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昌华:李三才与万历皇帝爪牙的博弈及其意义

——由李三才诗碑等泰山题刻说开去

更新时间:2016-11-29 14:02:10
作者: 万昌华 (进入专栏)  

  

   李三才字道甫号修吾,籍贯陕西西安,卒于1623年,是明朝后期重要历史人物。《明史》中有《李三才传》。前些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白寿彝主编十二卷本《中国通史》中有专门的《李三才》一节论述其事迹。[1] 明朝同时期政治反对派,又是李三才陕西老乡的王绍徽,则在献给魏忠贤的政治迫害黑名单——仿效民间水浒一百零八将故事编的《东林点将录》中,将其列为东林党第一号人物,称其为托塔天王。亦即,王认为李三才是东林党真正的党魁。

   本人对于李三才的较深刻认识,是大学时代读文革一号文字狱“三家村黑帮”帮主邓拓的《燕山夜话》。其中有邓的有名文章《为李三才辩护》。此文文革时被指借古人替彭德怀翻案。以后来泰安工作又读到了李三才关于泰山的诗作,并在泰山上发现了他的诗碑。与此同时,朋友在相同地段也发现了与李三才和东林党人有关联的石刻。在此基础上,笔者对李三才与万历皇帝矿税使进行斗争及有关主张、思想意义的认识,对李三才与东林党关系的问题,对东林党的意义,以及李三才所处时代的大环境,有进一步深化。

   下面,就将以上所述及的几点,略加展开论列。

  

   一、李三才泰山经石峪诗碑及其他有关题刻

  

   1986年7月24日,本人当时还因分配的原因在中共泰安市委党校担任历史教员。与在北京化工大学读书的四弟万力(书恺)一同游览泰山经石峪时,发现暴经石西侧上方的草丛中有不甚规整、正面朝地的轻度风化石碑一通。碑的石质不好,上方有残缺,高约1.4米,宽约0.7米,厚约0.18米。探古心切,请求其他游人帮助,在几个年轻小伙子的鼎力协助下,将该石碑翻开来看时,发现上面有如下文字:

   “《暴经峪水帘》:暴经石旁水泠泠,镇日独来倚树听;此意世人浑不解,半天矫首万山青。关西李三才道甫题。万历戊子春济南府通判阎廷梓、泰安知州刘从仁立石。”

   原先就知道李三才是明朝后期掀起过历史波涛的人物。依据此碑文,泰山学院(原泰安师专)中文系教师、老乡张杰在协助李正明编《泰山研究论丛》向我约稿时,本人曾于1989年写成《李三才与泰山》的小文,登在《泰山研究论丛》第一辑上。[2] 以后,该碑由泰山管理部门描红后,立在了泰山著名景点经石峪的西面进口处,此即现在研究者们经常提及的泰山经石峪李三才诗碑。

   董仲舒说诗无达诂。但我想,诗并不都是众说纷纭、不可理解。通过类比,后人或许能够更清晰地把诗人所想要表达的思想与意愿揭示出来。由李三才的此泰山诗,笔者首先联想到的是宋代思想家朱熹的诗作《邵武道中》。

   同样在诗中用了“镇日”(一整天的意思)一词,朱熹的《邵武道中》诗里表达的是自然景象荒凉、自信心丧失,与人事不可为的心态:“林壑无余秀,野草不复滋”;“而我独何成,悠悠长路歧。凌雾即晓装,落日命晚炊。不惜容鬓凋,镇日长空饥”;“征鸿在云天,浮萍在清池。微踪政如此,三叹复何为。” 而与之相反,李三才《暴经峪水帘》诗中所表达的是:自然景观富于生机,“万山青”;自信心满满的,“矫首”昂视;人事虽然困难,“此意世人浑不解”,但仍可以有所作为,而人事可为的根本在于“暴经石旁水泠泠”,在于人的事业心与追求精神要像泰山之水一样,生生不息、冷凉清澈、川流不断、水滴石穿。正因如此,李三才才“镇日独来倚树听”的。

   此诗碑所立的“戊子年”是明神宗朱翊钧万历十六年(1588年),比美籍华裔史学家黄仁宇《万历十五年》一书中说的年份晚一年。则此时的李三才已为官十六个年头。所以落款是“关西李三才”,本文后面还将详细论及,是因其的籍贯为今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

