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谦 张娟:极端民族主义的特性及危害刍议

更新时间:2016-11-09 23:08:26
作者: 彭谦   张娟  

一、极端民族主义及其特性

   近年来,学者对极端民族主义已有不同程度的研究,对其有不同的观点。例如,郝时远认为极端民族主义是对民族主义偏激情绪和极端表现的一种约定俗成的概括。杨垚提出极端民族主义,是民族主义的一种极端形式,是民族主义与政治野心相结合的产物。商戈令提出极端民族主义是指不仅要求本民族的自决独立、获得与其它民族的平等地位,而且坚持本民族优越于其它民族、本民族的利益高于其它民族或人类整体利益的主张或行动。即“本族或本国的便是好的,便是原则,便是值得尊重和爱护的,再没有其它判别是非善恶的标准。至于这种样式究竟对此民族及其邻邦的生活带来的是福祉还是灾难,则无关重要。朱虹认为极端民族主义亦称大民族主义或民族沙文主义,是民族主义的一种极端形式,在本质上极端民族主义仍然是民族主义。但它是民族主义与政治扩张野心相结合的变种。极端民族主义以强烈的民族优越感和排他意识为特征,鼓吹民族歧视、煽动民族仇恨。

   极端主义是指人们往往片面地而非全面地看待事物或行为。同时,往往在处理事物时会通过偏激的方式来解决,为了达到个人或者小部分人的某些目的,不惜一切后果地采取极端的手段对公众或政治领导集团进行威胁。极端民族主义的实质是具有极端特性的一种民族主义,是把本民族的利益置于其他民族的利益之上,以各种方式侵犯其他民族的利益。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极端民族主义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冷战后的极端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为民族分裂主义、泛民族主义、宗教民族主义和民族扩张主义。它们一般都具有以下共同的特性。

   (一)具有狭隘的盲目排他性

   随着全球化浪潮到来,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弱势群体开始处于一种不利的地位,这激发了极端、狭隘民族主义情绪上升。进入新世纪以来,一些国家因经济和社会问题严重,贫富差距加大,以及难民的涌入等造成本国国民的不满。他们便将这些社会问题的根源归结为外来移民,把对社会现实问题的不满情绪归咎于外族人,认为是他们抢走了其就业的机会,逐渐产生了仇外、排外情绪,对出现在自己国家的异族人充满了敌对和排斥。在俄罗斯,各极端民族主义政党和组织都以“俄罗斯优先于一切”作为口号,把反对犹太人作为自己的目标,并扬言要把外族人和外国人统统赶走。尤其是在政府放开对移民的限制后,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更加高涨,对外族人的排斥和仇恨思想,引发了一系列极端和非理性的行为。

   (二)呈现极端暴力恐怖化。

   极端民族主义其自身具有极端、狂热、狭隘和盲目仇外性,往往会和暴力恐怖主义结合在一起。一些处于弱势的民族在对抗外来压迫时,往往采取极恐怖和极端的手段和行动来对抗争。极端民族主义者通常以宗教为其思想武器来发展、壮大自己,形成极端宗教主义。在许多国家,极端民族主义与恐怖主义结合一起,造成严重的民族冲突,成为恐怖活动增多的主要原因。此外,宗教性质的恐怖活动迅速增多,他们的打击目标也从打击对手,更多地转向滥施暴力于无辜,袭击的对象大多为平民百姓,地点通常为核心城市人口集中的闹市区,手段隐蔽而残忍。因而,其危害性极大。2011年7月22日,挪威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爆炸和枪击事件。该恐怖袭击包括引爆了一颗位于挪威奥斯陆市中心首相办公室附近的汽车炸弹,造成8人死亡,30人受伤。之后,在附近的于特岛对挪威工党青年营的参与者进行屠杀,打死68人,打伤66人,最后共造成77人死亡。在德国,因种族排斥引发的暴力事件每年都有2000多件发生。这些事件和行为,从不同方面不同程度地体现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固有恶性。而这些恶性特征,正逐渐成为人们识别极端民族主义的标志性要素。

