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天乐:毛泽东诗词历史观新探

更新时间:2016-11-14 11:14:25
作者: 冯天乐  

  

   冯天乐,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摘要:毛泽东一生酷爱读史,不仅通读《二十四史》,留下大量批语,而且读了十七次《资治通监》。他虽然不是史学家,但在其着作中却经常旁徵博引,评史论人。

   在《毛泽东诗词选》中,同样可以读到他对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评论;读到他不忘曹操的碣石遗篇;读到他歌颂共工为胜利的英雄;读到他要人们记取项羽失败的教训,穷寇宜追,把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因此,我们可以从毛泽东诗词中窥察其历史观。然而,学术界对毛氏诗词的历史观,却鲜有客观的分析和深入的探讨。目前,在这些有限的研究中,不管是赞扬还是批评的,主观色彩都是较浓的。笔者仔细考察和研究大量历史文献,透过时代背景与毛氏人生经历,从同情悲剧人物、坚持造反有理和崇尚法家帝王三方面探讨毛氏诗词的历史观,并分析形成毛氏诗词历史观的原因,欲以野人献曝之诚,冀收抛砖引玉之效。

  

   关键词:毛泽东  诗词  历史观  阶级斗争 政治需要

  

第一节 前 言

  

   毛泽东一生酷爱读史,不仅通读《二十四史》,留下大量批语,而且读了十七次《资治通监》[1]。他虽然不是史学家,但在其着作中却经常旁徵博引,评史论人。

  

   在《毛泽东诗词选》中,同样可以读到他对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评论;读到他不忘曹操的碣石遗篇;读到他歌颂共工为胜利的英雄;读到他要人们记取项羽失败的教训,穷寇宜追,把革命进行到底,等等。[2]

  

   因此,我们可以从毛泽东诗词中窥察其历史观。然而,学术界对毛氏诗词的历史观却鲜有客观的分析和深入的探讨。目前,在这些有限的研究中,不管是赞扬还是批评的,主观色彩都是较浓的。如李晓社和王强《毛泽东诗词的历史观解读》[3]一文,虽然对毛氏的历史观作较全面和系统的分析,但始终未能超脱中共意识形态的束缚,往往仅以毛泽东公开发表的着作(主要是《毛泽东选集》的文章)作为其历史观的佐证,对毛氏的深层思想(如帝王思想、不喜欢知识分子等)并未涉及,且对毛氏诗词历史观的背景没有加以分析,以致对毛氏诗词历史观之分析,难免流於表面。

  

   《孟子˙万章下》云: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4]

  

   意思就是说,吟咏作者的诗歌,研究他的着作,就必须了解他的为人,要了解他的为人,就必须认识他的那一个时代。笔者仔细考察和研究大量历史文献,结合时代背景与毛氏人生经历,从同情悲剧人物、坚持造反有理和崇尚法家帝王三方面探讨毛氏诗词的历史观,并分析形成毛氏诗词历史观的原因,欲以野人献曝之诚,冀收抛砖引玉之效。

  

第二节   千古同惜长沙傅 — 同情悲剧人物

  

   毛泽东诗词以描写今人今事为主,即以革命和建设为创作主题。以历史人物为中心的咏史诗并不多,现在看到的只有四首这样的诗作。它们是《七绝˙刘蕡》、《七绝˙贾谊》、《七律˙咏贾谊》和《七绝˙屈原》。这些作品都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所作,而且是毛氏在世时没有公开发表,它们反映了其晚年的心境。他焦虑没有合适的接班人继承其革命路线和事业。

  

   令人深思的是,进入他不乏挑剔的胸怀的,都是些志大才高而又命运多舛的悲剧性人物。[5]

  

   1958年,毛泽东写下了《七绝˙刘蕡》︰

  

   千载长天起大云,中唐俊伟有刘蕡。

  

   孤鸿铩羽悲鸣镝,万马齐喑叫一声。[6]

  

   此诗首句气势不凡,千载之前,长空之中,高悬一朵大云,以自然景象喻人,为第二句作铺垫。“俊”言其才华出众,“伟”言其品格高尚,两方面都说到了,这是诗人对刘蕡的极高评价。事实上,毛泽东对刘蕡的疏狂豪迈十分欣赏。《旧唐书˙刘蕡传》载刘蕡在应科举时的对策开头即说︰

  

   臣诚不佞,有匡国致君之术,无位而不得行﹕有犯颜敢谏之心,无路而不得进。但怀愤郁抑,思有时而一发耳。[7]

  