   为李三才立此诗碑的济南府通判阎廷梓和泰安知州刘从仁,分别是今河南项城市和山西运城市盐湖区人。二人分别担任过几个地方的地方长官或地方官副职,他们均一心理政为民,惩治犯罪、保障一方平安,并重视发展所管辖地区的文化教育事业。

   阎廷梓是隆庆元年(1567年)举人,幼年丧父,由母亲抚养成人。自幼聪慧好学,以宋代的名相范仲淹为自己学习的榜样,奋发进取。中举之后先后出任河津知县、真定府通判。遭遇母亲丁忧,后来被任命为济南府通判,迁深州(今河北省深县)知州。深州是个强盗猖獗的地方,阎上任后先是以德感化。不到月余,许多舞刀弄棒者散去,重归田亩。对不思悔改者,他设计诱捕正法。

   出于长治久安的考量,阎廷梓在任深州知州期间修缮了深州城城墙,又在城墙四周建墩台四十余座,并沿城墙四周修建了护墙堤防。至清代末年,深州城都是华北地区最坚固的城垣之一。其生平事迹,清康熙九年《项城县志》等处有载。

   刘从仁则是相当于举人副榜的恩贡出身,万历十三年(1586年)任泰安州知州。在任期间以廉正称。1588年泰安大饥,他开仓赈济,又煮粥供于就食者。有饥民乘机为盗,他便恩威并施,盗贼敛迹。刘从仁任泰安州知州期间还致力于文教事业,泰安一时间人才辈出。

   1593年,刘从仁迁滦州(今河北省唐山市属县滦县)知州。刘在任滦州知州期间也是重视滦州的文教事业,曾重修滦州学宫(孔子庙),并移名宦、乡贤二祠于学宫戟门两旁,为滦州的士民两界所称道。刘的生平事迹等,民国九年《解县志》等处有载。

   除《暴经峪水帘》诗之外,李三才关于泰山的还有另一首《登泰山绝顶》诗。全诗如下:“清斋独夜万缘空,踏破天门与帝通;一任红尘千万丈,此身已住白云中。”登高而小天下,登高而增志益智,登高而自绝于尘世、心灵得到净化,李三才的此诗重点突出了与红尘相对应的“白云”净界,堪与唐代杜甫的《望岳》诗、宋代王安石的《登飞来峰》诗,以及后来人、中国近代宪政之父宋教仁的《登南高峰》诗等著名登高抒志作品相媲美。

   作为历史人物,李三才的最重要功绩是惩治了皇帝爪牙、太监陈增,还有陈增的随从、总理山东矿税的程守训。此事的详情我们后面还要论及。

   也是在泰山经石峪等处,有李三才政治对立者程守训的题刻在。并且,同处亦有李三才之东林党“同志”的题刻在。

   泰山经石峪刻经上方之断崖间有“枕流漱石”的题刻,落款是“甲戌春,南州帅众题”。甲戌为明崇祯七年(1634年)。帅众是江西奉新人。枕流漱石是隐居之意。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记曰:“孙子荆年少时欲隐,语王武子‘当枕石漱流’,误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这段话译成白话文即:“晋代有个叫孙楚的人想要隐退山水之间,就告诉他的朋友王济说,自己将‘枕石漱流’,但在表达时误说成‘漱石枕流’了。王济听后问,‘水流可以枕着、石头可以用来漱口吗?’。孙楚将错就错、自圆其说地解释说:‘我之所以枕流水是想要洗干净自己的耳朵,之所以漱石头是想磨练自己的牙齿。’”

   如果用当时当轴者魏忠贤等的语言讲来的话,帅众是铁杆的东林党人。帅众是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历官浙江淳安知县、金华知县、福建道御史、太仆寺少卿、陕西巡抚、左副都御史等职。天启初年曾奏劾魏忠贤,未纳而弃职归乡,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

   帅众的该“枕流漱石”题刻之下覆以残刻。此举显然是为了反对当时的太监政治的有意覆盖。被该题刻覆盖与凿毁的题刻刻面高0.75米,宽0.99米,残存有少许的字迹。此被覆盖与凿毁的刻面,民国学者李东辰在《丙戌游记.经石峪》中记道:“又西刻文一段,为‘枕流漱石’四字凿毁,石花罗列,模糊难辨。”