   (三)趋向一定的政党性(组织化)

   奥地利的自由党、瑞典民族党、法国国民阵线等都是比较著名的极端民族主义党派。在俄罗斯,除了自由民主党,还有光头党、俄罗斯民族统一党、俄罗斯人民民族党、俄罗斯民族共和党等极端民族主义组织。其中,最突出、影响最恶劣的是严重仇外、有黑社会性质的极端民族主义团体“光头党”。作为民族主义的异端和变种,极端民族主义生来就具有狭隘性、排他性、狂热性和暴力性等极端特性,并将此在其主张和行为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往往形成难以控制的狂热情绪,并演化为非理性的排他行为,甚至引发种族屠杀、恐怖袭击或武装冲突。

  

二、极端民族主义的危害

   极端民族主义往往和种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法西斯主义等极端意识形态交织纠缠,构成不安定因素,以不同的形式对民族国家和国际社会造成极大的甚至是颠覆性、毁灭性的破坏,对人类文明社会的发展进步具有极大的危害。

   (一)危害主权国家的国家安全

   极端民族主义者要求民族边界与其治理单元边界的完全吻合。就国际社会认可的政治意义上的治理单元——国家而言,这种主张实际上是认为,任何一个民族都可以或者应当拥有自己的国家,即要求构建单一民族成分的国家。在这种“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狭隘国家观的作用下,加上当时社会环境条件的影响,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往往利用暴力和恐怖手段,甚至选择武装暴乱的方式,实施民族分离和民族分裂行为,达到脱离母国、独立建国的目的。前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的解体,冷战后亚非地区已实现民族解放的国家内少数民族,要求建立本民族国家的分裂活动,以及法国、西班牙、加拿大等欧美国家的民族分裂势力的分裂活动等,都是这种危害的例证。其中,土耳其的库尔德人问题、俄罗斯的车臣问题、英国的北爱尔兰问题和加拿大的魁北克问题等,作为此类危害的典型,虽经当事国以不同的方式处理,但其危害和影响在一段时间内尚难以完全消除,仍作为一种极大的不安定因素,为当事国乃至全世界所高度关注。

   (二)煽动民族仇恨,侵犯其他民族的利益

   极端民族主义者把本民族的利益置于其他民族的利益之上,大肆鼓吹民族歧视,煽动民族仇恨,以各种方式侵犯其他民族的利益。他们通常反对或要求减少外来移民,甚至实施恐怖暴力活动或有组织地进行种族屠杀,以驱逐国内或区域内的非本族人口,阻断不同族裔群体之间的交往和联系。这不仅影响和破坏社会稳定和国家秩序,而且会因社会环境的恶化,或者政局的动荡不安影响当地的经济活动,严重危害国家经济的健康发展。俄罗斯国内的极端民族主义代表——“光头党”,提出“白人至上”、“外族人滚出俄罗斯”等口号,大多以外在的种族特征作为区分标准。主要以生活在俄罗斯境内的外族人,尤其是犹太人、高加索人、非洲黑人和亚洲黑发人等为攻击对象,使用暴力侵犯他人的财产甚至生命安全。尤其是在政府放开对移民的限制后,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更加高涨,对外族人的排斥和仇恨思想,引发了一系列极端和非理性的行为。据俄罗斯“猫头鹰”信息分析网站的统计,从2004年到2012年,俄罗斯新纳粹分子的攻击造成了509人死亡,3436人受伤。在德国,因种族排斥引发的暴力事件每年都有2000多件发生。同类事件在奥地利、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也时有发生。

