提条件,是竞争的强大驱动器,世界各国政府用《反垄断法》,实际反的全都是竞争,不是垄断,这是它的现实意义。

   第二,熊彼特的创新和最近热炒的产业政策有关系,创新是企业家作为主体,我们到现在不理解企业家为什么可以成为一个创新方面特殊的群,我们怎么能相信政府能够把握未来的创新方向呢?如果沃顿商学院研究了一辈子的教授,他只能解释创新的5%,为什么我们就相信政府能够把握剩下的95%呢,如果我们不相信产业政策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它是扭曲市场的价格信号,造成了诸多的寻租技术机会,产业政策就是官商勾结,骗取国家补贴。

   货币政策应该是被动式的,又回到了弗里德曼的K规则,每年货币增长3%,在我们奥地利学派的模型中,理论模型中,中央银行没有存在的必要性,它的存在是增加经济的波动,而不是减少经济的波动,没有必要。这和奥地利学派中一个阶段好像有一点综合,就是恢复金本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人文经济学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452.html
文章来源:经济学原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