   但是,此被凿毁题刻面上的字并非全是模糊难辨,而是一首七言八句律诗,仍有行书29字能辨,末署是“风池旧史程守训(最后一字仅剩言字旁)”。 近来,经研究泰山历史与文化的知名泰山学者周郢堪查证实,此被凿残题刻的题者即是后来被李三才惩治了的矿税使陈增的随从程守训。[3]

   在上面所言被凿毁题刻的西南,另有一行楷大字题刻“铭心淘虑”,右刻“癸卯孟冬之吉”,落款是“佛子无舍守训。”也是据周郢考证,此佛子无舍守训题刻也是程守训所题。[4]

   由后一题刻的题年“癸卯”可知,程守训此次来泰山活动的时间是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则此时李三才已离开山东地区有年。李三才督山东学政之后,还担任过南京通政司参议,大理寺少卿,最后是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出任漕运总督、凤阳诸府巡抚的。

   泰山之阳三阳观中的《昝云山炼师碑记》,撰者也是程守训。该碑的后识是“武英殿中书舍人佛弟子无舍程守训撰。”

   另外,周郢还实地勘查考出了,泰山经石峪高山流水亭内横额上的大字“乾坤清趣”,也是皇帝的爪牙掌权太监所题。该题的上下款分别是“御马监太监白忠”、“万历戊戌秋八月日题”。[5] 万历戊戌是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仅泰山经石峪一地,就又是白忠、又是程守训,这些万历皇帝的爪牙们纷至沓来,由此也可以看出当时皇权对社会生活的严重骚扰之一般来。

  

   二、李三才的生年、籍贯及其与万历皇帝爪牙们的斗争

  

   李三才的出生年份与籍贯言说者有歧义。因此,在此先探讨清楚这些问题之后,再考察他与万历皇帝爪牙们进行斗争之事。

   目前国内对李三才的出生年份有两种表述,一种是未知说,另一种是1554年出生说。

   《明史.李三才传》中只记述了李三才去世的时间是天启三年(1623年),而未记他的出生年份。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辞海》李三才词条沿袭此做法,出生年份也是空缺。

   但近来在翻看百度百科等网页上的李三才词条时发现,情况有了变化。李有了具体的出生之年。在未讲依据何在的情况下,竟然称李三才生于1554年。有误。如果讲李三才的确切出生年份的话,他应该是生于1552年。

   日本东京大学综合图书馆藏有明万历刻本的李三才《抚淮小草》一书。[6] 该书收录了李三才万历二十七年至万历三十一年间任淮扬巡抚时的奏疏。全书十五卷。在卷四的《第三停罢矿税自陈疏》中,李三才有“去年臣出都,于时臣年四十八耳”之句。李三才上此疏的时间是万历二十八年,前一年是万历二十七年,则自此前推四十八,是嘉靖三十一年,亦即公元1552年。另外,高攀龙的《大司徒修翁李先生七十序》作于天启元年,自此前推七十,也是1552年。[7]

   关于李三才的籍贯。《明史.李三才传》中说他是北京通州人。明清之际的政治人物孙承泽在《畿辅人物志》,以及同时期的理学家孙奇逢在《畿辅人物考》中,也认为他是北京通州人。孙承泽还详细讲到,李三才在“京师卜宅城东之张家湾”。张家湾即今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

   《辞海》中讲,籍贯是指“一个人的祖居或出生的地方。”但是,如果依据《辞海》等辞书中的籍贯定义讲来的话,以上说法并不准确。如果籍贯首先指的一个人的祖居地的话,则李三才的祖居地不是北京通州,而是今陕西西安市阎良区。

   由于李三才的最高官职是右佥都御史,与前代的官职御史中丞相近似,旧时的陕西临潼县城里为纪念他建有中丞坊和祠堂。清康熙四十年《临潼县志》载:“中丞坊,在县(衙)西南,为总漕李三才立,其街西祠堂今仍存。”另外,清代临潼县文庙的乡贤名宦祠中,也供奉有李三才的牌位。

但是,李三才祖居的原临潼县康桥镇坡李村,1987年行政区划调整后已经不再属于临潼县康桥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32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