   毛泽东对这篇文釆不凡的策论甚为激赏,旁批“起特奇”。[8] 次二句评史论人,以“孤鸿”喻刘蕡。这里的“孤鸿”之孤非孤单之孤,乃孤怀独立之孤,有“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之意。刘蕡在应考时痛陈宦官专权之弊,谓:

  

   宫闱将变,社稷将危”,“阍寺持废立之权”,“四凶在朝,虽强必诛。[9]

  

   虽然才华出众,考官仍不敢取录他,即使在别人的幕府当小官,宦官仍不肯放过他,罗织罪名诬陷他,使其客死他乡。刘蕡就像孤鸿一样,羽毛被摧落,再也不能振翅高飞了。一个“悲”字,寄托了作者对刘蕡无限的同情与赞赏。末句极言刘蕡在中唐“万马齐喑”的政治局面下,仍然发出动人心弦的叫声,

  

   三年後,即1961年秋,毛泽东又写下了《七绝˙屈原》︰

  

   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

  

   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10]

  

   历代歌咏屈原者多矣,或哀其不幸,或愤世道不公,总之离不开忧愁两字。惟毛泽东高唱“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不但一扫忧愁幽思的千古气氛,而且进一步指出屈原的《离骚》,像一把利刃,投向腐败的统治阶级。从表面现象看,腐败的贵族掌握着将屈原置於死地的刀子,但从本质上看,从历史的高度看,屈原掌握了真理之剑,使统治者颤栗不已。诚如李仁藩所言︰

  

   屈原的人品和诗品,就像一把杀人刀一样,毫不留情地解剖了世世代代的奸佞小人。[11]

  

   这一方面说明了毛泽东的人格选择,崇尚坚持向黑暗势力斗争的仁人志士,憎恶奸佞小人;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毛氏晚年的特殊心态。面对政治对手的种种挑战,他需要有一种剑拔弩张,主动出击的斗争精神。如果我们注意到毛泽东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说︰

  

   骚体是有民主色彩的,属於浪漫主义流派。对腐败的统治者投以批判的匕首。屈原高据上游,宋玉、景差、贾谊、枚乘略逊一筹,然亦甚有可喜之处。[12]

  

   我们便不难理解诗中“手中握有杀人刀”的深刻意蕴了。“艾萧”是臭草,喻指奸佞小人;“椒兰”是香草,喻指正人君子,这是屈原作品中经常使用的形象比喻。全诗既对《离骚》的战斗作用予以充分肯定,又对屈原以死报国的高风亮节高度赞赏。

  

   除了刘蕡和屈原之外,毛泽东对贾谊也十分欣赏。早在1918年春,毛氏便写下了送别罗章龙的《七古˙送纵宇一郎》中将贾谊与屈原等量齐观,说︰“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锺此”[13]。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毛泽东写下了两首咏贾谊的诗。它们是《七绝˙贾谊》和《七律˙咏贾谊》。

  

   七绝˙贾谊

  

   贾生才调世无伦,哭泣情怀吊屈文。

  

   梁王堕马寻常事,何用哀伤付一生。[14]

  

   七律˙咏贾谊

  

   少年倜傥廊庙才,壮志未酬事堪哀。

  

   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

  

   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

  

   千古同惜长沙傅,空白汨罗步尘埃。[15]

  

   毛氏这两首诗充满了对贾谊的赞赏和惋惜。冠之以“倜傥”、“雄英”,许之以“壮志”、“高节”,这在毛氏的诗词中可谓绝无仅有。在他评论历史人物的诗文、讲话中如此浓墨重彩地肯定一位古人也是十分罕见的。1958年,他给自己的秘书田家英写信,极力称颂贾谊,并推荐他读贾谊的《治安策》,全信如下︰

  

   家英同志:

  

   如有时间,可一阅班固的《贾谊传》。可略去《吊屈》、《鵩鸟》二赋不阅。贾谊文章大半亡失,只存见於《史记》的二赋二文,班书略去《过秦论》,存二赋一文。《治安策》一文是西汉一代最好的政论,贾谊於南放归来着此,除论太子一节近於迂腐以外,全文切中当时事理,有一种颇好的气氛,值得一看。如伯达、乔木有兴趣,可给一阅。

  

   毛泽东

  

   四月二十七日[16]

  

   1958年後,毛氏阅读《初唐四杰集》中王勃的《秋日楚州郝司户宅饯崔使君序》时,写了大段批语,也提到了贾谊︰

  

   (王勃)以一个二十八岁的人,写了十六卷诗文作品,与王弼的哲学(主观唯心主义),贾谊的史学和政治学,可以媲美。都是少年英俊,贾谊死时三十几,王弼死时二十四。还有李贺死时二十七,夏完淳死时十七。都是英俊天才,惜乎死得太早了。[17]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0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