   (三)激化民族矛盾,酿成民族问题

   在全球化背景下,当今世界各国大多为多民族国家,即便是传统的单一民族国家,如法国、德国、意大利等,也在全球化进程中接纳了众多移民和难民,使其民族成分发生改变。极端民族主义反对移民,竭力排外,使国内民族关系趋于紧张,容易诱发民族问题。例如,法国“国民阵线”多次组织反对移民的游行;德国“光头党”公开宣称“日尔曼人是优等民族”,经常殴打甚至杀害移民;英国“国民党”的口号是“争取白人权利”,要求遣返全部在英有色人种。这种民族主义、排外主义的行为和思潮,激化了国内的民族矛盾,容易酿成民族问题。例如,西班牙极端民族主义组织“埃塔”致力于在西班牙和法国的7个巴斯克人聚集区,成立完全独立的巴斯克国家。为完成该目标,不惜采取暗杀、爆炸等恐怖活动。从1968年起,埃塔制造了一系列的恐怖活动,造成大量伤亡。巴斯克极端民族主义,长期以来都是西班牙国内政治生活中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

   (四)严重危害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

   极端民族主义是民族冲突的导火索,严重危害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冷战结束后,极端民族主义成为引发局部战争和暴力冲突的重要诱因之一。一些多民族国家固有的民族矛盾、种族仇杀、边界划分等问题明显加剧,形成新的民族热点地区。如东欧、巴尔干、中东、中亚、南亚等在民族主义高涨的形势下不断分裂,进而形成了世界冲突带,成为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地区。此外,跨国民族中兴起的诸如“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泛阿拉伯主义”等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往往试图走暴力化和国际化之路,以扩大事态,谋求国际支持和干预。还有一些大国以霸权主义为政治取向的极端民族主义恶性膨胀,借机干预别国的民族矛盾,致使有关国家政局不稳,许多地区冲突不断。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上发生的局部战争和暴力冲突此起彼伏,每年少则20余起,多则30余起,其中65%左右是由民族冲突引起的。在保加利亚,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反犹主义政党联盟“阿塔卡”影响日益扩大;在拉脱维亚,总统对前武装党卫军举行年度游行表示支持;在捷克,极端民族主义团体同罗姆人之间的对立情况时有发生,并不断引发暴力活动;在波兰,极端民族主义团体发动的针对境内犹太人、吉普赛人、穆斯林等少数族裔的暴力活动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包括焚烧犹太人墓园、打砸犹太教堂和穆斯林中心、涂写纳粹标志等等;在匈牙利,针对罗姆人、犹太人等少数族群的暴力活动时有发生,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在匈牙利政治格局中的突破性进展,他们由政坛边缘进入了前台。

   (五)是影响全球经济的发展

   极端民族主义已成为实现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主要障碍,对世界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经济一体化要求参与国家的经济实力大致相当,全球经济一体化以区域经济一体化为前提。极端民族主义引发的国内冲突或国际争端,在国内会破坏经济发展所需要的社会环境和条件,从而延缓当地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进而拉大不同国家间的经济差距;在国际上会引起地区局势紧张甚至引发战乱,进而影响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合作,甚至会使国家或地区经济出现倒退现象,这会加重不同国家和地区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就经济发展中的关键因素——人力资源来说,极端民族主义滋生的排外情绪,以及由此导致的其他民族人口生存和发展环境恶化,会极大地影响不同民族间的人员流动和交流,影响和限制其他民族在经济建设中的积极作用,进而拉大该国与世界经济的差距。此外,随着国际竞争的加剧,经济科技竞争和各国民族权益之争的联系更加紧密,由此引发的各种形式的保守主义,使相关国家乃至各区域集团之间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在一定程度上也对经济全球一体化产生了负面影响。

   基于极端民族主义的实危害,人类对其的斗争从其产生开始就没停止过。在世界经济社会高度繁荣、相互依存的今天,我们更应从以往的斗争中汲取经验教训,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极端民族主义的蔓延和发展。一是加强对极端民族主义的合理管控。二是努力构建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三是积极推动世界各民族的文化交流和平等对话。四是更加重视和发挥国际组织的积极作用。极端民族主义是世界政治生活中的毒瘤,是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的共同敌人。从人类历史及其发展趋势来看,一方面,极端民族主义是某一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人类与其进行的斗争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另一方面,和平与发展已成为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只要各国各民族坚持求同存异、和平共处的原则和做法,注重协调解决民族矛盾和民族冲突,构建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共同目标一定能够实现。

   【本文系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事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民族团结理论与政策研究平台”研究成果】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050.html
收藏